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奋斗在苏俄TXT下载 > 奋斗在苏俄 > 363 必然性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363 必然性


    尽管斯大林同志提的问题,与自己想要阐述的问题不太一致,但维克托还是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至少,这位领袖同志没有在利沃夫的问题上继续纠缠了。

    “是的,我赞成取消内务人民委员部特别委员会的提议,”维克托想了想,说道,“当年,内务人民委员部特别委员会的成立,有其历史必要性和特殊性,也是当时那种社会环境和发展阶段的需要。但是现在,将近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尤其是随着战争的结束,联盟的国际、国内形势,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在这种新形势下,我认为继续保留这个部门,已经不合时宜了。”

    斯大林同志没有直接给与答复,他的眉头微微皱着,右手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几根手指轮流在桌面上轻轻的敲击着,良久之后,才说道:“我不认同你的观点,维克托?维克托罗维奇,或者说,我不完全认同你的观点。”

    这番话说完,他摸着口袋,将自己的烟斗从口袋里取出来,又朝维克托做了个手势,说道:“你可以点上一支烟,我知道你的烟瘾也很大的。”

    维克托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顺便掏出一个打火机,他等着斯大林同志装好了烟丝,先替他将烟斗点燃,这才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内务人民委员部和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的工作始终都具有特殊性,”吸了口烟斗,斯大林同志接着之前的话题说道,“我认为,作为国家安全部门,它们的职能就是用革命的手段来对付反革命。”

    维克托将一口烟吸进肺里,在听到斯大林同志的这番话之后,他将这口烟吐出来,只感觉这番话有点熟悉。很快,他就想起来了,最后那句话貌似是捷尔任斯基同志说的。

    “我们的铁腕菲利克斯曾经说过,契卡工作人员是革命的人员,他们用不着做什么的侦察或暗探的工作,对契卡来说,有枪决犯人的权力是无比重要的。”果然,斯大林同志紧接着便说道,“你说如今的形势已经不一样了,包括国内的形势和国际形势,都不一样了,这一点无疑是正确的。但无论局势如何变化,那些帝国主义者,资产阶级分子,颠覆、破坏苏维埃联盟政权稳定的野心和企图是不会变的,我们以暴力的方式推翻资产阶级的政权的目的也是不会变的,所以,国家安全问题的重要性,也是不会变的。”

    语气顿了顿,斯大林同志将烟斗换到了一个手里,说道:“你刚才谈到了社会主义法制的问题,这很好,我也认为法制的建设和完善非常重要,因为它是联盟的公民享有社会主义民主的保证。但我不认为那些叛徒、间谍、反革命分子,也应该享受社会主义的民主权力,因为他们是我们在制度上的敌人,自始至终都是站在人民对立面的,所以,对于这些人,我们必须用最铁腕的手段去镇压。”

    “另外,”话题一转,他又说道,“凡是涉及到国家安全的案件,我认为都应该以保密的方式来侦办,除了国家安全机构之外,任何的司法部门都不应该参与进去,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立场。”

    “咚咚咚……”

    就在这时,等候室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斯大林同志停下话题,朝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道:“进来。”

    波斯克列贝舍夫从外面推门进来,他的目光在房间里飞快的转了一圈,随即便微笑着说道:“会议已经准备好了,参加会议的委员同志们也都到场了。”

    “知道啦,”斯大林同志点点头,又吸了一口烟斗。

    见他明显是要起身了,维克托便抢先一步从椅子上站起来。

    “萨福诺夫与戈里亚科夫的立场和出发点是好的,”果然,斯大林同志缓缓的站起身,嘴里则不紧不慢的说道,“但他们没能为我提供一个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案,我的观点是,司法问题是司法问题,国家安全问题是国家安全问题。萨福诺夫他们希望能够建设和健全法制,不允许国家安全部门掌握有司法权力,那么,司法部门同样也不应该过分涉入国家安全问题,我们不可能对每一个被抓捕到的间谍,都公开审判那根本不现实。”

