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陆少强势宠婚TXT下载 > 陆少强势宠婚 > 第六百章 不可能帮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六百章 不可能帮你


    夏颜兮说完眼神示意了一下站在一旁的王桂琴。

    王桂琴心领神会的,上前去拉扯盛芳,“走吧,盛小姐。”

    盛芳以为自己说了自己可怜的神似,夏颜兮很有同情心的帮她,却不想是又一次的把她赶出去。

    而王桂琴也用了极大的力气把人拉出去,以免她又哭又闹的,影响夏颜兮的孕妇心情。

    盛芳被扔出房子的瞬间,意识到自己可能有去无回了。

    咬了咬牙大声吼道:“表哥表嫂,你们是唯一能救我的人了,如果你们不愿意帮我,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反正我宁愿死也不嫁给那个老男人,今天我就豁出去,死在这算了!”

    说完就真的发狠想要撞向别墅前的门柱上。

    还好王桂琴眼疾手快的把人给拦了下来,“你疯了,你死在这,让少爷少少奶奶以后还怎么住!”

    况且现在夏颜兮正在怀孕期间,这门口要是真的撞死了人,对她来说也太晦气了!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我回去也是死,不回去也是死,那我还不如就死在这!”盛芳显然已经开始破罐子破摔了。

    “我们少爷少奶奶,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好心留你做客,你做出那么龌龊不要脸的事情,不知道反省,还在这以死相逼,你这人也太恶毒了!”王桂琴货到如今这个岁数,也算是阅人无数,偏偏冒出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来恶心人,真的把她气的够呛。

    屋内的夏颜兮,听到盛芳的一番言乱,也是皱紧了眉头。

    她觉得自己不追究盛芳勾引陆霆琛的事情了,已经是很给她留脸面了。

    却不想她反倒不依不饶上,非要让他们帮这个忙,不帮就要去死。

    盛芳要是真的先死,她不会拦着,这是她自己对生命不负责任的表现,和她无关。

    但是死在她家门口就另当别论了。

    更何况她肚子里已经怀了宝宝,见不得这么血腥的事情。

    只能无奈的走出来说道:“行了,别要死要活的,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实话实说。”

    王桂琴也不得不脸色难看的死死拉住盛芳,不让她做出冲动的行为,“你可真是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跟我家少奶奶说,非要弄这么一出,这要是让外人看见传出去了,还以为我们家少奶奶怎么欺负你了!”

    盛芳被王桂琴拽的紧紧的,想动也动不了了,倒是一张小脸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夏颜兮已经没心思管她是真的哭还是装的哭,让王妈把人又重新的带了回来。

    这一回盛芳老实了很多,“谢谢表嫂。”

    夏颜兮长叹一口气,“说吧,你爸到底欠了多少钱,非要到卖女儿这一地步。”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爸是被人套路一起合伙做生意,刚开始是赚钱的,而且赚很多,但是最近一个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就说赔了,连家里的房子都抵押出去了...”

    夏颜兮转过头看向陆霆琛,“这事你知道吗?”

    “不知道。”陆霆琛对自己的母亲的事情都很少去管,又怎么可能去关心盛家的人。

    夏颜兮一想也是,他对盛秋月都从不过问,又哪里会知道盛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后她又有些疑惑的问道:“如果是钱的事情,那你直接可以跟我婆婆说,或者是奶奶,为什么还要绕开她们,来找我们帮忙?”

    盛芳低着头,死死的攥着衣角,犹豫说道:“因为我...我不敢跟姨妈或者老太太说。”

    不敢说?

    要么是欠的钱太多,要么就是不止是欠钱那么简单。

    夏颜兮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一些。

    她厉声的呵斥了一句,“你是不敢说,还是不能说,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说实话吗?”

    盛芳心里斗争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表嫂你别生气,我说,我说就是了,其实不是我不敢说,是我爸他不让我说,他说如果我告诉了姨妈或者陆家老太太,那我们整个盛家就完蛋了。”

    “以后我们盛家再出现任何问题,都别想再找陆家帮忙...”

    盛芳其实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找盛秋月或者陆老夫人帮忙。

    毕竟陆家家大业大,就算是欠了几个亿,也是能帮忙还的起的。

    可偏偏他爸心思野,碰了不该碰的东西,让她开不了这个口。

    就只能想办法从陆霆琛身上下手。

    只要她成了他的人,他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不想帮忙也得帮!

    可惜她的计划失败了,被夏颜兮抓个正着。

    夏颜兮眉毛挑,看来她是猜对了。

    “那你爸到底跟人家做什么生意,让你家连借钱都不敢说实话?”

