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TXT下载 >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 > 没逃(正宫vs替身,正宫完胜...)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没逃(正宫vs替身,正宫完胜...)


    第二十三章

    客厅内, 所有别墅里的其他人看起来似乎完全没被正发生的事情所影响,该做饭的做饭,该打扫的打扫, 全都在装着很忙碌的样子。

    然而余光却频繁地朝一处扫射, 耳朵也恨不得支棱着听。

    颜路清位于所有人视线的正中央,脚趾扣地恨不得给自己扣个地下皇陵进去躲一躲――她又开始卖锅了, 这还是穿越以来最大的锅。

    颜路清说完“你听我解释”, 怎么听怎么像“你听我狡辩”。而且这一尴尬, 胳膊还抬起来了, 差点不知不觉间做了尔康手的动作。

    “解释什么?”顾词看着她, 语气玩味, “解释为什么这里除了我, 还有一个需要治眼睛的人?”

    竹笋攻击发动again。

    颜路清:“………”

    “谁需要治眼睛?”章姓替身像是看不懂人脸色一样张口就来,“顾少爷难道不想承认自己跟我长得像吗?”

    他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

    颜路清恨不得给他表演一个白眼后翻。

    不自信的时候她还评价这人算是抖某级别的帅哥, 现在看来简直辱抖某帅哥了。

    她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当做没听见顾词这句话, 也当作没听见章某这句拼命捧高自己的话, 对着这个章姓替身道:“这位章先生……你找来有什么事, 直接说吧。”

    “哟, 章先生?”章某突然一笑, “你为什么这么叫我,我还以为……”章姓替身相当幽怨地看了她一眼,“我还以为我们至少曾经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那似嗔似怨的一眼,这惺惺作态的语调, 差点给颜路清直接送走。

    她强忍着头皮发麻的感觉,正想继续跟他周旋, 耳边传来顾词的声音――

    “曾经是男女朋友……”

    顾词语速缓慢地重复了一下这四个字,看向她的眼神没变,笑容却加深,口中说出了两个毫不相干的词:“穿假鞋,盖白布?”

    “……??”颜路清懵了一下:“什么穿假鞋?”

    从头至尾,顾词的神情是在座所有人里最淡定的一个,仿佛真就是出来喝口水顺带看了场戏。他甚至对于刚才章某酸柠檬的话都没做什么反应,全程只是在看颜路清而已。

    他见面前的人满脸迷茫,清冷冷的嗓音提了个关键词:“――谈谈你的前任。”

    颜路清想了许久,才想起自己似乎曾经评论过一个视频,标题是说“谈谈你的前任”。

    而她写了两句……一句是“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他穿假鞋”,一句是“上次带着假鞋去看他,盖着白布,好像不太愿意见我”。

    这两句话她收获了超多的赞,数不胜数的评论回复,不是哈哈哈就是牛批。

    但是问题是――

    “你怎么会知道?!”颜路清回忆了一下自己发评论的场景,确实是在树洞里,在这人身边,她震惊地看着顾词,“当时……当时你看到我评论了?”

    顾词点头:“嗯,碰巧。”

    刚睁眼,他也是不得不看。

    颜路清瞬间感到一阵猛烈地窒息――

    救命啊!!

    这他妈一个飞来大锅和她胡诌蹭热度的发言为什么还对上号了???

    两人说的有来有往,但在外人眼里,此时此刻的颜路清和顾词仿佛在打哑谜,说着只有两人知道的小秘密。尤其是一直心系吃瓜的小黑,现在简直快要急死了,恨不得替众人开口问一嘴你们在他妈说些啥呢。

    好在他没急太久,章替身就憋不住开口问:“颜小姐和顾少两人这是说什么谜语呢?怎么不能给我们讲讲?”

    颜路清:“……”你还真敢问。

    因为这句话,顾词终于回过头,算是头一回正面对章替身做了回应。

    他晃了晃水杯:“你确定要听?”

    章替身身为圈内人,在来之前就得知了各路小道消息,自然知道顾词现在的出境有多尴尬。曾经再怎么风光的天之骄子,现在也不过是个家破人亡的小白脸罢了。

    他原本是完全不觉得这人有什么威胁的,自己就算是私生子也比他要强上不少。但当他见到真人,对上顾词的眼睛的那瞬间,他竟然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自惭形秽的感觉。

    但章替身很快就将那种情绪收好,语气里只剩下柠檬,对着顾词扬了扬下巴:“这有什么不能听的?你说。”

    “确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颜小姐祭奠她死去的前男友时说过的一些话而已。”顾词弯了弯眼,笑容看起来非常闲适,“既然你自领颜小姐前任的身份,那她怀念的死人肯定是你了?”

