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TXT下载 >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 第三十六章:大一统与中央集权(只欠七更了,马上就还完了)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十六章:大一统与中央集权(只欠七更了,马上就还完了)


    出征!

    出征!

    出征!

    刚刚登基并改名为金勇的多尔衮,其实并没有太多选择,一切就像吴起预料的那样,多尔衮虽然名义上贵为皇帝,但实际上已经没有太多选择。

    为了平息内部矛盾,他选择了倾国而出!

    这一次,要是不成功,那就完了。

    当然,多尔衮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动用倾国之力的,主要是他收到了来自于吴三桂的邀请。至于他为什么恰到好处的收到吴三桂的邀请,这肯定和吴起无关,一切都是巧合!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

    吴三桂其实也很无奈,因为他也没得选!

    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这一次,倒是没有人抓住陈圆圆,也没人拷打吴三桂他爹吴襄了,这一次吴三桂他爹以及吴三桂的家人,都被孔子当做使者,在崇祯十七年夏末之时,送回了辽东。

    所以,这一次吴三桂起兵造反之时,终于不能把理由往女人身上推了,他就是反贼、汉奸,洗不白的那种!

    当吴襄以使者的身份,回到辽东,给吴三桂下最后通牒的时候,吴三桂也曾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

    是否造反这个问题,吴三桂也不是一开始就作出决定的,他曾经徘徊、犹豫了很长时间,一直希望孔子能给他个机会,但孔子没有!

    按照孔子的想法:你们辽东军阀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坑了朝廷起码上亿两的辽饷,结果一个东虏都守不住,以至于让东虏数次入关劫掠。

    怎么看,都是辽东军阀不合格、不仗义,光拿银子不办事儿!

    所以,若是按照孔子的想法来处理,那肯定是要抓一批、杀一批的,在抄家一批的。不然,大明朝国法何在?那些北地因为东虏入侵而死去的百姓,又怎能瞑目?

    甚至还私底下和东虏有着直接联系,多次倒卖粮食、铁器甚至是火药、火炮、兵器、战甲给东虏,还曾多次出卖朝廷信息,这样的汉奸军阀,朝廷有实力之后,不给你铲除了、杀干净,还留着过年?

    所以,孔子给吴三桂等人开出的条件,在吴三桂等辽东大小军阀的眼中,就极为苛刻。

    “丞相说,朝廷一定会清算我们。如果我们及时投降,那么命还能保住,但是家产是保不住了,兵权也保不住。不过丞相可以保证,只清算一次,日后不会继续找其他的理由或借口清算我们。”吴襄看着在座的大小军阀们缓缓说道。

    “不给兵权?”

    “对!”吴襄肯定的点了点头。

    “没有兵权,我们凭什么相信他?”

    “对啊,没了兵权,还不是朝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过去替朝廷保卫辽东,抵抗东虏,死了那么多人,如今不需要我们了,就直接开始清算了,这不是过河拆桥吗?”

    “这是卸磨杀驴,他孔丘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不错,真以为东虏是泥捏的?真以为我们这些年都是在白拿朝廷银子?没有我们,东虏早就入关占据北方了。结果如今朝廷却如此苛待我们这些功臣,朝廷这是有奸臣啊!”

    “不错,朝廷出了奸臣,孔丘就是这个奸臣,他手撕国公,掌掴陛下,如今更是篡权,意图谋反,我们作为大明的忠臣,怎能坐视不理?”

    听着众人的言语,吴襄瞥了一眼许久不见的儿子,看着一动不动保持沉默的儿子,吴襄瞬间就知道了儿子的想法。不过他也没有当面反驳,而是等到众人都离开之后,才悄悄的关上门询问吴三桂的想法。

    “长伯,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可知晓丞相麾下的中央军有多强大?你可见识过君子营、勇士营的勇猛?你可知道,如今京城之中,光是新兵就有不下三十万之数。”

    “除此之外,王太师还通过天津,每月至少从南方、海外,运输五百万石粮食,如今北地已经初步安稳,朝廷还有大义,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听到这里,吴三桂却轻轻的摇了摇头。

    “父亲,我的恩主乃是陛下而不是丞相。无论如何,丞相掌掴陛下,都乃大不敬之举,与造反有何区别?”

