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嫡女不善:楚楚这厢无礼了TXT下载 > 嫡女不善:楚楚这厢无礼了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杀害公主是死罪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百七十八章 杀害公主是死罪


    “公主!还不快放了我妹妹!”

    云烨气还没喘匀,就朝平遥公主大喝一声。

    云楚忱无语。

    她大哥大概是话本子看多了。

    他难道不知道这句本就是一句空话吗?

    还是这句开场白说出来更吉利一些?

    她开口打断云烨道:“大哥,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云烨见她似乎没受伤,放心了几分,答道:“就是你让魏大姑娘找的《千里饿殍图》。”

    魏轻轻去风澜院找春芜要了画之后,便打算去找晋亭,出门碰见云烨说起事情原委,云烨便骑马带着魏轻轻去找晋亭,但晋亭不知道去了哪里,二人担忧云楚忱,便给晋府留了消息,先一步赶回了洪福寺。

    原本山下有平遥公主的埋伏,但魏轻轻手无缚鸡之力,云烨那点功夫也不够看。

    埋伏的人压根没将他们放在眼里,便没阻拦。

    要不然这两个都没法活着跑到这里。

    这边平遥公主听见《千里饿殍图》几个字,瞳仁一缩。

    云楚忱见了一笑:“公主殿下可否知道这幅画?”

    “这幅画怎么在你手上?”既然云楚忱让魏轻轻拿这幅画过来,必定是知道她在找这幅画。

    云楚忱微微挑眉:“看来公主殿下果真需要这幅画,不知道能不能用这幅画换我一条小命?”

    平遥公主笑的冰冷,“这幅画,既然拿到了本公主面前,本公主自然没有不要的道理。但你的命,本公主也要定了!”

    平遥公主从来都是心狠手辣的主,送上门来的肉没有理由不咬上一口。

    宣永候府跟英国公府她都用不着放在眼里。

    即便杀了云楚忱和魏轻轻,又能怎么样?

    听她这样说,包围众人的护卫唰的抽出长刀,只等平遥公主一声令下,云楚忱就要脑袋搬家。

    “公主!”

    魏轻轻上前一步,平遥公主转头看向她。

    魏轻轻看着平遥公主的眼神有些打怵,但还是咬牙说道:“公主,我愿意替她,你收了我的命,放了楚楚吧!”

    众人惊讶的朝她看过去,平遥公主更是意外,“你说什么?”

    “我愿意替她死,求公主放人。”

    平遥公主看着魏轻轻,沉默片刻,突然抑制不住的大笑起来,“多日不见,你的胆子倒是大了不少,难道在本公主身边的那些日子,你都忘了?”

    魏轻轻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脚一软跪倒在地,却仍没有改口,“楚楚是为了帮我才触怒了公主,我不能心安理得的眼睁睁看着她送命。”

    虽然云楚忱与平遥公主早就对立,但冲突由暗转明,的确是从她帮助魏轻轻脱身开始。

    平遥公主冷笑一声,“你的命值什么?本公主压根不稀罕。”

    魏轻轻神色惨然,膝行着往平遥公主跟前去。

    云楚忱见状一皱眉:“轻轻,你干什么,快回去!”

    魏轻轻却不理会,一路爬到平遥公主脚下。

    平遥公主见惯了她的软弱,竟然没有阻拦她的靠近,只居高临下又满是得意的看着她。

    魏轻轻捉住平遥公主的裙角,继续卑微的哀求,“公主殿下,求求你放了楚楚,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平遥公主轻蔑的抬起脚踢翻魏轻轻,一脚踩在她的脸上。

    “轻轻!”云楚忱惊呼。

    平遥公主勾唇看了云楚忱一眼,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心情愉悦的蹲下身,欣赏着魏轻轻的狼狈,“你对本公主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况且你的贱命,本公主想要便要,随时都能取。你又何必自取其辱呢?”

    魏轻轻屈辱的咬唇,闭了闭眼睛,眼泪从她的眼角流出,“公主殿下,只要公主放了楚楚,我愿这辈子都呆在公主身边,为奴为婢!就像……就像之前那样,随公主处置!”

    平遥公主眉毛一挑,来了兴趣:“哦?你竟能为了她做到这个地步?云楚忱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她顿了顿,说:“本公主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

    魏轻轻嘴唇轻颤,看着她道:“公主请说。”

    平遥公主咯咯一笑,从身旁的侍卫要过一把匕首,说道:“我虽然不能放了云楚忱,但你若能受得住三刀不死,我就放过这里的其他人,如何?”

