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这个衙门有点凶TXT下载 > 这个衙门有点凶 > 第365章 一代不如一代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65章 一代不如一代


    其后,两人又说及宁远的事情。

    刘茂那些人这阵子竟然是相当的老实,连邹益的麻烦都没有找过,这多少让吕方有点儿意外。

    也不知道,刘茂怎么会突然间消停下来。

    难道是潘葵那边让他偃旗息鼓?

    还是忌惮自己和梁思琪、梁栋之间的关系?

    和邹益聊了大概半个时辰,吕方才起身告辞,前往王家。

    虽然王思栋这家伙已经成亲了,但好不容易回趟宁远县,若不去他家里找他,这家伙估计反倒会发脾气。

    就算不发脾气,肯定也会有几句怨言。

    ……

    茶陵县茶陵军军营。

    余备带领他手下的士卒于日落前赶回到军营里。

    对于他们的回来,杨冒自是相当惊讶。

    得知余备回来以后,便立刻让人把余备带到了主营里边,开口问道:“你怎么这就回来了?”

    余备苦笑,“总都统制,那吕梁已经把幽县的山匪给剿了。”

    杨冒愣住,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极为难看起来,“你说什么?”

    余备苦笑更甚,重复道:“幽县的山匪已经被剿了。”

    杨冒眼神阴冷冷盯着他,“你帮他剿的?”

    “我怎么敢违背总都统制你的意思呢!”

    余备信誓旦旦道:“他们剿匪,我是连一兵一卒都没有出啊!是丹霞剑派的一些弟子帮他们的。”

    然后便将浪翻云等人和吕方的事细细说给杨冒听。

    当然,余备自己了解的也并不多。

    听罢,杨冒脸色已是黑漆漆的,“这个小杂种,竟然运气如此好么!”

    他怎么着也没有料到,吕方竟然认识丹霞剑派的人。而且那些人还帮助他把幽县山匪给剿了。

    余备打量他的脸色,轻声问道:“总都统制,那接下来咱们怎么办?怎么和节度使大人说?”

    “还能怎么说?”

    杨冒有些没好气道:“实话实话!这小子运气好,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他娘的!”

    然后才想起来问,“韩飞鸿呢?”

    “他还留在幽县呢!”余备说。

    “哼!”

    杨冒冷哼,“这里吃里扒外的混蛋!我就不信他不回来!”

    余备心里没什么波动。

    原来,他还有点儿嫉妒韩飞鸿受杨冒器重。但现在,韩飞鸿打定主意要跟着吕方、吕梁兄弟混饭吃,和他已经没有利益冲突,他那点儿嫉妒、排挤之心自然是烟消云散了。甚至其实还有些羡慕韩飞鸿,有这样的胆量和决心。

    他未必不知道跟着杨冒前途有限,但他有妻妾,有家小,对自己那点儿本事也心知肚明,还能怎么办呢?

    “爹!”

    这个时候,杨成易跑了进来。

    本来事打算问杨冒的,瞧见余备,便直接问余备道:“余偏将,你们怎么这就回来了?”

    余备不得不将事情始末又陈述了遍。

    “他娘的!怎么会这样!”

    杨成易听完,显得比他爹杨冒还要更为激动。气得直接一脚将旁边的茶桌给踹翻了。

    “你慌什么!”

    杨冒却是看出来自己儿子的慌张,不禁皱眉。

    “爹!”

    杨成易急道:“这吕梁、吕方兄弟俩可是和咱们不对付,现在他们剿匪立功,以后还不得找你我的麻烦?”

    “哼!”

    杨冒哼哼了声,道:“你爹我怎么说也是茶陵军的总都统制,不是谁说找麻烦就敢上来找麻烦的。而且你和那吕方之间的冲突不过是因为个娘们而已,就为这点儿破事,就算他日后得势,我也不信他敢将我们怎么样。”

    紧接着又说:“再者说了,这借兵的事还是节度使交代的,他们也都清楚,能怪到咱们头上?”

    看他表面上不以为然的样子,但这话,到底是说给杨成易听,还是给自己提气,就难说得很了。

    反正余备是看出来杨冒的几分色厉内荏,内心不禁深深叹息。

    杨冒如今四十出头,从军已有二十多年。虽是茶陵军总都统制,品阶不低,但更大的原因是因为他有个好爹。

    他爹曾任荆北郡副都监。

    杨冒这个人本身并没有太大本事。任茶陵军总都统制后更是沉溺于声色犬马,愈发显得没有格局。

    这辈子,估计也就这样到头了。如今,竟是因为吕梁剿匪有功就被吓成这样。

    他跟着杨冒,估计最多也就是个副都统制到头了。

    至于杨成易,那更是比起杨冒还不如。文不成,武不就,纵情酒色倒是比他爹更胜一筹。

    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

    吕方到了王家,王思栋见着他的瞬间,简直比芙儿还高兴。那眯成缝的小眼睛里真是有精光冒出来。

    “方哥儿!方哥儿!”

    他屁颠屁颠儿跑到吕方面前,“你可算是回来了啊!”

    吕方有点儿愣,“你这是怎么了?我回来你至于这么高兴么?”

    王思栋回头瞧瞧院子里面,道:“咱们出去说,出去说!”

    说完便拽着吕方往院子外面走去,到外面,又道:“方哥儿,你知道什么叫做水深火热的日子吗?”

    “嗯?”

    “我现在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啊!”

    王思栋满脸幽怨,嘴里劈里啪啦,低声说道:“你是不知道啊,自从若云嫁给我,我这个亲儿子在我爹眼里简直就成了捡来的。连带着他交给我的那药铺,财政大权都全交给了若云打理。现在我每个月就指望着若有给我的那点儿花销过日子,唉,连你给我的那些药材,她都通通有数,想要中饱私囊都不成。”

    吕方有点儿不信,“我看许小姐挺温和娴熟的人,能管你管得这么死?”

    “谁知道呢!”

    王思栋道:“可能是女人嫁人了就会变个模样吧!你知道她现在每个月就给我多少花销吗?”

    “多少?”

    王思栋举起两只手,撒开手指头。

    “一百两?”

    吕方道。

    “十两!十两啊!”

    王思栋痛心疾首的模样。

    吕方差点儿乐了。

    还真没想到,许若云竟然这么驭夫有方。

    然后忍不住幸灾乐祸道:“我觉得也不少了。你要知道,大多数人家每个月的收入都还远远不到十两呢!”

    王思栋直翻白眼,“可我在宁远县怎么说也算个有头有脸的人吧,这说出去,不得遭人笑话?我现在可是连别人叫我出去喝酒都不敢去。一来是口袋里这点儿钱可能连打赏下人都不够,再就是……”

    “吕少爷。”

    这时候,许若云却是从里面走了出来,盈盈给吕方施礼。

    王思栋连忙住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