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雾都侦探TXT下载 > 雾都侦探 > 第五百零三章 术攻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五百零三章 术攻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推门进入,提姆家和梁袭之前的公寓有一拼。一个同义词词:简单。一客厅,一卧室,一洗手间,连阳台都没有。反过来说,如果不是故意搞破坏,想把这里翻的更乱都是有难度的。

    打开台式电脑,果然出现了开机密码。

    刘真边看边道:“安全屋要选址必然要勘察。肯定会有大量的图片和视频,所以电脑内有信息的想法应该是正确的。”

    梁袭道:“但是他被迷晕了,只能找技术人员破解密码。也就是说,有可能有技术人员在此期间出入公寓。”

    刘真问:“你不是看过电梯监控和一楼监控了吗?”

    梁袭道:“8-9点是上班高峰期,公寓住的人多,人来人往非常多。而且大家关门生活,没几个人认识邻居。监控中没有发现可疑人氏,也没有发现有人携带可以将提姆打包带走的行李箱等。打电话让菲奥娜过来,看菲奥娜能不能给我们提供一些信息。最少要知道破解密码需要多久时间,需要怎么操作。”

    刘真拿出手机漫不经心道:“听说你和菲奥娜有一腿?”

    梁袭震惊问:“谁说的,胡说,怎么可能?”

    “听说。”刘真道:“菲奥娜,我们在提姆家里,你能过来一趟吗?……梁袭说需要你过来破解一台电脑的开机密码……好,我们等你。”

    刘真收电话:“人家很拽的。将军女儿,刀锋头号骇客。不提你的名字,人家都不愿意过来。”

    “别乱说。”

    刘真道:“我刚才说明后,她告诉我小白技术相当不错,她手头有一些工作要处理,可能没有时间过去。然后我说了你,她假装犹豫了一会回答,那好吧。”

    梁袭:“这你就误会了,我在刀锋还是有点人情的。再说,我请菲奥娜可能是有重大发现,你请菲奥娜……”

    “注意言辞。”刘真道:“小心我关门打狗。”

    “哈哈,我去看下保险柜。”梁袭进入卧室,手将一副油画推开,露出一个镶嵌式小保险柜,这是一个指纹保险柜。梁袭问:“为什么只用单指纹?而不是密码加指纹?”

    刘真回答:“很多行动型探员他们购置保险柜的唯一目的是放置配枪。虽然没有规定一定要把枪支收纳到保险柜中,但是之前因此出现过很多悲剧与事故。有朋友到家里来玩,对枪支的感觉又神秘又好奇,趁主人不在时拿枪摆拍导致走火。也有孩子拿了枪支当玩具的事件发生。人不在公寓,保险柜就没有被盗的价值,枪会跟人走。只有指纹多方便,一按,一开即可。再说,现代人每个人要记的密码太多了。”

    密码多还不是关键,关键有些神经病网站的密码不仅要求一定的最低数,还要求字母和数字混合,更有甚者还要求包含大写字母。

    梁袭拨打提姆电话:“你保险柜内有什么?”

    提姆回答:“枪,只是为了放枪方便……你在我家?”

    梁袭疑问:“怎么了?”

    “不,随便问问。”

    梁袭道:“一会我们还要看你电脑。”

    “哦,买噶。”提姆低声道:“有几个文件不要看。文件夹名:法语入门,日语入门,世界地理杂志,人与自然。此外还有浏览记录,浏览历史,书签等。你懂?”

    梁袭回答:“我有女朋友。”我不需要懂。

    提姆忙道:“算我欠你的。吃饭,请你吃饭,请你和你女朋友吃饭,我不出席,我买单,最好的餐厅。”

    “明白。”男人至死是男孩:“密码多少?”

    提姆说了一个八位数的密码,梁袭有些好奇:“你为什么在个人电脑内设置密码?”

    提姆告知:“电脑内存有部分工作相关的信息。”

    梁袭这时候才知道伊莎让提姆寻找安全屋有充分理由。提姆是一名退伍士兵,入伍之前是他获得木工程学的硕士学位,是一名工程师。或许因为自己的专业,提姆提供的几个安全屋中有一半在城市外。提姆还对每个安全屋进行了重新设计、调整与施工,让安全屋能第一时间发现入侵者,进可攻,退可守。很难用手机去做设计这么专业的工作,因此提姆这台电脑保存有安全屋图纸与照片,甚至还有刀锋基地的电气管道蓝图。

    梁袭挂断电话后一声不吭冥思苦想,刘真问道:“想什么?”

