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真千金有学神空间TXT下载 > 真千金有学神空间 >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您的正文内容已出走, 如需找回,请在晋江文学城订阅本文更多章节  每道题由出题人自选难度,最短五分钟, 最长半小时。

    这个时长限制, 比陆月预计的要长很多。

    然后每个人有三道题错误或超时的机会,超过三道都视为失败。

    第一题由挑战者先出。

    很快第一题发了过来:对任意闭区间i, 用1表示函数y=sx在i上的最大值,若正数a满足(0, a)=2(a, 2a), 则a的值为多少。

    这道题并不难, 陆月猜测对方是想先测一下她的深浅,刚好她也想测一下对方的深浅。

    于是陆月飞速写下答案六分之五π或者十二分之十三π后,又出了一道同等难度的题。

    几道题之后, 大家都知道彼此的深浅了, 开始下手毫不留情。

    王者好大一个城:用z表示全体整数构成的集合, 求所有函数f:z→z,满足对任意整数a和b都有f(2a)+ 2f(b)=f(f(a+b))。

    柯西方程?

    有点意思。

    陆月开始思考。

    比赛中的两个人是看不到跟帖留言的,但是围观的吃瓜群众却能实时看到两个人的进程。

    秦俊语出题后,陆月那边就不动了。

    原本因为陆月突然出现被打脸的某些人开始蠢蠢欲动了。

    “果然,一动真格的, 妖精就现原形了。”

    “靠偷题和作弊得来的第一名, 你不觉得恶心吗?”

    “让oon滚出挑战杯。”

    “人家还没答呢, 嘴下积德。”

    “怎么上面的,你是oon亲属?是不是每次考试都作弊,戳你痛处了?”

    ……

    “哈哈哈哈,oon现在肯定头都薅秃了吧, 用电脑在网上疯狂找答案,然后发现,没有,哈哈哈哈。”

    “君子游戏混进来一个小人,真他妈的恶心。”

    就在群情激愤的时候,oon那边的光标动了。

    由于f(2a)+2f(b)=f(f(a+b)),则a=0,我们得到f(0)+2f(b)=f(f(b))——(1)

    对所有整数b都成立,在(1)中用a+b替代b,得到f(f(a+b))=2f(a+b)+f(0),带回原式得到……

    取a=b+1,我们有……

    即……

    设f(n)=n+q则由原式得……

    显然……

    则满足题意的函数为零函数或者线性函数f(n)=2n+k,其中k为任意常数。

    oon短暂的沉默之后,答题一气呵成,一个字母的修改都没有。

    吃瓜群众齐齐喝彩。

    原来要求oon滚出挑战杯的人这会儿突然没声了。

    “所以oon刚才没答题是去写草稿了吗?”

    “什么草稿,上面的,你清醒一点,这才多少时间,二十秒不到,草稿也写不完啊,我估摸着她是在脑海里构思出了完成的答题步骤这才动笔。”

    “可怕,太可怕了。”

    “咦?刚才那些骂人的呢?”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问。

    “咋?知道自己错了,不敢出来了?”

    “我怎么错了?你敢说她不是找了枪手?要不然她能寂寂无名到现在?”

    oon本来就是突然冒出来的,这会儿有人这么一怀疑,那看热闹的人也不敢说啥了。

    是啊,要是真的这么厉害,怎么可能这么多所高中,问遍了认识的人没有一个听说过这个oon?

    才华能掩盖的这么干净吗?

    “测试卷考满分,用最短时间,这得花费多少心力去准备,结果,拿了第一一周多不出现,要不是咱们去教务处投诉,这个oon知道自己祸闯大了,她会出来吗?”

    “我看她原本只是想哗众取宠,没想到哗众过了头,引发了大关注,又怕被人揭穿,消失的这一周多就是去找枪手了。”

    “你神经病啊,有这么厉害的人物,人家干啥不好,给她当枪手?”

    “咱们整个市的高中,厉害到这个程度的谁不认识,你说谁会去当这个枪手?”

    “也许是外市的呢?天下高手那么多,你都能认识啊!”

    “呵呵,她要不是找了枪手,我直播吃屎。”

    “dzz”

    ……

    “别吵了,秦哥错了一题。”

    这会儿沉迷在争吵中的大家才将注意力重新投入到了比赛当中。

    果然,秦俊语错了一题。

    几何空间,秦俊语的弱点。

    “阴险。”

    “阴险你个der啊,公平竞争,难不成因为你秦哥几何空间弱就不准别人出几何题了?”

