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重生之纨绔的柔弱妻TXT下载 > 重生之纨绔的柔弱妻 > 第68章 飞琼林状况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8章 飞琼林状况


    太子轻轻摇头,手上有些用力:“有些吓人,不适合姑娘家看!”

    言笑笑真想给这位仁兄一面镜子,你脸更吓人,失血过多,都是青色,冷得牙齿都打架,还在逞强。

    “你能不废话吗?我赶时间”言笑笑拉开太子的手,径直掀开衣,这一刀扎在腹部,抽出来的时候,还往旁边移了一下,又快又狠,显然是想这位太子的命,要是再深点,搅坏内脏,戳破动脉,太子现在就是尸体。

    这么长的伤口,想将就都不行,只能缝针。

    人命关天,没办法随便应付,言笑笑只好找出针线,让太子老实点:“配合一下,我还要找人,没见黑锋很急?”

    时间是命,不能放任这位不管,要不然这位的小命,真难保住。

    “你要干什么?”西刀看着针线,心里发麻,太子都奄奄一息了,你还用针扎他?

    大凤朝没有缝针一说,言笑笑懒得解释:“我师父教的!”

    “没事,你动手吧!”太子目光依旧温和,言笑笑总觉得这个太子十分奇怪,她的出现,让太子镇定了许多,像是给了他安全感!

    而且不论言笑笑做什么,太子都支持,哪怕是用自己的命博,也毫不犹豫,这不正常。

    “你认识我姑姑?”言笑笑恍然大悟,言家姑姑嫁过去,小太子应该有个三四岁,开始记事了。

    “是”太子坦然承认,目光不再像以前那么隐晦,像是宠溺的哥哥。

    言皇后待他如子,他总觉得那以言皇后的聪明,那个孩子一定活着,只是言皇后不想他才和宫廷的事情,所以把孩子藏起来,寄养在和睦的家庭,过着安定幸福的生活。

    皇家,太黑,太脏!

    言皇后不喜,想来她的孩子也不会喜欢。

    太子抛开那些遥远思绪:“你要找侯爷?”

    西北侯救了他们后,去找陌千辰,太子他们现在手里没更多消息。

    言笑笑承认:“是啊,还有陌千辰”

    太子剑眉微微隆起:“他也遇险了吗?”

    难道这里的人,更多是针对陌家?陌家可是大凤朝守护神,一旦出事,大凤朝必定动荡,谁这么用心险恶?

    周围大凤朝周围的他国?如今朝贡在即,有很大的可能!

    “陌千辰放了信号弹”言笑笑一针穿过去,立马拉回太子思绪,挺痛的。

    言笑笑一边拉拢伤口,一边跟太子商量:“我救了你,你欠我一个人情,你能换个太子妃吗?”

    西刀不忍看太子受罪,扭头专心警戒,猛然听到这一句,差点自己呛到自己,这个是世子夫人,可是什么都敢说!

    见太子没反应,言笑笑还强调了一下:“当做还我人情。”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能早点就早点,心里老是挂着,累得慌。

    太子深吸一口气,缓了缓:“她欺负你?”

    仅仅是欺负,那一跤,也算是扯平,可太子妃的样子,远远不止这些,言笑笑告状:“她想杀我!”

    太子眼中杀机一闪而过,随即恢复温和,安抚言笑笑:“你放心,她不会有机会的,她是贵妃的棋子,我出去会清理掉!”

    这太子不错,要不让陌千辰顶一下,有陌千辰的财力支持,太子十分有机会问鼎九五之尊。

    言笑笑得寸进尺:“不错,听得见劝告,你能干掉二皇子吗?”

    旁边的西刀都想给这位世子夫人竖拇指,大凤朝第一直言不讳的称号给你,那些天天打嘴仗的言官,也没你这么敢说。

    太子神色不明,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问了言笑笑一个问题:“你怕他?”

    言笑笑再次将耿直的性子展露无遗:“他们都想杀我,自然怕”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太子注意力真被分散不少,神情也没刚开始那么痛苦。

    言笑笑心里叹气,没有止痛药,你就忍忍吧!

    最后收针,言笑笑剪断线,望着那丑到极致的蜈蚣,决定以后不承认这是她缝的。

    眼不见为净,言笑笑上药耗尽,拉好太子衣服遮掩伤口,看不见了,完美。

    言笑笑打量,这太子挺能忍,全程痛的冷汗直流,愣是没叫一声痛。

    “你挺厉害”言笑笑对这个病弱太子有点改观,这么能忍,说不定真能干趴二皇子。

    太子刚要起身道谢,言笑笑连忙制止:“别乱动,你血不值钱,但值命”

    再多流点,就不是一句贫血能完事,会休克的。

    言笑笑扔了一个药瓶给西刀:“一天一颗,不能多吃,回去好好找太医看看,我非专业。”

    太子一脸茫然,这个专业是指术业有专攻?

