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TXT下载 >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 > 第312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12章


    宇文鸿回头看向姚瑶,轻声问道,“是你告的密?”

    姚瑶点了点头,“嗯。”

    “什么时候?”宇文鸿抖着手指,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你什么时候又想起来了?”

    “没想起来。什么也没想起来。”姚瑶轻声应,脸上平静无波。

    宇文鸿无语问,“你什么也没想起来吗?那你怎么会把他喊过来?”

    姚瑶扬眉问,“你会番文吗?”

    “什、什么?”

    “会番文吗?”

    “……会。”

    “那你去衣柜那儿看看吧,把柜门打开,里面有我刻的日记。我好像不是第一次失忆了,之前失忆的时候,我就每天给自己刻日记。”

    宇文鸿忙跑去衣柜旁,打开衣柜,看不见任何字迹,但用手摸才能摸到纹路。

    “写着什么?”他不会摸刻文,番文也不熟练,摸也不知道上面写着什么。

    姚瑶摸着兔子的脑袋,一边喂它东西,一边说道,“今天是我失忆醒来第一日,有人自称是我夫君,我表示怀疑。今天是我失忆第二日,一切寻常,安然。第三日,安然,第四日……第三十一日,我寻到了一只百灵鸟,里面有我自己写给自己的一封信,还有一颗解药,说是可以治疗我的失忆的解药,可是我不能吃,因为……我怀孕了。”

    宇文鸿身子瞬间僵住,他侧头看向姚瑶,震惊的望着她,“你……你怀孕了?”

    姚瑶微微笑笑,“嗯。第三十七日,我放飞的百灵回来了,竟然有人给我回信,称他才是我的夫君,而你不是!我该相信谁?”

    宇文鸿捏着衣柜把手,怒不可抑。

    “第四十九日,夫君抓了只兔子回来,我给它取名为敦敦。”

    啊!原来如此!原来她不是想起了之前的事,也不是因为巧合,给那兔子先后两次都取名为敦敦。而是因为这些日记!!

    这个女人!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多心眼?

    姚瑶轻声道,“下面还有我的一行独白,我告诉自己,不要轻易相信你,也不要轻易相信远方的陌客,我有怀疑我的失忆是你造成的,但没证据,若哪日,我再次失忆的话,那我可以肯定,这并非我所愿。我告诉自己,我要相信远方的陌客,而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满口谎言的你身上。”

    姚瑶抬眸呢喃,“这赌局,我赌对了吗?”

    “……”宇文鸿抵着衣柜,无语苦笑。

    姚瑶抱着小兔子,轻声质问,“我能问一问,我为何又失忆?”

    “……”

    “我在猜,是不是和树林里那暴露在外的尸体有关?”

    “……”

    “因为你刚才,竟然拿它在试探我?试探我什么?试探我想起什么了吗?然后?还想把我弄失忆是吗?”

    宇文鸿缓缓转身,看向姚瑶的侧脸,哼哧一笑,“行!我服了!彻彻底底服了!”

    姚瑶松开了手中的小白兔,转身看向他,轻声道,“趁我还没想起之前的事,说句实话,然后说服我放你走好吗?”

    宇文鸿突然放声笑了起来,“哈哈哈……不可能了。”

    “不可能什么?不可能和我讲实话?”

    “我不可能放你走的。”宇文鸿打断她的疑虑,“瑶儿。既然你不愿与我共处一生,那就陪我一起下地狱吧!”

    姚瑶低头摸了摸肚子,惋惜摇头,“我拒绝。”

    宇文鸿的手伸出去,刚要抓上姚瑶的喉管,一把利剑破门而入,刺穿了他的胳膊。

    “嗯——”

    男人闷哼倒地,拔出剑刃,还没来得及爬起身,屋顶上飞落而下无数个侍卫,把他们团团围了起来。

    与此同时,门口飞身入屋的男人,飘到姚瑶身后,一伸手,轻轻拦住她肩头往怀里带。

    令她熟悉的药草香味扑鼻而来。

    姚瑶慢慢回眸,抬头,凝望着身侧的男人。

    满脸胡渣,脸色有些苍白,但那双眼睛却炯热的吓人。

    这个男人,就是和她用百灵通信的远方陌客吗?

    这个眼神……

    虽然好有攻击性,可看着让她好有安全感,仿佛只要窝在他身侧,她就能横行霸道似得。

    肩上的大掌,传递给她无数热量,姚瑶轻声问道,“你是谁?”

    “你爱人。”秦翼澜吭声道,三个字,简短有力。

    姚瑶脸微微羞红了一下,“有……有证据吗?”

    秦翼澜拿出发簪,当面震碎给她看,一缕发丝飘落在他掌间,他递给她,“你的头发。”

    “啊……什么东西。”姚瑶迷茫的盯着那玩意儿。

    秦翼澜一手摸上她小肚子,“还有我们的孩子。”

    姚瑶推开他不规矩的手,“不许乱碰。”

    “双胞胎。”

    姚瑶惊恐抬眸,“双……双胞胎?”

    “嗯。”

    “难怪每次都动得这么厉害。”姚瑶低头看着自己不显怀的小肚子,“几个月了?”

    “五个多月了。”

    “啊……”

    秦翼澜贴耳在她耳旁,耳语了几句话。

    姚瑶瞬间瞪眼呼哧,“你……你在说什么胡话?”

    “不是你要我证明自己的身份吗?我还有很多证据,可以详细描述给你听。”

    “不!不必了!你闭嘴!”

    姚瑶把男人推开,可怎么也推不动他,这男人就跟大山一样黏在她背后。

    回眸,姚瑶看向被压跪在地上的宇文鸿。

    宇文鸿脖子上挂满了剑刃,抵住了他一切可以行动的空间。

    他抬起绝望的眸子,望着身前的女人,轻声问,“这些天来,我对你好吗?为什么非要逃离我身边?”

    姚瑶轻声细语,“对我好?掌控我的人身就是你所谓的对我好?你除了满足我物质上的需求,我心里渴求的东西,你不会满足我的,不是吗?说吧,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困住我?是我犯了什么滔天大罪?惹你不痛快了?”

    “哈哈哈……哈哈……”男人痴癫大笑道,“你有什么罪啊!我才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不是吗?你刚猜的没错,林子里那具尸体,就是我用来试探你的工具,因为那尸体是我杀的!我不止杀了她,我还把她绑起来鞭尸!把她的肉一块块挖出来喂狗!”

    姚瑶拧起眉头,心头越来越堵得慌,隐约间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得。

    “啊!我……我好像想起了什么呢!那个丫鬟,我想起来了,她就是那个怀过我孩子的那个贱婢吧,以为借着身孕就能平步青云,呵,我是谁啊?我可是当朝太子,那样下贱的女人也配给我生孩子吗?让她那种女人生的孩子当皇长孙?岂不是要让人笑死我?呵……所以我就把她带去了医馆,给她灌下无数碗堕胎药,看着她流产!看着她把身子搞垮,最后被我折腾得一辈子都无法再当母亲!”

    姚瑶背过的身躯,慢慢扭过头,眼睛越瞪越大。

    过往的记忆一幕幕又涌入她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