    “我秦哥弱点众所周知,那这个oon呢?谁知道她弱点?”

    “也许人家没弱点呢?”

    “天下怎么可能有人没弱点?”

    “怎么?你看不起原神啊!”

    一提原神,那个蹦跶的最欢的黑子不动了。

    秦俊语错了一题,然后轮到他出题,然后是oon。

    没想到oon又出了一道几何空间题。

    那个黑子又冒头骂了一句:“卑鄙。”

    “呸,怎么每一层都有你?能不能你让大家安安静静的看两位大神秀。”

    “呵呵,大神,她配吗?”

    “滚!管理员。”

    “人家不配,你配,你配个钥匙!”

    这一题秦俊语又错了。

    这样算下来已经错了两题了。

    但是oon却连一个失误也没有。

    说实在话,一路走下来,两个小时了,秦俊语各种类型的题也出了一个遍,确实找不到oon的弱点。

    而且随着oon不断的出几何空间题,他有一种十分微妙的奇特感觉。

    感觉自己好像在被辅导。

    oon出的几何空间题难度越来越低。

    直到突然转换出题方式,他又错了。

    三道题已错,挑战失败。

    小喇叭滴滴的公告:王者·好大一个城挑战王者·oon失败,巅峰对决,胜败皆荣,希望大家在往后的学习中越来越优秀。

    陆月伸了伸懒腰,果然现在比刚才拉小提琴的时候好多了。

    任务赶紧结束吧,她对小提琴快tsd了。

    这时,陆月这边弹出来一个弹窗,是好大一个城的好友申请。

    陆月果断点了拒绝。

    她暂时还不希望让郝城知道她在三中,原因无他,郝城真的太呱噪,太事无巨细的啰嗦了。

    她实在是受不了。

    等以后有机会再相认吧。

    “真是一个冷漠又神秘的女人,连个好友都不肯加。”

    秦俊语趴在桌子上,长吁短叹,退出挑战界面,这才看到留言下面的恶意。

    越看越恶心,越看越觉得过分。

    毕竟,小提琴和数学不一样。

    小提琴和她曾经学过的格斗才是一类。

    这一类无论在空间内如何奋发图强的学习,最终也只是灵魂在学习。

    必须在真实的世界不断重复练习才有可能成功。

    “给你就给你,看你那副穷养,才五百万就急成这个样子。”

    路白霜念完账户名和三道密码,见陆月不为所动,“喂,你不拿笔写下来吗?”

    陆月将账户名和密码重复了一遍。

    路白霜瞪大了眼睛。

    “我的记忆力很好。”陆月笑:“而且小公主,生意没有你这么做的,你连试都没试一下就付全款了。万一我五音不全呢?”

    路白霜的大眼睛瞪的更大了,“你你你,那你先忘记密码,等开始学习我确定你能力后再告诉你。”

    陆月伸出一根手指在路白霜面前摇了摇,“来不及了哦,我已经记下来了。”

    “你无赖!”

    眼看小姑娘快哭了,陆月不逗她了,“好了,我不是五音不全,也会努力,但是结果我不能保证。”

    “那……你必须百分百,不!百分之一千的努力。”

    “看心情喽。”

    “你!你欺负人!”

    陆月笑了笑,一把搂住路白霜的肩膀,“走吧,小公主,我们去找一把能用的小提琴。”

    “哼!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

    ……

    两个人去空间内的音乐室借了一把小提琴。

    路白霜一摸到小提琴,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看得出,她是真心喜欢小提琴。

    路白霜细致温柔的抚摸着琴身,许久,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扬起下巴对陆月说道:“我先拉一曲,你先体会体会。”

    陆月伸出手,“请。”

    “哼!”

    路白霜将小提琴放在肩膀上,瞬间,傲娇的大小姐消失了,转而变成了一位优雅的演奏者。

    路白霜拉的德国作曲家舒曼的《梦幻曲》,难度并不高,但是极具有感染力。

    山川大河,星河遥远,梦幻瑰丽都出现在孩子的梦中。

    不过,这种艺术性的东西对于陆月而言,丝毫感觉不到。

    她只是在纯粹的分析和记忆。

    分析路白霜的动作,例如持琴,路白霜左手抬高是与颈部在同一水平线上,手在身体左前方四十五度,例如小提琴的另一头卡在锁骨上,并没有碰到虎口。

    而记忆就只是单纯的在记路白霜上一个动作和下一个动作分别都进行到了哪里。

    然后一曲结束。

    路白霜渴望的看向陆月,希望能从她眼睛里看惊艳和折服。

    惊艳于她的琴声,折服于小提琴的魅力。

    可惜陆月的眼睛里只有理性的判断。

    路白霜有些失望,把小提琴递给陆月,“让我看看你的基础。”

