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夫人她命中缺我TXT下载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114.某种执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14.某种执着


    闻人向博与邺殊在房顶交手,难舍难分。

    不得不说,闻人向博是个高手,这么多年来始终不停止习武,功力之深厚,经验之丰富。

    但,邺殊的功夫也不差。

    他的路数是滑不留手极为古怪的,想要擒住他,凭一人之力,还差那么点儿。

    众人围拢而来,眼下只是观战而已,毕竟,他们也不知眼下该帮谁。

    邺殊……来历不明。

    闻人向博……怎会死而复生?

    说起来,都不是什么好人。

    斜对着那房子的茶馆里,两个人站在窗口观战。

    虞楚一和云止也只是早一刻钟到了这里而已。

    因为见过了解晏淮真面目,所以,此时此刻,在这里一看,就知那不是邺殊。

    尽管,解晏淮真的很像邺殊。

    “邺殊的脸就那么迷人?他做了多少假头套啊。”

    云止觉着解晏淮眼睛有问题。

    “不只是喜欢那么简单吧,许是另一种执着。”

    虞楚一却不那么认为。

    “你什么意思?解晏淮看上邺殊了,想跟他长相厮守?”

    云止一听,就乐了。

    若事情是这样发展的,不传的满天下皆知,都对不起解晏淮这‘深情’了。

    “到了你嘴里,怎么就那么难听呢。”

    虞楚一摇了摇头,执着,也可以是多方面的。

    爱情,亲情,都是情。

    “难道不是?”

    云止只一想,就觉着恶心。

    当然了,变成乐子,也不无不可,还挺有意思的。

    无话可说,虞楚一微微眯起眼睛,眼看着闻人向博和解晏淮从房顶上翻了下来。

    下面,围观的那些江湖人士居然退开了。

    闻人向博到底是年纪大了,反应没有如年轻时那般灵敏。

    下来后,解晏淮反手一掌,准准的打在了他的心口。

    不过,飞出去时,闻人向博也没放过时机,一脚正中解晏淮腰侧。

    此一举,两败俱伤。

    “闻人大侠,您怎么会在这儿?而且还活着?”

    眼见那俩人都摔在了地上,围观的人这才上前去。

    当然了,这两个人都足够众人惊奇不解的了。

    为啥会交手呢?

    闻人向博吐出一口血来,面对质问,他却没解释。

    只是看向不远处的邺殊,“他不是邺殊。”

    解晏淮笑了一声,“别管我是谁,你们可知,近段时间你们各家的生意受到压制,被影响,继而亏损大笔的银钱,都是谁的手笔?都是他闻人向博。为了这一天,他都能诈死,可见对你们各门各派的商行有多觊觎。他现在受了重创,你们若不解决了他,接下来你们都不得消停。”

    “闻人兄,你为何……”

    朱三侠眼睛瞪大,原来这事儿是闻人向博干得。

    因为多家都是同一种情况,他们私底下商议,还以为是解家干得。

    可一想,解家老巢都去大司了,而且还被毁了。

    若疯狂报复,用这种迂回的方式,不免太慢了。

    “你们解家干的事,少赖在老夫身上。”

    闻人向博不承认。

    “是吗?闻人大侠若想要证据,我也有啊。解家,要什么有什么。”

    解晏淮笑了一声,只用嘴否认,那是不行的。

    “诸位,老夫诈死,是为了躲避解家的追杀。这个人,是解家的现任家主。若大家想要日后的宁静,就杀了他。”

    闻人向博撑着站起来,意欲拉着其他人一块儿动手。

    朱三侠等人忽然想到在通财庄看到的那假头套,足以以假乱真。

    那么,这人还真可能不是邺殊公子。

    由此,众人忽然同仇敌忾。

    先甭管闻人向博如何,杀了解家人才是正事。

    也就在这时,一些身形诡异的小矮子忽然从这破旧的商行里掠出来。

    一共四五个。

    他们解决了商行里的人,也该到了他们上场的时刻了。

    汇聚于解晏淮前后。

    “今日这帮人不画大花脸,还真是奇丑无比。”

    丑是真的丑。

    但,功夫高也是事实。

    “解晏淮养的这些人,还是蛮忠心的。”

    虞楚一叹了一句,下一刻,便见他们交手了。

    即便闻人向博想借机逃出去,但他偷偷做了那么多事意图栽赃到解晏淮头上,解晏淮岂会放过他?

    相比较于正大光明的去大司捣毁解家老巢的这帮人,闻人向博这种暗地里做龌龊事的,更让解晏淮杀之而后快。

    当然了,更有某些原因在其中,解晏淮也不找云止和虞楚一的麻烦了。

    两方交手,自是激烈。

    禁军已经将这里彻底的围拢起来,以免任何一方逃离此处。

    眼见着闻人向博被解晏淮缠住,云止的手都扣在了窗台上。

    虞楚一看了他一眼,不由笑。

    “你是不是很想去掺和一回?”

    雄性生物的骨子里都有一种好斗,在有血腥出现的时候,那股好斗就会被激发。

    “算了,我在这儿陪你。让他们啊,自相残杀吧。”

    反正,谁也无法离开这里。

    眼见着有人倒下,不得不说,解晏淮手底下的人,功夫真是极好。

    他们都是以杀为主的,以至于招招狠厉。

    连番攻击,不留空隙,闻人向博终是没敌过解晏淮。

    狠狠地摔在地上,眼见着他口中鲜血直往外冒。

    不过,解晏淮也没落着好,一手捂住自己心口,接连退了好几步,最后还是倒在了地上。

    有人擅捡漏,空隙中偷袭,解晏淮后脑正中一击。

    “江湖中的正义之士,可真是会找空子。”

    虞楚一哼了一声,对这种行为,她有点儿不齿。

    “你着什么急啊,救星那不是来了吗。”

    云止眼睛一转,一个人出现,从众人之间掠过,直奔解晏淮。

    邺殊把倒了的解晏淮拎起来,迅速的后退。

    数人想要拦截,却没拦住。

    邺殊直接将解晏淮拖进了茶楼里,后头有人要追进来,白柳山庄的人忽然冲到门口堵住了他们。

    “虞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有人从窗口那儿看到了虞楚一,气愤质问。

    “既然我在这儿,那么这解晏淮就不会活着离开。诸位,还是建议你们忙一忙闻人大侠制造的那一摊子事儿吧。他人目前就在这儿,他抢走了你们的某些东西,要不要讨回来,就看各位的了。”

    说完,虞楚一动手将窗子关上。

    和云止对视了一眼,便看向那边,被邺殊拖进来的解晏淮躺在地上,一只手却紧紧地抓着邺殊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