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大明匹夫TXT下载 > 大明匹夫 > 第22章 劫法场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2章 劫法场


    山西总兵赵应贵掳掠晋王妃的大案虽然在太原受理,但整个大明朝野上下,却都在注视着案子。

    山西提刑司主审,刑部、兵部、大理寺三方要员陪审,山西巡抚敬陪末座,一时间天下皆知,沸沸扬扬。

    报纸上连篇累牍,民间嬉笑怒骂,除了陕西、河南的百姓,河南卫军,风向一边倒,都是认为赵应贵胆大包天,活该千刀万剐。

    这年头,官军军纪败坏,尤其是军中将领贪鄙跋扈,无法无天,天下百姓苦矣,以至于赵应贵也是殃及池鱼,有口难辩。

    光天化日之下,掳掠奸.淫晋王府,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符合了民间百姓对武将的大体认知。

    提刑宪司衙门大堂,刑部侍郎徐石磷看着堂中被按倒在地,身上囚衣血迹斑斑的赵应贵,犹豫了一下,手中的惊堂木终于没有拍下去。

    再来一顿杀威棒,赵应贵不死也得残了。

    “赵应贵,人证物证俱在,铁案如山,你就认了吧,何必受这皮肉之苦?”

    “大人,没做过的事,你让下官承认什么?”

    赵应贵微微一笑,并没有惧怕和屈服。

    “赵应贵,你就不怕死吗?”

    徐石磷摇了摇头,目光中一丝惋惜。

    铁骨铮铮的汉子,却色迷心窍,不但丢了大好前程,还要送了性命。

    “大人,下官一个叫花子,若不是王泰王大人提拔,早已经是一堆枯骨了。自入了军,跟着王大人南征北战,斗流寇,杀鞑子,刀头添血,问心无愧,又怎么会怕死?就是可惜不能再杀鞑子,为国尽忠了。”

    赵应贵的话,让堂上一些审讯的官员暗暗点头。

    这个赵应贵,虽然罪责难逃,但确实是一条汉子。

    有人甚至浮想联翩,莫不是赵应贵真是冤枉的。

    “赵应贵,你说的郑二已死。在你的床上找到晋王妃,此事铁证如山。你总不会说,晋王妃会自己跑到你的床上去吧?”

    兵部右侍郎范志完抬起头来,冷冷一声。

    这个赵应贵,和他的主子王泰一样,飞扬跋扈,信口雌黄,真是该杀!

    “大人,下官已经说过,这是晋王和外人合谋,就是要陷害在下,大人……”

    “好一张利口!你个腌臜的破军汉,有什么可以值得晋王陷害的!本官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左右,给我上刑!”

    赵应贵还没有说完,就被范志完打断。他怒声喝骂,一拍惊堂木,就要对赵应贵动刑。

    “范志完,你这狗官也配是范文正公的后人!范良彦,河南四大凶,居然能逃得一条狗命,还不是你这狗官在朝中上下奔走!范良彦被王大人收拾,你就在这里公报私仇。你个狗一样的东西,你也配审老子!”

    赵应贵毫不畏惧,怒声痛斥范志完。

    这几天审讯,范志完各种挑刺,用刑也是他最为活跃。通过自己的了解,他也知道了此君的身份,所以骂起来也是毫不留情。

    “闭嘴,你这死囚!给我用刑!”

    范志完恼羞成怒,厉声咆哮了起来。

    左右的衙役上前,就要对赵应贵用刑。

    “慢着!退下!”

    大理寺卿凌义渠不满地看了一眼范志完,冷冷哼了一声。

    “范大人,这是各部联审,并不是你一人独审。打死了犯人,如何向圣上交待?”

    衙役们面面相觑,纷纷退下。范志完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一时不知所措。

    这个凌义渠,可是有名的清高,书呆子,谁的面子也不给。

    “几位大人,此案应当如何定案?”

    一旁的山西巡抚蔡懋德,抬起头看着几位“天使”,拱手问道。

    大理寺职权:掌复核拨正,发现有“情词不明或失出入者”,驳回刑部改判。并再行复核,如此三改不当者,奏请皇帝裁决。

    现在证据确凿,赵应贵被当场抓住,晋王妃就在床上,无论如何,赵应贵都脱不了干系。

    “蔡大人,你是山西巡抚,你最清楚案件的来龙去脉,你说如何定夺?”

    凌义渠冷冷一句,把皮球踢给了蔡懋德。

    “蔡大人,你可不能徇私啊!”

    范志完加了一句,有些迫不及待。

    “回大人,此案虽然荒唐,但证据确凿,下官以为,应依法从事,判赵应贵斩刑。”

    看到徐石磷也是如此,蔡懋德硬着头皮,只好据实回答。

    这件事情,已是铁案,更有晋王府天天催着结案,让他心烦意乱,也巴不得赶紧了结,图个清静。

    “既然如此,就上报朝廷,等候天子的定夺吧!”

    凌义渠站了起来,他看了看蔡懋德,郑重其事。

    “蔡大人,在朝廷的圣旨到来之前,务必要保证赵应贵的安全,不能被居心叵测之人利用!”

    蔡懋德吩咐了下去,范志完脸上不由得一红。

    这个凌义渠,好像自己会下手谋害赵应贵一样。

    一个铁板钉钉的死囚,才不值得他大动干戈。

    没有几日,朝廷的旨意下达,赵应贵一案证据确凿,赵应贵依律就地处斩,不得牵连无辜。皇帝拿出一万两银子,抚慰晋王。

    校场上,高台上,高高在上的官员们正襟危坐,衙役们、官军们威风凛凛,刽子手凶神恶煞。

    审判胆大包天、罪大恶极的赵应贵,吸引了城中成千上万的男女老少闲人,使得校场上观看行刑的场面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当披头散发戴着镣铐的赵应贵被押上高台,百姓们的情绪到了顶点,他们纷纷戳指怒骂,更有随手捡起的土块雨点般砸向赵应贵。

    “住手!”