    “轻轻!不可!”云楚忱太过了解平遥公主的秉性,她不过是在戏耍魏轻轻。

    今日在场众人,平遥公主必定是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除非她死了。

    魏轻轻看了云楚忱一眼,说道:“楚楚,我是个没用的人,虽然不能救你,但能用我的命换这里其他人的命,也值得了,倘若你也活不成,我们就在黄泉路上做个伴。”

    “轻轻!她是骗你的,你……”云楚忱急切的看着她,不想让她枉送了性命,但话才说了一半,眼前突发的情形便让嗓子眼里其余的话都吞了回去!

    魏轻轻在所有人的面前,突然劈手夺过平遥公主手中的匕首,没有半分犹豫,几乎就在眨眼的瞬间,反手扎在了平遥公主的胸前!!!

    “去死吧!你给我去死!!!”

    “你这个贱人!魔鬼,给我去死!”

    事发突然,周围没有一个人做出反应,平遥公主的侍卫如同被施了定身术一般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

    就连平遥公主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直到被魏轻轻冲过来的力道惯出老远,才察觉道胸口的异样!

    再往前几步就是悬崖,但魏轻轻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一路推着平遥公主往前冲了出去!

    “轻轻!快停下!”

    云楚忱方才离二人最近,也最先反应过来,拔腿就追了过去!

    听到云楚忱的喊声,魏轻轻终于在距离悬崖两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此时其他人也都做出了相应的动作。

    魏轻轻看着想要逼近的公主侍卫,厉声道:“别过来!否则我就把她推下去!”

    侍卫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得不停下了动作。

    在场所有人,包括云楚忱都被震住了。

    信儿等人趁机上前,护在了云楚忱周围。

    云烨跟过来,双目圆瞪愣愣的看着魏轻轻,似乎不能理解眼前发生的事。

    魏轻轻浑身颤抖,手中的匕首却捏的紧紧的,她转脸看向平遥公主,狞笑道:“公主殿下是不是没想到,你会死在自己的猎物手里?”

    平遥公主虽然毒辣,但她本身不会任何武功,而魏轻轻因祸得福,现在的身体却是好太多了,从平遥公主手里夺过匕首刺回去堪称轻松。

    但没人觉得她会有这个胆量。

    平遥公主更不会想到,一个自己百般蹂躏过的臭虫会有胆量反抗。

    这让难度降到了最低。

    平遥公主低头看看自己胸口的匕首,又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魏轻轻。

    匕首没有扎中她的心脏,但剧痛已经开始蔓延。

    鲜血顺着伤口渗出,将她衣襟上绣着的牡丹浸染成黑红。

    魏轻轻看着平遥公主失了血色的脸,讽刺道:“想必公主还有许多天大的事要做,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你……你胆敢……”

    平遥公主一开口,鲜血灌入口鼻,让她困难的喘息起来。

    魏轻轻不理会她,转头看向云楚忱,“楚楚,杀害公主是死罪,我已经没有退路,但我不后悔,咱们今生未尽的姐妹缘分,来世再续!”

    “轻轻!”

    云楚忱一怔之下来不及阻止。

    魏轻轻毫不迟疑,半推半抱着虚软无力的平遥公主朝着悬崖一跃而下!

    她刺杀平遥公主的举动无疑是条绝路,还将魏家给坑了,但魏家那种地方,坑了又怎么样?

    唯一就是她娘,不知道大哥会不会念着母子情分帮娘一把。

    应该会吧?

    毕竟娘这辈子都是为了大哥而活的。

    这一瞬间,有无数念头略过脑海,然后她就看见云烨朝她扑了过来,紧紧拽住了她的衣袖。

    魏轻轻睁大眼睛,连自己的香肩被拽的裸露在外都没发现。

    云烨余光一扫,心下一荡,却没时间想太多。

    魏轻轻是为了保护云楚忱才这么做。

    云烨感激她救了自己妹妹的同时也万分佩服这小姑娘的勇气。

    搁在一般男子身上,也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现在见她要与公主同归于尽,云烨心下波澜大起想也不想就纵身一跃去抓魏轻轻。

    只是他力气再大,也止不住两个人下坠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