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我继承了古老神秘组织TXT下载 > 我继承了古老神秘组织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掌教:我早已料到一切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一十九章 掌教:我早已料到一切


    “我不叫这个名字,我叫玉藻前。”撑着油纸伞,戴半截面具的灵体女子说。

    “她说什么?”苏宁保持着戒备的动作,看向雪莉。

    雪莉自觉充当起翻译,转述了下,听得苏宁惊讶不已。

    玉藻前……他不陌生,照他猜测,应该是美姬的众多分身之一,眼前这只,与美姬容貌极为相似,却对苏宁没有敌意。

    再结合它的来历,就很值得人深思了:

    “按照神话,玉藻前与安倍晴明大致处于同一时代,难道,她就是雪莉外公从王井中带回的式神?”

    “可美姬的分身,怎么会成了人类的召唤物?”

    苏宁感觉挖到了密辛,当即通过雪莉,将心中的疑惑隐晦表露,并试探对方与美姬的关系。

    “我的确是你们要找的式神,也的确是狐妖,但我不知道美姬是谁,我的记忆截止于离开王井,之前的事,已经遗忘。”

    玉藻前平静回应。

    或许是灵体,亦或活了太久的缘故,她似乎没有人类的情绪,回答的声调都没有起伏。

    遗忘……真的假的,苏宁怀疑地看向和服女子,决定暂不纠缠,问:

    “你叫我过来?有事对我说?”

    玉藻前平静道:

    “灵对危险的感知比人类更敏锐,我们前些天,就察觉到危机靠近,这几天,感觉越发清晰了,东京将要面临毁灭的灾难,而我在你身上,感应到了破局的机会。”

    一股神棍味……苏宁挑眉:“灾难?”

    “是的,”玉藻前认真说,手中纸伞抛出,在空气中展开为一副画卷,苏宁惊讶看到,画中竟是电影般的动态画面:

    光线昏暗,大地破碎,桥梁断裂,高楼大厦地震般倒塌,人们惊慌、绝望逃窜,死伤无数,路上,汽车堆积在一起,燃起火光,如长夜余火。

    一副末日景象。

    画面突然暗了,视角猛地拉远,原来,那遮住画面的不是黑夜,而是一只庞大的,远超画幅范围的怪兽的一块……鳞片!

    “这是什么?”苏宁毛骨悚然。

    一股凉意从尾椎打到天灵盖。

    这是什么鬼东西,这么大?

    “预示中的未来,”玉藻前声音平静的如同直线:“如果一切不做改变,或许几天后,东京就会遭受妖魔的袭击,变成人间末日。”

    “我们一直在试图给予人类启示,但那些阴阳师听不懂我们的话语。”

    苏宁沉声道:“所以?你告诉我这些,是要我转达给他们?”

    “你会拯救这一切。”玉藻前神棍般笃定道。

    苏宁心中一跳,表情淡然:

    “你似乎搞错了一件事,我是个外国人,既然还有几天时间,我完全可以跑掉,东京毁灭与否,和我无关。如果考虑到历史,我更有袖手旁观的理由。”

    玉藻前双手合十,收回纸伞,平静道:

    “我不清楚你所谓的历史,毕竟我是个古人。但我清楚,妖魔是人间一切生灵的敌人,而它们酿造的杀戮越多,力量也将越强大。放任杀戮,终会承受因果。”

    什么意思……这帮妖魔带饮血剑的吗,杀的人越多,妖魔阵营越强?这什么鬼畜设定……苏宁眼皮直跳。

    “你觉得我有能力改变这一切?”苏宁好奇问。

    玉藻前握着伞,覆盖半张面具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困惑的表情:

    “我不知道,你的力量不弱,但按道理,没理由能解决城市末日的危机,但我的灵觉又告诉我,你可以。”

    因为你不知道我有系统……苏宁嘀咕,意识到,玉藻前的超凡能力与“预知”有关:

    “那你呢?和我们走?帮助我对付它们?”

    玉藻前摇头:

    “我的力量早已经在长久的岁月中消弭,如今的我,并不强大,没办法帮助你。同样的,我虽然很愿意跟你们走,但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

    “外面有人在找我,我不知道那是谁,但能感觉到对我的威胁,躲在这里,我能借助其余灵的力量,不被对方发现。”玉藻前幽幽道。

    有人找你……苏宁脑海中电光划过,说:

    “我大概知道是谁在找你了。”

    “是谁?”

    这时候,山谷外大群人早已赶到,苏宁摇头:

    “说了你也不认识,先这样吧。”

    说完,他转身往外走,迎面望过去,就看到一大群阴阳师全都惊疑不定,凝重、吃惊地看过来:

    “东京覆灭的灾难?”

    “这是……真的?”

    苏宁挑眉,明白他们听到了刚才的交谈,心想也好,省的费口舌:

    “看来你们要遇到麻烦了。”

    “阁下,此事……”土御门神崎这会已经冷静下来,连串突发事件消解了双方的紧张。

    这时候,甚至都没人有心思纠结怎么留下玉藻前的问题了。

    灾难临头。

    而人教是破局的契机……

    苏宁正要说什么,突然,抬头朝前方望,就看到一群身披僧衣的和尚结伴走来:

    “阿弥陀佛,修验道僧人不请自来,还望阁下及两位家主海涵。”

    御三家的那帮和尚?传说中,源自上古西方教的僧侣?

