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汉末三国之乱世道皇TXT下载 > 汉末三国之乱世道皇 > 第七百零三章? 诘问何进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百零三章? 诘问何进


    “太后,救救我等吧。”长秋宫,张让等人跪在何莲面前哀求。

    “张公,哀家与大将军商议了,你们十二个常侍,都是有封地的侯爵,各自回封地即可。”何莲劝道。

    “太后,离开皇宫,没有太后的庇护,我等还不如庶人,一个亭长足以要我等的命。求太后救我。”张让等人再次哀求。

    “唉,哀家也想救你们,可是的大将军不同意啊。上次你们不是去找过大将军吗?这次你们再去求大将军吧。”何莲根本不知道,现在已经不是何进要杀宦官,而是在袁隗的操作下,袁绍张津等人逼着何进杀宦官。

    张让等人以头叩地,悲声说道:“不是我等不去大将军府,只是恐怕我等还没有到大将军府,就被那些兵卒斩成肉酱了。还望太后把大将军请进宫来,让臣等给大将军道歉。如果太后不能帮臣等,臣等只有死在太后面前。”

    说完,张让率先向旁边的柱子撞去,众人赶忙拉住。

    何莲大惊,心中不忍,于是说:“也罢,我这就命人宣大将军入宫,你们好好求他。”

    ******

    “开门,开门。”刘协刚回到长秋宫柴房,就听到院门被拍的山响。

    这是要干什么?刘协略得怒气的从屋子里面走出来,院子里面的宫女太监都被惊到了,一个个走到院中,愣愣的看着刘协。

    刘协皱着眉头,示意一个太监去开门。院门刚刚打开,十几个太监就冲进来,把开门的太监推到一旁。

    “所有人,都出来。”为首的太监高声吼道。

    “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刘协问道。

    “赵公有令,宫中失窃,所有宦官都到禁省集合。”来人根本不理睬刘协,各自到屋子里面找人。只不过,刘协的人手全部都去了小王庄,这里根本没人。

    “呵呵,我看这陈留王也不怎么样啊,这才到哪儿啊,人都走得只剩下这么几个了。”为首的太监一边讥讽的说着,一边大声吆喝,把正在挣扎的太监带走。

    这是要干什么?失窃,这个时候,赵忠居然还有心思查失窃?不对肯定不是查失窃那么简单。刘协脑子飞转,很快就想明白赵忠这是要干什么。

    刘协在众人的复杂的目光中慢慢转动身体,走进屋子,快速从里面关上房门。门外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刘协已经从屋子的另一个方向,施展穿墙过壁,离开了长秋宫柴房。

    一群太监根本没想到,这个表现懦弱的陈留王,居然敢躲过众人的监视,悄悄的跟在后面。

    他们明目张胆的把各处值守的太监集合在一起,送入长秋宫边上专门供值班太监休息的屋子里。

    刘协刚想钻进屋子,突然看到一道人影,从偏殿那边快速冲出,长秋宫里面的假山花木,在这人脚下犹如平地。只见这人脚尖在花木上一点,落在假山上,身体稍稍弯曲,然后伸展,就落到宫墙外面了。

    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闯长秋宫。刘协急忙施展穿墙过壁,钻过宫墙追了出去。可是宫墙外面,哪里还有人影。

    带着一丝失望,刘协施展遁术,来到太监集中的房梁上。

    房间之中,一个挨着一个,密密麻麻的挤了数千太监,门外还在不停的往里面塞。

    这些太监面带疑惑,有几个身上还有血迹,难道真的有东西被盗?可是之前皇宫里面被盗的东西这么多,怎么没有人调查。

    刘协想打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这里的太监好像都是哑巴,没有一个说话。没奈何,刘协只好靠近门外的太监。

    “虎哥,义父把所有的内侍都集中在起来,这是要干什么?”一个壮硕的内侍问道。

    “狼弟,不该问的别问,你在义父跟前这么久了,难道还要哥哥再教你一遍?”那个叫虎哥的内侍说道。

    “知道了。”狼弟顿时闭口。

    “好好在这里看着,时辰差不多了,我去义父那边看看。”虎哥看到狼弟不说话,也没过多责备,带着两个身形矫健的内侍,离开了长秋宫。

    三人出了长秋宫宫门,经过德阳殿,出了北宫。北宫外面的复道两边,人来人往,非常热闹,一点没受到长秋宫里面的紧张气氛的影响。

    刘协抽个冷子从宫门处走出,混入这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远远的跟着虎哥三人。只见三人过了复道,进了南宫。刘协趁大家不注意,靠在一个拐角处,施展穿墙过壁,钻入南宫里面。

    虎哥三人的身影在前面一闪,消失不见了。

    刘协紧走几步,来到虎哥三人消失的地方,这里是禁省。看看禁省大门,刘协二话没说,钻进了禁省之中,在帷幔后面躲起来。

    禁省之中,张让等人已经集中在这里,气氛很是古怪。从长秋宫过来的三个人,也感觉到气氛不对,悄悄的走到赵忠身后站定,没有说话。

    不过这种古怪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就听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声音带着压抑和紧张的情绪说道:“来了。”

    禁省里面的气氛顿时一变,好几个人的呼吸也都急促起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傲慢的声音:“我就说嘛,怎么把本将军带到这里来,原来不是妹妹找本将军。说吧,找本将军干什么?”

    又是一阵沉寂,屋子里面没人说话,刘协从帷幔的缝隙看出去,只见何进站在屋子中间,四周都是太监,有几个心理素质差的太监,已经把手伸到桌子底下,握住桌子底下的刀柄。

    “咳咳。”还是张让先反应过来,轻声咳嗽两声。

    听到张让咳嗽,众人的紧张顿时缓解不少,有几个太监把手缩回来。

    只不过,没人想说话,大家定定的看着何进。

    “张让,有什么话就说吧,本将军很忙的。”何进见众人没有说话,直接点着张让。

    张让是何进的妹妹何兰的公公,按理说是何进的长辈。大汉朝的规矩,直呼长辈的名讳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

    大汉朝有名,有字。名是给上官、长辈用的,也就是说,只有上级称呼下级,长辈称呼晚辈的时候,才能直呼姓名。如果是平辈关系,一般是称呼对方的字。如果是下级称呼上级,晚辈称呼长辈,多是用尊称。

    像何进这样,直呼张让的姓名,实际上就是对张让的侮辱。

    张让也没防备何进就这么直呼其名,脸上顿时变得通红。强忍着怒气,对何进说道:“大将军缘何置让等于死地?”

    何进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禁省里面的人,眼中闪过一丝唾弃:“尔等难道真的不知自己的身份?尔等已经是残缺之人,就该老老实实伺候皇上,缘何还要出来兴风作浪?”

    太监最痛恨的就是别人说他们身体不全,禁省中人一听何进骂他们是残缺之人,顿时就怒了。钩盾令宋典大喝:“何进,我等敬你是大将军,对你一再忍让,你别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