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大佬们总想金屋藏娇,呸,但不配TXT下载 > 大佬们总想金屋藏娇,呸,但不配 > 第254章 我渣了一支战队(39)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54章 我渣了一支战队(39)


    茯苓一席话落,对方还没什么表情,作为“小情夫”的白格先是有点儿禁不住的,腿软了。

    我家的选手。

    白格自动忽略了后面极其碍眼的两个字。

    而是——

    我家的。

    十分钟后,白格神情恍惚,把YAY战队尴尬的道歉声抛到了脑后,这重要吗?这一点儿都不重要,反正他半分亏都没吃。

    甚至再之后孙哥的教育,副攻手少年直接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脸痴笑的走神模样,把孙哥气得一个仰倒,“臭小子,再走神,罚款!”

    白格换了个姿势撑着头,敷衍道:“嗯嗯,罚吧罚吧。”

    孙哥悲愤了,怎么罚款,你小子还挺高兴的?

    白格忧伤了,只觉得今天怎么那么那么漫长?

    漫长到好不容易把啰嗦的孙哥熬走了,熬到了晚上,他熬完了今天的训练时长,熬到夜深人静的时候。

    嘎吱一声。

    白格推开房门,穿着奶乎乎的粉白睡衣,抱着半人高的,茯苓送给他的兔子抱枕——

    终于可以上楼去找惦记了一天的女朋友啰!

    少年颀长的身影被走廊壁灯映在墙壁上。

    步伐,像猫。

    老板,需要某种服务吗?

    本人热情似火,送货上门,包卿满意!

    女朋友!

    快开门!

    “笃笃笃——”

    同一时刻,房间里,电竞大魔王先一步登堂入室。

    刚进来没两分钟,听到急促的敲门声,江罪目光滑到门口,再滑到手机屏幕上,他眼神幽幽,屏幕上显示现在凌晨两点十分。

    茯苓不曾想今晚还挺热闹,她通过旺财知道了门外是谁后,首先排除了江罪愿意躲在浴室里听她和白格壁角的选项,再琢磨了下开门的后果……

    而对方已经先一步替她做了选择。

    门外,白格棕眸欣喜,等了半天,不见开门,他只能小声叫起茯苓的名字。

    ——女朋友,是我呀,小兔子来了,快把门开开。

    房内,电竞大魔王则直接起身,将穿着真丝睡袍的女人拉入自己怀中。

    江罪想起上午的事。

    上午在海城比赛场馆的事,他是旁观者之一。

    最开始YAY战队的副攻手不承认是他先撞了白格,大家以为这件事就会这样算了,毕竟都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战队,闹得太难看也不太好。

    但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茯苓直接找到场馆的负责人,调监控,把证据摆在YAY战队眼前。

    在那一刻,YAY战队的人就开始处于下风。

    更别说后来,茯苓穿着职业装,银色西服,高级定制,乌黑长发盘着在圆润的脑后,美艳摄人又气场强大,她说:“大家都是兄弟战队,认识时间不短了,我也不想为难你们,所以,给我家的选手道歉,这事一了百了。”

    她微笑,“不道歉,法庭见。”

    当时,YAY战队一行人都快吓傻了。

    只是轻轻撞了下肩,以泄私愤,谁都没想到会引起这样严重的后果,他们都是年轻选手,年纪最大的也才二十,哪里经历过这般阵仗?

    而且就算没有法庭那么严重,让别人知道今天是他们YAY战队先拱火的,也会被人诟病!

    YAY战队一行人无话可说,最后道完歉灰溜溜的走了。

    白格几人看着茯苓的眼神被江罪清晰的捕捉到了,他心中不悦却无法说什么,只能等到今夜来找她。

    大魔王软下了冷漠的眉眼,狐狸眼带着专注,低声说:“今天姐姐很帅,所以,翻小罪的牌子好吗。”

    因此在敲门声中——

    他们拥抱。

    接吻。

    亲密无间。

    敲门声渐渐消失。

    白格咬住抱枕的一角,幽怨极了。

    女朋友这么早就睡着了吗?他失望的离开。

    而茯苓回过神来,拍了拍少年的肩,“快比赛了,禁止放纵行为。”

    “距离比赛还有五天。”江罪把时间计算得非常好,“这是最后一次。”

    茯苓拒绝电竞大魔王的诱惑。

    江罪抿了下唇,“那,小罪让姐姐做行吗。”

    他一字一顿。

    “你。”

    “做。”

    “我。”

    我的骄傲都在你面前展开,我让你来掌握所有主动权,我的精神,我的身体,全属于你。

    旺财临去小黑屋前,忍不住想,这应该算攻略成功了吧,所以为何迟迟没有结果提醒?

    茯苓歪头,唇间一没注意含了一绺头发,她指尾将那发丝勾出来,宠溺的吻了下少年的眉心。

    因为漂亮的女人会骗人,漂亮的少年一样会骗人。

    江罪喜欢她吗,或许喜欢。

    但爱吗?年仅十九岁的少年懂什么叫爱吗,他只是因为喜欢她,她之前却忽视他,所以,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才会假装软下眉眼的冷漠,想要因此得到她的喜欢。

    还有,这是惩罚世界,真以为这都是什么正常人?

    他们拥有不可思议的独占欲。

    也是一群不懂爱的小怪物。

    但不好意思,她正是怪物终结者。

    小怪物在她的支配下,眼角洇出了水色。

    清澈透亮的水渍,被茯苓指尖卷起来,均匀的抹在少年干燥的唇瓣上,她温吞的问:“小罪怎么哭了。”

    他并未回答,哑声道:“姐姐……”爱我吗。

    没等他问出来,茯苓便含笑道:“姐姐最爱你了。”

    江罪嗯了一声。

    所以,他会为她捧杯的。

    荣耀,掌声,喝彩,都会属于如今的AUM战队。

    “……”

    半决赛当天。

    灯光,镜头,舞台,选手,各就各位。

    台下清一色举着应援物灯牌的粉丝,各位选手的呼声都很大,但最终具被整齐划一的声音所覆盖。

    他们热烈的呐喊——

    “AUM!!”

    “江神!!!”

    半决赛跟AUM战队对决的是TO战队,BO5赛制,也就是五局三胜制,所有人都以为AUM战队稳了,然而谁都没有想到——

    江罪手伤爆发。

    茯苓是最先注意到的人。

    于是在二比一的赛点局开始前,她将打算上场的人直接叫回来。

    在无数疑惑不解的目光中,江罪回到后台,他右手此时剧烈疼痛,痛得颤抖,可自尊心让他忍受这一切,他想对茯苓说,我可以,我还可以。

    但前几天还说爱他的女人,此刻作风冷酷。

    “二队主攻手替补,准备上场。”

    在他强烈的眼神注视下。

    她瞥向他。

    眼波冷漠。

    “我说过,你不行,就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