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灵异小说 > 你可能对我的剑有什么误解TXT下载 > 你可能对我的剑有什么误解 > 第五百八十章 雾海人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五百八十章 雾海人


    萧红妆无意于与一个普通的农人讨论太过于深奥的家国大事。

    一个农人能够有这种胸怀和见识,已经相当地出人意料,她并不指望地更多。

    清晨黑色的篝火灰烬边,一群人目送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副官方大伟站在一边有些感叹地说道。

    “没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夫,竟然也能有这等见地,实在是我大楚之幸啊!”

    萧红妆轻轻点头。

    “要是我大楚人人都能如此,何愁不兴。”

    说着话,两人都摇了摇头。

    谁都知道,这注定是幻想。

    正如那农夫所说的话一样,都是幻想。

    都是大楚人就没有了区别么?

    都是大夏人就没有了区别么?

    现在的大楚和大夏内部,也做不到如此吧?

    怎么可能指望吞并了一个国家后,别的国家就能够做到这一点呢?

    所谓的征服,从来都是把一方的压力转移给另一方的过程。

    这个过程中没有正义,只有利益。

    都不是孩子了,这个道理谁都该懂。

    “走吧,我们也去前面看看。”

    ……

    大夏,安阳郡,玉河县,铸剑山庄矿山。

    雾海人老者收到了族里的来信,神情凝重。

    “我要去一趟大楚。”

    一群雾海人围在他身边,默不作声。

    对于他做出来的决定,也没有人说出什么意见。

    挥手招过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小伙子,老人拉着他叮嘱了许多——

    “以后有机会能多找咱们的少庄主接触就多接触一点,他身上的东西你一辈子都学不完。”

    “这些人以后可能都要靠你了,遇到事情多想一想,再想一想,千万不要冲动做出什么决定。”

    “还有……中原人未必都是好人,但也总有好人。多问问你自己的心,如果相信,就全部相信。”

    “未来,可能还有更多的雾海人都需要依仗你,不要害怕,不要放弃。”

    “任何时候,你都可以信任这里的白少庄主,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难以解决的话,不妨就问问他的意见。”

    一句又一句,耐心而又细心。

    几乎把自己能够想到的所有事情都交代完毕以后,老人才拉着小伙子起身,站到了所有雾海人的面前。

    “今天,和大家宣布一件事情……从今往后,就是达库继续带领大家了。你们要听他的话,按时吃饭,按时休息,不要闹事。白家对我们很好,我们要还他们的。中原人也不全是坏人,不要仇恨任何人。等到白家人不需要你们了,就回家吧。回到那片土地上,告诉同胞们这里的人是什么样子……这里的文化有多先进……这里的食物有多好吃……告诉他们,只要他们愿意,他们也同样能够做到。”

    说着,老人咂了咂嘴,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他还想多说些什么,但是似乎也够了。

    还能说些什么呢?

    于是拿起一根紫红色的木杖,带上了那本他视为珍宝的历法手抄本。

    “我走了。”

    走出一段距离后,察觉到身后依旧一片寂静。

    老人转过身去,对着同胞们摆了摆手。

    “都去做事吧,别忘了我说的话。”

    说完之后,便大踏步着离开,再也不曾回头。

    离开了矿山后,老人找到了司星辰。

    他知道如今的山庄是这位少女管事。

    “小主。”

    学着其他人的称呼,老人恭恭敬敬地说道。

    “我们的族人在大楚那边与大楚人作战,我需要赶过去,特意来辞行的。”

    司星辰有些惊讶,但也并没有制止,只是问道。

    “你这里的族人呢?”

    老人咧开嘴笑了笑。

    “不用他们,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司星辰凝视着老人的双眼,片刻后察觉到了什么,轻声说道。

    “还回来么?”

    老人也如实相告。

    “可能不回来了。”

    司星辰与老人并不相熟,此时也好说些什么,只是问道。

    “他还不知道吧?”

    “那就需要劳烦小主转告了。”

    司星辰轻轻一叹,又问道。

    “需要转告些什么么?”

    “嗯……”

    老人沉吟片刻,才说道。

    “请告诉少庄主:谢谢他的照顾,他永远是我们雾海人的朋友,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去找留在这里的达库,他会想办法的。”

    “就这些?”

    “就这些……”

    “那么,再见。”

    “再见……”

    谁都知道,再也不见。

    ……

    经过半天的赶路,白季三人来到了陵泰郡。

    事实上,在来此的官道上,就已经见到了不少流民。

    勉强拦住了那么一两个还算愿意沟通的流民,这才知道整个陵泰郡已经几乎全部沦陷。

    和当初白季在大夏丛林便遇到的兽潮不同,兽潮还没发生,只是可能,自然美人愿意走。

    而现在,那些见人就杀的莽夫都已经打到脸上来了,再不跑真待在家里等死么?

    据这些难民所说,镇守南边的据说一位姓周的将军带着所剩不多的部下,正在陵泰郡最后的一个坚城死守。

    雾海人的来势汹涌,甚至没能让大楚有太多的反应时间。

    而且他们无论是战术、战略还是什么的,都没有任何章法。

    看到人就追着砍,也不在乎是否有陷阱,是否是坚城,对方有多少人之类的。

    偏偏那些拿着各种奇怪武器的雾海人一个个像是体力无穷的莽夫,追着砍上两里路都不带大喘气的。

    反倒是兵员不足的大楚人需要处处退让。

    即便陵泰郡有些江湖武者,可是不成体系的江湖武者遇到数量众多的莽夫也同样只有败亡一途。

    区区两天的时间,整个陵泰郡就已经几乎全面失守。

    “大侠们,快走吧……之前也有像你们这样从中原过来的武者想要帮忙,结果被砍得渣滓都不剩了。”

    和白季说话的难民甚至还主动劝道。

    说着,就看了看来时的官道,仿佛看到了那些猖獗的雾海人。

    “不说了不说了,我得跑路了,在王朝把兵员调过来之前啊,我看着南方是不能待了。”

    看着那些难民向着北方跑去的队伍,白季和铁头站在其中,像是两块逆着水流的磐石。

    铁头问道。

    “还去么?”

    白季点了点下巴。

    “去看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