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男主渣化之路TXT下载 > 男主渣化之路 > 第六枝红莲(七)(天上的月亮。...)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六枝红莲(七)(天上的月亮。...)


    7、

    无论萧抱月考得好与不好, 到了这些人嘴里,都能给说出花来,因此她也不去想太多, 认认真真答了卷子,这卷子又被放入其他考生的卷子中,一并送去审阅。

    因为此次有个女子参与其中,皇帝再三叮嘱要认真阅卷, 决不允许有人夹带私货,他是很遗憾的,谢隐有大才却不愿意为他所用, 一门心思只想退休, 小月亮要是有谢隐的本事,皇帝怎么可能不用?

    他也想青史留名, 成就一段佳话,女官怎么了?本朝开国元勋里还有一位响当当的女将军呢!

    再加上谢隐没有儿子,唯一一个女儿还让她随母姓,忠贞之心天地可表。

    是的,皇帝认为谢隐多年不纳妾不要儿子,是因为他。

    为了打消他的忌惮与防备,大将军多么努力啊!实在是令皇帝感到愧疚,因此额外愿意照拂小月亮,且不说皇帝自恋到了什么程度, 小月亮到手的好处是清清楚楚, 他越是愧疚于谢隐, 便越会扶持小月亮。

    谢隐的随身世界里, 许多物品按照原本的游戏规则,是不允许带出副本的, 但世界重建之后,权限被更改,原本的主脑被彻底吸收,怎么操纵都由谢隐做主,他当然不会拿出飞机大炮之类能彻底改变现在世界的武器,但类似棉花土豆番薯一类的农作物,即便他不拿出来,过个百年,也会有人从大洋外带回,那么提前拿出来又有什么不好呢?

    能让许多人不再挨饿受冻,这都将成为小月亮的功绩,帮助她在满是男人的朝廷里站稳脚跟。

    过了三日,会试成绩一出,萧抱月三字俨然排在榜首,这令许多寒窗苦读的学子们深觉不满,他们绝不相信会有一个女人比自己更优秀,这其中一定有内幕!

    不知道是谁在暗地里唆使带节奏,一众学子竟集体静坐于贡院门口,请求重查考卷,还天下举子一个清白。

    这事儿闹得太大,饶是谢隐每天浇浇花种种菜带带小孩,也有所耳闻。

    萧湘君更是气恼,她这些年积威甚重,简直不怒自威,谢隐见她一副为了女儿要拼命的模样,连忙将人拦住,萧湘君不敢置信:“爷,你难道都不生气?你我为人父母,怎能不为女儿撑腰?”

    谢隐拉着她的手,把她摁下坐好才道:“稍安勿躁。”

    萧湘君愈发不理解了,见夫君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再等等,罪魁祸首会自己找上门的。”

    如果说萧湘君一开始还不明白谢隐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么两日过后,殿试的前一天,五皇子深夜来访,着实是令她心生戒备。

    他们一家自回京以来,未曾与任何皇家人有过接触,皇帝年岁也不小了,膝下成年皇子不少,个个表面上岁月静好,私底下争得是头破血流,以谢隐的权势,他又只有一个女儿,小月亮那就是皇子们眼中的香饽饽,连皇帝都动过让小月亮做儿媳妇的心,可惜被谢隐婉拒了。

    他的那些个儿子,没几个成才的,配不上小月亮。

    当然这话跟夫人说说就行,要是当着皇帝的面说,人家也是要脸的呀!

    这位五皇子在朝中风评一向极好,被赞有君子之风,此次前来也是十足十的诚意,谦虚而坦诚,告知谢隐与萧湘君,抱月郡主取得如此之好的成绩是动了谁的利益,又是谁在暗地里算计,将此事闹大。

    谢隐与萧湘君一一听了,五皇子还双手作揖:“如此便不打扰二位了,我也只是见才心喜,不忍抱月郡主这般奇女子为人所争议,还请权大将军与夫人见谅。”

    夫妻俩都是常年带笑的人物,叫人瞧不出喜怒,送走了这位五皇子,萧湘君才笑起来:“真拿我们当皇帝好糊弄呢。”

    谢隐闻言,顿了下道:“皇帝其实也并不好糊弄。”

    只是人到了年纪便会渴求家庭和睦,哪怕知道儿子们私下斗的激烈,皇帝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自己当初斗倒了其他弟兄换来的皇位,如今却希望自己的儿子们能和平共处,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呢?

