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末日从噩梦开始TXT下载 > 末日从噩梦开始 > 第七百五十九章 脆弱的协议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百五十九章 脆弱的协议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林默安排了一辆车。

    他要去修理者的店铺。

    这次他是去谈条件的,局长说这两个条件是底线,必须遵守,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当然还有别的条件,非底线那种。

    就例如需要让假人去约束它们的同类。

    本质上就是同类相残。

    除此之外还可以有别的要求,具体是让林默自由发挥。

    这个权利很大,充分体现出局长对林默的信任。

    林默知道这是总局对假人的一种试探。

    看看它们会不会遵守。

    那是那一家模型店。

    周围依旧是一片萧条,不过让林默意外的是,这一次店里居然还有别的客人。

    一开始林默以为是假人的同伙,但他很快发现并不是。

    那的确是真的顾客。

    两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还有一对父子。

    女孩青春靓丽,那一对父子中的父亲时不时偷偷瞄一眼两个女孩,倒不是说这位父亲本身不检点,主要是本能。

    看年轻漂亮的女孩,是男人的本能。

    因为林默也瞄了好几眼。

    不过这个定律只对十五六岁以上的男性,这个年龄以下的,尤其是十岁以下男性不在这个行列。

    那位父亲儿子看上去七八岁,眼睛里只有各种模型手办,手里拿着几个模型缠着他爸买。

    柜台后面,修理者依旧在修东西。

    这次他在修复一个比较复杂旧模型,看上去很认真,头都不抬。

    林默假装挑选东西,等那两个女高中生和一对父子离开,林默才走过去坐在了柜台前面的椅子上。

    “你儿子喜欢吗?”

    修理者问了一句。

    林默愣了愣,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送给自己的那个鬼娃娃。

    当时说是给儿子挑的礼物,对方记得倒是挺清楚。

    “喜欢,它还嚷嚷着再要一个呢。”

    对方倒是提醒他了,之前他一直都在忙着玩游戏,待会儿有时间了,得带豆豆出来遛一遛。

    “再挑一个。”修理者说道:“还是不要钱。”

    “我一会儿带儿子来转转,待会儿让他自己挑。”林默说了一句。

    这话意有所指。

    修理者终于是抬起头来。

    “你们的管理者同意我们的协议了?”

    “差不多,不过有条件的。”

    “说说。”

    林默也没藏着掖着,直接把两个底线说了出来。

    修理者皱着眉头想想。

    “第一条没问题,第二条,我不敢保证。”

    林默没想到对方答应了。

    而且没有讨价还价。

    “让全部假人都登记备案,这件事实施起来肯定有难度,我们一开始要的实际上只是一个态度,这么说,你同意了?”

    “对,同意了,不同意也不行,有你在,我们没有胜算。”修理者看问题很透彻。

    林默是属于那种一开始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那一类人。

    现实世界里看不出什么。

    噩梦世界里就不一样了。

    只要是真正了解林默,朋友,或者敌人,都会知道林默本身有多恐怖。

    这种恐怖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与生俱来。

    而是在一次次生死历练中积累出来的。

    修理者就是因为看出了林默的强大,所以才选择和平相处。

    虽说这件事说起来有些夸张,但事实上,林默对于假人,就是属于核武级别的存在,威慑力太强。

    林默又把附加条件说了说。

    “管理和约束其他假人,这件事你也得担起来,这件事对我来说是硬性条件,你们必须答应。”

    该强硬的时候林默一定是强硬的。

    别看对方这么客气,又送鬼娃娃,又是表达诚意。

    但林默不会因为这些就放弃他自己的原则。

    他不想一直深陷假人事件当中。

    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被这件事拴住,所以对他来说,让修理者它们对付其他假人,或者说,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假人危急,这也是必要条件,绝对不能少。

    “你把我们当骡子了?”修理者有点不太满意。

    林默想了想,点了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但实际上,到时候我们就是朋友了,我这个人不会把朋友形容成骡子,你也知道,听上去不好听,也不礼貌。”

    修理者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该谈的都谈了。

    大体上就这么着了。

    林默不是谈判专家,修理者也不精通此道,他们两个说白了都是门外汉,但一个能代表人类,一个可以决定众多假人的态度。

    一份协议就这么定下来了。

    两个人都知道,这份协议很脆弱。

    脆弱到一些小事都可能将其颠覆。

    但這卻是一个好的開始。

    “那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修理者问。

    林默点头:“对,我们是朋友了。”

    修理者笑了笑,这份笑容并不虚假,相反,很真诚。

    林默也很真诚,他好像是想起来什么事,突然开口道:“假人模仿活人,可以得到对方所有的记忆?”

    修理者摇头:“不能这么说,光模仿还不行,只能得到一部分记忆,是破碎的那種。但如果干掉那个活人,就可以得到全部的记忆。”

    “明白了,你借我一个假人,我有用。”

    “?”

    最终修理者还是借了,朋友有求于他,不帮忙也说不过去。

    两人入梦做了交接。

    顺便,林默让豆豆出来,再店里又挑了一件豆豆喜欢的模型玩偶,豆豆挺高兴的,小孩子就是很容易满足。

    林默在旁边看着,心里想着这孩子如果永远都不长大,那该多好。

    修理者借给林默一个木质假人,看上去就和服装店的模特一样,没有五官,只有人的外形。

    显然修理者已经交代过这个假人。

    简单说,林默让它做什么,它就做什么。

    把假人和豆豆都放进纸箱子,林默吃了脱离豆苏醒过来。

    和修理者道别,林默出门给王贞打了个电话。

    询问那个吕萍的具体住址。

    “现在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这个时间,人们已经开始陆续进入安全区了,那个吕萍也应该进入了,我这里有对方具体所在的区域和位置,马上发给你。”

    不一会儿,林默得到了安全区的位置。

    林默找了过去。

    他刚才突然奇想,因为王贞说过,过去这么多年,再调查吕萍是不是那个纵火之人,想要好找到证据是很难的。

    或者说,近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要确定吕萍是不是纵火者,就需要别的手段。

    假人不就是一个上好的工具人么?

    只要模仿目标,就可以得到很多碎片化的记忆,显然,哪怕是碎片化的记忆,有关于那一场火灾记忆的概率也是很大的。

    至少在林默看来,获取到那一部分记忆的概率超过五成。

    如果不成功。

    也没关系。

    下次多借几个假人不就行了。

    林默是要求假人只是去模仿,不杀人。

    ------题外话------

    凌晨一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