    章替身原地愣住。

    顾词本来只带了空水杯出来,现在又装满走人,只在临走前笑着对众人说:“玩得开心。”

    颜路清:“………”

    章替身:“!!!”

    虽然不知道他这四个字是在内涵哪一个人,但是在座不论哪一个都觉得自己被内涵了。

    这大概才是阴阳之法的最高境界吧。

    章替身找来,颜路清不确定他是因为想要钱了,还是因为真的惦记曾经和他吃过饭看过电影的原主。最后颜路清稀里糊涂地吩咐大黑把他打发走,头昏脑胀地回到了房间。

    再次躺在床上,手机还是停留在之前看小黑时的界面。

    结果她发现,那傻孩子头上又开始冒……粉嫩嫩的颜色?

    颜路清随手一点――

    小黑粉泡泡:「太刺激了!太刺激了!我发现顾词少爷真的很有……很有正宫风范啊!!!」

    颜路清:“…………”

    妈的智障。

    颜路清在床上咸鱼瘫了一会儿,辗转反侧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在无限纠结中点开了和顾词的对话框。

    刚经历过那样的场面,她尴尬到难以见他本人。

******

    【在逃圣母】: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来,我连他叫章啥啥都不知道

    【在逃圣母】:我们也没当过男女朋友,顶多我以前是个散财童子罢了……我从来没谈过恋爱,可单纯了,真干不出那么花的事儿

    这么花的事儿指的是找替身,顾词应该能理解吧?

    颜路清埋头继续打。

    【在逃圣母】:而且你别听他胡说啊,你俩长得一点也不像!我眼睛没问题我视力5.0

    【在逃圣母】:[泪,6了下来.jpg]

    她一口气发完,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等公主词回复,备注【在逃公主】四个字都快被她给看出窟窿了。

    颜路清闲到开始戳顾词头顶上的透明泡泡,一戳就是一个「。」

    这是不是也算表明他内心没怎么当回事?

    正在这时,手机一震――颜路清视线瞬间下移,屏住呼吸定睛一看。

    只有两个字。

    【在逃公主】:嗯,好。

    颜路清:…………妈的,真的好正宫。

    -

    原本打算一整天都投入到催眠学习的颜路清,上午一回来就被迫收到了一份替身大礼包,下午又被一通电话给叫去了颜家本家跟颜父颜母谈话。她只好跟那个老爷爷再三表示歉意,并且把学费直接转了他,表示自己不会跑路。

    在本家,颜路清跟颜父颜母谈话时是面对面坐着,她全程手里拿着手机,时不时看一眼。

    ――这举动看上去跟现在年轻人与家长谈话时的做派几乎一样。

    但颜路清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

    她是一个能熟知家长内心的年轻人。

    颜路清开着家庭群,就这么看着颜父颜母头顶上不断冒着泡泡。

    颜父说:“先前听你保镖讲了蝶叶山你跟顾词掉下山的事儿,但他说的很笼统,具体的你要不再跟我们说说?”

    内心冒蓝泡泡:「唉……成年人极少在蝶叶山发生失足事故,这事故肯定是人为的。那么这是顾家仇家做的,还是我女儿做的?」

    颜路清:“……”

    你是真的了解她。

    颜路清给颜父简单讲了一遍,但有许多细节她都不不想提,是跟对同学讲的时候差不多的详略。

    颜父点了点头,还笑了两声:“好,你们没事就好,没想到顾词跟你竟然已经这么熟了,挺好,哈哈。”

    内心继续冒蓝色泡泡:「总觉得她在瞒着什么。」

    然后颜母也是跟颜父差不多的话术,先是关心她,然后试探着询问她:“你们一起玩的同学们都开学啦?”

    颜路清点头:“是啊。”

    颜母欲言又止,与此同时,内心开始冒蓝泡泡:

    「这孩子,现在虽然看着恢复得还算稳定,但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真的好……」

    「她不提,是因为不想去吗?唉,到底怎么才能让她继续去读书呢?」

    颜路清穿越来之前刚高考结束,她现在对于学习是一点儿都不感兴趣,但颜母这番话倒是提醒了她一点――

    “对了,”她抬头看向这对夫妇,“我想问问关于顾词大学的事。”

    颜路清在脑海里问了玛卡巴卡有关顾词学籍被人毁掉的具体信息,简单讲了下,又说:“顾词这算是突发事故吧,父母突然身亡,他自己也……那段时间没有自由行动能力,再加上被恶意毁了学籍,他成绩那么优秀,有机会能帮他申请恢复么?”