    然而皇帝想看兄友弟恭,皇子们便会这样表现,至于究竟是不是这样,皇帝不会去深究。

    五皇子若是再成长些时日就好了,他今晚这样热切地跑来,终归是落了下乘,看样子,他很着急。

    用五皇子的话来说,此次科考唯一能与小月亮一争高下的第二名,正是二皇子母家的表哥,原本这会元之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谁知半路杀出个小月亮,二皇子这才煽动学子们静坐抗议,而五皇子只是心有不平,因此拔刀相助。

    短短几句话,便将自己置于不败之地。

    萧湘君叹息道:“看样子,二皇子不行。”

    即便其中有五皇子的推波助澜,此人为了一点私欲便大动干戈,足见其为人心胸狭隘颠倒黑白,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事,便不在乎道德是非。

    “五皇子也不行。”谢隐附议。

    城府深沉善于伪装,跟这样的人做不成朋友也做不成君臣,当今圣上虽然也缺点无数,但有一点是好的,那就是他能意识到自己的缺陷并且理智地克制,五皇子却不然,要是他是皇帝,谢隐即便交出兵权又不要儿子也没用,他一日不死,五皇子一日都睡不安稳。

    萧湘君轻叹:“唯有希望皇上身体康健,再活个二三十年了。”

    古代人均寿命并不高,能活上六十便了不得,更别提皇帝殚精竭虑,谢隐知道的,他头发都要掉光了,每次都戴假发髻还以为别人没察觉。

    五皇子自认为表现的非常好,即便权文德不来投诚,也会对自己另眼相待,他特意挑了第二天晚上前来,知道这时候萧抱月一家定然急得不行,他给出幕后主使,以父皇对权大将军的看重,只要对方告状,父皇一定会狠狠训斥老二,而自己施恩不图报,等权大将军跟萧抱月一转述,萧抱月还能不对自己芳心暗许?

    到底是在边关长大的粗俗女子,没见过尊贵皇室,不过也没关系,为了那至高无上的位子,他是能够容忍萧抱月这样的妻子的,只要她嫁给他之后温顺听话。

    今天晚上的五皇子,睡眠质量也很高呢。

    以至于第二天他都起晚了,随后就看见心腹跌跌撞撞地冲进来,五皇子瞥去一眼:“毛毛躁躁的,说你多少回了。”

    心腹哭丧着脸:“殿下!咱们的计划泡汤了!”

    五皇子立刻问:“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心腹道:“经过皇上允许,贡院把抱月郡主的答卷给贴出来了!而且抱月郡主、抱月郡主她……”

    “她怎么了你倒是说呀!”看到对方这期期艾艾支支吾吾的模样五皇子都着急,恨不得一脚踹过去。

    “她抱着一把长剑,搬了太师椅坐在贡院门口,让举子们当众跟她文斗!”

    五皇子:?

    他想说,这是正常女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先不说萧抱月总想着往男人堆里钻,她本身便是满是男人的边关长大,五皇子已是再三做过心理建设才说服自己去接近对方,否则他怎么会如此委屈心爱的蔷儿?可萧抱月不仅不上套,对他连个好脸色都没有,如今更是做出这般抛头露面恬不知耻的行为!

    当下五皇子便如吞了一只苍蝇般如鲠在喉,他实在是接受不了这般女子……

    心腹见他面色多变,连忙抱住大腿:“殿下!殿下冷静!殿下想想权大将军!想想权大将军的人脉!想想权大将军有多么简在帝心!”

    若是能得到权文德的助力,他们才叫一飞冲天呢!