    听到这里,吴襄生气的拍了拍桌子:“此地只有你我父子二人,长伯连为父都信不过吗?”

    听到这里,吴三桂左右看了看,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不是孩儿怀有二心,实在是丞相太过分了。”

    “早在两月之前,丞相府就发来政令,要求查清楚关宁军的具体数额,然后朝廷会派遣监察御史过来,一个人一个人的发放粮饷。”

    “父亲你也知道,这些年来,为了抵抗东虏,我等辽镇军头不得不蓄养家丁,如果没有那些家丁,我们又凭什么抵抗东虏?”

    “如果让朝廷派遣的监察御史过来了,如果真的一个人一个人的发放粮饷,那我们这些将军,凭什么继续蓄养家丁?没了这些家丁,我们什么都不是!”

    “至于丞相的保证,我根本就不信。实在是太过严苛,失去兵权,上缴全部土地、九成财产,还要举家前往京城,做一富家翁,谁能保证,事后不遭到清算?我信不过丞相!”

    “那你打算怎么办?起兵清君侧?”吴襄问道。

    “自从拒绝了监察御史之后,丞相府就停止了对关宁军的一切支持,军粮没了,军饷也没了,兵器、甲胄、箭矢,统统都没了!若不是我们关宁军还有些底子,早就被丞相府一口吞了。”

    “如今的辽镇,不仅仅我个人对丞相不满,大小军头们,对丞相都很不满。我们互不信任彼此,丞相却直接让我们交出军权,甚至还想要杀掉一些出卖过朝廷的军头,实在是太过分了!”

    “纵使孩儿想要继续效忠于朝廷,其他的大小军头,也不会继续效忠朝廷了。”

    “然后呢?”吴襄淡淡的道。

    “早在丞相掌掴陛下之时,我就私下和先帝(皇太极)有了联系。那时,先帝许我汉八旗旗主之位,诚意不可为不足。如今陛下(多尔衮)登基之后,更是直接许我为平南侯,新增八旗正绿旗之主。”

    说到这里,吴三桂朝着盛京方向拜了一拜:“如今陛下锐意进取,大步改革,彻底汉化,还带头改了汉名,从此以后,大清不分满汉,只有旗人和非旗人,其中旗人是国族,只要投过去,从此以后,我吴家就是世袭罔替的国族。”

    “你这是要造反啊,长伯,听爹一句劝,后金不是朝廷的对手。闯军百万雄兵都被丞相击败了,后金又凭什么和丞相斗?”

    听着吴襄开口丞相无敌,闭口丞相天人之勇,吴三桂也懒得解释了,在他看来,父亲什么都好,就是这胆子有些小了,所以被丞相给吓到了,误以为丞相的实力很强。

    还说什么中央军横扫天下,君子营天下无敌,这样的话,在吴三桂听来,很是刺耳。

    朝廷什么时候有这种强兵了?

    不可能的!

    至于闯贼百万大军,吴三桂觉得,顶多二三十万流民,数万老营罢了,百万之数,听听就行了,吹牛谁不会啊。

    “父亲,正所谓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如今陛下整顿旗人,调动全国老幼,使出倾国之力,不日便将出兵三十万,这三十万精锐,我们关宁军拿什么去抗?”

    “如今,我们又和丞相府有了矛盾,到时候丞相府是不可能帮助我们的,肯定会利用大清三十万精锐消磨关宁军的实力。等到关宁军死的差不多了,丞相府在趁机出兵,一举击败锐气已失的八旗,真是好算计!”