    结果如颜路清之前所想,这对夫妻果然答应了下来。

    其实颜家的家庭谈话氛围颜路清觉得还蛮不错的――当然,也可能是怕触及到她这个精神病患者的底线,所以谁都不敢把内心的想法放到明面上来说。

    不知道另外一个要见她,所谓她的爷爷是怎么样的。

    颜路清临走时,颜母送她到门口,叮嘱她:“后天有一个晚宴要去,你也顺便告诉顾词,到时我派车去接你们。”

    颜路清点头:“嗯。”而后随口问道,“是谁家办的?”

    “章老爷子七十大寿,很隆重。”颜母拍了拍她的手说,“这次几乎有头有脸的都在,是顾词露面的好时候。他不需要做什么,但是得让看顾家笑话的人看看他还好好的……所以你们一定要去。”

    颜路清原本一脸严肃地听着颜母后半段话,一直到上了回家的车才意识到她的前半句,是“章老爷子”。

    ……等等,又是章???

    -

    知道消息那天是周五。

    周六一整天,颜路清终于没被人打扰地跟着老爷爷学了几小时,但这毕竟是第一天,她只是在视频里听老爷爷给她讲各个方法,讲解它们的释义,讲到底催眠和算命能做到哪一步――虽然颜路清听得津津有味,但并没有学到任何实战演示。

    到了周日,也就到了章老爷子大寿那天。

    除了通知顾词要参加晚宴以外,这两天内颜路清基本没怎么和顾词说话,两人吃饭本来也都是在各自房间吃的,生理需求也都在各自房间解决,除了颜路清下楼逗狗以外,压根碰不到面。

    一方面是因为章某带来的替身大礼包太雷人,太让人尴尬,顾词不找她她才不会主动去找尴尬。

    另一方面,主要是她越看那天那个聊天记录越别扭。自己发了五六句一长串,顾词淡淡地回了个:嗯,好。

    ――她简直像个拼命对女朋友解释自己跟某绿茶什么都没有的渣男。而女朋友心知肚明他做的一切,但因为淡如菊的人设,依旧选择了理解原谅他。

    这种感觉太微妙了。说来说去全怪那个狗逼章姓替身。

    到了下午,熟悉的化妆师再次来到别墅,颜路清边化妆边忍不住瞄向一边――

    顾词还是比她快,已经收拾好,在拿着根小棍子逗狼玩。

    上次他的西装是一身黑,这次变成了纯白色,跟颜路清即将穿的裙子是一个色系的白,看起来非常高级雅致,还带了暗纹,光下仿佛隐有流光。

    剪裁得当,显得身姿挺拔,而白色又柔掉了西装的严肃,保留一丝少年感,顾词看起来比上次还要惊艳。

    衣服都是颜母送来的,颜路清在心里称赞了一番这位夫人的好眼光。

    她正欣赏公主逗狗,公主却突然回眸望向她。

    颜路清一愣,而后反应迅速地开口:“对了顾词,你后背怎么样了?”

    顾词看了她几秒,淡淡地回:“没什么事,绷带已经拆了。”

    “哦。”颜路清想了想,干巴巴地挤了句,“那挺好的。”

    这话之后,顾词收回视线,继续逗着狼玩。

    都说边牧得“牧”点什么才舒服。自从狼来到别墅,所有人都是被它牧的,只有顾词和颜路清除外――这让颜路清在这个处处把自己当精神病的世界里感到了一丝慰藉。

    颜路清收拾好之后,时间刚好合适出发。

    她和顾词一起坐在车后座,车子平稳行驶上大路的时候,颜路清像是变戏法一样把手摊开在顾词面前。

    顾词原本随意扫了一眼,视线却定在了她手心上。

    白皙细腻的手心里,躺着一朵带着枝叶的小白花。

    颜路清又把手往前递了递,“给你花。”

    顾词接过来,眼睫垂着看了半晌,“哪来的?”

    “院子里摘的。”

    颜路清又求助了玛卡巴卡,然后得知这是原书里写过顾词喜欢的花之一,正好院子里有,她就摘了一朵。

    “为什么给我花?”顾词问。

    颜路清却答非所问:“顾词,这次我们去参加章老爷子的宴会,不知道会不会碰见上次那个章……章某。”她顿了顿,试探道,“你上次,真的没误会吧?”

    顾词手指把玩着花枝,白皙和深绿交缠,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

    “我误不误会,很重要吗?”