    不等两人反应,言笑笑再次笨手笨脚的爬上马,黑锋继续往前赶路,心里祈祷陌千辰运气好点,还能撑住。

    言笑笑这么麻利的扔下两人,让西刀目瞪口呆,他也算是见过不少夫人贵女,这世子夫人怎会如此独特?

    西刀一时间也不知怎么评价“太子……”

    太子目送言笑笑离开,没理会西刀的困惑,而是嘴角带笑,眼神温柔如水:“她们真像!”

    一样的看不得人受苦,一样的用瘦弱的肩膀保护身边的人。

    倘若言王妃的孩子也在场,应该和世子夫人一般大小,是不是一样的聪慧过人?

    离开太子后,黑锋速度明显下降,不像之前那么大步往前,宛如散步一般。

    言笑笑低头问:“累了?”

    黑锋打了一个响鼻。

    “渴了?”

    “想喝东鹏特饮?”

    这里没有东鹏特饮,言笑笑掏出兜里最后两块糖,一人一马各一块:“请你吃糖!”

    黑锋依旧打响鼻。

    言笑笑神情严肃的注视着前面的茂密树林,里面虽然不到不见天日的程度,但落叶铺满地面,没有任何标识,不好分辨方向:“所以你迷路了!”

    黑锋不情愿的沉默,像是在回应言笑笑的话,西北侯那厮,只叫它给太子找个大夫,没告诉他自己现在在哪!

    言笑笑翻身下马,把属于黑锋的那一块糖吃掉:“老马识途,你长得这么帅气,怎么能迷路?”

    周围大树参天,枝繁叶茂,杂草密布,外面明明是艳阳天,里面只剩星星点点,长时间待着,还会感觉冷。

    一阵小风过,阴气森森,毁尸灭迹的好地方,希望陌千辰运气好点,没遇到什么暗杀。

    言笑笑抬头,要不爬上书去看看,低头打量自己装备,宽袖纱裙,绑一绑,可以当骑装用。

    伸手钩了钩,大树第一个树杈比黑锋还高,小胳膊小腿,跳起来也没办法。

    “黑锋,你过来下!”言笑笑招手,黑锋倒是有听话的过去,给言笑笑当凳子。

    可惜言笑笑就算踩在黑锋背上,离树杈还是有半个手臂的距离,这树长得十分欺负矮子。

    “吱吱”连刚才见到生人,急着逃命的松鼠,都留下来嘲笑言笑笑。

    努力了半天,不见任何成效,正在怀疑皇天不负有心人这句话的言笑笑干脆坐在黑锋上面休息。

    “跑啊”这声音略微耳熟,言笑笑坐直身子,能抓来做向导最好!

    随后一个上气不接下气的的声音回答:“我跑不动了,你……你一个人跑吧!”

    “从小到大你都是弱鸡”另一人骂道,随后传来惊呼声,舒雅把江兴抗在肩膀上往前跑。

    “你……你放我下来!”江兴羞的满天通红,这家伙还是女人吗?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闭嘴,别乱动!”舒雅一巴掌拍过去,位置有点尴尬,江兴顿时脸红的滴血:“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江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的清白没了,娶不到媳妇了!

    舒雅只觉得拍的地方肉多,还没觉察到部位不对:“以后少吃点,重死了!”

    一边抱怨,一边加速往前,江兴颠簸的差点吐出来。

    言笑笑坐在马上,悠闲等着人上门,果然脚步越来越近,不多久,舒雅扛着江兴从草丛钻了出来。

    两两相望,愣住三秒,舒雅把肩上的人一扔,跑过去:“笑笑,你怎么来了?这里不安全,快出去!”

    舒雅过去给言笑笑牵马绳,可黑锋大爷根本不让碰!

    江兴还趴在地上,手不断挥舞,你这么喜新厌旧,会没朋友的!

    言笑笑慢慢爬下来:“我进来找陌千辰,飞琼林暂时出不去!”

    舒雅拽着言笑笑往大树后面躲:“出不去?那赶紧藏起来,有人追杀我们!”

