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灯火人间TXT下载 > 灯火人间 > 第七百六十四章.山上山下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百六十四章.山上山下


    山上山下,众人瞩目;赵牧灵独自一人,此时却被鹑首老祖和另外两个十老初祖合围共击,鹑首老祖和另外两个十老初祖都显现出了金身法相,三只巨大的手掌合拢在一起,已经到了赵牧灵身前,而赵牧灵却已经失去了千道梅魔躯的庇护。

    鹑首老祖将其金身法相背后的那轮圆月高高升起悬挂于皇母山之上,投下的所有光芒全都压向了赵牧灵的头顶,此时眼看就要得手,而且赵牧灵身上已经没有一丝力量,但是鹑首老祖还不放心,动手时向另外两个十老初祖招呼道:“不要大意,这小子手段忒多,不要让他跑了…!”

    另外两个十老初祖不以为然,其中一人对鹑首老祖说道:“我看你是太高估他了,没有了千道梅的魔躯,他现在连一只蝼蚁都不如,我们三人同出金身法相,逍遥境都能弹指灭杀,何况与他…!”

    鹑首老祖没有回话,但是却警惕非常,明明只差毫厘就能将赵牧灵击杀,可是鹑首老祖却总觉得要出什么差错一样,而就在这时,三人金身法相同出的三只手掌已经合拢,鹑首老祖祭出的那轮圆月月光也已经落下,赵牧灵毫无意外地在三只手掌之间灰飞烟灭了。

    另外两个十老初祖放声大笑,金身法相发出的声音掀起了层层道蕴涟漪,皇母山上空云层退散,笑声传遍了四方,这时候山上山下的十老家族的人马也跟着发出了山呼海啸一般的胜利欢呼。

    可是鹑首老祖却一言不发,盯着他的手掌之中,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山上滚滚流动的烟尘,半晌之后才喃喃说道:“这小子真的就这么死了…?”另外两个十老初祖瞧见鹑首老祖的神情,更是大笑不已。

    这时候,在山下空中并肩而立的洛璃和石剑英两人,和山上鹑首老祖的神情出奇的相似,瞧见赵牧灵灰飞烟灭,两人沉默了半晌谁也没有说话。而不远之处的炎霜华几个女子此时也都是怔怔无言,在纷乱的战场之中如泥塑木胎一般毫无反应。

    然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众人忽然看到,山上山肩战场之中有一个身影飞速地冲破了滚滚尘埃,正在往山下逃来,那并非只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女子背着另外一个人,妙灵最先反应过来,便立即朝着远处的胡婴和应如是两人喊道:“拦住他们…!”

    胡婴和应如是正在与南明耀天和洛天两人交手,这时候两人都向着山上同出一剑,两道剑光沿山而上划破层层山岭,也让山上战场之中十老家族之人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但是妙灵和胡婴、应如是三人却并不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就在山上那个女子从战场中逃往山下时,鹑首老祖便已经率先出手,因为那个女子正是珍珠,而珍珠背上背着的居然是刚刚才灰飞烟灭的赵牧灵。

    鹑首老祖见赵牧灵还活着,神情反而有些意料之中的欣喜,大斥了一声:“好小子…!你果然没死…!”然后鹑首老祖便立即以金身法相向珍珠逃遁的方向镇压而去,巨大的法相身躯从山上倾倒,山岭上顿时掀起了震耳欲聋的飓风,超越逍遥境界的气息让山上山下众人无不变色。

    同时,鹑首老祖更是直接将其头顶之上的那轮圆月掷向了珍珠和赵牧灵两人,想要拦住两人的去路。而另外两个十老初祖此时已然再无任何笑声,两人觉得好像是被戏耍了一般,神情愤怒地紧随着鹑首老祖出手,一左一右,正好挡在了珍珠逃亡方向的两边。

    此时珍珠被鹑首老祖和另外两个十老初祖围追堵截,前后左右都已经是绝路,恰好胡婴和应如是两人的那两剑这时候已经上了山,珍珠神色一喜,可是被珍珠背在背上的赵牧灵却赶紧向珍珠以心声传音,说道:“这两剑根本挡不住他们,他们要杀的是我,你还是自己走吧…!”

    这时候,鹑首老祖的那轮圆月已经挡在了两人面前,鹑首老祖之外的另外那两个十老初祖已经同时出手将左右两边的山岭压塌,两只金身巨臂正从左右袭来,而两人背后正是鹑首老祖的金身法相。

    去无可去,两人都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珍珠却是明媚一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说道:“二郎死在哪,我就死在那儿…!”

