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快穿]听说我是坏女人!TXT下载 > [快穿]听说我是坏女人! > 第65章 成了潘金莲(02)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5章 成了潘金莲(02)


    “我……得意的笑, 我得意的笑,青春那个…后面是怎么唱来着。”

    颜盈摘掉帷幔,细细打量周遭。往开封府的路上, 颜盈一直沿着官道走, 却越走地段越荒凉,这不停下小毛驴一瞧,那种不会走错了道儿的错觉就越强烈。

    “麻烦, 没有地图,凭着感觉走,真的是一件麻烦事。”怎么就走错了道儿呢?

    这时候438突然委屈兮兮的道:“宿主,你怎么不问我。”

    “麻烦。”颜盈毫不客气的道:“凭着感觉走, 那是一种享受。可一旦问了你,就……等等, 你怎么还在?不是该从哪儿来, 回哪儿去了吗?”

    438:“……”

    438直接在意识海洋中跳jio。“宿主,我还是不是你的小可爱了。”

    “不是。从来都不是。”

    颜盈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微微笑意。

    在颜盈看来,438的最大用处是陪聊,其他的功能……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估计438自己也知道吧,所以才一副这样的态度。

    而说金手指, 别看古铜镜现在半残废,自带的空间都要慢慢解锁, 可讲真那庞大无比的时空之力,其实损失了一半, 又岂是438能够媲美的。

    438作为苏清之开发出来的专属系统, 能够自主穿越没有所谓的任务, 靠的只是产地——源世界那抹大天道之力。

    不然, 就等着像其他系统那样, 带着宿主穿越各位面时空,还有十分大的频率遭遇各方位面世界小天道颁布的奇葩任务呢。

    说到奇葩任务,438突然想起来到此方位面世界之时,此方位面世界的小天道暗搓搓的跟自己提‘作为潘金莲,不能太nb,最好按照原本轨迹走’的话语。

    438沉默了,就他家宿主的性格,438有预感自己一旦说了,凭借着作精本色的宿主一定会把此方位面世界闹得天翻地覆。

    可不说……438又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系统应该做的,所以犹犹豫豫,438就把此方位面世界小天道说的狗话说了出来。如438猜测的那样,颜盈一阵阴阳怪气的冷笑。

    “顺着原本轨迹走?脑子有问题吧。上个位面世界的小天道虽然挺不走寻常路的,好歹没有脑残成这样儿,潘金莲杀夫和西门庆勾搭成奸,自甘下贱的确可恨。可俗话说得好,可恨之人必有可悯之处,如果不是那高老爷恼羞成怒于自己的淫|欲没有满足,仗着有潘金莲的卖身契,以羞辱的方式倒赔妆奁把潘金莲嫁给武大郎,潘金莲会破碗破摔,成了千古第一淫|妇?”

    还t尽量顺着原本故事脉络走向去,那岂不是……

    当初她穿越成抛夫弃子的聂人王妻子,都没有按照原本的故事脉络走下去。如今好歹有了肆意的资本,一个脑残小天道建议,她是不听呢,还是不听。

    “看来还是成为太后,执掌大宋来得爽一点。”颜盈带上帷幔,将出色的容颜遮掩住。“438,你去找脑残好好谈一谈,不然我不介意提前让《水浒传》剧中。”

    438:“好的,宿主,小的马上找此方位面世界的小天道沟通。”

    438飞速的神隐,可见438还是挺明白颜盈这个人的。

    颜盈满意一笑,轻启红唇道。“那么,目标大宋皇宫。”

    颜盈慢悠悠的骑着小毛驴,继续在官道上走着。过了一会儿,官道上慢慢驶来一辆马车。颜盈牵着小毛驴退到了芳草萋萋的官道旁,刹那间,尘土飞扬,好在戴了帷幔,不然得一脸的灰尘。

    颜盈依然连‘呸’数声,没有大户人家副小姐那种装模作样的端庄做派,倒有江湖儿女的不拘小节。

    “人参啊,真他么苦,不过马车上那人,面无白须,应该是宫里的公公,如此‘低调’返京,怕是又要扰民了。”

    颜盈看似伸手从衣袖里,实则从十平方米的空间里摸出,后世大面积种植几十块钱就能买一根的人参啃了一口。淡淡的苦味儿弥漫口腔,惹得颜盈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她在思考问题,究竟该怎么做,才能成为太后执掌乾坤。