    陆月接过小提琴,开始学着路白霜的动作和角度持琴持弓。

    然后,流畅的音乐缓慢的出现在练琴室内。

    路白霜瞬间惊诧于陆月强大的学习能力。

    她不是看不出陆月是在模仿她。

    但是模仿的如此流畅,如此相像,就像是看另一个自己一样就太可怕了。

    陆月的观察力计算力还有身体的控制力真的太绝了。

    如果,不是音乐拉的毫无感情以及魅力的话,她会更惊艳。

    一曲结束,陆月问道:“我的水平行吗?”

    “咳咳。”路白霜问道:“你以前学过。”

    陆月:“今生第一次。”

    路白霜:“……”

    好吧,她现在理解sylvie嫉妒的心情了。

    真的,努力在天赋面前简直一文不值。

    更可怕的是,她已经自认为是天才了还有人比她更天才!

    路白霜在陆月疑惑的眼神下,努力镇定说道:“我现在从头开始教你。”

    两天后。

    陆月还在空间孜孜不倦的练习,丝毫没有放弃的念头,也没有出过空间一次。

    但是路白霜真的快崩溃了。

    她是真的真的真的想放弃了。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陆月确实如同栖息地的人所传说的那样天才,记忆力分析力学习力都是顶尖中的顶尖的。

    48小时不间断的学习能顶得上别人一年的。

    可是啊。

    可是啊!

    毫无感情!

    毫无灵魂!

    陆月拉的曲子就像是设定好了程序的机器拉的,不管她怎么费尽口舌的启发,不管她怎么努力的想要陆月去想象曲子里的意境,去体会星河璀璨,山川壮阔,童梦稚趣,哀怨缠绵,这些感情,陆月通通都理解不了!

    音乐这种东西技术很重要,可是打动人心的感染力才是最重要的啊。

    冷冰冰的音乐算什么音乐?

    啊——

    路白霜仰望苍天,薅的自己头发都快秃了。

    陆月沉默的看着小提琴,她也很无奈啊,技法都学会了呀。

    她原来不懂五线谱,现在五线谱也会看了呀。

    感情这种事,她也控制不了啊。

    陆月:“……”

    这话听起来有点像渣男。

    最终的最终,陆月只好说先从空间出去好好练习,再领会感情。

    路白霜也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了。

    陆月从空间出来,身体只是微微有些疲惫,还好。

    她站起来,想象着手里有一把小提琴,放在肩头,按照路白霜教的在拉。

    不得不说,虽然她确实已经练习了很久,但是用自己的身体去操作和用灵魂相比,仍旧有很大的陌生感。

    如果真的拿着小提琴,这种陌生感恐怕会更重。

    就像当初学习实战格斗时一样。

    练了一会儿,尽量减少了陌生感,陆月拿出电脑,登陆海外账户,输入密码,果然看到了路白霜存在里面的零花钱,五百万欧元。

    陆月果断将这笔钱转入了姑姑带她办理的存折内。

    现在存折内的钱按照人民币算已经有八千三百多万了。

    照例,陆月给老家的工厂打了一笔钱。

    对方收到这笔钱后,会将其中一部分以奖金或者涨工资的形式每个月发给姑父。

    其实很小的时候她就能通过空间和其他一些方式赚钱了。

    只是虽然领养她之后,姑姑姑父家生活一度十分拮据,但是他们怎么也不肯要她兼职赚来的钱,他们觉得那是她的。

    而通过空间赚的钱,她又没办法解释,于是只能用这种方式帮助姑姑家改善生活。

    做完一切,陆月还打电话给姑姑姑父他们说了一下第一天开学的情况,姑姑知道郝城也在三中,还说要把给陆月寄的干货多寄一份给郝城,等聊完看看时间都晚上十一点过了,陆月洗漱后,躺床上又练习了一下手机打字,这才睡去。

    “?”