    梁袭道:“如果歹徒需要的是电脑内的信息,直接把主机扛走就行了。”

    “对哦,又不重。”

    对于梁袭这个问题,很快到达的菲奥娜给出答案:“小笨蛋,拿走主机不还得破解密码吗?物理清除BOIS原始密码的唯一办法是拔除电池放电。也可以将机器格式化重装系统,但如果想要的资料在系统盘,那资料也会因此消失。办法当然很多,但因为这台电脑有刀锋部分资料,我单独设置了开机密码程序,基本上无法破解。”

    菲奥娜道:“唯一有一点点效果办法是解码器。”

    梁袭道:“我知道,就是电影里连接后数字不停跳动,最后出现密码。”通过强大计算能力,不停尝试密码组合。

    菲奥娜笑嘻嘻:“大概是吧!但你看电影中骇客知道有几位数,并且都是数字的情况下才可以短时间内用解码器解开。”

    说话间菲奥娜拿数据线连接自己电脑和提姆电脑,不一会就进入系统中。进入系统后,菲奥娜打开系统日记,再查询了一会:“没错了,对方用了很多办法破解密码。从最普通的键盘激活操作,到安全模式,到外接解码器……他们花了两个多小时用解码器试图解开电脑密码。可以看出对方是一名具备一定计算机知识的程序员,绝对不是一位合格的骇客。他们还拆除了机箱,抠电池,直接读取硬盘数据,但都全部失败。”

    菲奥娜叹息道:“现在一个好的骇客真的好难找。”在刀锋每月例行维护中,菲奥娜在提姆计算机上使用了深海笔记本电脑内的黑科技、不知情的人是不会知道密码是单独程序,还以为是系统自带的密码功能。

    “是,是,你最厉害。”

    菲奥娜回之一笑,问:“还需要我做什么?”

    “能找到不是你对手的歹徒骇客信息吗?”

    “看运气。”菲奥娜边操作边道:“看对方是不是和我一样,将自己的电脑连接到提姆电脑中。每一台笔记本电脑都有自己的Mac,也就是主机编号。与汽车的发动机号一样,mac是唯一号码。拿到编码后将编号进行查询,很快我们就知道,这台笔记本电脑是去年九月出厂,在瑞典售出。可惜和汽车不一样,买电脑不需要实名制。”

    菲奥娜道:“不过当电脑售出后,商家会反馈给厂家售出时间,也就是保修计时时间。因此我们可以得知确切的电脑出售时间是去年九月二十一日。再查询可以得知商家是厂家的一名网络直销商,相对应我们就可以查询到买家的收货地址和联系电话。收货地址是瑞典马尔默里博斯堡海滩27号,这是一套有30年历史的别墅。现任主人是一位年轻的女士,名叫艾莲娜。”

    菲奥娜继续查询:“我们又可以查到艾莲娜在十五天之前入境,这本护照登记了五帆酒店1102房间,登记时间与其入境时间相符。”

    梁袭和刘真看怪人一般看菲奥娜,刘真问:“真的可以这样查吗?”那还有隐私吗?

    菲奥娜解释道:“如果排除法律因素的话,除了第一步有些技术含量之外,后面根本没有什么难度。比如你在网络上买个手提包,是不是要注册帐号?是不是要付款?这些信息都是你独有的信息。只要你有信用卡,储蓄卡,网购帐号……只要你通过网络花钱了,我都能找到你。或许这就是在现代还有很多人坚持用现金去实体店购买商品的原因。”

    菲奥娜总结:“大数据时代,谁都跑不掉。”

    刘真拨打电话:“来活了,来活了。”

    菲奥娜忙道:“没有证据,我所做的所说的一切都不能被当作证据。”不仅不能被当作证据,被检察官知道的话,自己会有大麻烦。

    刘真道:“闲着也是闲着,带个人回去问话挺好玩。”

    梁袭问:“我们是不是商量一个计划?布置陷阱或者放长线钓大鱼。”

    刘真道:“我认为你我的水平都不具备布置出让对方上当的陷阱。”

    梁袭道:“我手上有锤石和波比。”

    刘真没明白,疑问:“锤石就算了,波比能干嘛?”