    潘金莲生于宋哲宗元符元年(公元1098年),卒于宋徽宗宣和二年(公元1120年),只活了二十二年。如今十六,比《水浒传》描绘的早了四年脱离高家。

    对于颜盈来说,这点很解气,更解气的是要到卖身契的骚操作,成功让高老爷、李夫人夫妻俩反目成仇,那两口子说不得闹得不可开交,已经和离了。

    如今公元1114年,也就是北宋政和四年,在位的是那位正业书画家,副业皇帝的宋徽宗,现年三十二岁,还称得上年轻有为。在他治下,呸,在大宋官员的治理下,以开封府为范围的北地很是繁华,汴河两岸数不清的画舫停靠,好不繁华热闹。

    可熟知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份热闹奢靡的繁华是虚假的。公元1127年,金朝南下攻取北宋首都东京,掳走徽、钦二帝以及无数官宦人家,史称靖康之难。国祚被蹂|躏,大好河山生灵涂炭,无数人家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颜盈小时候作为拖油瓶被嫁人的堂姐带到季家,和季言之算是标准的青梅竹马,除亲情之外的感情全没有培养出来,并不代表兄妹俩的感情不好。相反感情极好,这就造成了颜盈的性格从某些方面来讲,和季言之很相似。

    比如说愤青这点。

    不身处其中也就罢了,可一旦身处其中,明明知晓再有十多年,大宋便会被金朝铁骑狠狠蹂|躏一番,汉人的脊梁骨再次被打弯,直到明朝建立才算又一次立起。如果不利用自己所会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颜盈总会感觉到意难平。

    可要怎么做呢?

    这一辈子的她,出身不好,又不想和那一群落草为寇的地痞流氓掺和。

    说是梁山好汉,可事实上除了少数几个,其他的哪个不是气性上头,就对普通老百姓喊打喊杀。

    比如说鲁智深……

    一个劫富济贫,就暴露了诸多问题。

    进宫,利用宋徽宗的人性弱点,先将后宫纳入掌控之中,然后以后宫反掌控朝臣,反正……

    等等,好像宋徽宗遭遇靖康之难,和他倒霉儿子、后宫嫔妃、儿女们一起被金朝俘虏之后,又活了好几年。这么说来,要想母凭子贵登上太后之位进而垂帘听政左右朝纲,还得细细谋划。

    “烦,真烦。为什么包青天大大,这个时候早就跑到地府任职阎罗王了,要是他在,我非……唔,御猫展昭挺不错的,可惜没这个福分。”

    包青天包拯出生公元999年,卒于公元1027年。如今都公元1114年了,她上哪儿去瞻仰包青天的容颜,还不如趁早洗洗睡了,魂游地府来得快一点。

    颜盈叹息,接着继续像个不不拘小节的江湖儿女,翻身骑上小毛驴。

    “得儿驾~~”

    颜盈扬着小马鞭,驱使小毛驴往前走的时候,又哼起了歌儿。

    这回没再哼记不太清楚的《得意的笑》,而是苏轼的《水调个头:明月几时有》。和无缘得见的包大大一样,苏大大公元1101元,也就是十一年前就去世了。

    留下的诗词歌赋倒是广为流传,像《水调个头:明月几时有》,一经流传,就广受秦淮两岸青楼画舫中姐儿们的喜爱。

    不过颜盈哼唱的调儿,却是后世改编的,有后世元素,如果有外人听到,定然觉得调儿新奇有趣。只可惜现在没人,官道上偶尔有行人路过,都是行色匆匆,哪像颜盈这样一边‘赶路’,一边还要分神思考人生,思考未来何去何从。

    颜盈其实是个很现实的女人,这种现实不是指她寡情薄意,而是说颜盈会根据实际情况来调整自己,俗称有多大的本事吃多大碗的饭。

    力所能及的事情会去做,超出自己范围之类的,不好意思,咸鱼季的思维深深的影响了颜盈,再加上颜盈她脑壳,不是,是神魂有缺,连纠缠很深的前男友都忘得一干二净,你让颜盈怎么整?还不如学习咸鱼季的咸鱼精神,愤青可以有,但要讲究一条最实际,最符合自己本身实力的路走。

    不过哼着哼着歌儿,颜盈又转念想,要是季言之身处北宋末年该怎么选择。

    依着季言之的性格,十有**会根据自己所穿原主身份做调整,比如皇子会争取当皇帝,以天子之尊执掌乾坤改变这个世界;比如平民百姓,又有两种不同的选择。要吗为权臣良相借君王之首改变朝廷,要吗落草为寇,草根逆袭成开国之君。

