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萨满秘境TXT下载 > 萨满秘境 > 第357章:远古雨林奇妙夜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57章:远古雨林奇妙夜


    ,萨满秘境

    莉娜听完梁侃的话,指着前方的蕨草森林,神色变得焦急:“我们赶紧去树林里,古鳄鱼身躯庞大,它不可能在树林里生存!”

    “走!”

    郑原和同伴互相搀扶着,往茂密高大的史前森林跑,李凯门临走时还在水塘里捞了一把,把两只还活着的古虾幼崽拿在手里,走过池塘跟上众人。

    他不经意间的动作,算是闯了大祸,鳄鱼本来就把池塘里的死虾当做了自己的猎物,李凯门这一行为虽然漫不经心,却相当于挑衅了鳄鱼的权威,护食的它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张着血盆大口朝郑原他们跑过去。

    “这鳄鱼不是要吃水塘里的古虾吗,怎么跟着我们跑过来了!”

    马署长被特工护送着跑向森林,他朝后一看吓得胆子都快没了,小轿车大小的鳄鱼在他们身后紧追不舍。

    “李凯门,你赶紧把古虾放下,这玩意儿你吃不了!”

    郑原回头看向李凯门,他手里的两只古虾一直都流血,怪不得鳄鱼跟打了鸡血似的追着他们跑。

    “你不懂,咱们什么新鲜肉类都没带,这玩意肉那么紧实,绝对止饿!”

    “先别说话了,你们赶紧掩护我!”

    贡布见李凯门死活就是不丢,他只能让胖子先跑到前面,自己拿着剩下的竹筒火药,点燃后扔向那鳄鱼。

    轰隆一声,巨响炸起。

    身处石炭纪的鳄鱼没体会过被人类炸伤是什么感觉,吓得短暂停留,等回过神又猛烈追过去。

    他们趁着鳄鱼被吓懵的五分钟,赶紧跑进茂密的原始森林。

    鳄鱼赶到森林时,想钻进雨林继续追赶,只可惜身躯太过庞大,怎么撞都撞不进去,高大茂密的裸子巨树和低矮蕨草相互配合,把雨林遮盖得严丝合缝,像始祖鳄这样庞大的身躯,只能眼巴巴看着他们逃走。

    “呼!好险,你丫为了这两个大龙虾,差点被把我们给害死!”

    郑原恨不得踹李凯门一脚,仔细想想他说得也对,他们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拿的都是可以保存的干面包和干奶酪,连块肉都没有。

    他这么一考虑也没这个心思了。

    危机解除,郑原一屁股坐在倒下的枯木墩上,仔细看着眼前的原始雨林!

    石炭纪时,世界上主要的古老陆地因气候变迁露出海面,在大气水循环影响下诞生了大量淡水,依靠千万年的演变,在地表发展出各类地上淡水河流。

    与此同时,河流的冲蚀堆积作用,使得淡水河两岸形成冲击平原,大量微生物、动物尸体、植物菌类化为最有营养的养料全部沉积在淤泥黎,形成各式各样的肥沃森林和沼泽地。

    大多数植物都在如此肥沃的土地上茁壮生长、开花结果、落叶枯萎、零落成泥,所有动植物的死亡又继续为雨林补充肥料,依次循环,让原始雨林的植物越来越繁荣茂密。

    这些蕨类巨树最低也有十米,最高的如百米大厦,不同高度雨林甚至拥有上中下多层植物群落,遮天蔽日的绵延雨林,在高含氧量的加持下,就此迎来巨虫的黄金时代!

    他放眼望去,大小植物层叠嵌套、高低巨树错落堆叠,粗细林木

    疏落有度,苔藓地衣裹挟攀附,孢子菌菇附着寄生,数人不可环抱的木墩根部,枯黄落叶厚度可达膝盖,一脚踩进去跟踩了棉花似的松软!

    以他微薄的知识积累,根本无法分辨都是什么植物,只感觉漫无边际的绿意裹挟着滋润水汽迎面扑来,那没过脚踝的溪流清冽又纯净,河底石头清晰可见,日光照进水中,影影绰绰流动光斑,连太阳光都带了柔光器,照在眼上一点也不刺眼,身上只感觉异常舒服!

    “我看短时间内大家都别赶路了,先把身上收拾干净吧。”

    梁侃说得正对,他们身上本来就出了一身汗,又被古虾淋了一身臭水,身上脸上都没一丁点干净的地方。

    马署长和特工把他们的简易帐篷拿出来,在树墩之间用枯木和树枝搭建了一个隔离带,他们各自走入不同的帐篷,把自己被臭水泼上的衣服脱下来,换上新的冲锋衣。

    郑原走出帐篷时,元迦曼和普瓦松已经把折叠水壶打开,她们把溪流里的清水装进水壶,再扔进一枚过滤药丸,放在地上等待沉淀饮用水。

    姜老头和博朗德老太太在枯叶满地的树林中清理出一个裸露地皮,在地皮上挖出脸盆大小的凹洞,还另外找了水里较大的岩石,垒砌出一个圆拱形简易锅台。

    “老太太,你们搭锅台做什么?”

