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惊世嫡后名动天下TXT下载 > 惊世嫡后名动天下 > 第441章 奴婢不能让皇上离开奴婢的视线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41章 奴婢不能让皇上离开奴婢的视线


    “你们就是将先帝关押在此处,一关便是三年?”

    萧云钊冷着脸问道。

    楚欢点点头,淡声道:“先帝虽然被关押在此处,但是主子并未虐待他,只是每日让人进来告诉他外面发生了何事罢了。所有吃穿用度从未短缺过,这里也一直有人伺候着。”

    萧云钊淡淡地扯了扯唇瓣,将桌上的纸条收入袖口中,低声道:“你再带朕通过暗道走出去看看,朕想知道这条暗道究竟连着何处。”

    楚欢的眼眸闪了闪,低声道:“皇上,您若是逃命,奴婢可以带您出去,您若是只是想要满足好奇心,那便大可不必。”

    “怎么?你不愿意带朕去看看?”

    萧云钊拧着眉头问道:“还是你觉得自己不是朕的对手?”

    这倒不是,楚欢明白自己的武功在萧云钊之上。

    但是萧云钊的心思,她倒也能猜中几分。

    犹豫片刻之后,她淡声道:“奴婢可以带皇上去看一眼,但是在暗道的尽头有主子的人在把守着,皇上千万小心,莫要被发现了。若是被发现,不只是奴婢,便连皇上您大概也是要命丧黄泉的。”

    萧云钊淡淡地点头:“朕知道了。”

    顺着暗道走,会经过几个岔口,稍有不慎就会被暗器所伤。

    好在楚欢对这条暗道十分熟悉,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便带着萧云钊十分顺利地走到了出口不远处,在距离暗道口大概三丈远的地方有一个暗口。

    楚欢拉着萧云钊躲在里面,让外面的人看不见,但是又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兄弟,你说主子让咱们守在这里作甚?狗皇帝不会真的准备从这里逃走吧?”

    其中一人笑呵呵地说道。

    另外一人啧啧两声,吊儿郎当地说:“很有可能啊!主子安插在狗皇帝身边的楚欢不是已经叛变了吗?她们姐妹二人知晓这条暗道,说不定就会安排狗皇帝从这里逃走呢?”

    先前开口的人笑着摇头道:“就算楚欢安排他从这里出来又如何?主子早就布满了天罗地网,他又能逃到哪里去?何况现在那狗皇帝的媳妇儿和儿子都在咱们主子的手中,他若是轻举妄动,他的媳妇儿和儿子都得没命。”

    “这倒也是。”

    有一人笑呵呵地说道:“难怪主子会容许楚欢背叛而不对她下手,这要不是楚红那里出息,主子又怎么会容得下楚欢这等叛徒活在世上。”

    “说来说去,还是楚红好一些,这些年一直对主子忠心耿耿,好几次主子对楚欢起了杀心,都是楚红以性命担保才保下楚欢的。如今楚红提前给主子递消息,才让咱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将皇后和大皇子扣押在手中,这回无论狗皇帝再如何挣扎,都逃不出咱们主子的手掌心了。”

    楚欢闻言,心中五味杂陈。

    她一直以为她是姐姐,她一直都在保护着自己妹妹。

    谁知,自己的妹妹也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一直保护着她。

    甚至,早就已经出卖了皇上和皇后,给主子递了消息。

    如今她倒是不用担心自己妹妹的安危了,但她大概是真的不能活命了。

    萧云钊却是听明白了。

    即便对这个结果有所猜测,在彻底确定之后,他还是忍不住愤怒。

    原来,他以为他安排好了人手将陆绮月和儿子送出宫去是保护他们,却没想到是羊入虎口,终究是他察觉得太晚,才让自己的软肋捏在别人的手中。

    “算了,说这些做什么?主子让咱们守好这里,咱们守好便是了,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

    其中一人感慨道:“说起来,这里乃是前诚王的府邸,不知道他是不是也知道这条暗道,我实在是想不通,为何前诚王府中会有暗道通往凤栖宫。为何通往的不是承乾殿亦或是静嫔的宫中,偏偏是凤栖宫呢?”

    谁都知道先帝的常皇后还在世时跟前诚王萧诚屹的母妃静嫔乃是水火不容的宿敌。

    对萧诚屹也是恨之入骨的。

    若是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寝宫中有一条暗道是通往诚王府的,不知她会作何感想。

    竟然通往的是诚王府。

    这个认知让萧云钊都有些不敢相信。

    楚欢轻轻地扯了扯萧云钊的衣袖,低声道:“先回去。”

    暗道口守着的人乃是主子手底下的能人,若是他们不赶紧走,很有可能会被发现,到时候想走都来不及了。

    萧云钊轻轻点头,跟着楚欢退后几步,轻手轻脚地往回挪走了。

    待他们二人的挪远之后,守在暗道口的两人对望一眼,眼中都透着嘲讽的笑意。

    回到宫中之后,萧云钊让楚欢离开自己的视线,楚欢摇头,一脸认真道:“皇上,奴婢不能让您离开奴婢的视线,奴婢必须守着你,才能确定您不会有别的想法。”

    “怎么?朕沐浴你也要盯着看?”

