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公子玉璃第二部TXT下载 > 公子玉璃第二部 > 第二十三章 劝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十三章 劝说


    用邪门来形容一国宰相的府邸,暮雨也算旷古烁今第一人了。

    言书扶着元夕的手下了车,脸上的积郁之色散的一干二净,笑盈盈的回道:“不过就是提早散了罢了,你少在那儿胡说八道,叫人听见当了真,我可不保你。”

    “是。”暮雨自觉失言,可又没什么更好的形容词,恭恭敬敬答了一声后就禁了声,可还是忍不住朝白布盖着的地方张望。

    一行六人在仆从的簇拥下回了院子,尸体也被一道抬了过去,施施然的放在院子中央,因为身首分离,白布掩盖中还有一道诡异的凹痕。

    李集不像暮雨,在门口就能毫无顾忌的嘟囔,可心中的疑惑却一点也不比暮雨少,眼见四下再无外人,自然是不吐不快。

    “言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当着吴衾的面,他好歹算是保留了对言书的三分尊重。

    “一早出门不是为了祝贺祁国宰相生辰吗?怎么还死人了?”

    不同的话语态度,表达的却是同样的疑问,寿宴是喜事,死人自然是丧事,就这么混杂在一块儿,这祁国人做事还真是不讲究。

    “没什么。”言书笑道:“不过就是用膳时候有人想要杀了我,被元夕反杀罢了。”

    “刺杀?”李集的眉头不由自主皱了起来,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吴衾:“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查清楚是哪边人了吗?”

    这话也是多余,若是查清楚了,还有必要这么一路张扬着拖回家里吗?

    吴衾看他情切,只当他担心言书安危,少不得出言解释道:“大人并没有受伤,这位公子出手极快,刺客还没来得及靠近呢,就已经倒地毙命了。”

    不过言书文弱,陡然见了鲜血横流的场面,脸色惨白到现在还没彻底恢复过来,也不知是不是受了惊吓。

    李集听他安慰,也不好说自己担心的并不是这个,只好诺诺着应了两句庆幸的话,将这茬敷衍了过去。

    “吴副官。”言书道:“一路随侍想来也是疲乏,不若先下去好生休息。如今李统领身体尚未痊愈,院中事宜,多半还要仰仗与你,可别太过劳累才是。”

    这话说的好听婉转,可吴衾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出里头逐客的意味,可又不好挑明了说,更不能赖着不走,思来想去,只得去看自家顶头上司李集的意思。

    好在,李集也是这个意思,朝着他轻轻颔首后,就放任他告辞离去。

    这样一来,偌大的厅堂便只剩了他们三人,空对着院子里的那一具女尸,一时间,气氛沉寂的几乎能滴出水来。

    约摸一盏茶后,终是李集先沉不住气,轻咳了一声后冷着脸道:“言大人,你这何意?特意将吴衾支开不就是有话要问吗?怎么又不开口了?难不成你是觉得自己在宰相府里头险些遇刺,是李某所为不成?”

    也难怪他做此想法,言书的表情实在是太奇怪了,李集细想这两天自己老老实实的被暮雨钳制着,也没什么机会出去惹是生非。

    好好的又抬了具尸体回来摆在这儿,除却这个外,也没什么别的解释能说通了。

    天地良心,他便是讨厌言书,也没这样手眼通天的本事,把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塞到宰相府里。

    “我知道。”言书淡淡的道:“李大人没有动机去做这样的事,所以我也从没有怀疑过这女刺客与你有什么关系。”

    李集纳罕:“既如此,你又何必支开吴衾,又摆出这么衣服高深莫测的样子?”

    言书这死样子,他也不是头一回见,但凡想套路自己些什么,就会沉默不语的晾着自己。

    偏他又不争气,受不了对方那双太过清明的眼,言书还没如何呢,李集自己就先缴械了。

    就像这回一样。

    言书看他气恼,不由好笑:“李大人做什么这样的表情,我留你下来自是有话要问,你我之间本就有很多事儿不便叫吴副官知道,难不成你要我当着他面细问那寿礼为何会有问题的事儿吗?”

    “什么有问题?”李集一双俊眉皱的更紧了,许是太过紧张扯痛了伤口,一张脸比言书还要没有血色:“你是说靖朝送到宰相府里的东西出了问题?”

    这事儿不能吧?作为谢韵安插在言书身边的第一眼线,这种事他怎么可能半点都不知情?

    言书道:“李大人何必这样吃惊,若不是寿礼出了问题,宰相夫人又怎么会在八宝屏风前施施然的晕倒了?难不成这身份尊贵的妇人还能闲来无事的算计我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不成?”

    大庭广众下晕倒任人围观,便是她已为人妇也是极其不够端雅的事儿。

    “我怎么知道?”李集皱眉:“自从寿礼托运到这儿,你也不曾好生保管,听吴衾说,不过寻了一把简易的大锁又找了两个毛头侍卫随随便便的看着,如今倒好,你自己护宝不利出了事儿,却还想拉我做垫背?言书,你这主意是不是打的也太歪了些。我且问你,我有什么理由在那东西上做手脚?难不成是为了害你?这也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

    饶是你言书金尊玉贵,他李集也不会费这样的心思去对付,更何况是在明知道他身边有元夕这样人在的情况下。

    “是吗?”显然他的不满并没有引起言书的共鸣:“我只当你是皇帝心腹,他但凡动手总是会通过你,如今看来,倒是我错虑了。或者,你与谢韵之间远没有我以为的那般紧密相连。”

    一君一臣,看起来倒是格外和谐,实则各怀心事,各有图谋,“坚不可摧”的同盟,指不定哪一天就会分崩离析。

    “你什么意思?”李集顿了顿,疑惑道:“难不成这寿礼在送来时就有问题?而你一直都是知晓的,却依旧没有避讳的抬到宰相府去了?言书,你七绕八绕的打的是什么哑谜?”

    李集理解不了,明知东西有问题,明知皇帝对自己心存芥蒂不怀好意,他还是这么把东西抬了过去?

    这小子,难不成是不想活了?
《公子玉璃第二部》相关推荐: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烂柯棋缘剑道第一仙这个诅咒太棒了一念永恒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大佬每天都在上热搜修仙三年我成了全球首富诸天交易商系统洪荒:我,九转金丹,都想吃我!大武侠冒险录仙门在上舞动皇城之宠夫无限蒹葭苍苍水一方清至何处尽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