    梁袭道:“锤石要钱,波比有钱。”

    ……

    艾莲娜是一位漂亮的白发北欧女性。北欧女性皮肤较差,身高马大,不过双拳难四手。艾莲娜在酒店门口被一位大妈抢了出租车,忍不住骂了一句,大妈回头就给了她一个耳光。双方扭打时一个男人赶到,毫不客气抓了艾莲娜头发将两人分开。男人一把将艾莲娜摁在出租车上,告知自己是警察,对艾莲娜进行搜身,给艾莲娜戴上手铐,打电话让自己同事过来接人。

    到了警局后当值警官联系了大妈到场,问两人要不要和解?不和解就是斗殴。大妈索赔200英镑,艾莲娜忍气吞声把钱给了大妈,结束了这场纷争。这如果算是一种委屈,那男子借搜身摸她身体对艾莲娜则是一种侮辱。出警局时,艾莲娜看见了那位抓住自己搜身的便衣警官,警官没有注意到艾莲娜,他和刚出来的大妈聊了起来,哈哈大笑,显然两人认识。

    梁袭问锤石:“万一人家就忍了呢?”

    锤石回答:“有个英文单词叫计划,你的智商很难理解。我解释给你听。首先这只是第一步,我们要分析艾莲娜的心态。她表面是普通人,实则是类似影视剧中的隐藏身份的超级英雄,你认为一个具备实力的超级英雄会忍下这口气吗?”

    梁袭道:“假设她忍了呢?”

    锤石道:“第二步,明天警官会和她偶遇,只要她敢多看警官一眼,警官就敢搜身。”

    梁袭问:“再忍呢?”

    锤石道:“警官在她耳边小声说,你屁股真有弹性。造成一个错觉,因为她不敢反抗,她能忍受,混蛋警官就盯上了她。”

    梁袭问:“艾莲娜会生疑吗?她会怀疑是刀锋的计谋吗?”

    锤石道:“首先艾莲娜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其次,刀锋怎么可能这么猥琐?这种行为本身就触犯了法律,即使是卧底需要,警察也不会假公济私的去摸人家。”

    梁袭觉得有道理:“也只有你这样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计划。”

    锤石:“我当你在夸我。”

    梁袭问:“喂,万一她就是忍了呢?或者她很享受这种侵犯呢?”

    锤石抓狂:“你让我对付的是一个人类,不是怪物。无效不收钱可以了吧?”10万英镑你想登月哦?为什么这么便宜?这不是前几天在血月邀请上被人当面批评做好事收费TM的贵。锤石毕竟是由自职业,没有一统报价单,被梁袭问了就憋出一个数字,现在肠子都悔青。10万和100万有区别吗?不都是坏蛋吗?

    梁袭同意:“好。”

    于是那位警官被盯上了,并非第二天被盯上,当天晚上他就被盯上。下班后警官开车回家,经过一处偏僻公园附近时与一辆汽车发生剐蹭。警官下车,对方下来两个戴口罩的人,警官刚想出示证件,一人就把警官踢倒在地。

    下一秒,以警官为中心的周邊百米左右响起了彻耳的警笛聲。

    在有些領域,锤石都懒得和梁袭解释。锤石算定这类私人报复行动不会通知老大。正常人受了委屈会越想越气,时间有时候无法冲淡一切,反而委屈和仇恨有可能伴随时间的推移而累加。如果对象日常是一个受氣包就算了,反正已经习惯被人剥削和欺压。可是这次的对方是强者,隐藏了身份的自我感觉良好的强者。试问超人以普通人身份出现时,被一个猥琐的警官上下其手,他能不能忍住不动手,不报复呢?对待这种情况,普通人会戒备,抵抗以保护自己。软弱的人会害怕,甚至屈从。超人不会,超人即使不会立刻报仇,也一定会报仇。

    反过来说,如果这个计划无效,更激烈的计划也无效,因为对方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的情绪。到达了看着自己爱人被坏人欺负还能在一边加油的非人类境界,那绝对不是10万英镑,甚至不是自己所能解决的事。

    毕竟是10万英镑,又是临时计划,锤石的计划还是出了一点问题。对方没有挟持警官,没有逃跑,而是原地等待。被反恐办公室包围后没有进行任何反抗。面对刘真的询问,对方回答:汽车发生剐蹭后,对方司机气势汹汹下车。因担心对方是歹徒,所以自己踢了对方一脚。

    被捕的两人一男一女,女的就是艾莲娜,男的名叫乔丹,是曼彻斯特城人,曾经在海军陆战队服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