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大兖至尊路TXT下载 > 大兖至尊路 > 第226章 坦荡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26章 坦荡


    杜雍将珠宝箱子盖好,推回给陶青云,淡淡道:“东西我是不能收的,若是所谓的调查小组真来找我问话,我会实话实说。”

    陶青云面色一怔。

    杜雍补充:“比如说,调查小组问我陶青云和二殿下是什么关系,我会说是朋友关系,平时交往颇为亲近。就这样。”

    陶青云暗暗松了口气,这样说就好,就怕杜雍故意说些让人误会的话。

    杨进拿着酒进来,菱菱也刚好弄好了下酒菜。

    随便喝了几杯,杜雍亲自送陶家祖孙出门。

    陶青云执意要留下那箱子珠宝。

    杜雍执意不收:“我说话算话。你真要送的话,过了这茬再送吧。”

    陶青云只得将珠宝带回去。

    等他们远去之后,杨进好奇道:“他们来干什么?”

    杜雍扼要解释。

    杨进听完,非常不屑:“陶家这是要和裴颂断绝来往啊,果然够机智,也够小人,稍微有点不对劲就要下船。”

    杜雍轻轻叹了口气。

    裴惑这个跟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关键在陛下,现在陛下说要彻查,裴惑党的日子势必会很难过。

    陶家想下船也无可厚非,只是不知道能不能顺利下去。

    杨进沉声道:“连陶老爷子都亲自上门,那即是说,陛下想整风,想趁机调整位子,很有可能都是真的。朝堂将会迎来一波暴风雨啊!”

    杜雍耸耸肩:“我不担心,我又不是什么大官,无论是整风也好,还是调整位子也罢,对我来说都没什么影响。”

    下午本准备练功,但注定练不成,赵德助和谢采言联袂上门。

    杜雍热情招待:“稀奇哈,你们一起过来,到底想干什么?”

    “路上碰到的。”

    赵德助解释一句,然后直接说起正事:“你最近打算怎么办?”

    杜雍愣住:“什么打算怎么办?”

    赵德助压低声音:“我收到消息,陛下要开展整风,六部和九寺的位子都要调整,重点要调整大理寺和卫尉寺。”

    杜雍好奇:“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收到了那种小道消息,我怎么什么都没听到?谢小姐,你有听到吗?”

    谢采言摇摇头:“我找你另有事情。你们先谈,我也跟着听听。”

    杜雍哦了一声,重新转向赵德助。

    赵德助反问道:“还有谁跟你说了吗?”

    杜雍如实回答:“陶青云和他祖父来过,说陛下要整风。陶青云还给我带了箱珠宝,说什么若有调查小组上门,请我别乱说话。”

    赵德助和谢采言同时愣住:“乱说什么话?你有抓到陶青云的把柄吗?”

    杜雍大概解释:“陶青云平时和二殿下走的近,他又和我有点小嫌隙,所以还怕调查小队上门询问我的时候,我会添油加醋害他。”

    赵德助恍然大悟。

    杜雍问道:“你刚才说,最近有什么打算,到底什么意思?”

    赵德助认真道:“卫尉寺和大理寺有调整啊,你难道不想操作操作,换个衙门?”

    杜雍无所谓:“有什么好换的,我是懒得操作。我只是个小小的督卫而已,就算换衙门,也升不到哪里去。”

    赵德助叹道:“不是升降的问题,现在大理寺气氛这么紧张,我想避避风头。不说旁的,莫队长肯定是停职等候发落的结果,没人能撑他。”

    杜雍淡淡道:“莫队长停职,能影响到你吗?上头再派一个队长呗。”

    赵德助拍了一下桌子:“问题就出在换队长上面呀,陛下基于稳妥考虑,很有可能会派身边的侍卫出任队长,到时候咱多别扭啊。”

    “不会吧!”

    杜雍嘶了一声,若真是那样的话,不止别扭那么简单。

    赵德助苦笑:“怎么没有可能,闹出皇子勾结邪派这种事,陛下肯定会抓武力衙门的,卫尉寺和大理寺都是重点。”

    杜雍仔细想了想:“我觉得还是别轻举妄动,咱们若是去活动换衙门,说不定会被参。”

    “啊?”

    赵德助张大嘴巴,愕然道:“被参?”