    这是颜盈依着季言之的性格分析,揣测季言之来到北宋末年会干什么。而同理类推,想要改变世界至少和谐靖康之难的颜盈,左右揣测分析后,发现自己好像只剩下挟子以治天下这条路走了。

    “总不能让创造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赵构捡了便宜,再次当上南宋的开国之君吧。”颜盈停止哼曲儿,转而小小声的呢喃。“别的不说,赵构这狗东西,为了皇位稳固,可是伙同秦桧害了岳飞的。”

    原本凭借着岳飞的骁勇善战,岳飞已经要打败金朝,迎接被俘虏的二帝,结果赵构害怕二帝回来后和他争权夺利,直接暗示秦桧以莫须有之最,千刀万剐了岳飞。

    秦桧因此倒是落下了千古骂名,但作为熟知这段历史的种花人,哪怕又不厌恶赵构这小子。这是什么王八玩意儿,有他当皇帝,怪不得南宋基本都成了没骨头的软蛋儿。

    所以越想越琢磨,颜盈就越坚定了要跑去后宫混成‘一代妖后’的想法。

    颜盈继续骑着小毛驴往开封府(又称汴京)走,哪怕打定了主意,颜盈都没有加快速度,而是利用骑着小毛驴慢慢赶路的机会,将所练武功融会贯通。

    她先前的猜测还是挺靠谱的,托那双变异已经烙印进神魂的真实之眼的福,有关魅惑、催眠之类的,颜盈和蛊术一样,上手特别的快。勤加练习后,只要颜盈想,她就可以凭借那双眼睛魅惑天下。

    不得不说,这冥冥之中的选择,简直对未来的布局太有利了。

    明白了这点,真的让颜盈的心情变得好好。不由自主的又放慢了速度,比原计划还要慢上半个来月,才慢悠悠的抵达开封府。

    这时候,颜盈身上大概有几十万两银子。那是沿着官道前来开封府的途中真打家劫舍搞来的银子,和梁山好汉们不一样的是,颜盈没有只盯着富绅薅羊毛,而是上了本本的贪官污吏家里的私库都被颜盈选择性的光顾了。

    不多,就每个狗大户万八千两银子。不会太影响狗大户的奢靡生活,但却让狗大户们觉得丢了面子,开始纷纷张贴告示抓贼,并且还把颜盈形容成了身高八尺,有铜头铁臂的壮汉。

    颜盈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错,自己最多易容遮掩了一下容貌,怎么就成了旁人口中五大三粗,还身高八尺的壮汉?

    不过,壮汉就壮汉吧,这样还免了颜盈进一步的伪装。不然,颜盈的心情咋一路上都保持得那么好。

    这不,抵达开封府的第一晚上,颜盈直接住进城里一家久负盛名的客栈里面,就开始兴奋的数银子。

    不知道是不是颜盈将多余银子丢在空间的缘故还是古铜镜又开始自主修复,反正托这个举动的福,那与神魂绑定的古铜镜所带的空间又扩充了五平方米,现在横竖上下左右总共十五平方米的空间,虽然赶不上季言之那浩瀚如星球的神魂空间,但最起码足够目前只称得上伪大佬的颜盈使用了。

    “嗯,论爽,还是数银子爽。”

    颜盈又把一锭锭圆润的银子,挨个数了一个遍,这才心满意足的将大多数的银子都塞进空间里,只留下一些散碎银两和小额数的银票,好供未来几日的花销。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颜盈打算接下来的几日,就住在客栈,好应对随后会到来的宫女采选。这是颜盈的运气,也是颜盈的不幸。只能说时也命也,活该颜盈要到大宋宫廷走一遭。

    为什么这么说,主要是宋代的选秀与其他朝代不同。

    本来,宋朝选秀,都是从良家子(平民人家)里面选拔嫔妃、宫女充盈后宫。可是自真宗朝和仁宗朝开始,往后的宋帝都好风流,导致后宫嫔妃、宫娥人数越发臃肿。偏偏喜新厌旧是宋朝君王的标配,一次次的,一年年的频繁,大规模采选民女充盈后宫,让百姓们苦不堪扰,到后来干脆就放任某种承包制。

    比如说允许有身份的宫女从宫外采买小女孩做自己的“私身”,帮自己干活,相当于有编制的人可以自己招纳临时工,更放任嫔妃给官家进献自己的“养女”,形成嫔妃预备队。

    可以说宋朝的‘私身’‘养女’等规定,简直就是奇葩中的佼佼者。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对颜盈特别有利。要知道现在的颜盈,不过是才恢复自由身不久的良家子,还是那种宁愿父母双亡,也不愿提起家乡在哪儿的良家子,在任何‘广选天下淑女充盈后宫’的选秀活动中,典型的除了美貌一无所有。