    陆月有些许的疑惑,李妈妈给了她一个眼色,陆月立刻点头,“好呀,谢谢李阿姨。”

    陆月说着,将小提琴收到了盒子里,然后向围观的人们道歉说不能再继续表演了。

    观众们也没强求,散了。

    人群刚散没多久,陆月就看到五个警察对着正在吃面的光头男冲了过去。

    那男人一见到警察就慌了,扔了手里的面就跑。

    “站住!”

    警察大喊。

    五个警察形成了一个圈。

    男人慌不择路,又无处可逃,前进后退,慌乱中拿出藏在包里的小刀,对着一旁瘦小的女摊主冲了过去。

    陆月眼疾手快,顺手把旁边买衣服摊位的撑衣杆抓了过来,一个凌空翻身,从小摊翻过去,对着男人的腿就是一棍子。

    “月月小心!”李妈妈吓的脸都白了,高声疾呼。

    砰!

    男人摔在了地上。

    警察立刻围了过去,将人铐上。

    “月月,你没事吧?”

    李妈妈和李思思一起冲了过来,脸煞白煞白的。

    李妈妈又急又恼,“你这孩子逞什么能呀,你才多少岁啊,这种事情应该交给大人,交给警察啊,你这突然冲过来,万一没打中,对方冲着你来怎么办?你一个小丫头,怎么能跟一个成年男人拼?以后不许这样了!”

    “对啊,月月,你以后可千万别这样了,你不知道,我当时吓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李妈妈和李思思也是担心她。

    陆月乖乖的道歉,“阿姨,思思,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以后做事情一定小心。”

    “不是小心。”

    李妈妈一字一句慎重的说,“是要相信大人。”

    相信大人?

    陆月有点发愣。

    她的时间太长了,别人的一年,换成她,可能是空间里的五六七八年加上外面的一年,算下来就是别人一年,她好几年。

    或许是因为她所经历的时间太长了,所以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小孩子看待过。

    陡然一下,被人这么一提醒。

    有种混乱的错觉。

    “知道了吗?”李妈妈拉了拉陆月。

    陆月回过神,连忙对说道:“阿姨,这次是我错了,对不起。”

    “要相信大人。”

    “嗯。”

    过了一会儿,警察王品走了过来。

    王品刚毕业时李爸爸带过一阵子,后来李爸爸升职调任了,王品就一直在附近警察局工作。

    王品性格活泛,很崇拜功勋章无数的李爸爸,所以一直管他叫师父。

    这会儿看到李妈妈自然要过来打招呼。

    他担忧的问道:“李师娘,没事儿吧?我们接到师父的电话就立刻赶过来。”

    “没事,一场虚惊。”李妈妈笑了笑。

    “那就好。”说着,王品又看向陆月,笑道:“身手不错。”

    陆月:“谢谢。”

    “较量较量。”

    “你这孩子。”李妈妈白了他一眼,“王品,人月月还是个学生呢,你都毕业多久了,都是让你师父给宠坏了。”

    “我这不开个玩笑吗?”

    王品顽皮的一笑,“那我带犯人回去了,师娘,帮我给师父问好。”

    说完,王品对着陆月挥手,“小丫头,以后来当警察啊,除暴安良。”

    “这孩子。”李妈妈笑了笑,一手牵着李思思,一手牵着陆月,“走,回家喝糖水了。”

    “那我要喝银耳莲子汤。”李思思一听到吃的就乐了。

    李妈妈:“准。”

    “月月,你呢?”李思思问。

    “我有什么喝什么,不挑食,啥都爱吃。”

    “哈哈哈,那我也要多吃点。”

    晚上,陆月躺在床上给姑姑发x信:姑姑,我在这边遇到了一个跟你一样好看又温柔的人。

    过了一会儿,回信了。

    语音里是姑姑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别人是温柔了,你姑姑我这大粗嗓门天天骂人的,还温柔,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小丫头笑话我呢?

    陆月不服,谁说大嗓门就不能温柔了?

    温柔明明是一种细心和体贴的品质,和嗓门大小没有关系。

    反正,在她眼里,姑姑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好看的人。

    ……

    “啊啊啊!不听不听,王八念经。”李思思捂着耳朵趴在桌子上大叫。 w ,请牢记:,
《真千金有学神空间》相关推荐: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大梦主踏星神秀之主我不可能是剑神天涯客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永恒之门不败战神杨辰秦惜超次元偶像[综英美]被108次错认后我跟正主在一起了拖延症改变世界[互穿]特级咒具的超常修罗场咸鱼把绑定系统上交了[未来]前夫每天都来表白我为祖国奔赴万里[快穿]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吐血后我美貌值飙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