    这时候赵牧灵体内的元婴魂魄精元都已经被魔主之气和诅咒包围,赵牧灵的肉身之力也已经枯竭,内外都已经没有一丝可用的力量,根本无法阻止珍珠,着急之下,反而让一缕缕的魔主之气和诅咒趁着情绪波动侵入了心智。

    赵牧灵双眼一阵恍惚,又以心声向珍珠说道:“珍珠姐姐,早知道我已经必死无疑,就不让你来救我了……!”

    赵牧灵正想说对不起,可是却已经再也没有力量使用心声传音,这时候鹑首老祖和另外两个十老初祖传来的力量将两个人的衣袖吹打地咧咧作响,毁灭的气息已经逼到两人眼前,没有了魔躯护身,在悬殊的力量的冲击之下,赵牧灵突然双眼一阵模糊,两只眼睛居然什么也看不到了,耳朵也听不见任何的声音了。

    赵牧灵这才真正地感受到十老初祖的厉害,仅仅只是气息的冲击,居然就已经让他丧失了五感,不过幸好,赵牧灵还能闻到一点气息,这时候赵牧灵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但是因为突然听不到看不见,赵牧灵陷入一片迷茫中,一时间也分不清这熟悉的味道到底来自于何处。

    此时不能动、不能听、不能看、不能说,赵牧灵也只能趴在珍珠背上,感受着这生前最后一丝的温暖,一想到连累了珍珠陪着自己一起死,心中满腹愧疚,可是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唯一的欣慰就是有珍珠陪同共赴黄泉,而珍珠也毫无怨悔。

    但是赵牧灵依旧满心的不甘,因为皇母山已经就在脚下,

    赵椿就在山上,但最终还是没能在死之前见到赵椿,“这就是天意吗?因为复活死者是逆天之事,所以我赵牧灵就必须要死在今日吗…?”

    赵牧灵无法将心中的不甘诉说出口,意识也开始在魔主之气与诅咒之中渐渐迷乱,只能靠着心中的那一丝不甘屈服的意志坚持着;而此时赵牧灵已经不知道,鹑首老祖和另外两个十老初祖的合围之势已经到了本该降临的时候,但是他却依旧还活着。

    天降圆月拦住去路之后,胡婴和应如是的两剑分别斩向了珍珠左右的两个十老初祖的金身法相,但是那两剑也仅仅只是挡住了片刻便在金身法相之下逐渐消散,应如是和胡婴虽然可敌逍遥境界,但是面对两个十老初祖还是太过吃力。

    这时候珍珠本已经到了必死无疑的时候,可是珍珠回头看着无力依偎在她背上的赵牧灵,双眼之中却是一片宁静祥和之气,珍珠知道赵牧灵已经什么也看不见听不到,便笑了笑柔声说道:“‘珍珠姐姐’,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非要叫我姐姐不可吗…?我的傻二郎…!”

    珍珠言语之际,赵牧灵怀中突然飘出了一个血红色的布条,那是之前在长明河畔之时珍珠从自己的裙摆上撕下,送给赵牧灵遮蔽双眼,以躲避朱照天的灼目火光所用,后来就一直被赵牧灵揣在身上防身。

    而此时,那血红色的布条突然飞出,像是受到召唤一般,竟然飘落到了珍珠的外衣之上,与珍珠的外衣融合在一起了,一瞬间,珍珠的粉色外衣就变成了一身赤红锦袍,长袍之上赫然是那凤凰百羽图,等到珍珠回头时,珍珠的一头长发也已经变得赤红如火,珍珠也不再是珍珠,而是变成了朱雀街朱贞了。

    此时的珍珠模样大变,境界也直上斩我巅峰,已经完全变成了朱贞,只不过气息之中还留有几分珍珠的‘味道’,剩下唯一不变的是依旧背着赵牧灵,让赵牧灵的双手放在她那‘虚怀若谷’的胸前。

    这时候的朱贞神情大改,已经和‘百依百顺’、对赵牧灵惟命是从的珍珠截然不同,瞧着四面绝境,朱贞冷哼一声,面前顿时火光冲天,正面袭来的月光戛然而止,朱贞缓步挪移,左右两边那两个十老初祖的金身法相动作好像突然慢了下来。

    而实际上,是已经从珍珠变身成的朱贞动作奇快无比,此时已经与鹑首老祖和另外那两个十老初祖不相上下,朱贞缓缓转过身,从四面袭来的那超越遥境界的气息已经无法再靠近朱贞和赵牧灵身边。

    朱贞转身朝向山顶,面对着鹑首老祖和另外两个十老初祖那超越山巅的金身法相,笑声说道:“不就是金身法相么,我也有…!”