    “睡觉吧,明儿先用假路引办个假籍贯。”

    颜盈放好钱袋,褪去衣物,只着里衣躺在床铺上,说是睡觉,却了无睡意,还在想如今大宋,叫潘金莲的有多少人。就算人不多,颜盈也没打算改名字。

    毕竟就她那个脾气,原主潘金莲能存在的证明,好像就只剩下名字了。

    “……然后再找机会,最好以‘嫔妃养女’的身份直接加入嫔妃预备役的队伍。”

    至于走李师师的路线,先成为一代名妓再让宋徽宗成为入幕之宾什么的,恕颜盈敬谢不敏。很现实的问题,但凡李师师的身份过得去,不是娼籍出生而是婢女,依着宋徽宗于女色上百无禁忌,能不进宫为妃吗?

    不过好像,《水浒传》里记载了浪子燕青的红颜知己是李师师,为了燕青,李师师才不愿入宫伺候官家(宋徽宗)的。

    “算了算了,乱七八糟的,暂时别想了。明儿早起,把该办的事情都办了吧。”

    这么说着,颜盈直接阖上眼目,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进入了梦乡。又是一夜无梦,第二天一早,客栈外边的巷子就开始人来人往。沿街叫卖的货郎早早的担着货物,开始叫卖。

    颜盈起来,让店小二打来热水,梳洗打扮一番,就带着帷幔出了客栈。先去找那些个靠贩卖假路引,帮人办理户籍证明的小官吏,以清河柳镇沙枣村潘姓娘子的身份,在开封府落户。

    这一过程只是繁琐并不麻烦,只要钱给够一切都好说。颜盈大概花费了一千多两,就将新的身份办理好了。还叫潘金莲,却不再是那在高家被高老爷窥探,日子过得胆颤又心惊,唯恐哪天避之不及的时候就被糟|蹋了的小婢女,而是……

    做好这些,已经好几天过去。另外一边,在颜盈有意无意的算计下,颜盈没有以嫔妃‘养女’或宫女‘私身’的身份进宫,而是真真切切被颇得圣宠的童贯收为义女,接到了童府暂住。

    潘金莲本身姿色不俗,长得眉目如画,冰肌玉骨,是不可多见的美人儿。而有了颜盈神魂加持,再加上那双妩媚、充满了诱惑能力的狐狸招子,只要认认真真想勾引某个人,那必然是手到擒来。

    当然了,颜盈可没有勾引童贯。只是事先打听到童贯的日常作息,在童贯陪着宋徽宗这不把皇帝当正业而把书画当成正业的官家,出宫陶冶情操的时候,带着帷幔,以最小清新的方式出现,惹得宋徽宗那颗永远都在骚动的文青心,焕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这还是颜盈没有摘下帽幔的情况,帽幔一摘下,宋徽宗直接看傻了眼儿,随后就实行了君王蛮横的权利,让童贯打听颜盈的身份。

    要知道童贯之所以会上位,颇受宋徽宗宠幸,最重要的一个在于他善于揣摩圣意。何况宋徽宗表现出来的痴呆样儿,太过明显,傻子才会不明白宋徽宗这是那颗永远在骚动的少年心,产生了暗恋般的情感。

    作为好狗,童贯肯定宋徽宗一说就立马执行啊。很快就查明了颜盈的身份,当然真身份、假身份,两个身份都查到了。

    童贯当即脑子灵光一动,以颜盈‘父母双亡,甚是怜惜’为由,将颜盈认作义女,接到了童府暂住。

    之所以用‘暂住’童府来形容颜盈目前的处境,在于童贯明白颜盈在童府住不了多久就会被宋徽宗大张旗鼓的接进宫。所以童贯发扬了自己能说会道的本事,将颜盈说成了父母双去世,刚刚守孝期满的可怜女子

    宋徽宗一听,那颗永远都在骚动的少男心啊,当即满腔怜惜。

    而满腔怜惜之下,宋徽宗居然当夜就爬宫墙,偷偷摸摸的到童贯府上看望身世可怜的‘初恋’。不过由于行为太过鬼|祟,以至于半夜起来小解的颜盈差点就用刀子把宋徽宗扎了个桃花朵朵开。

