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磨人TXT下载 > 磨人 > 第七十四章(月色很美)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十四章(月色很美)


    听见小孩声音的那一刻, 博盈差点当场去世。

    她低垂着脑袋和侧方的小孩对看一眼,默默把头埋进了贺景修怀里。

    贺景修没忍住,压着声沉沉笑了。

    他的笑声从胸腔传出, 清晰地传到博盈这边, 更是让她面红耳赤。

    谁能想到, 她难得主动一回, 还能遇到如此尴尬的事。

    “……不准笑。”

    博盈窝在他怀里, 闷声警告。

    贺景修揽了揽她身子, 看向一侧小孩,“你们在这做什么?”

    小孩大眼睛闪闪发光,童真道:“看你们羞羞。”

    贺景修:“……”

    他正欲再说点什么, 听不下去的博盈一把拽住他的手, 将他拉走了。

    跑了一段距离后, 博盈才气喘吁吁问:“他们追上来了吗?”

    “……”

    贺景修默了默, 告诉她, “他们不是狗仔。”

    他们也不是艺人,一般没人追。

    博盈:“……喔。”

    她忘记了。

    她张望了下, 小声说:“没人了吧。”

    贺景修笑,“没有。”

    他目光灼灼盯着博盈, 瞳仁里压着笑, “这么害怕?”

    博盈觑他一眼, “这村子很小你知道吗?”

    贺景修挑眉。

    博盈告诉他, 昨天他们刚到就听了不少八卦, 什么谁家吵架了,什么谁家夫妻感情不好, 谁家夫妻感情好等等。

    在这儿,一点小事就能传遍全村。

    博盈还得在这边待好几天, 她可不想今天过后,村子里的人开始说自己跟贺景修在巷子里接吻的事,那她不如死了算了。

    想到有可能被村民探究打量的眼神,博盈就心梗。

    听她说完,贺景修沉吟半晌道:“那确实应该注意形象。”

    他逗博盈,“我没想到我女朋友这么想我。”

    话落,被博盈踩了一脚。

    贺景修吃痛,哑然失语。

    博盈剜他,“我现在就能送你回去你信吗?”

    贺景修笑,将人再次拉入怀里,不再逗她,嗓音沉沉说:“不动,抱一会。”

    博盈原本想挣扎一下,转念一想,又觉得算了。

    这人千里迢迢过来,她再矫情不太能说得过去。

    两人安静相拥了一会,博盈问:“你怎么来的呀?”

    “开车。”

    博盈一怔,难以置信看着他,“开车?”

    贺景修解释,“还有骆霄一起,轮流开的。”

    博盈眨眨眼,努力算了算北城过来这边的距离,猜测问:“我给你打完电话,你们就出门了?”

    贺景修颔首。

    一时间,博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她直勾勾盯着男人这张英隽的脸庞看着,好像少看一眼,就少了点什么似的。

    注意到她眼神,贺景修笑着刮了刮她鼻尖,“这么看我,我会忍不住吻你。”

    “……”

    博盈还是没动。

    贺景修亲了下她唇角,自顾说:“我以前觉得我这个年龄再这么自驾游身体熬不住,没想到还行。”

    他跟博盈说:“下回我们两去走一段你想去的那条公路。”

    只有他们。

    博盈轻眨了下眼,喉咙有些干涩。

    她抿了抿唇,轻轻应着:“嗯。”

    贺景修拍了拍她脑袋,“你这什么表情?不开心?”

    “你知道不是的。”博盈看他。

    贺景修微怔,无奈一笑。他当然知道博盈不是不开心的表情,她是在心疼自己,是在自责和难受。

    但说真的,他甘之如饴。

    往她在的地方走,别说是自驾十个小时,就算是二十个小时,一百个小时,他也愿意。

    因为那是一条朝她走近的路。

    是她为自己敞开的道路。

    贺景修怔了怔,哑声:“不累。”

    博盈“嗯”了声,主动环住他,“那要不要去睡一会?还是说你待会就要走?”

