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重生之不甘零落身为尘TXT下载 > 重生之不甘零落身为尘 > 第七十二章 有惊无险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十二章 有惊无险


    “今晚恐有白天里犯案的马匪来骚扰害人,你们要轮流睡觉,烛盏不灭,必须保持有两个清醒的人守夜,。”

    慕欢又把洗衣用的棒槌找出来,厨房的菜刀发下去,吩咐道:“这些趁手的家伙什儿都带在身边,一旦发现贼人不要怕,吓走他才是。”

    “濮阳,狗不要栓了,值夜的人牵着,前院一只后院一只。”

    “眉生一会儿把锣发下去,一旦发现可疑的事,赶紧鸣金报警。”

    人散开后各自准备应敌,俞珩夫妇上楼去,他将平日回家后就挂起来的剑挎在腰间未解,说:“不怕,你安心睡,我守着,贼人来了也伤不了你分毫。”

    “还是你睡一会儿吧”,慕欢铺好了床,“你都巡了一天,身子也乏了。”

    “我习惯了,熬一夜也没什么。”

    两口子正说话,就听见外头有人大声喊“抓贼啦!”

    接着便是不知谁报警的锣声震耳响起。

    俞珩反应极快,牵着慕欢的手跑下楼去。

    是濮阳鸣的锣,不过贼人并没有进俞家,他指着隔壁说:“公子,我看见一个黑影翻墙跳进了李家,然后他家大喊抓贼,乱起来。”

    眉生和月蔷抱在一起,小海年纪还小,吓得猫进冯婆子的怀里不敢抬头。

    那两只狗朝着隔壁的方向狂吠着。

    隔壁果然在抓贼,大抵是李家戒备森严的出乎马贼的意料,也可能以为男人们都在外头巡逻,打了个措手不及,没一会儿就见三个黑影被迫跳过李、俞两家中间的院墙要逃到这边来。

    俞珩接过濮阳递过来的弓,一箭射出去,只见越墙的一个黑影嘭的一声砸倒在雪地里。

    紧接着又一个黑影中了李家那边射来的箭,惨叫一声倒地。

    因俞家院子里灯火明亮,两个小厮还举着火把,那侥幸没死的一个马贼大喇喇的暴露在明处。

    “抓贼!抓贼!”俞家继续鸣金大喊。

    那马贼没想到家家都早有准备,进退维谷,又见两只大狗朝着他飞跑去,慌乱中吓得又往回跑,刚爬上墙,就被来自李、俞两家的两只箭前后射穿,趴在那墙上死了。

    “大家不要大意,不知道有多少贼人混进来,继续警惕。”

    小海因为年纪还小,见了三个死人,这么一吓,当晚就发起烧来,还做梦说胡话。

    冯婆子心疼她,也顾不得规矩,披了衣服过来求慕欢,看看能不能请个郎中来看看,别烧坏了脑子。

    “这个时间再加上匪盗作乱,郎中怕是请不来。”

    慕欢急忙去她房里,摸了摸小海的额头,果真烫的厉害,像是烧糊涂了在说梦话。

    眉生打开了带来的药匣子,里面全是码的整齐的瓶瓶罐罐,上面都贴好了纸条,写清了药名和用法,这都是从明州来时佟夫人给预备下的。

    就怕他们赶路时有个小病小灾,所以备齐了常用的丸药。

    慕欢倒些药末儿在碗里,混上温水,给小海服送下去,又叫眉生将帕子在外头冰了来贴在小海的额上降温。

    “将线香点燃放在床边,是安神用的,你看着她,若是服了药还是没效果,就再来叫我,咱们用热酒给她擦擦身子,希望她借着香好好睡一觉就忘了。”

    冯婆子本来不抱希望慕欢能起什么作用,她是个极年轻的娘子,没什么经验,可今天见她处敌不惊,见小海突发恶病也不慌乱,反而能屈尊亲自过来,心里又是敬又是谢。

    “看她也不像是穷苦出身”,慕欢将小海纤弱的胳膊放进被子里时怜她弱小的说。

    小海的一双手很柔软,骨结也不明显,跟月蔷这种苦出身,从小做活计谋生的女孩子不同,至少是过过好日子的。

    冯婆子叹了口气,“好好的良家姑娘,因他父亲获了罪受牵连,本是被卖到瓜州,主家嫌她年纪小体弱,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转头又卖来了朔州。”