    杜雍解释:“就像你刚才说的,现在大理寺气氛很紧张,咱们却忙活着换衙门的事,只会让人产生两种想法。第一,咱们心里有鬼,想速速离开是非之地。第二,咱们没担当,稍微出点事就想着逃之夭夭。”

    杨进赞许道:“确实如此!”

    赵德助捏着下巴:“按你这么说,动不如静?”

    杜雍点头:“没做坏事,你怕什么?陛下的调查小组要彻查就彻查呗,咱们老实配合,问什么就答什么。”

    赵德助抓着脑袋,憨笑道:“也是哦,我慌了神。”

    杜雍哂道:“就算慌了神,你家里那么多老狐狸,你找我干什么?”

    赵德助破口大骂:“你家才那么多老狐狸。我是听听你的想法而已。”

    谢采言忍不住大笑起来。

    杜雍顺势问道:“谢小姐光临寒舍,又有什么要事呢?”

    谢采言哼哼道:“没事就不能来吗?你不欢迎我啊?话说你都从平州回来了这么久,都不知道找我喝茶的。”

    杜雍赶紧叫屈:“我哪敢不欢迎你?只是上次我吃了那么大的亏,不好意思见你。”

    谢采言笑骂道:“你吃亏?”

    杜雍哂道:“我被你们这么多姑娘家看光光,我不吃亏?还有赵德助,你别笑,你当时突然扯老子裤子还没找你算账呢。”

    赵德助立马哭丧着脸:“我当时也很难呀,你翻墙走了之后,我想钻地洞都没的钻呀。以谢采言为首的这帮女流氓,差点没把我吓痿……”

    谢采言大骂:“你说谁女流氓?”

    赵德助敢怒不敢言,小声嘀咕:“难道不是吗?好好好,别生气,都是我和杜雍的错。”

    谢采言见赵德助这个贱样,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众人大笑起来。

    笑过之后,谢采言说起正事:“杜雍,你家小吃店怎么关了门?”

    杜雍淡淡道:“门上不是写了吗,研究新菜呀。”

    谢采言立马打断:“别扯犊子,不是因为有人下药吗?”

    杜雍无语:“你既然知道,干嘛还问啊?”

    谢采言关切地问道:“真是所谓的刺雍队干的?”

    杜雍叹道:“要是知道是谁,我早带着赌神和颂公子把他们一网打尽,立不立功无所谓,就是要打掉那些猥琐之徒。”

    赵德助附和:“就是嘛。不管是刺雍队,还是金刚派,亦或是火狼帮,打正面都不虚,就怕他们来阴的。老杜把小吃店关了是正确的,否则很有可能会连累无辜。”

    谢采言咕哝道:“那些人真可恶,搞的我没东西吃。”

    杜雍哑然失笑:“我说谢小姐,附近不是开了很多类似的店嘛,非要去我店里吃?”

    谢采言叹道:“其他的店面都是模仿,味道完全不是那回事。”

    杜雍笑道:“那些厨师我并没有解雇掉,还在发工钱呢。你可以随时去找他们,直接让他们你家厨房做事,还免的你出门。”

    谢采言摇摇头:“在家里做的,没有外面的好吃,没那个气氛。”

    杜雍摊摊手:“那你说怎么办?”

    赵德助提议道:“不如这样,谢小姐接手杜雍的店。换了东家,换个名字,再对外说明,那样刺雍队就不会搞事情。”

    杜雍立马点头:“也行。”

    谢采言不同意:“生意那么好的店,我不能白白占便宜。”

    杜雍苦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怎样?”

    谢采言沉默不语,在慢慢思考。

    赵德助再度提议:“我看这样,你们两合伙,谢小姐出面就好。那样杜雍既有钱赚,也不会连累小吃店。”

    谢采言立马点头:“这样还差不多。”

    杜雍想了想:“干脆咱们三合伙,再开家分店,这样赚的更多,靠山也多一个。”

    谢采言听到开分店,眼睛放光,显然非常有兴趣。

    赵德助无所谓:“这样也行。我随便占一点就好。”

    杜雍拍板:“那就四四二分成,赌神二。谢小姐总揽全局,这样没问题吧?”

    赵德助点头:“没问题。”

    谢采言愣住:“总揽全局,我完全不熟悉呀!”

    杜雍指着菱菱:“这位菱店长,她什么都知道,你们两商量就好。”

    菱菱早就想重新开店,赶紧点头:“谢小姐有什么事情,吩咐菱菱就好。”

    谢采言笑起来:“那敢情好!”