    “官家爱好真是特别。”

    特别的油腻,简直超乎了她对皇帝这职业的想象。

    颜盈暗地里狂翻白眼,又道。“倒是让小女子大吃一惊。”

    宋徽宗咧嘴一笑,可先前那白斩鸡的形象太深入人心,颜盈根本就hold不住,干脆就又道。“听说官家善书画,可否为小女子作一副画。”

    宋徽宗一听顿时来了兴致,赶紧就叫童贯准备笔墨纸砚,他好画仕女吟春图。

    宋徽宗平日里惯爱出宫,到童贯府上小坐,因此童贯府上别的不说,最多的便是笔墨纸砚。宋徽宗一吩咐,哪怕三更半夜,就有奴婢捧着笔墨纸砚鱼贯进了桃花苑。

    宋徽宗接过,当即挥墨下笔入神,很快充满山水写意、偏古韵的仕女吟春图就现了轮廓。仔细一瞧,却是以颜盈为形画的仕女吟春图,韵味十足却并没有将颜盈的美,完完全全的展现出来。

    “很美。”颜盈真心赞叹道:“官家果然如世人所说,书画皆为一流。”

    小心收藏好,以后要是再穿越到都市位面,卖一副就可以一辈子吃穿不愁了。毕竟这是作为作画巨人,治国侏儒的宋徽宗所作,在后世可称得上价值连城。

    “朕善绘画,不知金莲娘子可善丹青。”宋徽宗心情极好,那犬马声色养成的轻佻开始发挥油腻的作用,开始凑到颜盈跟前,一为卖弄,二自然就为揩油了。

    颜盈心中嗤笑一番,面上却道:“小女子生父乃是秀才,家中又只有小女子这么一个女儿,小女子自然是学过琴棋书画。”

    这自然是谎话,可在场唯二知晓的童贯,又怎么会揭穿。

    童贯忙道:“金莲娘子是地地道道的才女,奴婢见猎心喜忍不住就收了金莲娘子做义女。”

    宋徽宗摆手,哪会介意这种事情。忙借着讨论书画的名义,再次凑到颜盈跟前聊诗词歌赋。

    该说男人就是贱呢,特别是像宋徽宗这种声色犬马、糜烂生活过惯了的男人,哪里见过像颜盈这种把欲拒还迎玩得炉火纯青的坏女人。几句假意奉承,几句清纯不做作的拒绝,就让宋徽宗如同迷了心窍一般,整天魂不守舍。平日里不管是上朝还是跑后宫待着,都一副长吁短叹,情深不寿的模样儿。

    如此失态,不光惹得后宫嫔妃们牙酸,就连太后都忍不住招估计又犯了文青毛病的宋徽宗,到常宁宫进行一场母子之间的谈心。

    而对于太后的关怀,宋徽宗还能怎么着。自然是对着太后,将自己的单相思,用极其文艺的方式,夸张无比的说了出来。

    太后:“……”

    本身出自良家子,很少有通书墨的(在宋好像青楼画舫女子都精通琴棋书画),对于宋徽宗以歌颂巫山神女的口吻述说自己的心事,老实讲,太后她听不懂。只得等宋徽宗长吁短叹说完,才斟酌词汇说话。

    太后:“皇帝喜欢,宣那叫潘金莲的良家子进宫侍奉就是,何苦整日闷闷不乐。”

    宋徽宗闻言心中一喜,连忙道:“母后,朕只是在想,该给金莲娘子什么份位,才不会委屈了金莲娘子。”

    太后:“……”

    “皇帝想给那……金莲娘子什么份位。”太后提醒道:“要是给高了,怕是后宫会有波澜。”

    宋徽宗却是不以为然。他就是那种标准爱欲其生,恨欲……抛之脑后的性格,现在被颜盈那双狐狸招子魅惑住了,自然就恨不得将一切都捧到面前,任由颜盈挑挑拣拣。

    “母后,朕知晓。可朕……”宋徽宗将文青表现得淋漓尽致。“可朕真的是第一次对一位小娘子一见钟情。朕觉得金莲娘子是按照朕喜好来涨的,每一处哪怕头发丝儿,朕都甚为喜欢。”

    太后:“……”