    盛芳却突然沉默了下去。

    夏颜兮也不着急追问,反正现在要活不下去的人是她。

    陆霆琛也同样气定神闲的等着,甚至还贴心的给夏颜兮喂了一块水果,“老婆,说了半天,口渴了吧,吃快苹果。”

    夏颜兮轻轻开口,“谢谢老公。”

    盛芳看着眼前两人秀着恩爱,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又无可奈何。

    最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神色黯然的说道:“我爸...我爸为了赚快钱,合伙跟人做外贸生意,然后进了一批货,但是一个月前被海关给扣押了。”

    被海关给扣押了?

    那也就说这批货要么是没有合法手续走私过来的。

    可听盛芳意思,这生意做的时间不短,而且也赚了不少钱,手续上应该是没问题的。

    那另一可能就这批货里面掺了不该掺的东西,被海关发现了!

    而且还是那种能在短时间内就可以谋取暴利东西。

    夏颜兮想到是这种可能,她的脸色又冷了几分,“你所谓的那批货里面,是不是有海,洛,因?”

    盛芳没想到夏颜兮真聪明,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个上面。

    显然现在想瞒已经是瞒不住了。

    盛芳着急解释道:“不是的,表嫂,你千万别误会,我爸他也不知道货里面有那种东西,他也是被人冤枉的,肯定是别人看他生意做的好,故意放里面陷害他的!”

    “因为货被扣押在海关一个多月了,公司没办法按时交货,要陪十亿的违约金,我爸根本就拿不出来,就算把家里的房子抵押出去了,也只还上了一个零头。”

    “如果我爸不在一个月内补齐,那他就要坐牢,他不想坐牢,就找了一个朋友帮忙,那个朋友说帮我爸可以,但是我得嫁给他,然后给他生儿子,如果我爸同意了,不仅可以帮他还钱,还可以注资他的公司,帮他东山再起。”

    “可是我现在才20岁,我不想这么早嫁人,而且还是嫁给一个跟我爸差不多年龄的老男人,还要被逼着生男孩。”

    “所以我真的是走投无路,才跑到这来求你们,表嫂,求求你看看我们同样是女人的份上,你帮帮我好不好。”

    夏颜兮却对她的苦苦哀求无动于衷,甚至有些鄙夷,“你想让我帮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做哪些让人不耻的事情。”

    “还是说,你以为我怀孕了,不方便做某些事情,你就可以趁虚而入代替我爬上我男人的床,然后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第二个陆夫人。”

    盛芳张了张口,想要辩解,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因为她最开始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夏颜兮一看她哑口无言的样子,冷笑道:“你还是真会算计啊。”

    “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计划着那样发展,陆家就不得不出手帮你,不仅轻轻松松的就能解决了你家里的问题,让你父亲免去牢狱之灾,还可以满足了自己的私欲,和陆霆琛在一起,过上豪门少奶奶的生活,还真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啊!。

    盛芳此时一脸惊恐的看着说出心里最真实想法的夏颜兮。

    她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的?

    陆霆琛闻言,脸色更是阴沉一片。

    盛芳这种恶毒又龌龊的女人留着就是一个祸害,他应该早点把她铲除掉的!

    陆霆琛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深沉锐利的眼眸迸射出森冷的寒光,仿佛要将人射穿一般的说道:“王妈给盛家打电话,让他们把人接回去,并且告诉他们以后不管盛家出了任何事情,都不要和我们陆家联系!”

    王桂琴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刻按照陆霆琛的吩咐去做,“好的少爷,我这就去做!”

    盛芳见状立刻阻止道:“不要啊,表哥,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可是你的亲表妹,我妈是你妈的亲妹妹,我妈死的早,一直是姨妈照顾着我。”

    “如果她知道你这样对我该有多伤心啊!”

    陆霆琛眸色一寒,嘲讽道:“你想多了,我妈伤不伤心我根本不在乎,更别说你这个所谓的表妹了。”

    说完他便不再理会,大步离开。

    盛芳又立刻转头,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夏颜兮身上。

    “表嫂,你不会不管的对吧,他们都说你心地善良,是一个大好人,而且我听说你以前也是被自己的父亲卖给过一个老男人。”

    “你应该更理解我的吧,看在我们同病相怜的份上,你帮帮我,帮帮我吧,我真的不想一辈子都毁在一个糟老头子身上!”

    夏颜兮站了起来,身上淡然说道:“我和你不一样,我就算是在痛苦,再难过,也不会动这种恶心的心思在自己表哥身上,更何况你表哥还是我老公,我就更不可能帮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