    萧云钊冷笑着说:“即便你爱慕朕,作为女人,也该矜持一些,你长得不算好看,连朕后宫最貌丑无颜的宫妃都比不上,朕固然不会看上你,但朕还没有被一个女人盯着沐浴的癖好。”

    楚欢眼眸闪了闪,低声道:“皇上,您曾经与皇后娘娘一起沐浴过。”

    萧云钊顿时气结:“皇后乃是朕的女人,朕与她一同沐浴乃是情趣,你这般又是如何?”

    楚欢冷淡道:“无论如何,奴婢都得盯着皇上。即便奴婢已经背叛了主子,也不能容许皇上乱来。皇上若是想要逃走,奴婢一定会鼎力相助,若是不想,便安分些,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萧云钊不屑道:“痴人说梦。”

    他很明白自己的心思,同样也是明白江卓昀的。

    无论江卓昀表现得再如何和颜悦色,他都很清楚,江卓昀是真的不会放过他。

    所以,他的内心深处,也不会存在着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楚欢垂下脑袋,低声劝道:“不管皇上你有什么想法,都请莫要轻举妄动,否则惹主子生气,就真的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不用你假好心,朕要沐浴歇息了,你退下便是!”

    萧云钊的话音刚落,楚欢就无奈地叹气道:“皇上,您莫要为难奴婢,奴婢真的不能让您离开奴婢的视线。”

    “朕还没死,朕还是皇帝,就已经使唤不动你了是吗?”

    萧云钊气得咬牙切齿:“还是说朕揭穿了你的真面目,你便不用在朕的面前伪装了?楚欢,你真是好得很!”

    楚欢面色淡然,不紧不慢道:“皇上,奴婢还是会伺候您的,但前提是您莫要让奴婢为难。只有奴婢一直盯着您,确定您不会做傻事,才有可能保您一命。”

    “朕已经说了,不用你假好心!”

    萧云钊冷漠道:“朕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受你如此羞辱,给朕滚出去!”

    话音落,他将手边的瓷器狠狠地砸向了楚欢。

    楚欢不躲不避地被砸得身子往后退了半步,原本就布满伤痕的身体瞬间冒出了血红的血珠,她脸色煞白了一些,抬眸认真地望着萧云钊,认真道:“皇上,奴婢所言皆是肺腑之言,主子性格并非你想象中的那般执拗,只要您以后对他没有危害,他便不会杀你。还请您相信奴婢,奴婢有办法保您性命。”

    楚欢跟在江卓昀身边的时间不算太长。

    也就几年而已,那时候主子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她跟妹妹楚红也还是孩子。

    刚开始的时候,她们都是怕主子的。

    因为她们姐妹二人是被父母卖进花楼做丫鬟的,就等着年岁到了便接客。

    她和妹妹因为长得不够娇俏好看,便每日只能干最辛苦的活,还要忍受嬷嬷的打骂,实在有一日她们姐妹二人受不住了,便起了要逃跑的心思。

    但花楼中想要逃跑的女人不在少数,最后却没有几个能逃出去的,就算能逃出去,最后找回来的都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她跟妹妹将一切看在有眼中,好几次想要逃走,都被别的姑娘的尸体给吓得不敢轻举妄动。

    直到有一日,她被安排在花魁姑娘的身边伺候,姑娘吩咐她出去买胭脂,她遇到了主子,那时候她才九岁,妹妹六岁,而主子也不过才十岁冒头。

    她听闻主子的仆人说要给他寻两个机灵一点的丫头在身边伺候。

    她当时胆子突然就大了起来,鼓起勇气上前抓住了主子的衣袖。

    主子回头望过来的那一眼,让她如坠冰窖,时至今日想起来,依旧让人胆寒。

    但就因为那一次她鼓起了勇气,这才给她和妹妹赢来了一线生机。

    主子安排人将妹妹救了出来,从此她和妹妹便在主子身边伺候,一起经历残酷而又严格的训练,咬紧牙关从众多死士中脱颖而出,然后被分派到当时还是云王的萧云钊身边伺候。

    即便已经离开主子的身边多年,楚欢依旧对主子的性格有几分了解。

    主子看似阴晴不定,其实很是心软。

    对待自己上过心之人,总是多几分宽容。

    而且,据她观察得知,主子对皇上一定是上过心的,即便是年幼时的上心,距离现在已经过了许多年,主子对皇上依旧保持着比旁人更多的宽容心。

    所以,她才敢说,主子对皇上不一定存有杀心。

    即便主子真的想要杀了皇上,这等心思也不是不可以动摇的。

    萧云钊不想再跟楚欢废话了,他到底是个男人,宠幸过的后妃没有二十也有十个,不过就是被一个宫女看光身体,对他而言并非不能接受。

    故而,萧云钊在楚欢目不斜视的注视下沐浴更衣,脸色阴沉得宛若即将下暴雨的乌云天。

    楚欢仔细地给萧云钊扣好腰带,低声道:“皇上,时辰不早了,今日可要招后妃侍寝?”

    萧云钊眼睛一眯,突然笑出了声:“好啊!且去将颜妃给朕宣来,朕要颜妃今夜侍寝,你不是不让朕离开你的视线吗?那便好生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