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无敌从三国召唤猛将开始TXT下载 > 无敌从三国召唤猛将开始 > 第172章 烟雾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72章 烟雾


    太上话刚说完没多久,本就透明的身形越来越稀薄了。

    在其最后快消失的时候,秦玄耳边传来太上一句话:

    “秦玄,请尽情的去闯荡,这个时代定是属于你的!”

    太上话语里的肯定,让秦玄突然觉得太上像是发现了什么,才会有此感慨。

    不等秦玄多想,他突然感到一阵眩晕。

    随后,他便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刚租的院落里。

    秦玄神色凝重,召唤出【太上神笔】,随后闭上双眼,回想了一下所见过的阵法。

    片刻后,秦玄终于抬起了右手。

    随后,秦玄又将灵力输入到【太上神笔】内。

    【太上神笔】表面开始散发出一阵荧光,有一道光晕在其上面流淌,如梦如幻,十分好看。

    秦玄将灵力集中在笔尖,突然拿着它就是一顿挥舞。

    只见笔尖处出现一道灵力,它随着【太上神笔】在空中不断挥舞着。

    一道看起来极其复杂,晦涩难懂的符文就出现了。

    一道符文还未画完,秦玄就已经感觉到了吃力。

    越到后面,秦玄越感觉手中的【太上神笔】有万斤般重,动作极其缓慢且艰难。

    “我就不信了!”

    秦玄紧咬牙关,继续紧握着【太上神笔】刻画阵法。

    最后,终于靠着坚韧的耐力将其继续刻画完成了!

    在阵法刻画成功的时候,一阵金光闪起,一个完整的聚灵阵出现在了秦玄面前。

    此时的秦玄已经脸色煞白,就连额头都冒着虚汗。

    秦玄一把抹掉额头的汗水,看着那聚灵阵呐呐自语:

    “看来即使有【太上神笔】在手,刻画阵法也不是那么简单,太耗费精力了。”

    就只是这么一会儿,秦玄虽说灵力消耗了不多,但是神识力量却消耗了大半,整个人有点蔫蔫的,毫无精气神可言。

    秦玄强打着精神,将【太上神笔】往那阵法上一点,将其移动到身下。

    随后,秦玄将【太上神笔】收了起来,闭上双眼凝神休息。

    那聚灵阵在秦玄身下运转着,和这院落内的聚灵阵交相辉映,共同运作。

    一时之间,本就浓郁的灵力变得更多了,秦玄只管闭上双眼,慢慢吸收灵力,养精蓄锐。

    ……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玄睁开了双眼。

    在其眼中,有一道锐利的光芒闪过。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秦玄感受到疲惫一扫而光,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周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和客栈掌柜结完账后,秦玄开始了前往苍狼国的旅程。

    而此时,苍狼国皇宫御书房内。

    苍狼皇坐在椅子上,对着面前的人道:

    “你说那人是什么意思?”

    经历了最初的愤怒,这时候的苍狼皇已经冷静下来了。

    “父皇,儿臣认为,不论他怎么回事,我们可以断定的是他针对我们苍狼国,而他,就算现在没过来,以后也绝对会来找麻烦。”

    “所以说,他绝对会来的!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说话的人语气满是自信。

    苍狼皇听着沉默了,眼神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场面一度安静。

    片刻后,苍狼皇终于开口:“该安排的那些你都安排了么?”

    “回禀父皇,都准备好了,只要他来,包他有来无回!”

    “那就好,你弟弟的仇能否得报,就看你的了!”

    苍狼皇子微阖眼帘,点头称是,隐藏了深埋眼底的一切。

    父子两人,神色诡谲,内心打着各自的主意。

    秦玄不知道他抵达苍狼国之后会遭遇什么,此刻的他已经来到了苍狼国的第一座城池处。

    眼前一幕令他十分疑惑。

    只见,苍狼国这处城池竟然没有人进出!

    就算两个皇朝有矛盾,但那是皇朝之间暗地里的事情,所以表面上依旧没有撕破脸皮,这个城池和吴江城也依旧有商业来往。

    平日里有很多人进出的城门,今日却没有一个人。

    不正常!

    秦玄微皱眉头。

    感觉有什么阴谋在等着自己。

    “官爷,这是我的通关文书,还请官爷通融一下。”

    这时候,秦玄耳朵微动,转首看去。

    恰巧城楼处有一车队往外走,一管事模样的人拿出一纸文书给士兵查看。

    待所有检查完毕后,车队终于被放行了。

    而那车队前进的方向恰巧是秦玄所在的地方。

    待那些人走近,秦玄一个闪身挡在了队伍前面。

    “你是何人!”