    “长伯,你……”

    “父亲,就这样了。不日之后,孩儿便会打着借师助剿、清君侧、营救陛下(崇祯)的名义,打开山海关,放陛下(多尔衮)入关。”

    “长伯,不能不留一条后路啊。”

    看着铁了心的吴三桂,吴襄也知道,自己无法说服这个儿子,想了想,吴襄开口道:“为父在京城曾经听过这样一句话,叫做鸡蛋不能全部放在一个篮子里。”

    “所以,长伯你继续清君侧,至于为父,这就带着长孙离开,逃出去,然后向朝廷举报你,举报你意图谋反。”

    “估计那时候,后金八旗已经来到山海关附近了。这样,朝廷就是知道了,也不会对你的计划造成多大影响。”

    “如果你赢了,那我们吴家,从此以后便是大清的国族,世袭罔替,与国同休。如果你输了,为父带着长孙一起,有着大义灭亲、举报你造反的功劳,哪怕事后遭到清算,至少吴家不会灭门。”

    “让幺儿去吧。”吴三桂淡淡的道。

    爷爷爱长孙,父母爱幺儿。

    “好!”

    ……

    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故事没有了,但清君侧、诛权臣的大旗却立了起来,甚至吴三桂还说,之所以借师助剿,主要是因为他觉得光靠关宁军无法救出被孔子囚禁的崇祯天子,所以无奈之下,才不得不打开山海关,放满清入关。

    至于到时候满清来了就不走的问题,吴三桂也已经想好对策了:陛下为了感激大清拯救自己的恩德,便将北地赠予了大清。

    同时,南明北清皆为兄弟之国。大清为兄,大明为弟。

    多好的口号啊!

    想到这里,吴三桂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我实在是太聪明了!

    ……

    崇祯十七年秋

    秋收之后,多尔衮点集兵马,召集六十岁以下的老人、十四岁以上的少年,全国共计四十万大军。

    而后,从中选出三十万,朝着山海关而去。

    吴三桂以拯救被囚禁天子为名,打开山海关,放满清入内。

    消息传开之后,天下哗然!

    有士绅说:吴三桂不讲华夷之辩,实乃畜生是也!

    这样的士绅比较少,只有一成左右。

    也有士绅说:吴三桂是畜生,但孔丘也不是好人,他们两个一个比一个坏,不过是狗咬狗罢了。

    这样的士绅多一些,有两成左右。

    还有士绅说:孔丘手撕国公、掌掴天子,还不敬士绅,苛待士绅,实乃士绅之敌,满清虽然是夷狄,但是如今却已经彻底汉化,行事风格与汉人已无任何区别。圣人曾经说过,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所以,只要满清善待士绅,他们就欢迎满清。

    这样的士绅,数目比较多,超过了半数!

    得到消息之后,孔子不紧不慢的带着大军,在山海关对面,和满清对峙。

    满清一方,有三十万八旗兵,六万关宁军,共计三十六万大军,以骑兵为主。

    孔子一方,有二十万训练了起码四个月,还见过血的新兵,五万中央军、三万君子营、三万勇士营,共计三十一万大军,以步兵为主。

    孔子趁此机会,在整个北地开启了战时模式。

    一切权利收归丞相府所有,两万君子营、十万新兵、五万新儒,以北京为中心,开始改造整个北地。

    这种时候,谁敢不服从丞相府的命令,谁就有勾结满清造反的嫌疑。哪怕士绅对丞相府的政令有所不满,但也仅仅只是不满了。

    真正有实力的士绅,早就跑南方去了。

    一些小地主,也就是过过嘴瘾,在嘴上喷一喷丞相府罢了,真要让他们付出实际行动来反对丞相府,既没有这个实力,也没有这个胆子。

    北地仍在大战,墨子这儿却受到了很多请战书。

    有的建议墨子趁机突袭江南,占据江南水乡,拯救江南百姓于水火之中。

    有的建议墨子在关中聚集一支军队,等到满清和孔丘的大战结束之后,在突然杀出,对胜利的一方动手,然后占据北地,消灭东虏。

    看着面前这一摞摞建议书,墨子就知道,底下的这些墨者,距离自己心目中的要求,还差的很远。

    倘若,他们真的发自内心的认可自己的理念,又怎会提出这些建议呢?难道不是应该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入改善底层百姓生活中去吗?

    “曲物,你来说说,为师该怎么办?”