    “快住手!”

    巡抚衙门维持治安的兵丁赶紧上前阻止,那些土块,大多数砸在了赵应贵后面的官员身上和桌上,一片狼藉,也不知道这些愚民是不是故意。

    “行刑!”

    迫不及待地读完了圣旨,额头被砸出一个小红包的刑部侍郎徐石磷,立刻宣布了赵应贵的死刑。

    校场上一片寂静,围观的百姓,都把目光投向了高台上的刽子手和赵应贵。

    “大人,小人不能再给你牵马坠蹬了!”

    赵应贵面向南方,拜了三拜,抬起头来,怒喝了一声。

    “快些动手!”

    刽子手轻轻摇了摇头,这样的汉子,倒是少见。他上前,拔掉了罪人的木牌,扔在地上,操起鬼头刀。

    “兄弟,得罪了!”

    “动手!”

    刽子手举起了鬼头刀,赵应贵闭上了眼睛,台下的百姓目不转睛,屏息静气,就等着鬼头刀落下,尸首分离。

    “趴下!”

    随着呐喊声响起,几个冒烟的铁疙瘩凌空而来,就落在高台前的空地上,“呲呲”燃烧,冒着青烟。赵应贵心头一惊,下意识仆倒在地。

    “通!通!通!”

    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响起,烟雾缭绕,尘土飞扬。

    短暂的宁静之后,哭爹喊娘、鬼哭狼嚎,校场上的观客们惊慌失措,乱糟糟一团,纷纷向外逃去。高台上的刽子手扔了鬼头刀,撒腿就跑,肥大的身躯敏捷异常。

    “杀了要犯!”

    范志完脸色煞白,躲在桌后,大声咆哮,声嘶力竭,几个衙役拼命上前,想要砍杀地上的赵应贵。赵应贵滚了几滚,跌下了高台。

    又是几个冒烟的铁疙瘩飞上高台,衙役们胆战心惊,纷纷卧倒在地。

    台上尽被一片烟雾笼罩,众人心惊肉跳,一时间没有人敢冒出身来。

    “保护大人!”

    山西巡抚蔡懋德惊惶之余,大声呐喊,衙役们和官军们鼓起勇气,纷纷护在了脸色煞白的范志完、徐石磷们身前。

    烟雾弥漫中,一队队精壮汉子拥近了高台,把赵应贵拖走,他们队伍严整,自成一体,混在乱糟糟的人群当中,向着校场外而去。

    “追捕犯……”

    眼看着赵应贵被人救走,混在人群中向外逃去,蔡懋德心急如焚,刚呐喊了一声,便被凌义渠打断。

    “追捕个屁,你是嫌这场面还不够乱吗?”

    百姓四散奔逃,哭爹喊娘,场面已经够乱,再来个捉拿逃犯,不知道要引起多大的骚乱,踩死挤死多少。

    “大人,可朝廷那里……”

    蔡懋德假装犹豫,其实他也不想追。

    那些劫法场的一看就是训练有素,连撤离都是井井有条,自己那些窝囊废手下,上去就是送死,还不如不去。

    是谁劫法场,用屁股也能想到。

    “朝廷那里,本官自会向皇帝交代。赶紧护送各位大人离开,关闭城门,不要引起军中哗变!”

    凌义渠的话,让蔡懋德恍然大悟,连连点头。他指挥着手下的衙役和官军,护送着凌义渠和徐石磷等人离开。

    其实他完全不用小心翼翼,根本没有人理睬他们。

    赵应贵被拥上马,一路到了城外,早有数百骑兵在此等候。

    “你狗日的想要干什么?”

    赵应贵下了马,锁链已经被打开,他上前狠狠一脚,把田志踹倒在地。

    “你这样做,不是要置大人于不忠不义吗?”

    赵应贵面红耳赤,还要上前,周围的军士赶紧把他抱住。

    “将军息怒,是大人这样安排的!”

    赵志正大声呐喊,赵应贵不由得一愣。

    “大人让兄弟们见机行事,一旦危及到将军的性命,必须出手!”

    赵应贵甩开众人,看了看爬起来的田志。

    “是大人这样安排的?”

    “赵老大,这么大的事,我们怎么敢自作主张?”

    田志连忙点头,继续说道:

    “大人就在宣武卫,你和兄弟们先走,过了太行山,乔装打扮,等见了大人,你自己当面问他!”

    “大人,你好糊涂啊!”

    赵应贵使劲跺脚,又是感动,又是着急。

    “大人这样做,不是和朝廷闹翻了吗?这又是何必呀!何必啊!”

    五省总理、驸马当的好好的,偏要自毁前程,这也太鲁莽了些!

    “将军,事不宜迟,你们先行离开,我留在太原,军中的事情,自有我照看,这也是大人交代的!”

    田志郑重其事,赵应贵也知道事已至此,没有缓和的余地,只能将错就错,边走边看了。

    “田志,晋王府,还有害我的人,你可要眼睛睁大了!”

    赵应贵郑重叮嘱,如果不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他真想回去屠了晋王府。

    “赵老大,放心吧!这些个妖魔鬼怪,大人会当面告诉你的!”

    田志挥挥手,赵应贵等人打马而去,直奔太行山。

    “回去!”

    田志和部下上了马,一路直奔军营。

    赵应贵被人劫法场救走的消息传来,京师震动,崇祯帝盛怒之下,严令刑部捉拿赵应贵归案,太原官府更是撒下海捕文书,一时间风声鹤唳,海内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