    姜老头拿着石头,指了指他脚下:“你来得正好,赶紧把脚边的淤泥给我们,这石头不太牢固,需要淤泥加固。”

    “你的小同伴在河边杀古虾呢,你最好去看看。”

    郑原把淤泥递过去后,跨过几道枯木来到李凯门身边,他正蹲在溪流下游杀古虾,身边还有几条巴掌大的银鳞鱼。

    不远处,莉娜正在洗他们换下的脏衣服,贡布和格勒在更远处查看地势,沿着他们的生活地巡逻。

    “老郑,你看看,我就说他们尾巴那么厉害,肉质一定很紧实,这古虾的肉比澳洲龙虾还多,多肥嫩。”

    李凯门把古虾的肉从溪水里捞出来,身上的壳子已经被洗干净放在岸上,两只古虾的肉即便被剥了壳也有胳膊那么长,比奶粉罐还粗,雪白的虾肉弯曲成团,就像个巨型虾仁!

    他蹲在溪水旁边:“兄嘚,为了这两口吃的,差点被原始鳄给吃了,下回别做那么危险的事了。”

    “没问题,我主要是想尝尝史前大龙虾什么味儿!”

    郑原帮着李凯门把虾肉拿回去,姜老头已经在给搭好的灶台生火。

    他把枯叶和干木头混在一起塞进圆拱火膛,打火机点燃一把枯草,将剧烈燃烧的枯草塞进去。

    火膛里顿时升起炽热火焰,火苗一窜几米高,吓得人赶紧后退。

    “别担心,这里氧气浓度是现代地球的两倍,剧烈燃烧也正常,我们得让它再烧一会儿,等把淤泥全都烤干了,这灶台就会变得更结实。”

    众人等烧灶的功夫,元迦曼和普瓦松已经把几壶过滤的清水拎过来,他们帮莉娜把刚洗干净的衣服搭在树上风干,又接过特工递来的折叠锅往左右两侧一伸,脸盆大的钛锅出现眼前。

    “好了,后生们,赶紧把锅放上去吧。”

    博朗德老太太话音刚落,

    元迦曼把水倒进盆子,郑原和李凯门抬着盆子放在灶台上。

    水盆立即被火苗包围,残留的水噼里啪啦被烧成水蒸气,盆子内壁逐渐挂满气泡。

    郑原看莉娜拿出一袋干透的东西,随口问道:“莉娜,这是什么东西?”

    莉娜手里不停忙碌,抬头看向众人:“这是用盐焗干的蘑菇和菌丝还有一点通心粉,我和族人要是太晚了没回去,就会找个地方煮点干菜和通心粉,用盐焗也是因为出门在外带着调料不方便,事先把菌菇用咸焗出味道,吃的时候只需要一点水就能有咸味,今天啊我们算是幸运,还能吃到古虾。”

    语毕,她接过李凯门切好的古虾片,一股脑倒进已经沸腾的锅里。

    香菇菌丝的香气蒸腾而起,飘起一层浓香的香菇油,劲道紧实的古虾肉煮熟后变得雪白劲道,泛红的皮膜跟龙虾肉大差不差,透着一股水生动物的鲜味儿,他们跟古虾斗争了那么长时间,一闻到海鲜汤的鲜香,嘴里咕噜冒口水。

    李凯门顺势把洗好的木棍穿进烤鱼扎在锅边,还把带来的软面包摆在灶台周围,让窜出灶台的火苗继续发挥余热。

    郑原看向周围,天色已经变暗淡,头顶金黄光芒只停留在树梢,再也没办法往下逸散,这代表黄昏要来临了。

    “马署长,我们晚上要接着赶路吗?”

    马署长走过去摇摇头:“最好不要,野外环境晚上比白天要危险万分,再说了夜晚白昼温差很大,万一失温严重,可能有生命危险,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晚上,等太阳出来再说。”

    马列隆说话时指向他们头顶,第七局的特工们找了一颗比较粗的树,想利用地面枯枝造出了一个环树栈台。

    他们野外生存经验丰富,栈台搭建得还算麻利!

    他们先是沿着树干凿出一圈圆孔,将四根木柱刺进较大的树孔,之后再把手腕粗的木桩刺进较小的树孔,像蜘蛛结网似的扇满木棍,然后用细麻绳把所有木材都捆得扎实可靠,等用枯藤把两条简易绳梯做出来,一座半径两米的树上平台大致完成,正好把数人不可环抱的原始巨树包围进去!

    为了保证可以随时观察情况,特工们在面向空地的栈台又做了一个哨房,两个人可以并排巡逻放哨,三四个帐篷分布哨房周围,用绳子牢牢固定在木板上,如同一座空中阁楼。

    等一切都忙活完毕,食物已经煮熟,元迦曼帮着莉娜给每个人都盛了一碗菌菇虾肉汤,把烤面包和烤鱼一分,他们趁着锅台正热,围坐在周围取暖。

    “贡布,格勒,你们别巡逻了,赶紧过来吃饭!”

    元迦曼见少了两个人,朝远处喊叫,贡布索朗和丹巴格勒蹚着蕨草灌木往灶台走,手里还拿着一捆已经干燥的巨型树叶。

    贡布把几沓干叶子放在地上,元迦曼递给他们几个面包随口问道:“这是什么?”

    格勒喝了一口菌菇汤,摆摆手:“我们也不知道,刚才去那边时发现很多干枯的叶子,我看着叶片很大,应该能排得上用场,就把它给捡回来了。”

    莉娜走到干叶子附近,翻看了几下朝众人解释:“这东西是阔蕨草,干枯了以后纤维会软下来,可以当做布匹用,晚上正好铺在栈台表面,可以防潮保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