    “有些师弟,对我们的理念理解不到位,思想上存在问题。但我们墨家不讲究不教而诛,所以我建议师父可以公开的搞一次演讲,让大家明白师父你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样的。我相信,大多数师弟在师父明确表态之后,都会明白自己改怎么做。”

    “哎,他们果然差的很远,只是区区北地大战罢了,就已经让这么多墨者沉不住气,更别提底下的官僚了。老夫的梦想,仍然任重而道远。”

    很久很久以前,墨子目睹诸侯列国乱象之后,就萌生了一个梦想,但梦想是什么?梦里想想罢了。

    可是玄门的出现,让墨子有了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如今的关中,更是被他辛勤建设了十七年,但距离他的梦想,却还是非常遥远,非常遥远。

    “一开始的时候,老夫的梦想很简单,只要全民吃饱饭,只要老百姓能在勤劳肯干的基础上,能吃饱饭,就行。你说,这个梦想简不简单?直不直白?”

    “这个梦想很不简单,非常伟大。如今的关中,已经实现了,川蜀之地也快了,可大明的其他地方,却还差一些,至于列国诸侯,更是差的很远很远。”曲大说道。

    “在实现这个梦想的过程中,老夫观察百姓百态,想了很多,也涨了很多见识,慢慢的老夫就萌生了第二个梦想。”

    “这些年来,老夫发现,百姓们整体而言是非常愚昧的。虽然这话说出来有种政治不正确的味道,但实话实说,天下间的百姓,庸人、蠢人占据了绝大多数,真正的聪明人是极少的。”

    “很多百姓因为自己的愚蠢、短视、意志不坚定,往往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有时他们是真蠢,有时他们是有了正确的想法但是却不敢实施,有时他们就是利令智昏。”

    说到这里,墨子直接摇了摇头:“当然,老夫说了这么多,不是为了证明百姓有多么的愚蠢、短视,而是为了表述老夫的第二个梦想——教化!”

    “作为执政者,老夫有义务,也有责任,去教化治下的百姓,让他们不再愚昧,培养他们的眼光,锻炼他们的能力,发展他们的爱好、兴趣,真正的实现,每一位百姓,都有自己的看法,而不是人云亦云,而不是很容易受到他人影响。”

    “所以,老夫的第二个梦想,就是让百姓们拥有自我,真正的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

    不要再人云亦云!

    不要再那么轻易的受到其他人影响。

    对于事物,要有自己的看法。哪怕你的看法和其他人一样也没关系,但一定要是你自己经过思考之后得出的结论。而不是被他人以种种手法、手段,误导、引诱、洗脑,然后以为自己得出了答案。

    曲大直接就摇了摇头:“没希望的,百年之内都没有任何希望!”

    “老师你的第二个梦想,难度实在太大,我很难想象该如何实现这个梦想。只有真正的士,才能堪堪达到老师你的标准。可是这天下间的士才有多少?百不足一!”

    “不错,这个梦想确实很困难,但再困难也要努力,为了实现这个梦想,第一步就是普及教育,必须普及教育,让百姓们识字读书,才是实现这个梦想的前提。”

    说到这儿,墨子就看了一眼江南方向:“但是,哪怕初衷再好,也定不住底下的人乱弹琴。圣人的四书五经不好吗?上面全都是教人向善的道理,这些读书人更是从小开始读圣贤书,结果读了一辈子,才培养出来几个真正的君子?剩下的不照样是满嘴仁义道德,心里金银财宝。”

    “所以,光是教育,光是全民读书是远远不够的,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为师是不会统一大明的。因为为师也害怕,害怕有朝一日,没有外敌之后,直接就懈怠了。”

    说到这里,墨子立刻就慎重了起来:“权力,实在是太诱人了。它可以在不经意间改变一个人,尤其是大一统制度下的权力,全天下乃至于整个世界,就属你最大,没有一个人可以反驳你,没有一个人,可以劝说你。”

    “从法理上讲,大一统的皇帝是高高在上的,所有的大臣,和他都不平等,即使是皇后,和他也不平等。君王高高在上,孤家寡人,没有人可以和君王平齐。没有制约的权力,堕落成什么样子,老夫都不奇怪。”

    说到这里,墨子看着书桌左侧的那一摞史书感慨道:“当初创建这个大一统制度的始皇帝,一定是以为非常了不起、非常强大、非常坚韧的君王。”

    “可惜的是,不是每一位君主,都能有这位始皇帝那样强大的能力,坚强的意志。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首先伤害的就是百姓,其次,伤害的他所在的王朝,最后伤害的还是百姓!”