    “等……等……我”江兴好半天才爬起来,刚要去汇合,舒雅立马嫌弃,不让过来:“不是,是追杀你,你跑远点,别连累笑笑和我。”

    别人重色轻友,舒雅重友轻色,江兴白斩鸡一只,再舒雅眼中,色都不算,所以抛弃的毫无心里负担。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追杀我啊!”江兴哭丧着脸,怎么那么倒霉,来林子溜达一圈,都有人杀他,他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做点小玩具犯法吗?

    听着脚步声靠近,言笑笑挥手,让黑锋也找个地方躲好,江兴连滚带爬到了大树后面,五个蒙面人拿着大刀跑过来,四处张望:“人呢?”

    “一定在附近,跑不远的,仔细搜查,那小子是废物!”蒙面人朝着这边过来,言笑笑抬起手,运转异能,想要来一发大的,还没开始动作。

    另一个蒙面的黑衣人出现,身形修长,脸上带着鬼面,青面獠牙,十分吓人,手握冰冷长剑,一剑一个,干净利落,没有半个多余动作,像是收割人性命死神。

    解决完五人,鬼面又消失不见。

    三人面面相觑,这英雄还真是潇洒,名字都不留下。

    “好帅气,出剑速度到都没看到武功比索姑娘还高强”舒雅眼冒星星,一脸崇拜。

    江兴吞吞口水,从小舒雅脑子就不正常,一个杀人如麻的杀手,不可怕吗?

    三人从大树后面出来,尸体都是一剑封喉,没办法问话。

    言笑笑蹲下,拿出手套戴上,开始翻看尸体,对方很小心,身上没有任何代表身份的物件,连大刀都是普通的兵器。

    言笑笑拿起其中一个人的手,上面沾染了红色,舒雅左看右看,觉得都一样,最多是胖瘦区别:“笑笑,你在看什么,这不是血吗?”

    言笑笑摇头,上面有一股草木的味道:“不是血,是汁液”,手上面擦拭的痕迹,应该是无意中沾染上去的,没有擦干净。

    江兴尽力不去看尸体,催眠自己把这些当成木头,才敢注视那只手:“是赤果酱,可以用来染家具。”

    “你还在玩你那些小人小房子啊,你是男人,能阳刚点吗?”舒雅叹气,觉得和表妹退婚后,江兴以后可能娶不到夫人,只能把自己嫁了,一个男人软绵绵的,像什么样子!

    江兴来气,怼回去:“那你是女人,你能温柔点吗?”

    舒雅挽袖子,手无四两力,嘴巴倒是挺硬:“江兴,你欠揍是不是?”

    “你知道哪里有这些果子吗?”言笑笑没有找到更多的信息,这些人之前经历过打斗,言笑笑想沿着他们足迹去找找。

    “知道,不过还是不要去,很危险的!”江兴一边回话,一边抢自己的衣袍,说话就说话,不准动动手。

    拉扯间,有个小鹰掉落,言笑笑捡起来端详:这鹰是铁浇筑,形状别致,质地特殊,上面有两个小字,是一种特殊的文字。

    言笑笑问:“哪来的?”,这鹰表面十分光滑,是有人经常把玩,可能是某人的随身物品。

    “我捡的,在西街那里,我等了一阵,没有见到失主,见它做工精细,便留在身边”江兴从小就喜欢收集这些,还喜欢做,自己屋里的箱子里面,都是这些小玩意。

    “我没有故意私藏的!”江兴怕言笑笑误会,舒雅也作证:“他从小就有这毛病,见到这些小玩意,就挪不动脚步!”

    言笑笑举起鹰,光透过,地上隐约呈现一副图案:“帕子!”

    舒雅自己身上的脏兮兮的,扒拉了江兴雪白的帕子放下地上,图案清晰不少,是一座延绵的山峰。

    舒雅惊呼:“啊,这是玉顶山,这东西是外族的!”

    见两人目光过来,舒雅捂住嘴巴,随即小声解释:“我在边关见过这东西,玉顶山是他们的神山,他们好些信物,都会刻这个!”

    言笑笑收好鹰,也没还给江兴:“神山?他们追杀你,是不是因为这个?”

    江兴欲哭无泪:“我不知道,他们就说要杀我,也没我要什么东西啊!”

    要是他们开口,江兴立马就给,舒雅冷笑:“给了你更加没命,杀人灭口!”

    江兴……

    活着好难!
《重生之纨绔的柔弱妻》相关推荐: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烂柯棋缘剑道第一仙这个诅咒太棒了一念永恒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大佬每天都在上热搜我在洪荒横着走人在向往,直播乡村生活娘娘今天在干啥纪大神对我一见钟情衣锦蓝姫你总要遇见五个人穿成假千金后我成了团宠女尊世界的挣扎求生神域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