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奥术光辉,闪耀永恒TXT下载 > 奥术光辉,闪耀永恒 > 第三百二十三章 龙拳?凤拳?五相?!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百二十三章 龙拳?凤拳?五相?!


    自家公子被称呼为病秧子,中年男子露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季家?病秧子?”兰多疑惑的问道。

    水文瑾凑到兰多耳边小声和他解释,片刻后他也差不多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季家,是中域核心有名的武道世家,家族中仙佛都不止一尊,单论实力比很多二流武道门派都还要强。

    就是这样一个强盛的武道世家,在十六年前曾出过一件大事。

    那一年,季家现任家族,仙佛强者季永文的嫡子出世,这本该是足以让整个季家弹冠相庆之事,但这位名为季东卿的季家小少爷却是天生顽疾伴身,十足的短命早夭之人。

    不但季家自己的仙佛强者看了摇头,当年季家还广邀天下,开出天价悬赏,但凡能够治好他们家的小公子,不但奖励拿走,还能得到季家的友谊,这件事在当年一度轰动了整个中域。

    可惜无数能人异士前去希望能够将这位小公子治好,却都以失败告终。

    也亏得季东卿出生在季家,如果在普通家庭他早就死了,能活到现在不知道吃了多少天材地宝,即使这样勉强吊命,也让他常年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不能风吹,不可日晒。

    见三人明白了其中因果,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作揖行礼道:“还请三位海涵,务必赏光我家公子的宴席。”

    既然人家是客观原因不能亲自前来那倒不存在失礼了,侯天华和水文瑾将目光转向兰多,交给后者做主。

    兰多倒也没有过多犹豫,含笑点头道:“带路吧。”

    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闻言大喜,连忙说道:“三位大人,请上车。”

    乘坐车辆,兰多一行三人来到梵萨城中出名的八宝楼,这里的素斋可是远近闻名的。

    八宝楼顶层,在中年男子的引领下他们来到一间小包房前,轻巧的开门,当先见到的是厚厚的屏风,将门口挡出一个凹型,这些屏风与其说是为了阻挡视线,倒不如说是为了……遮挡开门时带起的风!

    门刚刚打开,兰多就听到房间内一个温和的声音开口说道:“三位,有失远迎,抱……咳咳……抱歉了。”

    中年男子看向自家公子,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这时兰多三人也看到的季东卿的真容。

    少年模样,面容清秀,脸上线条很是柔和,又有些憔悴,肤色很苍白,显然是常年不见阳光,一袭简单白衣,手持白色手帕,其上已经晕开点点嫣红,似乎是刚才咳嗽所致,坐在轮椅之上,一副不便行动的样子。

    “鄙人季家季东卿,想必三位也已经知道我这个病秧子了,毕竟我还蛮出名的。”季东卿有些自嘲的笑道。

    这让侯天华有些尴尬,刚才他还在背后这样说人家来着。

    兰多上前笑道:“白鹤门兰多,这两位是我朋友,侯天华和水文瑾。”

    四人互相招呼过后,季东卿对中年男子点点头,中年男子立刻开启早已准备好的宴席。

    “八宝楼素斋可是出了名的好吃,三位应该是第一次来梵萨城吧,我其实也是第一次来,正好尝尝鲜。”季东卿笑着说道。

    宴席进行的相当愉快,事实上对于兰多这种爱吃之人来说,只要东西好吃,就能让他心情愉悦,显然这八宝楼的素斋得到了他的认可。

    期间大家聊的也很开心,当然主要是季东卿和侯天华在说,水文瑾偶尔插几句,兰多大多时候都是边吃边听。

    可以看出季东卿的学识相当渊博,不管哪方面都是一副略懂一二的样子。

    茶足饭饱之后,兰多摸了摸嘴笑着说道:“季公子这次邀请我们前来应该不只是请我们吃顿饭吧?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闻言季东卿略一沉默,将目光看向了中年管家,后者点点头,开门走了出去。

    随后兰多感应到原本在门外侍立的侍者纷纷远离。

    季东卿对兰多说道:“兰兄既然是白鹤门天骄,不知对我季家了解多少?”