    贺景修看她,点头道:“晚点要走,我陪你午休完。”

    博盈愣了愣,张望道:“那去睡一会吧?我午休到两点。”

    她看了眼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二十分钟。

    贺景修其实算不上困,但看博盈这个样子,他怕她担心,直接答应了。

    博盈想了想,“不过我宿舍好像是不太方便。”

    贺景修捏了捏她手,“去车里休息会就行。”

    “好。”

    这儿条件简陋,也只能这样。

    -

    回到车里,两人分开躺在两侧。

    博盈不困,但有贺景修在身侧,她又好像有点儿困。

    她盯着贺景修侧颜看着,催促道:“你快睡。”

    贺景修拗不过她,闭眼小憩,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博盈看了他许久,才陪着一同阖眼休息。

    两人的手,姿态别扭的牵在一起,谁也没舍得先松开。

    到车里休息了一个小时,博盈得去上班了。

    贺景修看她,“去吧,有事再给我电话。”

    他温声叮嘱,“注意安全,安全第一,其他的都不重要。”

    博盈笑:“知道了,你也是。”

    她仰头看他,“到了多晚都要给我发消息。”

    让她一睁眼就能看见。

    “好。”

    两人匆匆忙忙见了一面,博盈便先走了。

    贺景修和骆霄也都忙,在这边待了大半天,再次启程回去。

    ……

    晚上,博盈忙完回到宿舍时,才看到贺景修给自己留的东西。

    虞梦嘉看了眼,“这是什么?”

    “防老鼠的。”博盈指了指,“那里写了。”

    虞梦嘉:“……贺总想的真周到。”

    博盈无声弯了下唇。

    虞梦嘉看她,叹了口气说:“我一下就真的很想谈恋爱了。”

    “嗯?”

    虞梦嘉耸耸肩,“看你跟贺总这样,我又相信爱情了。”

    博盈忍俊不禁。

    “爱情一直都有。”她拍了拍虞梦嘉肩膀,“你要相信才会遇见。”

    虞梦嘉:“贺总这样的好男人,我能找到吗?”

    “可以的。”

    虞梦嘉瞅着她,安静了会问:“我突然好想采访你,今天知道贺总来了这的时候,你什么感想?”

    “感想?”

    博盈蹲在地上拆贺景修准备的东西,除了防老鼠的,还有一些她平日里爱吃的小零食,还有一个泡泡机,也不知他买来干嘛,真当自己还是个小孩。

    她沉吟了会,抬眸跟虞梦嘉对视,浅声道:“感想就是,这辈子除了我哥和他,不会再有第三个男人,因为我哭就为我跋山涉水来了。”

    而且,仅仅是和自己见一面。

    来回二十个小时,相当于一天一夜。

    除了贺景修和博延,不会再有别人了。

    虞梦嘉听着,感动不已。

    “呜呜……”她看博盈,“那你当时有没有冲动?”

    “什么冲动?”

    “就冲动到想嫁给这个男人。”

    闻言,博盈挑了挑眉,一脸笑意说:“我十六岁就想嫁给他,这件事在我这儿早就不是冲动了。”

    虞梦嘉:“……”

    行吧,是她多嘴,就不该在这里来吃狗粮。

    -

    贺景修回去后,博盈无论是休息还是工作,都变得格外顺利。

    五天不一样的工作生活结束,博盈感慨颇多。

    回程路上,她眺望着窗外风景,总觉得时间过得好快。

    一眨眼功夫,他们实习结束了,录制也要结束了。

    “我们这个节目是这周六播出吗?”

    节目为了各方面考虑,是在录制完才播出的。

    有同事点头,“对啊,到时候我们都结束了,大家各自在家看啊。”

    “要想一起看也行啊,以后约个时间一起看一期。”

    “行啊行啊。”

    大家附和着答应。

    虽然只有短短一个月的相处,但他们建立起的革命友谊,已经很深很深了。

    博盈唇角上扬着,很庆幸自己能遇到这样的好团队和好同事。

    每个人都负责随和,每个人也有各自擅长的,才华都很出众,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有傲骨,但又是恰到好处,让人崇拜羡慕,而不会让人觉得讨厌的傲气。

    刚刚好。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刚好。

    说着说着,不知为何cue到了博盈。

    “博盈,我们分开了你到时候跟贺总有好事请我们吗?”