    杜雍提点道:“选好分店地址之后,你们得先把账目理清。虽然不是什么大生意,但还是要做到亲兄弟明算账,那才是做生意的样子。”

    接着是说闲话,说到傍晚,留谢采言和赵德助吃饭,大家大喝了一顿。

    等谢赵二人回家之后,杜雍苦笑不已:“说好练功的,尽会客了!”

    菱菱有些担忧的说道:“公子,你有必要练那么狠吗,哪有一练就练一整天的?菱菱听人说练太狠会走火入魔的。”

    杜雍轻叹道:“这个世界很危险呀,菱小姐!比起走火入魔,我更怕死。”

    杨进端起热茶慢悠悠的喝:“谢小姐和赵公子上门,还只是聊天喝酒谈生意。赶明儿陛下的调查小组上门,恐怕是审问咯。”

    菱菱讶道:“审问?难道不是询问吗?”

    杜雍淡淡道:“审问其实也不怕,我只希望他们别恐吓,或者诱导。”

    当晚无事。

    不出所料,第二天果然有调查小组上门。

    足足有八个人,都是灰色劲装,腰挂精致的龙雀,长的虎背熊腰,太阳穴高高鼓起,让人一看就知道是高手。

    御前带刀侍卫!

    据杨进和杜雍判断,每一个都是登楼境,而且是进入登楼境很久的高手。

    就这个八人小队,晋灭境高手来了都不敢造次。

    杜雍就更不敢造次,老老实实请他们坐好,吩咐菱菱上了最好的茶水和点心,没敢上酒,也没敢套近乎。

    “杜督卫不要紧张,我等奉命前来,只是要问你几句话,你如实回答就好!”

    领头的侍卫轻轻笑了笑,安抚杜雍。

    杜雍看着他的笑容,压力更增,勉强冷静下来:“当然,当然!”

    这八个家伙绝对是身经百战的角色,气场太强了。

    领头的侍卫很满意杜雍的态度,转向杨进:“这位兄弟……”

    杨进拱拱手,赶紧退下去。

    领头的侍卫沉默半晌,突然问道:“杜督卫,你们火组第一小队的氛围如何?”

    杜雍老实回答:“总体上不错,坐班的时候就喝茶聊天,谈谈江湖事或者峒州的事情。战斗的时候挺团结的。”

    领头的侍卫微微点头,又问道:“有没有小团体现象?”

    “有!”

    杜雍很直接的点头。

    众人显然都没想到杜雍如此坦荡,都愣了愣。

    领头的侍卫轻咳两声,追问道:“具体说说看。”

    杜雍掰着手指:“莫兴队长,姜步平,陶青云走的很近。胡禾丰副队长,段子啸,曹悲雨,郭清龙走的很近。我和赵德助,还有颂公子,平时喜欢聚在一起吹牛。”

    领头的侍卫再问:“你们三个喜欢聚在一起吹牛。那另外两伙呢?”

    杜雍摊手:“长官,我不知道啊。知道了能叫小团体吗?”

    领头的侍卫笑了笑:“也对。姜步平和陶青云两人,平时和二殿下的关系怎么样?”

    杜雍没有犹豫:“听说姜步平和陶青云平时跟二殿下走的比较近,经常一起喝酒来着,至于是不是真的,我并不清楚。”

    “听说?听谁说的?”

    “有听其他公子哥说,有听酒楼掌柜说,也有听街坊邻居说。”

    “能具体说几个例子吗?”

    “胡禾丰啊,赵德助啊,颂公子啊,谢采言小姐啊,风华楼啊,等等等等。”

    “杜督卫经常去风华楼?”领头的侍卫不再严肃,满脸笑容。

    “以前常去,只是喝酒看歌舞来着。”杜雍跟着笑。

    领头的侍卫喝了一口茶,拿起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杜雍很想看过去,但是没敢。

    写完之后,领头的侍卫抬起头来,严肃道:“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二殿下……”

    “别啊长官,哪能觉得?”

    杜雍直接打断,苦笑道:“二殿下的事情,我完全不清楚。觉得二字,太过主观。你换一种问法好不好?比如说,有没有亲眼看到二殿下怎么怎么样。”

    领头的侍卫并没有生气,反而略带赞许道:“你倒是很小心。”

    杜雍轻叹道:“说句实在话,让我去和金刚派作战,我拎着刀子就上。但长官你让我觉得二殿下怎么怎么样,我真没办法觉得。若是不经意说了让人误会的话,担不起责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