    这话把兰多给问愣住了,什么叫‘既然是白鹤门天骄,不知对季家了解多少’?这其中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兰多的疑惑表情被季东卿看在眼里,后者微微点头说道:“看来兰兄是完全不知了,我那就好好说说吧。”

    “我观兰兄所行路线,想来真正的第一站应该是上都候家吧?”

    这点到没什么好隐瞒的,兰多点头确认。

    虽然兰多已经差不多从侯天华那里得到了心猿拳法,但据后者所说他修炼的心猿拳法其实只是简化版,真正的原版还掌握在主家手中。

    “原来如此。”季东卿似乎松了口气的说道:“那我基本就可以确定,兰兄此行的目的大概率有一项是收集曾五形五相门中的五形武道是吧。”

    随是疑问,但季东卿最后用的却是肯定句,显然对自己的猜测很有信心。

    兰多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继续点头。

    兰多对于五形五相门曾经的诸多武道有兴趣,这对于季东卿来说是件好事。

    “兰兄应该知道我季家的龙拳传承吧?”没等兰多回答,季东卿接着说道:“龙拳,其实就是五形五相门中的五相之一!”

    兰多眼神微闪,虽然他并不知道季家龙拳,但既然涉及到五形五相门中的五相,神色也郑重了些,问道:“季兄有话不妨直说!”

    季东卿也神色郑重的说道:“我希望请兰兄帮我探索一处遗迹,其中所得我只要两物,其他余者皆归兰兄,而且事成之后我愿将龙拳拳法和相应的呼吸法以及内息运转之法奉上。并且这处遗迹想来兰兄应该也会感兴趣才对!”

    虽然条件很诱人,但兰多也没有急着答应,而是问道:“龙拳拳法应该是季兄家传吧,私下传授你能做主吗?”

    万一季东卿这边传了,那边立马跳出一位仙佛强者指着兰多鼻子说他偷学季家武道要清理门户,那就搞笑了。

    季东卿点点头说道:“这点请放心,只要兰兄能拿到我所需之物,拳法我自当奉上,这点是得到我父亲首肯的。”

    兰多嘴角勾起笑容说道:“你刚才说那处遗迹我也会感兴趣?不知是怎么嗝感兴趣法?”

    季东卿说道:“那处遗迹同样是五形五相门曾经一脉分支创建的,其中应该拥有五相中的凤相!甚至可能还有更多五形五相门的相关信息。”

    “我只需要其中的凤拳拳法和涅槃凤髓,虽说我只需要凤拳的相应的呼吸法以及内息运转之法就够了,但如果其中有完整的凤拳拳法,且兰兄又愿意交换的话,我也可以说服我父亲拿完整的龙拳来换取。”

    这番说辞让兰多也有些惊讶,他曾经问过孟鹤忠五形五相门主流十脉武道现在的所在,最后只得到五形的五脉,至于五相后者连提都没提,没想到如今一下子得知到其中两相的所在,或许连孟鹤忠都不知道龙拳之事。

    兰多眼神闪亮的问道:“季兄既然说到了五相中的龙拳与凤拳,那不知其他三相又该如何称呼?如今又在何处呢?季兄可否教我?”

    季东卿苦笑一声说道:“兰兄所问我也无法回答,如果不是为了治疗自身,我甚至连凤拳的消息都不一定能够得知,更遑论其他三相。”

    “不过有一点到是可以确定,五形五相门中的主流十脉武道,其中五形所属皆是由凡兽而起,代表的是五形化仙之意,五相之属皆是模仿神兽,代表的是五相成神之意。”

    鹤、虎、猿、熊、鹿,五凡兽?五形化仙?由凡化仙?

    龙凤?五神兽?五相成神?

    这一瞬间无数的思绪在兰多脑海中沸腾翻转,让他想到很多。

    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兰多回过神来说道:“好,我答应你!”

    对于那座凤拳遗迹,他很感兴趣。

    季东卿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意外,颔首笑道:“如此就多谢兰兄了,以兰兄目前的脚程来算,三个月后差不多就能到新郑市吧,到时候我在那里恭候大驾。”

    兰多点头,双方算是初步定下了约定。

    又寒暄片刻,兰多起身说道:“明天我还要拜会金光寺,就不与季兄多聊了。”

    这时季东卿脸上已经满是疲惫之色,似乎这短短时间的聊天就耗去了他大半的精神。

    “如此就提前预祝兰兄一帆风顺了,季某还有事,恐怕不能前去观看兰兄神威了。”季东卿好像颇为遗憾的说道。

    对此兰多到没什么好说的。

    等兰多三人走后,季东卿盯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久久无言。

    良久之后中年管家回来说道:“少爷,都办妥了,随时能够出发。”

    季东卿默默点头。

    中年管家实在忍不住好奇,开口问道:“少爷,按照您的猜测,这兰多确实在试图收集五形五相门的十脉武道,那你说他能成功吗?”