    苏宁真惊讶了,他本来还想着,该怎么接触对方,结果,自己找上门了。

    “空尘……你们这是……”

    老家主眼皮直跳,阴阳道重地什么时候成了四方开会的地方了?

    领头的,名为空尘的老僧双手合十:

    “我等近来禅心异动,感应到东京上空黑云压顶,似有不详。”

    “听闻人教正宗抵达,特来参见。”

    来得好……苏宁心说事情真是赶到一起了,当即将玉藻前的警示叙述了下,一群僧人神情顿变:

    “这该如何是好。”

    我哪知道……苏宁烦躁的不行,那种冥冥中的危险,让他脾气都差了很多:

    “你们三家,先回神宫里去,等下开个会!”

    三家面面相觑,竟然也没人反对,扭头真离开了。

    等人走了,苏宁拿出玉符,想了想,给“一零一号”,即殿堂官方发了条信息:

    “在吗?”

    码头区,吕凤山随着人流刚离开出站口,就感觉裤兜里嗡嗡的震,引得路人侧目。

    他找了个隐蔽角落,拿出一看,忙回复:

    “在呢在呢,啥事?”

    这个性的文风……苏宁诧异,心想接线员又改成吕凤山了?

    “十七:吕凤山?东京的事,你们知道了吧。”

    “一零一:卧槽,这你们也知道?裂开。”

    吕凤山都惊了,他还觉得这次行动很隐秘来着,包括在殿堂内部,都仅限少极少人知道。

    结果人教直接问。

    殿堂还真知道……那,东京食尸鬼部门有没有察觉?苏宁斟酌着,决定再试探一手:

    “殿堂对这件事什么看法?”

    “一零一:我们也只感应到了模糊的危机,具体情况不清楚,我怀疑是和这边的连环杀人案有关,也许是三级精神体妖魔?大佬有什么消息没?”

    “十七:消息有。但似乎和你们无关吧。”

    “一零一:嗨,您这话说得,妖魔是全人类的敌人嘛,再者,它们杀的人越多,妖魔整体越强,这种情况下,看好戏又没好下场。”

    “十七:你们清楚就好。不过,这次的危机空前强大,不是魔都港能比的,就算是我们,也要小心应对。

    给你们提个醒,不插手还好,如果参与,绝对不要掉以轻心,否则有你们后悔的。”

    说完,文字灰掉,结束了交谈。

    吕凤山愣了,反复品味这话,表情严肃起来:

    “他这话什么意思?人教要插手?他知道我来了?所以故意提醒我,要我小心?

    恩,可能性很大!

    否则,没道理给我说这些,尤其,早不说,晚不说,偏在这会说,嘶……人教的眼线到底有多少?”

    他收起玉符,四下望,感觉满大街密集人流里,就藏着人教的线人,不寒而栗:

    “也许,从我踏上东京的那一刻,就已经被人教盯上了。”

    人教好可怕。

    ……

    ……

    “玉藻前说的话应该属实。”苏宁收起玉符,陷入思考。

    从吕凤山的话中可以判定两点:

    第一,殿堂的确有所察觉,但对危险来源并不清楚。

    第二,妖魔杀戮越多,整体实力越强……这是个关键信息,所以,这就是它们入侵地球的原因?

    “前辈。”旁边,雪莉看他出神,轻声呼唤。

    苏宁收回思绪,说:“没事,走吧,去看看御三家。”

    ……

    返回神宫,苏宁还没踏入殿门,就感受到了内里的沉重气氛,庄严诡秘的屋舍内。

    剑士、道士、僧人三足鼎立。

    脸色沉凝。

    神龛周围的灯影摇曳,映照的壁画上的鬼神画作晕染出一种恐怖氛围,苏宁瞥了眼,画上描绘着古代人类与妖魔作战的情景——

    当然是幻想版本。

    “怎么都不说话,脸哭的和死了人一样。”苏宁大步跨入,坦然坐在了空余的主位上。

    “使者,我们方才已经商议过,灾难当前,御三家愿以接受人教调遣。”宫本武开口说。

    苏宁诧异,心说这么现实的吗?

    前面还都一脸不情愿,这会都怂了?

    “不再矜持下?”苏宁冷笑。

    “施主,我等并无与人教冲突的心思啊。”年近七旬,脸庞红润的空尘和尚讶异道。

    枯瘦,披着和服的神崎家主闷头不说话。

    时间紧急,懒得和你们掰扯……苏宁大马金刀,说:

    “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也不多废话。其实,我这次来东京,接受邀约,处理些私事只是顺带,更重要的,是为教内打个前哨。”

    空尘僧惊讶:“人教早已经知道……”

    “没错,”苏宁厚着脸皮,说:“早先,掌教占卜天机,已经察觉东京将要遭难,特派我先过来,侦查情况。

    你们还真以为,我是特意奔着你们来的?不过是顺带而已!

    事实上,这件事早前一月份就已经有了苗头,不过当时还没法确定具体位置。”

    “一月……正宗掌教知道来敌的身份?是什么?”

    土御门神崎抬头,难以置信道。

    苏宁环视众人,表情严肃:

    “饕餮。饕餮已经苏醒!”
《我继承了古老神秘组织》相关推荐: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大梦主踏星神秀之主我不可能是剑神天涯客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永恒之门不败战神杨辰秦惜谁说纨绔不读书遮天之我是小石头拯救大明朝灵气复苏:开局发布修炼者天榜重生弃妃有点拽大佬穿成炮灰女配后[快穿]我为女帝更衣十八年极品妖孽从吞噬星空当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