    五皇子努力努力再努力,总算是忍住了差点出口的咒骂,他气得也不想去看萧抱月作死的一幕,只冷笑:“还真把自己当什么人物了,我就不信,她一个脑子不灵光的女人,真能对付得了那么多举子!被人夸了两句,便不知自己几斤几两,真是轻浮无知的女人!”

    于是他稳坐钓鱼台,等着下人来报萧抱月自取其辱,到时候他再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在那女人面前,想必对方会为此感激涕零吧?

    唉,为了皇位,他牺牲的实在是太多了。

    萧抱月几次三番不给五皇子好脸色,他心里本就憋着一股气,只要一想到萧抱月会如何丢人,便觉得高兴,愈发悠闲自得,还摆了棋盘与心腹对弈,派了人随时禀报文斗战况,准备挑选一个最佳时机去给萧抱月救场。

    谁知道这战况完全不按照五皇子所想的走。

    萧抱月所学习到的知识可是来自于父母,且不说谢隐如何,光是萧湘君那便是奇女子一位,再加上谢隐在重建世界时,还无师自通开发创新,为了小月亮精心打造了一个学习世界――在外人眼里看来,小月亮是在读书,其实她早被谢隐送入学习世界,在学习世界里,时间永远静止,人还感觉不到疲惫。

    小月亮隐隐察觉到父亲的奇异之处,只是她从来不提,死死保守着这个秘密。

    “欲望”身为主脑所创造出的世界包罗万象,资源应有尽有,小月亮自出生起,谢隐便会用自己的力量为她梳理身体,得到的除却强大的体魄外,还有被额外开发的智力,吊打这群举子真不成问题。

    五皇子想骗取她的芳心,更不可能,每次他出现,对小月亮而言都像是在看一场早已知道故事结局的滑稽戏。

    随着战况频繁传回,听说这的才子那的小三元全都铩羽而归,甚至有个自诩天才的举子当场嚎啕大哭,高喊我不如女子多矣,五皇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腹战战兢兢望着他,如果不是力气不够,可能五皇子手里那一枚黑子都碎成了齑粉。

    之前有多志得意满,现在就有多丢人,他总算是明白为何昨日权大将军夫妻俩会露出那种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了,当时五皇子还以为他们是愤怒加感动,合着人家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在殿试前一天杀一杀这群举子的威风呢!

    思及自己故作高深屁颠颠凑上去,自以为纡尊降贵实则是跳梁小丑的演出,五皇子愤怒地掀了棋盘!

    他在皇子府如何无能狂怒,萧抱月通通不知道,知道了大概也不会在意。

    而通过今日一战,世人总算得知,这位从边关来的,向来被认为没有规矩的将军之女,究竟有多么深藏不露,甚至有人当面奉承,说那什么魏家女根本不配被称为才女,像抱月郡主这样的才叫真正的有才呢!

    萧抱月听那人凑在自己身边拍马屁,奇怪地看了对方一眼:“魏家姑娘确实有才,这我从不否认,为何你非要踩着她来捧我?倒不如贬低你自己,我听了高兴。”

    虽然她不是很喜欢五皇子,但她跟苒苒是朋友,魏蔷是苒苒的亲姐姐,两人之间又没什么旧怨,萧抱月是不会针对她的。

    待在魏家的魏蔷得知抱月郡主舌战群儒还大获全胜后,便知道肯定会有人借抱月郡主之名来拉踩,毕竟她能出头,早就有人瞧她不顺眼,可那又怎么办呢?她只是想过得更好,家世摆在这儿,便只要靠自己才能争取好前程。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抱月郡主并未如想象中那般敌视自己,想也是,人家是正儿八经参加了科考拿到会试第一的,未来更是会成为女官,与男人同台竞争,而自己,再有才华,会写两句诗,也不过是男人所追捧的解语花。

    更何况,这才华也不能当饭吃。

    魏蔷轻轻叹了口气,看见妹妹没心没肺地从眼前经过,伸手把人拽过来:“苒苒你过来,我有事情问你。”

