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协议离婚后大佬她野翻了TXT下载 > 协议离婚后大佬她野翻了 > 第446章 传送阵我来开2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46章 传送阵我来开2


    三人下水……

    这水温……

    热得让人有些酸爽,苏颜沫指挥着凌墨缘,“背好他。”

    司南阙目前这样的情况,靠他自己的话,到达不了最初的地点。

    “那里会不会也被水漫延了?”凌墨缘想到这样的可能性,如果那里也被水漫延的话,那就麻烦了。

    因为……

    开传送阵需要在地上画符的啊。

    “可能吧。”苏颜沫有些分神,眼睛看前方,看看有没有更好的路,如果有,她还是不想要开启传送阵的。

    但是!

    一直到了最先与凌墨缘相遇的地方,也没有看到其他的生机。

    而那里……

    “真的被水漫延了。”凌墨缘看着那一潭水。

    虽然这里地势比其他的地方高一些,但是没有用,依旧还是被漫延到,地板是湿的,那就画不了阵……

    凌墨缘看向苏颜沫,“我们要想办法把这些水抽掉。”

    苏颜沫看着他,“为什么要把水抽掉?”

    “地板需要画阵啊。”现在水淹着的话怎么画呢?

    “不用。”苏颜沫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不用?”凌墨缘听到苏颜沫的话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苏小姐,不画阵我们是离不开的。”

    “……”司南阙看着凌墨缘,能看了看苏颜沫。

    却见苏颜沫朝着凌墨缘伸了手,“把你的剑给我。”

    凌墨缘:“……”她想干嘛?

    “你们做好准备吧,我来试试……”凌墨缘觉得自己怎么也要试一下的。

    苏颜沫真的懒得听他废话,“凌墨缘。”

    她一手去拿过凌墨缘别在腰间的木剑,一边很严肃认真地说道,“背好他,还有,不要松手。”

    凌墨缘:“……”

    只见苏颜沫直接地从她身上受伤的地方弄了一点血,然后就沾到了凌墨缘的木剑上。

    看着也是平平无奇。

    然而凌墨缘却不再吭声了,因为就见苏颜沫已经动手画符……

    不,画阵。

    拿着他的剑在半空中画!!

    凌墨缘听师傅说过,空中画阵,那是需要天生有异能的人才可以的,而有这本事的人,还得懂玄学,所以这世上几乎没有,能像他这样轻松画阵的人都已经屈指可数了。

    毕竟时代变了……

    战争时代,全球肆虐,全球的各种传说、空间通通冒出,但是好不容易安静了几十年,现在这些空间再次被开启……

    可是师父说,能人已经不如从前。

    想到师兄还在国外出差与吸血鬼大战……

    凌墨缘觉得,他是不是要把格局再打开一点呢?

    回神回神,东西方还是有界的,这条界是每个异能师都快守好的!!

    “苏小姐,你这阵……”凌墨缘看着,“怎么像是六芒星?”这是东方,但是这不是本国的啊。

    苏颜沫嗯了一声,“将就用吧,万变不离其宗,符文太麻烦了。”而且按规距还得洗手净身什么的,现在哪有那个条件。

    凌墨缘:“……还能这……”样吗?后面的字他都没有说完,就见苏颜沫画的六芒星阵亮了

    真的亮了!!

    紧接着,空间开始扭曲……

    明明是什么都没有的通道,此时却开始传来一阵腥风,带着血气,很难很难闻。

    在空气中闻着都有点想吐了。

    凌墨缘:“……”

    “进。”苏颜沫说道。

    只见火亮的阵圈开了一个圆圈阵门,高度刚好就在小腿肚这么个高度,刚好地避开了地板上的水。

    而阵圈门内有什么,谁也不知道,起码这一个他们是看不到的。

    苏颜沫当然也闻到了那难闻的腥风味道,她自己本人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传送阵会把人送到各种地方,包括各种空间。

    要不怎么说,不是没办法的话她是不会开启传送阵的,而且传送阵一开,空间一扭曲,就会被一些不属于现空间的生物择机逃出……

    苏颜沫是不想冒这个风险的。

    可现在没有办法了。

    见凌墨缘还在迟疑着,她恼了,“还愣着干什么,你不知道传送阵打开得越久,会放出不知名的怪物吗?”

    凌墨缘收回自己的震惊。

    他是不知道苏颜沫竟然会是一个异能、玄学大佬。

    她刚才那画阵的动作就如同闲庭散步般轻松……

    苏颜沫吞回了快要吐出的血。

    说实话,她现在一点也不闲庭散步。

    凌墨缘背着司南阙跨进亮堂的阵门……

    苏颜沫不能马上跟着迈入。

    “凌墨缘,保护好他。”苏颜沫要收阵,以防放出不属于正常空间的怪物,而传送阵的威力就在于,哪怕隔着一秒的进间,传到的地点也可能隔了很远很远的一个地方。”

    凌墨缘郑重许诺,“我在,他在。”

    这对他来说,是最重的承诺。

    苏颜沫看着司南阙,微微一笑,“司南阙,你这条命是我救回来的,不是我,谁都不能收。”

    司南阙回以浅笑,“好。”

    “做好心理准备。”苏颜沫收敛了笑,严肃地看着他。

    “好。”司南阙也收了笑。

    他不知道未知的空间有什么,但是她这样,怕是非同一般。

    “苏小姐,你这传送阵到哪啊?”凌墨缘问道。

    苏颜沫,“最近的阵眼。”

    而至于最近的相呼应阵眼是什么地方,这里苏颜沫自己也没有来过,她也不知道,可能是……

    海上。

    凌墨缘听到这不靠谱的话都差点懵了,“那要是掉到海上……”

    “嗯,所以,你会游泳吧?”苏颜沫真的想一脚把他踢过去,“凌墨缘,快走。”

    凌墨缘背着司南阙没入阵圈中,苏颜沫这才狂吐一口鲜血。

    哪有什么闲庭散步,她画的这个阵可是她的禁忌之阵。

    那道门破了。

    像丧尸一般的人已经在如潮水一般的涌过来。

    “救我……”一个瘦得只剩皮包骨的女人朝着苏颜沫这边喊道,而且用的还是中文。

    “苏颜沫,救我。”女人求救着。

    苏颜沫:“……”她不认识什么人,这个人却认识她?

    “禹白……”女人看着苏颜沫的脸,大声地喊道,“禹白……”

    只是禹白两个字就足够让苏颜沫迟疑了,而且那个女人跑得很快,苏颜沫看着她,“你能跑过来,我就带你走。”她不是圣母,不是什么人都会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