    ——————————

    皇母山上空高处,十老家族的大本营之中,千秋回影、木白和秦虎几人周遭全都是十老家族的高手,除了十位十老初祖之外,剩下的几乎全都是斩我境,几个人身上大大小小布满了伤痕,一不小心便是旧伤之伤又添新伤。

    而此时几人见到赵牧灵灰飞烟灭又逃了出来,然后又陷入死局,几个人的心情在松弛之间已经紧张到极致,秦虎急得对面前的几个十老初祖开口大骂,鹑首老祖和皇母山上现出金身的另外那两个十老初祖也都在此处。

    秦虎骂道:“你们这十个老家伙活得比天地都还久,居然好意思联起手来对付他一个元婴境的后生晚辈,难怪你们最终也踏不出那一步,只能想到逼走白九灵这一步臭棋,可真是为难你们了,忍了万古岁月,现在才出手…!”

    鹑首老祖和另外那两个十老初祖脸色都不大好看,鹑首老祖向下瞧了瞧皇母山山顶上的那个自己,说道:“那小子身负异数,身牵无数因果,区区凡人之身居然都能够承载千道梅的魔躯,换做是你你能不出手么?何况我们只是分身对付他而已,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你的脸皮可比我们山上的那个廉破候还厚…!”秦虎回了一句,说话间身上又添了数道伤痕,只不过在动手时,秦虎始终都护着自己的一双袍袖,说完之后秦虎便专心动手,没再开口,不过秦虎和千秋回影几人暗中却说话不停。

    秦虎几人见赵牧灵又陷入死局,纷纷商量该如何去营救,然而林古道却是一点也不着急,反而对阳老魔和木白几人说道:“放心!不须我们出手,自然会有人救他…!”

    秦虎和千秋回影几人境界高明,心思亦是澄明如镜,一经提醒,瞬间都反应过来,千秋回影问道:“你说的难道是背着他的那个女子…?”

    木白这时候也说道:“我早就发现那个女子不对,那般‘广阔’的‘胸襟’,恐怕也只有九天玄凤之后才能拥有了…!”木白的声音由心而发,而木白自己却是一脸严肃,瞬间就惹得周围其他几人纷纷看了过来。

    千秋回影白了木白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木白瞧见秦虎和阳老魔几人眼放贼光,这才意识到他好像说错了话,连忙解释道:“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要说胸襟广阔,还是要属白先生我最为佩服,这么多人在山上闹了这么久,他居然到现在也不露面…!”

    几人瞬间也都向下看去,然而除了已经被鹑首老祖三人再次围杀的赵牧灵之外,皇母山山顶上再也没有一点动静,满山血气,一点也不像是那传说中地皇母圣地。

    而就在这时候,皇母山山肩战场中,突然火光冲天而起,在鹑首老祖和另外两个十老初祖的金身法相合围之处,那一轮月光已经被火光掩盖,伴随着一声凤鸣之音,又有一道庞然身影在皇母山上现身。

    这已经是在赵牧灵和鹑首老祖,以及另外两个十老初祖之后,在皇母山上面出现的第五道金身法相。

    朱贞的金身法相现身的一刹那,秦虎几人面前的鹑首老祖和另外两个十老初祖脸色阴沉如水,鹑首老祖愤怒地说道:“又是朱雀一族,为何你们五行元灵一族都要来帮着赵牧灵…?”

    瞧见鹑首老祖愤怒的模样,秦虎几人便已经了然于胸,赵牧灵暂时应该是死不了了,而林古道这时候看着皇母山上终于愿意现身的朱贞,先是自言自语地笑道:“一别昆仑,再见珍珠…!”然后才出面向鹑首老祖说道:“因为他是故乡人…!”

    鹑首老祖和另外两个十老初祖也没和林古道多说,其他人源源不断地涌向秦虎几人,鹑首老祖和另外两个十老初祖则是两边同时用心,一边对付着秦虎几人,一边又要兼顾皇母山上。

    此时鹑首老祖和另外两个十老初祖恨不得真身降临到皇母山上,可是皇母山上结界重重,‘规矩’森严,那是白九灵的修道之地,几人的真身根本无法降临,此时朱贞意外出现,几个人一时间还是无法杀了赵牧灵。

    ——————————

    而在皇母山最上方的结界之中,薛車子将朱清儿和武冥几兄弟带回,林朝暮和林阳、林芜几兄弟也在此处,方才眼看着赵牧灵灰飞烟灭,朱清儿哑然痛哭,武冥几兄弟也忍不住要再次下山,只不过最后都被薛車子给拦了下来。