    “如今的玄门,你追我赶,诸位道友之间,除了极少数有生死大仇的之外,其余的大都是良性竞争,有竞争才有进步。”

    “因为老夫在一旁虎视眈眈,所以王诩道友和孔丘道友不但没有内讧,反而开始讨论如何改造大明,如何联手建立一个新的大明了。”

    “因为老夫率先开创了气血武道的前路,如今庄周道友也不再像过去那么喜欢摸鱼,终于开始认真探查龙脉真相了,而且,据他所说,他已经开始实践了。若是成功,便意味着天地精气的奥秘,开始向我们打开。”

    “到那时,我们便可以改造列国,让现实世界,也能像大明这样,精气充沛,岂不美哉?”

    “还有老聃道友,他现在已经将元始、灵宝、道德三大神祇融为一体,演化为了先天一气,距离先天一气合昊天,也不远了。”

    “到那时,炼神之道的前路,也出现了。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说到这里,墨子就打开了论坛,看向了如今最热的那个帖子。

    铁的标题是这样的:论新世界!

    副标题:坚持一个大明的基本原则,改造旧世界,创建新世界。

    帖子内容:诸位道友,我是熊岩,此次受孔丘、王诩道友所托,在论坛之上召集玄门道友,进行讨论,诸位道友可畅所欲言。本次讨论的主题为你心目中的大明。

    建议被采纳者,必有回报!

    “大一统?中央集权?分封制?要不要有科举制?要不要有国人、野人的制度?我觉得,首先要确定的是基本制度,这是最根本的问题。”——没什么经验的南子,说错了也不要怪我。

    “我肯定是站大一统制度的,这个制度实在是太好了,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大一统的魅力,实在是深入我心。”

    “看看我们的现实世界,诸侯混战,整天不是东边发生战争就是西边发生战争,就没有和平过。每个国家,都有属于自己的文字,每个国家都有属于自己的度量衡,想要出个国,还得学习十七八个国家的语言不成?哪里像大明,全国都有统一的语言,哪怕你的口音其他人听不出来,你也可以写字交流。”——大一统制度的忠实支持者庞涓。

    “大一统?那我问你,如果大一统,谁当皇帝?如果大一统,王太师和孔丞相谁高谁低?以谁为主?甚至到那时,要不要还政于天子?还是继续当权臣?”

    “如果仍旧是大一统制度之下,那么每时每刻都会有数不清的臣子,紧密的团结在天子身边,哪怕他们不可能真的造反,烦也能烦死你。”

    “无论什么事情,都要看是否合适,而不是单纯的坚持某个制度,那样岂不是一成不变,犯了教条主义的错误?”——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道友。

    看到这里,一位身穿白衣的青年小哥儿,发出了自己的评论。

    “大一统有大一统的好处,分封制也有分封制的好处。凡事不可太绝对,也不能一成不变。就以眼下的大明来说,如果坚持大一统,那么海外怎么办?能直辖吗?朝廷能派遣流官治理海外吗?”

    “如果朝廷派遣官员治理海外,那给多少权利呢?给不给兵权?给不给财权?给不给人事任免权?如果给,给多少?”

    “要是给少了,野人来袭,他得立刻上报,三个月后,朝廷终于收到了野人来袭的情报,然后经过半个月左右的讨论,得出了结论:允许调动军队守城。又过了三个月,命令终于传回去了,可是如今距离当初野人攻城,已经过去了快七个月,有用吗?有意义吗?”

