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红楼如此多骄TXT下载 > 红楼如此多骄 > 第96章 加官进爵财色兼收【上】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96章 加官进爵财色兼收【上】


    勉强出了些恶气,又顺势震慑住一众豺狼之后,来顺这才提笔写了履历,又郑重的签下核实身份的凭票。

    这也意味着从此以后,他正式从来顺变成了焦顺!

    因懒得再见那睁眼瞎的李郎中,焦顺便把呈送履历、凭票的事儿,一股脑都推给了贾珍。

    然后他自顾自寻到焦大被软禁之处,父子二人冲俞禄抡了好一通王八拳,这才携手得胜而归。

    等重新回到后门内的小院,焦顺一时竟恍如隔世。

    若非焦大骂骂咧咧破坏气氛,他说不得就要和父母相拥而泣了。

    却说一番劫后余生的悲喜之后,四人在厅中围坐一团,焦顺这才将前因后果一一道出。

    当说到自己当着赖大的面,硬生生砸断了赖慕荣的两条腿,焦大便止不住的叫好,连道不愧是我儿子。

    徐氏却有些提心吊胆,觉着这一来两家怕是要不死不休了。

    “事到如今,本来也没什么转圜的余地了!”

    来旺倒看的明白,他更加好奇且关注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倒是这什么百工司的所正,究竟是什么官职?官居几品?又司职些什么差事?”

    一言既出,屋里登时没了言语,四人大眼瞪小眼,全然不明所以。

    …………

    与此同时。

    “老爷,这所正是什么官职,在衙门里可有实权?”

    王夫人也正好奇的,向贾政打听着同样的事情。

    贾政沉着脸横了她一眼,这才干巴巴的解说道:“工部自上而下,设有部、司、所三级,尚书乃一部之主,郎中总理一司,而这所正顾名思义,乃是所一级的主管,虽只是正七品,论实权却不在主事之下。”

    “按惯例,被分到六部的观政进士们,在三年期满之后,考评最上等的遇有缺额可补主事,主事无缺额则递补所正,若两处皆无缺额,就只能继续依序候补,或是外放做个知县了。”

    “因近些年各部冗官冗员,能直接递补主事的屈指可数,所正也成了难得的肥缺。”

    “这回工部虞衡清吏司一分为二,好容易腾出几个主事、所正的位置,也不知多少两榜进士为此打破了头,谁成想最后竟便宜了一个家奴!”

    说是比主事实权还大些,实则从五品的员外郎,若不得掌司的郎中信重,怕都未必能辖制住位卑权重的所正。

    但贾政的官职就是员外郎,他自然不愿拿此举例。

    “如此说来,倒比百里侯还清贵些,又颇有几分实权在手?”

    王夫人心下暗暗欢喜,又明知故问道:“老爷先前不还抱怨,在衙门里独木难支颇受排挤么?如今这来……这焦顺分派到工部为官,正好……”

    “好什么好?!”

    贾政怒道:“与家奴同衙为官,传出去岂非笑谈?!”

    说着,径自拂袖而去。

    王夫人对着丈夫的背影哑然一笑,随即便指派金钏去请王熙凤过来说话。

    王熙凤显然也早问清楚了,这所正究竟是什么官职,有多大的权柄。

    故此进门就笑的春风得意,偏又刻意拿乔着抱怨:“原本还想着,这猴崽子若能袭爵,就让咱们家里给他在军中谋个差事,谁曾想竟稀里糊涂去了工部。”

    “往后我可拘束不住了,还得让老爷在衙门里把他盯牢些,免得再给府上生出什么祸事来!”

    若当着贾赦、邢夫人的面,她便只能称呼二老爷、二太太,可如今屋里只有姑侄两个,自是怎么亲近怎么来。

    王夫人摇头道:“老爷只怕一时转不过弯儿来,方才还说什么‘主奴同衙,岂非笑话’呢。”

    顿了顿,又提醒道:“那焦顺如今若放在外面,也是堂堂的官老爷了,往后你可不好再这么称呼他——且这几日千万要好生安抚他家一番,别因为袭爵的事儿落下嫌隙。”

    “不妨事!”

    王熙凤刚才还说什么拘束不了,现下却又全没当一回事:“他老子娘还在我这儿呢!何况他这官儿全仗着宫里大姑娘的门路,咱们既是家主又是恩主,难道这猴崽子还能反了天不成?”

    “且先前在老太太跟前儿,咱们又不是没帮着他家说话,只不过当时形势比人强罢了。”

    顿了顿,又补充道:“再说我先前还想着,举荐他父子去薛家拿些干股,做个大掌柜呢!”

    显摆完自己‘丰功伟绩’,她话锋一转,掩嘴笑道:“倒是东府那边儿偷鸡不成蚀把米,珍大哥往后怕有的头疼了。”

    王夫人微微摇头:“要照你说的,他也沾了个‘举主’的名分呢——再说往后便有什么,也是他咎由自取!你只要尽力拘束着来家,别明着坏了府里的颜面就好。”

    因见王熙凤一味地沾沾自喜,生怕她不肯尽心安抚来家。

    故此王夫人干脆越俎代庖的做主道:“依着我的意思,也别让他家回宁荣巷了,干脆就住在后门那小院里,一是略作补偿,二来也显得亲近。”

    “且那院子紧挨着后门,往后他乘车坐轿又或是有什么人登门拜访,也都是极方便的。”

    说着,又吩咐道:“你从库里捡那好家私,让人给他们置备齐了——等明儿禀了老太太,再把来旺夫妇的月钱提一提,不说和赖大比肩,起码也要越过林之孝、吴新登去。”

    “还是太太想的周详!”