    博盈笑:“请呀。”

    她爽快道:“那必须请,我请了都得来啊。”

    “那必须,在国外我都自费去。”

    “就是就是。”

    博盈笑,眨眨眼说:“在国外的话,我给大家包机,不用自费。”

    “好!”有同事说:“不愧是要当总裁夫人的人,果然阔气。”

    博盈:“……”

    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很是开心。

    但其实,大家内心都颇有不舍。

    但烟火总有散开的一天,他们也总有分别的一日。

    -

    回到北城后,博盈一行人还有最后一天录制。

    贺景修原本想要来接她的,被她拒绝了。她想跟大家一起走。

    当晚,两人也没见面。

    博盈太累了,回到自己那边洗漱完便睡了。

    次日去律所时,她特意选了一套漂亮又知性的衣服,算是为这段旅程做个完美告别。

    这一天过的比她想象中快太多了。

    到下班时,博盈都没太能反应过来。

    “结束了?”

    她呆呆愣愣看向虞梦嘉。

    虞梦嘉点头,眼眶有点红,“博盈,我舍不得你怎么办。”

    博盈又何尝不是呢。

    下班后,几位律师请客,他们所有人一起的大聚餐。

    博盈走时跟贺景修说了声,便和大家一同去了。

    昨天时,博盈就有感触了。

    可到这会真的要分开了,她的不舍又浓了很多。

    吃饭时,大家都不约红了眼眶。

    博盈也一样。

    她其实并不怎么爱哭,少有的哭都是被吓的。她总觉得哭很丢脸,可今天是完全忍不住。

    贺景修过来接她的时候,博盈正红着眼眶跟虞梦嘉抱在一起。

    他跟博盈老师们同事们打了招呼,安静等她跟虞梦嘉说完话。

    大家都喝了不少酒,贺景修看了看,跟博盈一起把虞梦嘉送了回去。

    人下车后,车里只剩两个人。

    博盈借着后视镜看向驾驶座的人,趴在他椅背上戳了戳他肩膀,“你干嘛不跟我说话?”

    贺景修:“酒醒了?”

    博盈:“……早醒了。”

    她轻哼,“我又没喝多少。”

    “真的?”贺景修不信。

    “真的,不信你自己闻。”

    贺景修微顿,忽而打转方向盘,退出拥挤的车道。

    博盈一怔,还没反应过来,贺景修的车便停在了路边的停车位上。他回头,嗓音沉沉说:“来前面。”

    刚刚为了照顾虞梦嘉,博盈和她一起坐的后排。

    博盈“喔”了声,往前爬。

    她正要坐到副驾驶,被贺景修一拽,侧着跌坐在他身上。

    “你干……”

    话未落,男人捏着她后颈寻着她的唇吻了下来,而后深入。

    博盈脸颊泛红,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在大马路的车里和他亲吻,却不受控地回应他。

    两人缠绵吻了许久。

    贺景修的手捧着她脸,温热的指腹擦着她脸颊,才说:“确实不算多。”

    博盈:“什么?”

    她还没从热吻中回过神。

    贺景修低低一笑,不轻不重咬着她唇角,“酒。”

    “……”

    博盈这才明白过来,他刚刚是在探自己喝了多少酒。

    思及此,她耳根子红了红,小声控诉:“哪有人这样查的。”

    “嗯?”

    贺景修说:“我。”

    博盈被他的厚颜无耻惊住,转头看向窗外的车水马龙,人潮涌动。

    安静了一会,她戳了戳他肩膀,红着脸小声问:“还不回家吗?”

    贺景修目光幽深盯着她看,喉结滚了滚,“回。”

    两人心照不宣。

    回家的路好像很远,又很近。

    停车,进电梯,进屋。

    门合上,两人都顾不上摇着尾巴过来的贺博美,直奔上楼。

    他们可不想在楼下,再被贺博美打扰。

    窗外的月色很美。

    薄纱被风吹着摇曳着,落在博盈的眼睛里。她躺在床上,偶尔会生出一种错觉,好像摇晃的不是窗帘,不是天花板下的吊灯,而是自己。

    男人的喘息声在她耳边回响,呼吸声和身体一起灼热着她。

    她承受着他给予的一切,和他共同沉沦。
《磨人》相关推荐:全职艺术家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狼与兄弟首辅娇娘透视医圣我只会拍烂片啊天官赐福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逍遥兵王谋心史上最狂女婿冷酷总裁高调宠书柔唐以衡过妻不候前夫大人求放过杀死玛丽苏[综英美]遇见你的小幸孕神秘黑桃Q雪里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