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我在大晋超度亡灵一百年TXT下载 > 我在大晋超度亡灵一百年 > 第308章 报复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08章 报复


    弩箭射来。

    袁战只好向后躲避。

    虽然几十支弩箭全都射空了,但却也同时暴露了他的位置。

    上面,守城士兵手中的刀、枪开始发动起来,十几个人一组,成纵队排列,一声唿哨,刀、枪同使,对头袁战头顶砍下。

    袁战吃了一惊。

    由于这些士兵多是筑基期的修行,虽然单个拿出来根本不算什么,但人多啊,几十个人合在一起而且同时出手,即便袁战这个元婴期的修士也不敢硬接,因为实在得不偿失了。

    于是袁战又选择了后退,很快回到了城门百米开外的距离。

    那些守城的士兵,在做完这件事情,成功阻挠袁战离开以后,就纷纷抓回了自己的兵器,重新回到了城门两边列队站好。

    袁战站在角落里,冷眼旁观,实在猜不透到底是什么原因。

    如果宁海城的守兵想要抓他的话,那么刚才就应该步步紧逼,把他围困住才对。

    可看他们的意思,分明是只想阻止他出城,而没有抓捕的意思。

    那么,就一定是有人不想让他离开了。

    会是谁呢?

    紫烟堂行凶杀人的人,还是其他的什么人,比如伍建?

    想到伍建,袁战便想到了下午的遭遇,他的可能还是非常大的。

    这时,远处传来了马蹄声。

    听声音,数量还不少。

    袁战便一晃身,又进了地下。

    城门下面有禁制阻拦他出去,那就只能往里走了,再去其他三道城门看看,也许会找到一个出口呢。

    遁术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够减弱修士外放的气息,所以不易被人察觉。

    袁战以飞一样的速度在另外三道城门前面转过,结果发现所有城门都一样,除了有士兵把守,还在城门和城墙下面增加了禁制法术,一般修士还不等过去就被发现了。

    可要是强行破开的话,势必要惊动那些人。

    最后袁战一狠心,不走了,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要跟他开这么一个玩笑。

    而黑狼卫就跟长了火眼金睛一样,无论袁战走到哪里,都能很快找到他,并朝他发出了震慑人的气势。

    四道城门都看过以后,袁战又回到了第一道城门跟前。

    形势还是刚才的样子,有士兵,有黑狼卫,一旦他出现,二者就会呈合围之势朝他推进过来。

    所以,他现在只能远远观望了。

    忽然,就在宁海坊方向,一道耀眼的红光照亮了天空,接着一声巨响,滚滚黑烟开始往天上升腾。

    也不知道是谁家发生了爆炸。

    袁战看着黑烟一愣,直觉上断定好像是紫烟堂方向。

    爆炸马上引起了居民的恐慌,很多住在宁海城内的修士纷纷御器飞到了天上,到黑烟附近抵近查看。

    袁战看到,黑狼卫似乎被爆炸吸引了注意力,向前推进的动作停止下来。

    但是,还不等他们有所行动,就在城市的另一端,又是轰的一声巨响,火光冲天,宁海城内发生了第二次爆炸。

    这一次因为距离太远,袁战无法判断具体方位。

    但从火光和响声判断,其爆炸的规模可不比紫烟堂要小,甚至要大。

    这下,不光是黑狼卫沉不住气了,就连守城的士兵也开始行动起来,只留下区区几人继续看着城门,其他人都朝爆炸处飞了过去。

    显然,与袁战这样的人犯相比,宁海城的安危更加重要。

    袁战见街上的人越来越多,于是找了个空隙钻了出来,混进人群里面朝第一次爆炸的地点奔去。

    等来到附近一看,熟悉的坊市,熟悉的小巷子,竟真的是紫烟堂。

    “咦,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我还没有腾出手来修理他呢,竟然有人替我代劳了。”

    袁战远远看着还在升起的黑烟,在心里琢磨。

    难道是之前杀死中年人的那个人干的?

    那他到底什么目的呢?

    看过以后,袁战就又朝着西城跑去。

    五行坊内,一片狼藉,至少得有十几处冒着黑烟的地方,里面人影幢幢,人们奔走相告。

    五行坊被炸成这样,说实话袁战心里觉得很爽,这大手笔,为什么不叫着他一起干呢。

    不过现在也不晚,是时候爆发出袁战的怒火了。

    首当其冲就是一支七八人的黑狼卫,也不知道去做什么了,一个个耷拉着脸,掩饰不住脸上的愤怒。

    袁战不去管他们是生气还是高兴,来到近前,忽然从角落里跳出来,手一挥,十几把短剑就流星一般飞了出去。

    噗!噗!噗!

    “哎呀,有人偷袭,小心……”

    话刚叫出来一半,就被飞剑一剑抹了脖子,死尸摔倒在地上。

    现在可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所以出手就是狠招,七八个黑狼卫修士都是一刀毙命,转眼只剩下七八匹黑马,一声长嘶过后,四散奔逃。

    战马从身边过去,袁战忽然心中一动。

    都说老马识途,那么这些久经训练的战马会不会在这种时候去找他们的家呢。

    于是,就悄悄缀在马队后面。

    战马真是跟人一样充满了灵性,不大一会儿就来到了城北端,一处靠近城墙的大院落外面。

    袁战跟着战马进去。

    有人发现战马以后,大声吆喝着过来牵引,给领到了后院。

    袁战就在纷乱的马蹄声的掩护下,飞快的来到了客厅前面。

    客厅里面没人,但在廊下却站着两个人,脸朝着西城方向凝视着,似乎在查看动静。

    袁战只是看了一眼,想都没想,就掷出了短剑。

    两把短剑凭借超常的速度,只是一闪就穿透了两人的咽喉,死尸咣当摔倒。

    袁战手一招,把短剑收了回来,纵身跳进地下,一路狂奔。

    他这么走的目的可不是为了逃命,而是忽然发现了一条计策,能够瓦解并杀死他们的妙计。

    就在西城门前,袁战忽然从地下跳了出来,脸上蒙着一块黑布,挡住大半个脸,然后手一挥,几十把短剑就如漫天花雨一般朝前面射去,而目标,无论他是守城士兵,还是半道杀出来的黑狼卫,挡者披靡。

    于是,士兵和黑狼卫就倒了霉了。

    稀里哗啦死了一大片兄弟,回头去找凶手,却什么也没有找到。

    而在东城城门下,一位锻神境守兵头目,正双眼迷离的盯着面前的蒙面人。

    他到死也想不明白,宁海城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杀人的魔头,不但出手狠毒,而且还不怕事儿,对于伍、齐两大世家根本就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