    季东卿自然知道中年管家口中的‘能成功吗’指的是什么,他摇头说道:“绝无可能,就算他这能将这十脉武道收集齐全,也不可能整合成真正的‘十方武道’,十方仙帝从古至今也只有一人而已,现代啊,甚至都已经缺少必要的外部条件了。”

    中年管家叹息道:“那真是太可惜了,否则以少爷的天资,或许也……”

    季东卿摇头道:“就算真有可能我也不会去选这条路,我是薄命之人,至尊之道不适合我,真正适合我的是类似中古时代双绝老人那种道路,如果这次可以借助兰多气运拿到凤拳,到时候龙凤相随或许我能够一朝孕神,只有先成就仙佛,彻底摆脱我这命格,才能再去考虑其他,否则也没几年好活了。”

    当季东卿说到一朝孕神,成就仙佛时神态相当平静,似乎这对他来说是理所当然之事。

    事实也确实如此,别看现在季东卿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要知道他可是从小奇珍异宝吃到大的,真让他摆脱现在的藩篱,一朝孕神绝不是说说。

    如果有邪派高手抓住他并将其炼药,绝对能得到一枚惊世神药。

    中年管家推着季东卿朝屋外走去,边可惜的说道:“我们就这么走了吗?明天兰多拜山,可是一出好戏啊。”

    季东卿点点头确认道:“确实会是一出好戏,但兰多此人身后必有仙佛相随,而金光寺也不是好相与的,到时候双方对上有小概率会爆发仙佛之战。”

    “仙佛之战对于兰多这等天骄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但如果我在其中的话,大概率会被波及而殒命,这等事还是少参合为妙。”

    说到这儿季东卿又笑道:“到是达叔你去了或许还能得到些好处。”

    被称作达叔的中年管家微微一笑,也不接话,开门而出时,一丝一缕的内息扩散,将季东卿包裹,为他阻拦行进时所产生的微风。

    …………

    “长见识了,没想到季家龙拳还有这般来历。”侯天华感慨的说道。

    水文瑾跟着点头,随即有些担忧的对兰多说道:“虽然这位季家的季公子名声不显,也没什么劣迹,但对方今天所行之事还是有些过于诡异了,尤其是直接拿出家传功法的举动很是可疑,不可不防。”

    兰多笑着点头,确实有些可疑,但他也没从季东卿身上感受到敌意或恶意,对方由始至终都很真诚。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兰多三人收拾完毕,从八宝楼那里得知季东卿已经连夜离开后,猜测对方可能真的有什么急事,也就没多想,直奔梵萨城外金光寺而去。

    沿途依旧是‘众星捧月’的待遇,甚至出现了佛门信徒试图阻拦三人前进的事件,但这些都被赶来的执法队和金光寺的僧众及时劝阻了。

    等兰多来到金光寺山脚下时,这里的游客和信徒早已被清空。

    仰头望着这座五百丈左右的高山,兰多其实挺无语的,这个世界的门派好像对于山顶情有独钟,都喜欢将总部建在山顶之上,他还没去过的白鹤门总门似乎也是如此,也不知道这是从何时留下的习俗。

    兰多看向前方,十八名僧人持棍而立,似早就在等待兰多的到来。

    为首一僧见到兰多后开口说道:“来者可是白鹤门兰多?”

    “是我。”兰多平静回答。

    为首一僧说道:“施主既然前来拜山,那便要守我金光寺的规矩,还请施主闯过十八罗汉阵!”

    “喝!~”x18

    兰多目视十八名武僧,个个气血充盈,膘肥体壮,单单吃素恐怕养不成这幅德行吧?!

    每一名武僧都是内息大成,为首那僧更是达到内练巅峰,然后在组成十八罗汉阵……

    呵呵,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