    “如果限制当地官员调动士兵的权利,那么以上情况是肯定会出现的。如果不限制,那么他暗地之中训练私兵准备造反怎么办?”

    “而如果权利给多了,那和诸侯、藩镇有何区别?还不如一开始就用分封制,将之敕封给某位诸侯。起码,人家诸侯是用心经营封地,因为,那就是他们的家啊。”

    “若是用流官治理海外,他们真的会用心吗?不会的,他们只会把海外当做一个捞钱的地方,去了就捞钱,捞够了就走人。至于建设海外,那和他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家!”

    “可是诸侯就不一样了,那里真的是他们的家,即使再苦再难,诸侯也会努力的建设。”

    “每次我看到列国的地图,你们知道我想到的是什么么?六百年前武王伐纣之时,大周拥有的土地,不过是中原腹心那么一小块儿,从面积上讲,顶天了也就是几万平方公里,有十万吗?”

    “六百年后,诸夏加在一起,总面积怎么都有好几百万平方公里。虽然这么多诸侯,对于周天子来说,和反贼没什么区别,除了晋国、鲁国等少数诸侯还是天子的铁杆支持者之外,反贼甚众。”

    “但是,大周的文化,却传遍了整个天下。即使是自号蛮夷的楚国,内心深处也是非常向往中原文化圈的,只不过以晋国为首的中原诸侯,不接受楚国,排斥楚国,使得楚国没有办法了,只好自号蛮夷。”

    “如果哪一天,列国之中,出现了一位雄主,实现了天下统一的霸业,那么天下的范围就从当年的中原腹心之地,扩大到了如今的整个天下!”

    “如今大明朝也是类似的情况,海外有着广阔无际的大陆、数不清的海岛等着我们开发,如果大家的目光仍旧局限于大明朝本身,那就太浪费姜橘道友发现新大陆这个机会了!”——平时不怎么爱说话的卫鞅。

    “那若是依道友来看,如今的大明,该怎么办呢?”熊岩。

    “如今的大明,其实也不是很难。”卫鞅真心诚意的道,他是真的这么想的,虽然有困难,虽然存在问题,但只要开动脑筋,办法总比问题多。

    “大明本土,可以继续大一统,甚至大明、海外,都要坚持一个大明的基本原则,这一点毫无争议。”

    “但是在海外,却要以分封制为主。除非哪一天,消息传播的速度,可以达到一天几千里上万里甚至更远,到了那时,海外诸岛才具备朝廷直辖的条件。而消息传播速度,不过是全球大一统诸多必要条件中的一个罢了。”

    “比如朝廷出兵速度,若是朝廷做不到三月之内,全球各地投放兵力,那么全球范围的大一统,就不适合出现。”

    “大一统这个制度,好是好,但大一统的直接统治范围是有限的,受到生产力的限制,受到消息传播速度的限制,受到交通的限制,受到朝廷投放军队速度等诸多因素的限制,大一统的统治范围相较于全球而言,其实是很小很小的。”

    “所以,大明本土可以继续大一统。丞相和太师,也可以展开更加深入的合作,让南北合流,南方负责财力物力,北方负责兵力。简而言之,南方出钱,北方出力,共同建设新大明。”

    “以后的大明,可以两京制。南方以南京为都城,太子监国,太师辅之,负责出钱,负责海洋贸易、建设海军。北方以北京为都城,天子治理国家,丞相府辅之,负责出力,负责对付北方草原、建设陆军。”

    “如此,南北就可互相制衡、互相合作。一个有太子有钱,一个有天子有力。而且,这样也有利于制衡太子和天子,哪怕未来有朝一日还政于天子、太子,这样的制度,也可以继续流传下去。”

    “此外……”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相关推荐: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大梦主踏星神秀之主我不可能是剑神天涯客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永恒之门不败战神杨辰秦惜谁说纨绔不读书遮天之我是小石头拯救大明朝灵气复苏:开局发布修炼者天榜重生弃妃有点拽大佬穿成炮灰女配后[快穿]我为女帝更衣十八年极品妖孽庶女攻略(《锦心似玉》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