    小海和慕宜差不多大,一个在母亲身边膝下承欢,一个却如飘萍。

    慕欢又用冷水冰了遍帕子给她换上,临走前吩咐冯婆子说:“等她醒来,你去做碗热的面片汤给她喝了,多放姜。”

    冯婆子给小海掖了便被子,嘴里嘟嘟囔囔的说:“天上神仙,佛陀菩萨都显灵,难得这丫头遇上个好主家,让她好好活吧。”

    这一夜没再有谁家传出报警的响动,想必就只这三个蠢贼。

    小海吃了药好生睡了一觉也无大碍,尤其是吃了冯婆子给她做的面皮汤,捂出一身的汗就康复了。

    各家各户又回归到了年节的喜庆里,都在忙碌的准备着明日就要来的除夕之夜。

    年三十儿的一大清早是换灯笼的日子,将门前白纸的灯笼换成红纸的,濮阳在门前带着两个小厮搭梯子登高。

    “濮阳,就手再把这春联贴上”,月蔷手里拿着刚熬好还热着的浆糊,身后小海两手托着春联紧跟。

    “慢些,千万别跌了,滑的很。”

    慕欢跟俞珩也出来看,他俩刚写好的字儿。

    让俞珩自己写他偏不干,这下倒好,别人看着他们家门口的春联一边一个字体,一看就是出自两个人的手笔。

    正看着热闹,见李茂时带着两个道士从那边过来。

    “李兄这是做什么?”

    李茂时小声说:“前两天内些个马贼不是被我俩击毙于墙上,我娘子偏说出了人命不吉利,让我赶紧亲自请两个高人来去去晦气。”

    他们杀伐征战的人好像不太信这些,想必也是囿于王桂英,不得已除夕还带人来做法。

    “这样也好”,慕欢说:“家中丫鬟婆子多没见过这样的场面,难免惊吓,作法倒也能安安家中上下的心,我们家一个小丫鬟也被吓病了,一会儿请两位法师也来我家中去去晦气。”

    “还是弟妹会说话,讨个家宅上下安心最重要”,李茂时拜别后带着两个道士往家中去。

    “你这是帮着王娘子说话还是真要让他们过来作法?”俞珩与她回去时问。

    “当然是真心请过来了”,慕欢替他褪了斗篷,说:“你也看到了,小海都吓病了,眉生和月蔷虽然不说什么,可也不敢往墙根去,让这个道士来作作法,定定大家的心神,也是好事,这些日子我正不知道怎么开解她们。”

    “好吧”,俞珩也没不同意,“那做法的时候就让受了吓的人多靠前吧。”

    两府一起作法事,桂英和慕欢站在一旁看,那道士散的四下里全是纸钱,又是操剑又是画符的与他徒弟折腾起来。

    王桂英秀美微拧,小声的讲道:“要我说,求玉帝不如求自己,把这帮狗贼放进来,老老实实的痛打一顿,请他们来都不会再来,这些年,每每马贼袭扰,还没抢就为了保命送人送钱,才让他们如此猖狂。”

    慕欢听她这样讲莞尔一笑,“我就说嘛,你王桂英何时不信刀剑信神佛了,原来是为了安抚别人搞得这样一出。”

    两人会心相视一笑。

    “说真的,过些日子我要去王府跟王妃提马贼的事情,你去不去?”

    李茂时不叫她出这个头,可马贼都杀到家里了,好好地姑娘在街上叫人糟蹋曝尸难道还要忍?

    “去”

    见慕欢如此痛快的答应,桂英笑着问“你不怕?”

    “怕,所以去,不惩治那帮马匪,下个受难的保不齐是谁。”
《重生之不甘零落身为尘》相关推荐: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烂柯棋缘剑道第一仙这个诅咒太棒了一念永恒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大佬每天都在上热搜神医王妃称霸京城娘娘今天在干啥许大茂的妖孽人生每天都在寻找本书反派从六扇门开始降妖除魔面包与小甜甜你总要遇见五个人乐队的盛夏剑仙成长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