    “当然。”颜路清正色道,“我们是朋友,我必须得让你知道我真的不是做出那种事情的人――你也知道我……嗯,就是,有些记忆不太清晰,但我觉得,我以前也就是看他可怜帮帮他罢了。”

    她真的不喜欢替身文学的!这锅也太黑了!

    “嗯。”顾词淡淡地应完,又问回最初的问题,“所以,为什么送花给我?”

    “想哄哄你嘛......”颜路清语气轻松起来,这个疙瘩总算过去了,她又找到了前几天在蝶叶山和顾词相处的感觉,“你被哄好了没?”

    顾词又嗯了声。

    颜路清彻底放下心来,笑嘻嘻地夸赞拿着花的公主词:“顾词,你今天很好看。”

    顾词终于抬起眼。

    他看着少女的笑靥,对上那双弯成半月牙的杏眼,微笑着开了口。

    “颜小姐也是。”

    -

    好看的颜小姐带着自己好看的公主词走进大寿宴会,一入场便吸引了众多目光。

    众人视线纷纷往两人身上飘,但没几个人上前搭话。估计许多人都想试探顾词,却忌惮着他身边的颜路清――毕竟颜路清上次到处宣扬的“最近病情稳定”还挺出名的。

    颜路清跟顾词吃了一小圈,还想喝一小圈,却被顾词制止。

    随后颜父颜母到场,派人把颜路清叫了过去,顾词便也不在中心转,走到了另一侧相对静谧的休息区。

    顾词正站在休息区与宴会厅交接回廊处的柱子旁,微微倚靠着,尽管姿势随意,看起来随便哪个角度都能拍下来直接入画。

    他正低头想事情,思绪被突然插进来的一道声音打断。

    “顾少爷,又见面了。”是那天跑到颜路清别墅的章某人。

    他今天也穿了白色系西装,还偏偏过来找顾词――两人站一块,都不说脸,光看衣服,无论是质感还是整体效果,都仿佛在生动诠释山寨怎么写。

    “真想不到会在这儿见到您啊。”章姓替身一边打量顾词,一边语气不自觉地就像吃了几个柠檬那样酸了起来。

    顾词先是缓慢转头看了他一眼,身高优势,他眼皮淡淡垂着,有一种天然优势。

    随后直起身来,他对着章姓替身问了半个问句:“你是章……?”

    章姓替身差点气到翻白眼。但仍然咬着牙,不情不愿地吐出自己的大名:“章年。”顿了顿,还要往自己脸上贴金,“今儿个七十大寿的就是我爷爷,亲的。”

    顾词点了点头:“章年先生,找我有事?”

    “没什么事,就是有些事不太明白,来问问你。”章年笑着道,“顾少爷,您现在来是靠着什么身份呢?不会是颜小姐的男朋友……吧?”

    章年故作惊讶地“啧啧”两声,自认极尽嘲讽地说:“真想不到,好歹您曾经也是咱们圈里万众瞩目的公子哥,真的肯甘心吃这口软饭?”

    他以为顾词会生气。

    会恼火。

    如果顾词揍他那就更好了――在这种地方,先揍人的就是出丑的一方。

    但没有。

    什么都没有。

    顾词只是淡淡看着他,表情纹丝未变,甚至眼睛里还多了点笑意,“说得好像你不想吃一样。”

    “???”

    这大少爷被质疑吃软饭竟然这么回?妈的这男的怎么回事啊!

    章年感到自己就像是一条蛇被打到七寸,瞬间气就喘不顺了。

    “……您这话说的,”章年勉强维持着自己脸上做好的讽刺表情,殊不知语气里的柠檬酸度又加了码,“我就算再怎么想吃,也不会直接住在颜小姐家里吃啊,您说是不是?哪像您呢?我可比不了。”

    他本以为这下稳了,这位曾经的少爷那脆弱的自尊心肯定会被气到――

    然而顾词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脸上竟然挂了笑容:“啊……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章年:“?”

    顾词晃了晃手里的高脚杯,那张如玉无瑕的脸被灯光衬得莫名显出一股妖异感。他眼尾开似扇,就那么看着章年说:

    “章年先生,你现在是因为吃不到这口软饭,所以嫉妒我吃得多?”
《大佬怎么还不逃[穿书]》相关推荐: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全职艺术家狼与兄弟天官赐福透视医圣掌中之物我只会拍烂片啊首辅娇娘逍遥兵王重生后太子妃黑化了团宠她天生带福在八零天师下山有九个师姐免费阅读林宇张欣九个师姐龙婿战神重生公主要作妖男神他又翻车了都市神级打脸系统穿越之我要这系统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