    莫名想到显恭王皇后死了,宋徽宗看似悲痛却依然声色犬马、风流潇洒的做派,太后突然觉得那潘金莲翻不出什么花样儿,就勉强同意,由着宋徽宗要以高位嫔妃之礼迎潘金莲进宫。

    至此,宋徽宗算是心满意足。

    随后从太后所住的常宁宫出来,立即就挥墨亲笔写下册封潘金莲为贵妃的圣旨。

    可以说这册封为贵妃的圣旨,在颜盈意料之中却在童贯的预料之外。童贯原本想着,最多妃以下的贵仪或淑仪、婉仪、顺仪,毕竟宋朝后宫的显著特色是无定位,由初级开始,随宠遇增长,不断晋级。

    像明达皇后刘氏出生卑微,因买通宦官得入天子耳,一朝入宫,只是小小的才人,随后因为曲意奉承才一步步从小小才人坐到了皇后之位,成了宋徽宗第三任皇后。

    去年刚死,如今后位空悬。等于说颜盈一进宫便是地位最高的,在宫里其他人皆为妃子的情况下,贵妃等同于副后。

    对此,颜盈却不是很满意。

    “贵妃,看来还得加把力才是。不然宋徽宗三任皇后都生育了儿子,那我身为贵妃生下的儿子,不是处于劣势吗?”颜盈呢喃着自言自语,原本没打算会得到回答,结果却听到意识海洋中传来438闷闷的声音。

    “亲爱的宿主,你怎么会觉得你一定能生儿子,万一要是女儿呢?”

    颜盈:“那就继续生。”

    438:说得好有道理,他竟然无言以对。

    438:“根据正史记载,明达皇后刘氏生前只坐到了贵妃位置,皇后之位是死后宋徽宗追封的。第二任皇后显肃郑皇后靖康之难后,和宋徽宗一起被俘金国。根据本统的分析,此方位面世界掺和了《水浒传》……”

    颜盈:“……438,你去找了此方位面世界的小天道,怎么回来以后,一副好像失智儿童的口吻?怎么被奇葩智障感染了。”

    438:……

    嘤嘤嘤,委屈满满的哭了起来。

    谁t被感染成了奇葩智障,奇葩智障明明是此方位面世界的小天道好吧。

    颜盈明知故问:“怎么,沟通不顺利?”

    438:不是沟通不顺利,而是十分顺利。

    438简直郁闷死了,焉儿吧唧的道:“宿主,反正有上古神物古铜镜在呢,此方位面世界的小天道最多口嗨,强加的意志影响不了宿主的。以后宿主,我们把此方位面世界的小天道无视就成。”

    颜盈:“哦。那么继续上个话题。438,你是不是忘了我现在的身份,潘金莲,没掺和《水浒传》的故事,那就有鬼了。”

    438:“宿主,我先前意思是说,为什么不放任靖康之难发生?如果发生靖康之难,依着宿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必然能够保全自己和孩子,宋高宗赵构算是当时唯一落网没被俘的太子,才会被逃脱靖康之难的臣子们拥立为天子。所以,在我的推算下,让靖康之难顺利发生,才是对宿主最有利的。”

    “滚,你这个不懂人心的死三八。”颜盈这回真的生气了,语气很不好的道。“你一个破系统知道什么,对于每一个种花人来说,靖康之难是不可磨灭的伤痛。我有机会阻止,却仅仅为了争权夺利,就放任它发生,那我还算快穿大佬吗?”

    都决定走女强路线了,任由靖康之难发生什么鬼?任由靖康之难发生对她最有利又怎么着,反正不管穿越多少世都忘不了种花魂的颜盈,是不会这么做的。

    “知道吗?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更加其乐无穷。相信换做我哥,都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

    颜盈极其自然的提起了季言之,让438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我是没有人心,可是宿主,没有人心的438还是要提醒你一句。有时候命运是人力无法抗拒的。”

    颜盈笑笑:“如果付出了全力,还是不能扭转乾坤,那么我认了。”

    如果颜盈做出一番努力,依然无法阻止靖康之难的发生,那么暂且听天命尽人事又如何。最起码靖康之难发生,宋徽宗、宋钦宗和无数妇孺被俘金朝,颜盈不会像宋高宗赵构一样,为了底下位置稳固,就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在大军已经兵临金国城池的情况下,连下十二道金牌,命令大军班师回朝。
《[快穿]听说我是坏女人!》相关推荐:全职艺术家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狼与兄弟首辅娇娘透视医圣我只会拍烂片啊天官赐福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逍遥兵王我和女神老婆的荒岛生涯最豪赘婿免费阅读全文NBA之开局全明星系统战神:开局就离婚夜的第9章神医天师,有个祖传复合系统重生之最强崛起穿书八零:女配福妻超飒哒我的逆袭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