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村里有个掉马的纨绔TXT下载 > 村里有个掉马的纨绔 > 第23章 上进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3章 上进


    铁牛一巴掌拍在何远背上,“你真跟刘二麻子干了啊,不是,这样的好事你得带我一个啊。”

    他是个挺看得开的人,何家双生子这样的人物,十里八乡不定多久才有那么一个。

    他跟何远玩得好,蛮与有荣焉,招人羡慕。有些本事是天生的,嫉妒也嫉妒不来,铁牛时常生活在对比打击下,安慰自己的本领练得炉火纯青,能交上优秀的朋友,也是一种本事。

    何远将衣裳换下来,打了冷水洗脸洗头,铁牛跟着他进进出出,听他说:“赶明儿我也下地了,你要闷得慌就找孙军他们玩,最好也下地挣工分去,反正闲着。”

    游手好闲的何远竟然劝人上进,铁牛惊了,手背挨上他额头,“不是,远子你没发烧吧。”

    “滚蛋,你才发烧了。你对象都有了,结婚了还打算靠着家里吗?”

    见何远的脸色认真得不能再认真,铁牛啧啧叹道:“瞅瞅,都把我小远哥逼成啥样了。我没记错的话,半年前你还跟我说咱玩咱的,管家里说什么。”

    “那屁话你还记得,我的话你当圣旨啊,那我现在叫你上进呢,赶紧的。要不想人家嫌弃你,自己首先要立得住脚,别给人机会。”何远感觉自己现在满身力气,哪里都想去使一把劲,就想一步登天成为个有出息的人。

    李绣喊何远吃早饭,他两口扒完饭,就出了门。

    铁牛看他真是一副神采奕奕准备上进的样子,嘟囔道:“受啥刺激了?”

    何远其实也说不上来自己受了啥刺激,只是前些时候突然看见他哥半晚上还在学习。

    何进是一个沉得下心学习非常刻苦自律的人,何远不是没见过他埋头苦读。

    某一刻看见灯光下大哥紧锁眉心、苦思冥想的认真模样,他就有点悟了。

    小丫头喜欢他哥,他一直以为不过因为那张脸的缘故,现在发现他们兄弟俩除了脸,他真差劲儿太多。

    双胞胎呢,总不能往后真一个天一个地。何远本质上也不是顽劣到无可救药,自己想开了,就知道再不能混下去了。

    河子屯背靠大山,山洼山谷里到处都是地,这一块那一块儿,来年春天之前要把地都翻一遍,不是个小工程。干部有干部要忙的事,社员有社员的责任,大队从年前就开始动工。

    认真算起来,都没歇多少时间,徐英再次跟林缘一起下地,却感觉过了许久一样,“咱们在一处的日子看着还挺长,其实也不多了,等我明年离家,也不知还能不能跟你一道干活。”

    “我总在这里,你要想回来,又没人拦你。”

    “说得好像你不嫁一样。我三姐出嫁才几个月,已经怀上了,你说快不快?”徐英真是觉得神奇又不可思议。

    林缘恹恹的,不想说话不想动弹,干什么都没意思。她那窝兔子确实不见了,不知谁给偷去,一只都没留,她还留意着,没半点动静消息。

    徐英跟她说话,半天没听到她回话,抬起头看她,不经意道:“诶?何远怎么也来干活了,倒是第一次见。”

    林缘握着锄头,手上一紧,到底没抬头去看,只当作没听见。

    何远早看见她俩,还冲徐英打了招呼,嘻嘻哈哈上蹿下跳,林缘连个眼神也没给。

    人家都笑了,她也不笑也不理,他觉得没意思,安分了。

    何远干活儿快,将自己那一排挖完,从尽头往回走,却是从林缘那一列开始,没多少工夫就到了她跟前。

    他装模作样道:“哎呀,找错地方了,我帮你挖了,我那一半就交给你了。”他歪着头,像是恶作剧成功,好像很高兴,低下眼睛瞅她。

    林缘往旁边让了一步,挤到徐英跟前,“英子你往过去一列,咱们换一换。”她分明就是躲他,连话都不想跟他说。

    徐英觉得她做得太明显了,眼见何远不高兴了,可一看林缘更不高兴。林缘脾气好,几乎没跟人红过脸,对何远的不喜欢明晃晃摆在脸上,她还是跟她换了。

    何远迷茫得很,他不记得最近得罪过林缘,他们明明已经是可以好好说话的关系,怎么突然冷得这么厉害。他有点不知所措,干活的时候总忍不住偷偷瞄她,跟上跟下的,林缘就是不理。

    两天了,他还没跟她说上一句话,何远又气又闷,换上何进的衣裳去小树屋等林缘。

    然而这个地方似乎又变成他一个人的秘密基地,从未有人造访过一样,他天天等,她一次都没来。

    林缘上工的时候发现藏在她篓子里的小纸条,本来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火蹭蹭蹭窜上来。

    她背着小箩筐上了羊河坡,何远换了何进的衣裳等在哪里。

    林缘越看越气,不看他的笑脸,抿起唇角,“你还要玩到什么时候?”

    “什、什么?”何远一时没理解她的意思。

    他还像往常何进那样,去拉林缘,被毫不留情躲开之后,何远收回无处安放的手,“小缘,你怎么了?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吗?”

    林缘刚知道“何进”根本不是何进的时候,觉得天都要塌了,她如履薄冰地维持一场梦一般的爱恋,却从头到尾都是假的。

    “何进”是假的,跟“何进”的温存喜欢是假的,她自以为甜蜜的悸动,是她厌恶的人觉得好玩儿糊弄她的。

    简直就是双重打击,气过伤心过之后,林缘不是没想找过何远闹。

    她以前被他的兄弟们欺负,也跟何远闹过,他都没有帮她过,这次有什么信心何远会认错,说不定会反过来嘲笑羞辱她一顿。

    林缘已经够难堪了,她是胆小懦弱,被他欺负到这份上,也不过想息事宁人,到此为止,他却还没玩够,还在跟她演戏。

    她的勇气火气烧得旺旺的,憎恶地开口:“你这么喜欢装何进,是意识到自己和哥哥的差距吗?你永远也比不上他,所以扮成他来过瘾。可是我不想跟你玩儿了,何远,你找别人演不成吗?”
《村里有个掉马的纨绔》相关推荐:赘婿红楼春天唐锦绣梦回大明春朕又不想当皇帝绍宋武神主宰新书小阁老妖神渡不可说的暗恋幕后黑手从血族始祖开始金丝雀重生后被宠成了大佬女配遥指修仙路从圣杯战争开始搞事关于我家老婆是狐妖这件事机甲被打爆了山海邪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