    “等等……”

    车队中一护卫刚一站出来大喝一声,就被身旁的管事拦住了。

    管事眼睛转了转,朝着秦玄一躬身,抱拳礼貌询问:

    “敢问道友有何指教?”

    秦玄微勾嘴角。

    眼前这人有点东西。

    随后,秦玄回以一抱拳。

    “指教谈不上,请问这五门关今日为何少有人进出?”

    “道友想必是不是苍狼国人,听闻是皇宫丢失了一件极其重要的宝贝,是以,全国上下都在警戒,进出必须要有通关文书,且检查彻底才能出去。”

    听到此话,秦玄眼底闪过许多,依旧没有想清缘由,片刻后才向那管事道谢并告别。

    管事走了之后,秦玄待在原地,看着不远处的城门,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苍狼国丢了东西?我怎么直觉这情况和我有关呢?”

    摇了摇头,秦玄丢掉自己的胡思乱想,一个闪身,来到了城门口。

    正待开口,却见到守城士兵变了脸色。

    一名士兵大喊:“敌袭敌袭!”

    紧接着,一群士兵连忙撤回城内,关上了城门。

    秦玄看着眼前写着“五门关”的城门,心情微沉。

    他当然不会天真以为这是误会!

    “咻咻咻……”

    秦玄耳朵微动,听见了一阵密密麻麻的破空声。

    他不慌不忙,脚步轻移。

    一转眼,人便已经出现在了别处。

    “这就是五门关迎接客人的方式么?可真是受教了!”

    秦玄怒了,周身灵力运转几个周天,轻挥衣袖。

    灵力藏在衣袖中将射至秦玄身边的箭矢全部聚集在一起,随后双手一震,秦玄周围所有箭矢以极其快的速度冲向原本射来的方向

    “啊!”

    顿时惨叫声此起彼伏,城楼上士兵瞬间倒了一大片。

    他们身上皆有箭矢插在肉身里面,流出泊泊鲜血。

    就连用来抵挡的盾牌,也有很多直接被箭矢刺穿!

    看着身边倒下的士兵,已经来到城墙上的守城将军脸色大变,没想到秦玄竟然有如此实力!

    而此时,秦玄将箭矢用完之后,又取出寒星剑对着城楼,作势就要砍下去。

    守城将军见此,连忙大喊:

    “你还不快给我住手!阁下这是要和我们整个苍狼国作对么?”

    面对守城将军的威胁,秦玄不屑一笑,只字未说,将手中的寒星剑对着五门关城楼狠狠劈下。

    老虎不发威,当他是病猫呢?

    没有直接闯进去,结果这些人以为他是任人宰割的人?

    秦玄不屑一笑。

    一群小喽啰罢了,还敢与日月争辉?

    守城将军看着秦玄劈过来的剑气,感受到其里面蕴含的实力,整个人神色都变了,慌忙大喊:

    “快!快开启护城大阵!”

    一边大喊着,守城将军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将手指挤出一滴鲜血,将其滴入一枚令牌中,并将令牌扔向空中。

    令牌飞入空中,在空中静立不动。

    突然风起云涌,灵力疯狂的涌入那枚令牌当中,就连秦玄打出的剑势也被影响,渐渐消失不见了。

    虽说动静很大,但秦玄却没有从中感受到威胁。

    他双手抱胸,看好戏一般看着那枚令牌闹出的动静,没有行动。

    在守城将军看来,却以为秦玄是害怕了,便又恢复了最开始的嚣张,对着秦玄大声叫嚣:

    “哼,陛下要的人,也不过如此嘛,看来今日我左庚要立大功了,哈哈哈……”

    守城将名叫左庚,此时正在放肆大笑着。

    但是,预想中秦玄的求饶画面并没有出现。

    秦玄只是以一副看智障的模样看着左庚。

    左庚大怒:“你要是现在求饶,我便考虑留你一命,不然你便会被这五门阵法绞成碎片!”

    左庚话说完后,等来的却是秦玄的一声冷笑。

    “呵……”

    以秦玄如今的修为,自是看出了这是什么阵法。

    “五门阵法?这名字取的真的掉价。不就是吸收方圆一里所有能量,形成一个特殊的空间,里面力量肆虐,将陷入阵法的人虐杀么?”