    家里姐妹众多,惟独魏苒与她一母同胞,但在她的光辉下,小丫头黯淡的像只小老鼠,从前魏蔷不觉得自己过分,资源就这么点,她让给别人,自己就要吃亏,横竖以后自己嫁得好不会亏待妹妹。

    但自从魏苒跟抱月郡主交了朋友,她什么都不必做,在家里的地位便直线上升,爹娘放在她身上的目光也多了。

    这令魏蔷感到讽刺,即便她再优秀,不能攀龙附凤,终究没有价值。

    更令魏蔷想不到的是,从前她得势,从未想过妹妹,可妹妹得了爹娘青眼,所得的好东西一定会分给她一半。

    在这个人人自私的家里,魏蔷冷血自私,一心只想往上爬,甚至不惜利用他人,将自己包装成五皇子理想中的模样,所以在明知五皇子会看上萧抱月的情况下,她仍旧忍住苦涩温婉体贴做他的贤内助。

    “你要问什么?”

    魏苒一脸戒备,她们姐妹感情可一般得很,“我可跟你说啊,你要是问我郡主的缺点,我是没法回答的,因为她根本就没有缺点!”

    魏蔷:……

    你还能再没出息一点吗?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跟笨妹妹一般见识,于是顺口问:“哦,她没缺点,那你姐姐我呢?”

    魏苒一脸奇怪地看着她:“那你当然浑身上下都是缺点啊!”

    魏蔷:?

    她只是意思意思问一下,这臭丫头还真回答了?

    不止如此,魏苒甚至开始扒拉手指头:“你又自恋又傲慢,虚荣肤浅又喜欢装腔作势,明明不喜欢人家还要装得一本正经,根本就是虚伪成了精,而且你自私又贪婪,小时候明明我们一人一半的乳酪樱桃,你非要骗走我的那一份,而且闯了祸都往我身上推……”

    魏蔷听着,完美精致的面容瞬间裂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脑仁只有花生米大小的笨妹妹能把小时候的事情记得如此清楚?那时候她也还小呢,控制不住自己!

    “你还特别不讲理,喜欢抢我的东西,把我弄哭还要让爹娘来训斥我不懂事居然不知道让着姐姐,唉……十根手指头都数不完,真是罄竹难书的姐姐。”魏苒满足地用了一个成语来控诉姐姐的恶行,最后总结,“但谁叫你是我姐呢。”

    还能咋办?还能扔了是咋地?

    而且魏蔷虽然对她坏,可是对其他姐姐妹妹更坏啊!最关键的是,她只允许自己欺负魏苒,其他人欺负魏苒,她那颗黑漆漆的小心眼都要把人算计的满头包!

    所以魏苒跟姐姐互看不顺眼是一回事,深仇大恨是绝对没有的。

    “你还好意思问我郡主什么样,郡主什么样你心里没点数吧,人家哪哪都比你强,我跟你这么说你可别又去嫉妒人家啊,到时候惹恼了权大将军跟湘君夫人,有你好果子吃。”魏苒继续絮絮叨叨,在她口中,魏蔷就是一个天怒人怨的坏女人。

    听得魏蔷都开始恍惚,她在笨妹妹心里,究竟是个什么形象啊?萧抱月才认识她多久,她就成了人家的舔狗?

    气得魏蔷忍不住伸出手,扯住笨妹妹软嫩的腮帮子无情狂扯!

    扯淡扯淡扯淡!这种妹妹她也不稀罕要!从小到大傻得跟头猪一样,天□□外跑,要不是她给她善后擦屁股,早被爹娘抓到罚跪祠堂了!

    不知道感恩的白眼狼!
《男主渣化之路》相关推荐:全职艺术家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狼与兄弟首辅娇娘透视医圣我只会拍烂片啊天官赐福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逍遥兵王谋心史上最狂女婿女神的贴身护卫冷酷总裁高调宠书柔唐以衡王的替罪新娘抗战从亮剑开始崛起过妻不候前夫大人求放过杀死玛丽苏[综英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