    听是府里出面补偿来家,王熙凤哪有不依的道理,顺势又帮着焦顺讨要道:“不过那院子颇大,再说他也是有了官爵的人,身边总不好没人伺候。”

    “偏我家里就只有平儿这一个出头,太太干脆送佛送到西,再调拨个得用的丫鬟予他吧。”

    王夫人在她头上点了一指头:“还好意思说别人是猴崽子,我瞧你才是顺杆儿爬的泼猴!”

    姑侄两个笑闹了一阵。

    王夫人又板着指头算道:“金钏、彩霞几个,我是片刻离不得的,如今品貌出挑又老实本分的,就只有金钏的妹妹玉钏了。”

    “那就是她了!”

    王熙凤笑道:“劳太太再赏两个粗实的婆子,明儿一早我让平儿给他家送过去,也就齐全妥当了。”

    …………

    返回头再说薛蟠。

    因那赖慕荣两次断腿时,薛大头都不曾闪避,等带着一身血腥回到家中,登时就惊动了阖家上下。

    薛姨妈满口‘我的儿’,几乎当场落下泪来,直到再三确认儿子并未伤着,这才又连念了几声‘阿弥陀佛’。

    宝钗在一旁却并未松懈,急忙追问这血腥的来龙去脉。

    薛蟠倒也不瞒着,拿出‘老书迷’的架势,将个官窑的茶盏当成惊堂木,绘声绘色的描述了:

    赖慕荣借钱夺爵,焦顺逆风翻盘,以及赖大眼睁睁瞧着自己儿子被打断双腿,却偏偏无能为力的恼怒与悲哀。

    说到赖慕荣指证自己时,他破口大骂赖家奸猾;说到焦顺举凳断腿时,他又洋洋自得,宣称自己从中出了分力,且表现得比那贾蓉、贾蔷硬气多了。

    他肆意的宣泄着情绪,全然没注意到薛姨妈满面愁苦的掩住了心尖,薛宝钗也是紧咬着银牙,把那帕子绞成了麻花。

    她母子二人一门心思,想着施恩拉拢来家,谁成想薛蟠背地里,竟卷进这等事情里去了!

    都说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可对来家而言,这爵位怕不比财路金贵百倍、千倍!

    如此一来,把先前的恩德交情全抵了,怕都还远远不够!

    现如今涉及其中的三家,贾珍地位权势最高,故此只是丢了颜面,又被焦顺捏住了把柄;赖家身份最低,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被焦顺和贾珍打断了双腿。

    那么薛家呢?

    难道就能轻飘飘的,当做无事发生一样?

    尤其听薛蟠的描述,他竟是主动上前帮着惩治赖慕荣,如此一来非但和焦顺结仇,甚至还大大的开罪了赖家!

    “哥哥当真糊涂!”

    薛宝钗一时也顾不得长幼有序,急道:“如今这府上最有权势的两家豪奴,全都被你给得罪了个干净,往后咱家还怎么在这府上容身、立足?!”

    “这有什么。”

    薛蟠却是满不在乎,扁嘴道:“那赖家刻意坑害我,我难道还要供着他们不成?至于那来……那焦顺,妹妹且放心一百个心,等我备下重礼,明儿就去给他赔个不是!”

    这岂是赔句不是,就能轻轻巧巧了事的?!

    宝钗还待开口,薛蟠却一叠声的讨饶:“好妹妹,你好歹容我去洗一洗,换身赶紧的衣裳再来说话,不然这身上都要馊了。”

    薛姨妈最是心疼儿子,虽知道这事儿极为不妥,还是连忙让人准备沐浴要用的物事。

    等薛蟠没事儿人似的去了,宝钗又生了一阵子闷气,这才向母亲提议道:“妈妈,现如今要安抚那来……焦顺,怕也只能把香菱送去了。”

    “届时再带上那五千两银子的欠条,左右这银子咱家也未必能讨得回来,索性做了人情赔礼,也免得再和赖家正面冲突。”

    薛姨妈闻言苦笑:“那银子的事情也还罢了,可这香菱……你哥哥又怎肯答应?”

    “妈妈方才难道没听出来么?”

    宝钗苦笑道:“方才哥哥提起焦顺时,全不似往日那般厌恶,反倒颇有几分钦服的意思——哥哥对这等好勇斗狠之徒,总是青睐有加,长此以往却怕……”

    说到这里,她也怕一语成谶,故此忙收住了话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红楼如此多骄》相关推荐: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大梦主踏星神秀之主我不可能是剑神天涯客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永恒之门不败战神杨辰秦惜谁说纨绔不读书遮天之我是小石头拯救大明朝灵气复苏:开局发布修炼者天榜重生弃妃有点拽大佬穿成炮灰女配后[快穿]我为女帝更衣十八年极品妖孽从吞噬星空当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