    维克托点点头,他明白斯大林同志的意思了。

    说到底,斯大林同志不是不支持法制建设的问题,也不是不愿意将内务人民委员部的特别委员会裁撤掉,他的立场是,必须在国家安全问题与司法问题之间,实现一种平衡。

    而要想实现这一点,并不是没有办法的,一个现成的选择,就是内务人民委员部的特别委员部继续保留,但是需要加强对该部门的监督。

    同时,斯大林同志不仅仅谈到了内务人民委员部,还谈到了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实际上,相比起前者,如今的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更需要一个类似特别委员会那样的部门,因为如今的反间谍局等部门,都归属于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了。

    维克托明白斯大林同志的想法,但却不好在这方面提建议,因为如果要加强对内务人民委员部特别委员会的监管的话,随后,肯定也要加强对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的监管,就目前来说,负责管理国家安全部门的是哪个部门?没错,是中央书记处的专职书记,而担任这个职务的人,却是库兹涅佐夫。

    过去,中央书记处的专职书记的确是有管理国家安全机构的职责,但这个管理并不是直接管理。举个例子,库兹涅佐夫不可能绕过身为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主席的维克托,直接去任命下面某个局、司的负责人,他也不能就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的某项具体工作,向维克托提出要求,下达命令什么的。

    但若是因为如今这件事,以斯大林同志为首的政治局委员们,要求加强书记处对国家安全部门的监督,那么后面如何就真的不好说,毕竟……党政不分是苏联的一大弊端,作为书记处书记的库兹涅佐夫会对两个国家安全部门插手到什么程度,谁都说不准了。

    跟在斯大林同志的身后,维克托出了等候室的房门,他搞不清楚斯大林同志是不是接受了什么人的建议,已经有了最终的决定,亦或是不经意间想到了什么,但还没有做出决断。

    “日丹诺夫同志之前提出一个建议,加强中央政治局对国家安全机构的直接领导,”在门口的位置,斯大林同志放慢脚步,等着维克托跟上来,接着说道,“我考虑过这项建议,但并不认为它是合理的。”

    维克托跟在他身后半步远的地方,做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

    果然是日丹诺夫同志提出的建议,所谓的加强中央政治局对国家安全机构的直接领导,说白了,就是加强中央书记处的领导,毕竟不可能将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直接置于中央政治局之下,如果是那样的话,维克托倒是很乐意,可不乐意的人估计就海了去了。

    “就像我们一直在谈的,国家安全机构的工作性质很特殊,”斯大林同志接着说道,“我们需要给它套上缰绳,以免它不受控制,但又不能把这个缰绳套的太紧,从而让它失去了火力。这其中还是涉及到一个平衡的问题。”

    维克托沉默无语,这样的问题他也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当然,别说是他没有能力解决,在他前世的那个空间里,终苏联几十年的历史,都未能将这个问题有效的解决掉。

    不过,维克托的沉默是没有意义的,他必须尽快想出一个策略来,因为他今天就是过来参加国防人民委员部质询的,在稍后的质询会议上,这个问题很可能会被谈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日丹诺夫同志肯定会将他的意见在今天的质询会议上提出来,如果他想不到一个更合理的提案,那么,在稍候的国防人民委员部委员会议中,日丹诺夫同志的建议很可能就会获得通过。

    斯大林同志说他并不认可日丹诺夫同志的提议,但不认可不等于反对,在没有更好选择的情况下,他多半也会选择接受的。

    目前的现实是,斯大林同志希望能够抱有国家安全机构在司法程序中的一定自主性,这个想法不能说是错的,其实,在维克托重生之前,世界各国的国家安全部门,都是享有一定司法自主性的,比如英美等国,尽皆如此。

    同时呢,他还希望国家安全机构不会利用司法的自主性乱来,能够受到一定程度的制约。

******

    所以,总结起来就是两点:司法自主性是一定要有的,同时,受监管也是一定要有的,唯一可以选择的,就是受谁的监管,如何受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