    秦玄看着左庚眼底露出嘲笑,淡定的将阵法的特点一一道出。

    成功看到左庚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后,秦玄做出了一个令左庚欣喜的动作。

    他主动踏进了已经全部激发的五门阵法。

    但是,左庚还来不及将欣喜表达出来,揭下来一幕令他再也没了战斗的心思!

    只见,秦玄一进入那五门阵法,丝毫不慌乱,金丹中期的修为气势全开,震起一阵能量波浪。

    其强悍的肉身更是惊掉了在场将士的下巴。

    据说可以撕碎肉身的肆虐力量,在碰到秦玄的时候,却只是刮破了一片衣角。

    秦玄本是想感受一下这守城阵法的厉害,从而尝试能否从中学到一些东西。

    但看着破碎的衣角,秦玄突然改变了主意。

    秦玄全力运转能量,手中掐诀,随后伸出一指,指向阵法中的一个地方。

    不过片刻间,在守城将士心中最为厉害的护城大阵,五门阵法,便被秦玄随手破掉了!

    “杀!杀了他!谁杀了她重重有赏!”

    左庚神情终于惊慌起来,他以为眼前这人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金丹期罢了。

    那五门阵法可是可以诛杀金丹期修士的存在!

    如今竟然顷刻间便被秦玄破解了。

    左庚口中命令那些人前去诛杀秦玄,自己却悄无声息的一点一点朝后挪动脚步。

    想要逃?

    这是不可能的!

    以秦玄的修为,他自是发现了左庚的小动作。

    金丹中期修为气势全开,一阵威压直接降临在所有人身上。

    顿时,所有人犹如深陷泥潭一般,再也难以动作,甚至还有人已经口吐鲜血,重伤倒地,不能再战。

    秦玄抬起双手,手心处开始凝聚出一颗巨大的雷球,电蛇在里面游动,犹如真实的生命一般,在向在场将士吐着蛇信子。

    好可怕!

    这是在场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秦玄召唤出寒星剑。

    其念头一动,身前的寒星剑便变作几百把一模一样的寒星剑。

    “去。”

    秦玄右手手指往前一指,几百上千把寒星剑便冲向那些将士。

    “噗……”

    这是剑身割断大动脉鲜血喷出来的声音。

    “嘭……”

    这是失去控制的肉身,从城楼上掉落砸在地上的声音。

    顿时,五门关城门前全是砸在地上的尸体,以及淋漓的鲜血。

    血水一点点滴落,汇成一摊,最后是一大片。

    空气中全是因为鲜血充斥的血腥味。

    面对秦玄的攻击,在场根本无人能够有抵挡之力!

    这完全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每一把寒星剑在杀完一个人之后,便会自动攻向另一个人。

    而那些将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寒星剑攻向自己,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头颅落地,最终死亡。

    “要怪就怪你们内心的贪婪吧。”

    秦玄面无表情,嘴中淡淡吐出几个字。

    看着那些死去的将士,秦玄的内心毫无波澜。

    他可没有遗漏在左庚说有赏赐的时候,那些人眼中的兴奋和侥幸。

    秦玄又是一步跨出,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

    只余一句话在空中飘荡着。

    “要想得到,就得有付出的觉悟。”

    眨眼睛,秦玄已经来到了左庚身前,静静看着他,眼底黑黢黢一片,一眼望去,像是看不到尽头一般。

    “恶魔……恶魔……”

    左庚脸色煞白,嘴里不停念叨,眼底满是惊恐。

    他看着秦玄,像是看到一个正在向自己挥舞着收割之刃的死神。

    “我有问题要问你。”

    秦玄波澜不惊的话终于惊醒了左庚,连忙瑟缩着向秦玄求饶。

    “别杀我,别杀我……”

    “这要看你回答的怎么样。”

    “我一定好好回答,一定好好回答!”

    左庚像是已经被秦玄完全下破了胆,一句话要重复才停止。

    “为什么我是苍狼皇要的人?”

    这是秦玄疑惑的地方,他在凌烟阁中待了许久,就连大楚皇朝都没人什么知道他的存在。

    苍狼皇怎么会突然要找他呢?

    “这……”

    “说!不然这条命留着也无用了!”

    “是,是这样的,您之前斩杀我们苍狼国留在大楚皇朝的探子中,有一个是我们陛下最为宠爱的皇子,他身上有一枚隐世高人赠送给陛下段位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