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春林晚TXT下载 > 春林晚 > 第300章 真的么?!(下)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00章 真的么?!(下)


    周衡见她如此,条件反射地想要去搀扶,却被沈怡一把抓住手给拦住了,只见她冷静地朝那磕完头依旧匍匐在地的褐衣女人问了句:

    “敢问为何是靖王府?”

    这话问得周衡一咯噔,对啊,为何挑中了阿复?赶紧正襟危坐,等着那女人给出回答。

    那女人想是也没料到眼前的两个女人都比较冷静,竟然没有被自己刚才那么一番说辞给轻易说动了,便又在地上趴了一会儿才抬头解释。

    这一次的回答,照沈怡在回来的马车上跟周衡所分析的:

    “想来知道讨不到好,跟咱们也算是掏心掏肺了,不错,要是我,我也会找阿复,就照她们所想的,阿复虽是靖王爷,可到底不姓陈,不像那帮宗室,威胁不到四皇子的前程,何况还有西北道的靖国军,也是一心为了他们陈家的江山,说句长咱们自己志气的话,梁嫔说要以母子性命相托,咱也是有实力能受得起这托付的!”

    “再者,梁嫔既然知道皇后找上了阿复,那想必也多少知道,阿复对皇上乃至几个成年皇子是有看法的,既如此,她家的三岁懵懂小儿对靖王府来说也是最好的选择,国不可一日无主,如今她们又说了皇后的那等惊天野心,无论是谁,想必都会选择四皇子。”

    “梁嫔家世不行,母家没什么倚靠,想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前头三位皇子,母妃都升了妃位,独有她,你看到现在也只是嫔位,当然,宫中秘闻,当年她有四皇子,也是阴差阳错,皇上后来对她可称得上是冷淡。”

    “有传闻说当时四皇子都差点留不住,后来还是皇后把她接到长春宫给照顾了一段时间才算稳定下来,现在想来,咱们这皇后娘娘也真是个目光长远之人,走一步算十步,简直是步步为营,呵呵,别说咱们看走了眼,皇上呀太后呀那帮人,想必也是死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他们会被这平日里看着风吹就倒、泡在药罐子里的女人给算计了去!”

    “不过么,阿衡,皇家便是如此,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皇后是皇帝的结发之妻,可是却被太后母女那样羞辱,姜太傅听说如今也是老弱不堪,顶着个承恩公的虚名,连府门都轻易不肯出,这还不算,他家长子,也就是姜皇后的长兄,本来颇有才名,却因为在京中不得志,后来主动跟皇帝求了个外放的官,听说也是多年未曾回来了,这么想想,皇后娘娘心中的恨意,其实也能理解。”

    周衡对这些陈年旧事不感兴趣,如今她只在乎沈复的安危,听完了沈怡的分析,便很不走心地点点头,随之却说道:

    “长姐,你跟我说说宫中的规矩吧,就是宫女的礼仪之类的。”

    “干嘛问这个?”沈怡有些惊讶:“难道…你怀疑刚才那人不是宫里人?放心,这个其实很好查,也瞒不了人,她既然知道这么多事,又是受了梁嫔的托付,肯定是翠微宫里有头有脸的人,一查就清楚了。”

    “我不是担心这个,”周衡想了想,决定还是实话实说,之前要说还有那么一丝犹豫,如今听了那褐衣女人的话,心知沈复中秋夜必定要进宫,那自己无论如何也要跟着去:

    “是这样,长姐,中秋那晚,我打算跟着阿复去宫里—”

    “去宫里做什么?”沈怡顿时给吓了一跳,赶紧想要阻止她:“又不是什么好热闹,阿衡,到时宫里都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哪怕阿复,唉,其实我也是为他提着一颗心…”

    说完了,一副担心的样子。

    周衡这会儿决心已定,且刚才听了那褐衣女人的说辞,对自己进宫后的目标也比较明确了,便给沈怡细细讲:

    “长姐你先别担心,是这样,之前阿复说要进宫去,我就挺担心的,只是没办法,如今倒是觉得,与其在外头白白担心,还不如到时助他一臂之力。”

    “如何助他?”沈怡抓紧了周衡的手。

    之前自己跟沈复之前商量过的那些可能发生的情况没法跟沈怡细说,毕竟那样会牵涉到自己会游泳的事实,周衡便笑一笑,放缓了语气说道:

    “长姐你想啊,梁嫔要求阿复帮她护住四皇子,可四皇子毕竟年纪小,通常不会跟着父兄,反倒更容易跟着自己的母妃,万一到时被皇后娘娘找了个由头给带在身边呢?阿复总不能跟在皇后娘娘身边吧?”

    “你的意思是,到时…”沈怡顺着她的思路想过去,不禁打了个寒颤:

    “那可真是…”想救也没法救。

    “所以啊,”周衡赶紧抓住时机说服她:

    “如果我到时进宫守在四皇子身边,且特意让皇后娘娘知道,我是靖王府的人,那么,她会不会因此而投鼠忌器呢?”

    “倒是个好办法,”沈怡沉吟了下,却又摇摇头:

    “那也不需要你去。阿衡,这事别说我了,阿复也肯定不会同意的,哪能让你自己去,多危险啊!到时让阿复找个府里的丫鬟一道进宫便是了,唉,可惜春雨要出嫁了,要不然她会功夫,倒是最合适不过。”

    周衡却在她手背上轻拍一下以示提醒:

    “可是长姐,春雨倒还罢了,这样一件绝密的事,又如何放心让府里随便一个丫鬟知晓?但要是不告知,又如何让她留意皇后那边的动静?”

    这倒是,沈怡想了想,却依旧摇了摇头:

    “那也不至于让你跟着进宫,中秋那晚多少人心怀不轨,就算阿复,也得找舅舅他们细细商量,阿衡,此事非同小可,要是你因此再有什么…别说阿复了,我都不愿去想…”

    想到此,似是忽然觉得自己想明白了周衡的意图,竟然一把抱住了周衡,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好妹妹,长姐知道你是为了阿复,可靖王府如今已经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往后也不知还有什么明里暗里的刀枪剑戟在等着,所以啊,与其退缩忍让,倒不如放手一搏!”

    “常言道,富贵险中求,经此一役,如果四皇子真有那等福气,梁嫔又无人可倚靠,靖王府兴许能一举扳回劣势,而且父王和母妃的事也能就此尘埃落定。”

    “放心,阿衡,有父王和母妃的在天之灵庇佑,阿复定会平安归来的!长姐有信心!”

    周衡见她如此,也不忍再继续坚持,便点点头很是乖巧地应了声:

    “好,我听长姐的,不去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