    当年在小镇上,赵牧灵几乎每天下午都会走街串巷卖糖果串儿,一群小屁孩也都会早早准备好那几文钱;而林芜有几次故意不给赵牧灵钱,拿了糖果串儿就跑,其实是因为林芜知道朱清儿和武冥几人经常在赵牧灵那里‘蹭’糖果串儿不给钱,林芜心中羡慕朱清儿和武冥几兄弟和赵牧灵走得那么近,所以才故意而为之。

    只不过林芜顶着回去挨打的风险不给赵牧灵钱,最后赵牧灵也没有收钱,但是这件事却一直被林芜记在了心上。

    当初人间九洲的各路人马涌入小镇,林芜还曾经当面质问赵牧灵是不是要‘水涨船高’给糖果串儿涨价,其实林芜所在意的是他赵牧灵是不是还是他赵牧灵,如果他赵牧灵变了,那也就不再是他林芜的兄弟了。

    这也正是林芜性子里面的别扭之处,心里面想的从来都不直接说出来,哪怕被人误解也从不解释,但是刚才看到赵牧灵‘灰飞烟灭’,林芜却也和武冥几兄弟露出了同样心痛的表情,忍不住对着山下大喊,只不过山上有结界阻隔,山下根本听不到。

    朱清儿、武冥、武冲、武松、武柏、武竹,林芜、林昭,几个人年龄相仿,当初赵牧灵独自在小镇上走街串巷时,几个人都还光着屁股,如今几人站在结界前却已经是少年模样,几人都以为赵牧灵真的已经灰飞烟灭了,神情痛苦不已;林朝暮和林阳、林真、林蘅几人也紧皱着眉头。

    而片刻之后,当珍珠背着赵牧灵冲破战场烟尘,再次现身的时候,众人无不欢喜,朱清儿伤心的泪水再一次喜极而泣,也正是在这一刻,朱清儿比所有人都更先一步感受到了还没变身成朱贞的珍珠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只不过一时间朱清儿心里只担心着赵牧灵的安危,也没有反应过来珍珠就是朱贞。

    当鹑首老祖和另外两个十老初祖一起前去阻拦背着赵牧灵往山下逃跑的珍珠的时候,这时候不仅是武冥几兄弟想要下山,连林芜几人也想下山去救赵牧灵,只不过几人却又被林朝暮拦下,因为凭借几人的境界根本不可能帮得了赵牧灵。

    几个少年少女,只能眼睁睁地心急看着,赵牧灵和珍珠再一次被鹑首老祖和另外两个十老初祖的金身合围,陷入死局,这时候不仅是朱清儿几个少年少女,其实薛車子和林朝暮也不知道珍珠就是朱贞。

    直到片刻之后,凤鸣高昂,朱雀神火冲天而起照亮了几人的面庞,朱清儿和几个少年才纷纷反映过来,武冥高兴地大叫道:“哈哈…!是朱贞那个母老虎,原来她一直都待在我赵老弟身边…!”

    然后武冥回头看了一眼,瞧见朱清儿满脸泪水,这才稍微收敛了一些,细声安慰道:“你姐姐还活着,现在你不用担心了…!”薛車子也激动地叫了一声“家主”,只不过很快又是满脸担心地小声说道:“不知家主身上的伤好了没…!”

    而和薛車子站在一起的林朝暮这时候终于开口说道:“朱贞司掌元灵之火,虽然现在只是斩我境巅峰,但是凭借着朱雀法身,一时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白先生那边…应该也快了…!”

    ——————————

    而就在朱贞现出金身法相从鹑首老祖三人手中救下赵牧灵的时候,山下的炎霜华却像是生出感应一般,身上不由自主地冒出了腾腾的黑色火焰,接着那黑色火焰又变成了五色轮转的火焰。

    炎霜华也比其他人更先一步察觉到朱贞的气息,那是与朱贞之间大道相生相克的关联,当初在小镇上时,也是因为两人之间的这种关联,所以朱贞和炎霜华才亦敌亦友,彼此说了许多‘心里话’。

    炎霜华并不知道,正是因为当初两人隔着那一道门说的那些话,所以朱贞才会变身成珍珠,主动找上门,跟着赵牧灵从一座天下来到了另一座天下,而且性情大变,直接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而此时感知到朱贞的气息,炎霜华并没有将朱贞和珍珠联系到一起,还以为朱贞是突然赶来营救赵牧灵的,毕竟朱清儿之前就已经在山上现身,那个时候炎霜华便猜想朱贞肯定也在附近。

    这时候朱贞现身救下赵牧灵,炎霜华更加肯定朱贞早就在暗中埋伏着,所以才能这么及时。而旁边的米汤几人见到朱贞现身救下了赵牧灵,也没有想到珍珠就是朱贞,几人都担心着赵牧灵,纷纷往山上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