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望气升运TXT下载 > 望气升运 > 第271章 冤家路窄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71章 冤家路窄


    在冯子清的呼唤下,高光远等几人也纷纷清醒了过来,可他们一动,就如同伤筋动骨一般,瞬间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痛疼。

    让他们个个皆是哀嚎不已,他们原本都是自己府上的少爷,何时受过这等苦难了?

    尤其是高光远,作为高家长房的少爷,从小就是被捧在手心长大的。

    高光成因为长子的缘故,端着家风做人,做事皆是一板一眼,有规有矩的,真是世家培养的嫡长子。

    而高光远自然不用如此,他是嫡次子,不用讲究太多,加上任夫人又十分宠溺他,有什么要求,都是急忙满足。

    他长这么大,也就挨了两次打,一次是因为高兰姝的缘故,另外一次,就是因为这次从丹堂回来,惹了大祸,高启元气急,这才动手打了他。

    其他时候,谁人不恭敬地喊一声二爷啊!

    在这皇城司内,却遭到了如此待遇,这让高光远既是愤恨,又十分憋屈。

    “高二哥,你醒了……还好吧?”

    冯子清眼巴巴地看着高光远问道。

    高光远听后,暗暗咬了咬牙,没有痛得呻吟起来,而是沉声说道:

    “我没事,倒是你们…怎么样了?”

    话音刚落,便传来了哭诉地声音:

    “哎呦…高二爷…哎哟,痛死我了…少爷我在府里,连我爹都不敢这么打我……”

    “就是,嘶……哎呦喂,这些狗东西,下手这么狠,二爷啊,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是啊,二爷,咱们原本是跟着你一起出门,说是享受享受的,怎么…哎呦…就被关进这大牢了?”

    “这里是哪里啊?承天府大牢吗?如果是,本少爷,定叫他们好看…哎呦…”

    几个公子哥,一边喊着痛疼,一边还不忘说说自己的威风。

    高光远听后,趴在地上,环顾四周,又看了看冯子清,问道:

    “子清,你以为这是哪?”

    冯子清则苦着脸说道:

    “二哥,别看了,这里是皇城司大牢里,也就是人人都畏惧的恶狱!”

    这话说完,他的公子哥的呻吟痛苦之声,也立马戛然而止了。

    过了一会,高光远这才悲惨地说道:

    “子清说的没错,你们难道忘了,进来时,那个千户已经说了他的身份吗?”

    其他几个公子哥听了这话,也跟着纷纷惊诧和悲哀起来,哪里能想到他们会被皇城司的人拿了。

    突然,冯子想到了什么,低声说道:

    “二哥,其实在进来之前,我就认出了那些人,是皇城司的人,那日在崔翊大婚上带走沈杰礼的人,就是他们……”

    高光远听了这话,脸色瞬间大变,变得毫无血色,呆若木鸡,口中喃喃自语道:

    “…怎么…会?怎么会惹来皇城司的人?怎么可能……”

    就在此时,对面的沈杰礼突然接过话道:

    “怎么不可能?你们妄图强暴良家妇女,可谓是天诛地灭的禽兽所为,皇城司拿你们,没有半分不对!”

    原本沈杰礼是在好吃好喝的,对面几个公子哥怎么样,他并不在意。

    可突然听到冯子清说出了他的名字,这就让他警觉起来,连忙仔细听了起来,这才接过了高光远的话。

    而冯子清也认出了沈杰礼来了,颤抖着手指着沈杰礼说道:

    “二…二哥,是他……是沈杰礼……”

    高光远听后也连忙艰难地转过头去,想要看看沈杰礼,见沈杰礼手中正拿着一鸡腿在吃着,眼底闪过一丝阴霾。

    “你认得我?……我记起来了,你就是那石中金身边的人…哈哈,没想到,你也有今天,打得好,没得打死你们去……”

    沈杰礼见这冯子清真的认得自己,先是一惊,随后也记起冯子清是谁了,正是那日婚礼宴席上,石中金身边坐着的一人,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好朋友,沈杰礼自然将他和石中金划在了一起。

    “你……沈杰礼,你莫要嚣张,打昏了石世兄,你就等着被砍头吧!”

    冯子清见此,面带几分怒容,大声斥责道。

    沈杰礼则扬了扬手中的鸡腿,又指着几人耻笑道:

    “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看到我这鸡腿没有,我不仅不会被砍头,还好吃好喝,不过在这里关上几日罢了,倒是你们几个,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那才是可怜咯……”

    这话让高光远几人,皆是气地浑身发颤,高光远硬撑着身子,转过头来,愤恨地说道:

    “沈杰礼是吧?等本公子出了这里,定叫你知道什么叫做折磨,你就尽管等着……”

    此前高光远听冯子清说,沈杰礼被关进了皇城司里面,还想着沈杰礼肯定会被折磨得半死。

    可看着沈杰礼此时的情况,哪里和他想的一样,分明就是天差地别。

    高光远此刻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沈杰礼在这里坐牢,反而好吃好喝?

    “哈哈,我好怕呦,不知公子高姓大名啊?我沈杰礼就在外面等着你出来,看看你怎么折磨我!”

    沈杰礼此刻知道自己没事后,便又开始本性显露了,眼见高光远说,出去要折磨他一番,沈杰礼反而直接嘲讽起来。

    这让高光远恨不得现在就扑过去,将高光远按在地上捶一顿,此刻他们隔牢相望,他也有伤在身,自然不能如此了,只能咬牙切齿地说道:

    “好……你…等着…”

    沈杰礼见此,轻蔑地笑了笑,拿着嘴里的鸡腿就当着他们的面,美美地吃了起来。

    而几个公子哥,从进牢到现在,滴水未进,加上被折磨得半死,此刻恨不得饱吃一顿。

    而沈杰礼的举动,无异于在折磨他们!

    此前被牢狱的狱卒折磨,是肉体上的,而沈杰礼带来的,却是精神上的折磨。

    跟着高光远的几个公子哥,此刻已经在大声地咽着口水了,再无此前翩翩公子的半分风度。

    而高光远则痛苦地闭上了眼,咬着牙吼道:

    “都给我趴着,别看这个狗东西,等我出去,请你们吃更好的……”

    这几个公子哥这才明白,此刻高光远内心的恨意到底有多大了,连忙背对着沈杰礼,趴在了地上。

    可是,刚刚的一幕,已经让他们牢记于心了,即便不看,此时,满脑子里也是沈杰礼拿着鸡腿啃食的样子。

    “二哥,这下怎么办啊?咱们到底犯了什么事?竟然被抓了进来不说,还被折磨成这样?”

    有人便开始抱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