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灵异小说 > 从圣光开始的艾泽拉斯生活TXT下载 > 从圣光开始的艾泽拉斯生活 > 第29章:时间玩笑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9章:时间玩笑


    “你的洛丹伦会沦为一片死地,你的国民,将承受数倍于我们的痛苦……”

    少女喋血的悲呼在马库斯耳边久久萦绕,烟雾弥漫,马库斯与阿尔萨斯望着升腾的火光,谁都没有出声。

    “援军应该就要到了吧……”

    最终还是马库斯打破了沉默:“我饿坏了。”

    说起来从一行人出营到现在,一共也不过三个多小时的光景。

    马库斯将视线落向熊熊燃烧的火焰,威尔爽朗的笑容仿佛随着火光变得模糊了起来。

    来时的二十二骑,此刻只剩下他和阿尔萨斯,相顾无言的为战友燃起最后一程的篝火。

    骑士们最终做到了同进同退,火焰将袍泽的遗骨焚烧殆尽,他们会安眠在威尔倒下的那片土地。

    “我会向父亲请罪,”阿尔萨斯怔怔地望向另一堆篝火,涩声道:

    “或许你说得对,我更应该试着去做一个有为的国王,而不是一个将军……”

    王子眼中的落寞让马库斯轻叹了一声,他拍了拍王子的肩膀,靠在岩壁上,用篝火点燃了一支香烟。

    “我会记住你的话的,”马库斯吐出一个烟圈,艾泽拉斯粗涩的烟叶让他的气管感到微微的刺痛。

    “我们歼灭了几百个穷凶极恶的兽人,还斩杀了十多个暗影议会的术士。”

    马库斯毫无芥蒂地把兽人剑圣的战绩写在了军功簿上,“威尔他们并不是白白牺牲,他们是洛丹伦的英雄。”

    阿尔萨斯略略迟疑,还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毕竟从结果上看,洛丹伦取得了一场无比惨烈的胜利。

    而阿尔萨斯也急需这笔军功,来获取军方的拥护。

    “阿尔萨斯,答应我,”火光照映下,马库斯转过头,无比严肃地对阿尔萨斯说道:

    “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洛丹伦还没到需要她的王子上阵搏命的地步。”

    自重生以来,马库斯一直在处心积虑地影响着阿尔萨斯,试图避免几年后那场悲剧的重演。

    如果眼前这个年轻的王子没有如历史中那样堕落,亡灵天灾还会发生吗?

    马库斯认为依然会的,因为这场浩劫的背后,有耐奥祖的推波助澜,有燃烧军团的推动,甚至还有来自彼界的视线,在隐隐操控着这一切。

    从冰封耐奥祖的寒冰中拾起统御之盔的阿尔萨斯或许很重要,但绝非不可替代。

    他也曾想过逃离洛丹伦,跑的越远越好,但冷静下来后,马库斯却发现,自己这一世与这个国家已经有了无法割舍的羁绊。

    严肃却腹黑的老骑士,泼辣而体贴的老板娘,礼拜堂冰冷的石砖,炉火旅馆温馨的床铺。

    他习惯了洛丹伦温暖日光下的白墙,他享受提瑞斯法夕阳下袅袅的炊烟。

    甚至……他看向身旁眉头紧锁的金发王子。

    这些是他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证据,但凡有一丝可能,马库斯都不会让这一切毁于一旦。

    阿尔萨斯先是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感受到马库斯灼热的目光后,他转过头,轻声道:

    “我会考虑的。”

    ………………

    隆隆的马蹄声踏碎了黎明前的黑暗,几乎同时,一东一南两队骑兵循着先前战斗的声响来到了这片不起眼的山坳。

    援军总是姗姗来迟,这次也一样。

    “圣光在上!”

    中年人翻身下马,对着狼藉的战场瞠目结舌道:

    “这……这里都发生了什么?”

    破碎的山岩将焦黑的树木掩埋在石堆中,山坳前的整片地皮被暴力的翻了一遍,一个硕大的圆坑横亘谷口,散发着隐隐的硫磺气味,中央残余着“陨石”的遗骸。

    “雷诺,”血腥味让中年人胯下的战马略显兴奋地躁动着,他扯了扯马缰,望向身后与他眉眼仿佛的大男孩。

    “带一队人环绕这个山坳搜索,一旦发现敌人,烟火示警,不要浪战。”

    “遵命……父……爵士!”

    半大少年接到命令,带着一队骑兵沿着山谷侧面的小路进发。

    而中年人则是留下了一半的士兵守住谷口,自己带着剩下一半的士兵警惕地向山坳内摸了过去。

    ………………

    “您……您还好吧……王子殿下?”

    在满是残肢断臂的修罗炼狱中,中年人一眼就看到了火堆旁并肩而坐的两个少年。

    他吃惊地擦了擦眼睛,却是用了好久才敢确认少年的身份。

    “是的,阿利叔叔……呃,我是说,我很好。”

    阿尔萨斯站起身来,向中年人行了半礼:

    “感谢您的援助,莫格莱尼爵士。”

    老莫格莱尼摘下头盔,摸了摸有些微秃的发际线。他看着面前仿佛从血液里捞出来的年轻王子,张了张嘴。

    王子的衣甲上布满了形形色色的伤口,湛蓝的洛丹伦战袍已经完全看不出它原本的模样,一边胳膊上裸露出大片沾满血液的皮肤,最骇人的莫过于他的胸腹间,一道看似不起眼的破口边缘洇出一圈鲜红的血……老莫格莱尼从血液的颜色判断出,这个伤口不会超过一刻钟的时间。

    一种侥幸和惊怒从莫格莱尼胸口升起……他眉头皱起:

    “御林铁卫呢!他们怎么能……”

    “他们很英勇,”在王子的沉默中,马库斯对莫格莱尼笑了笑:“否则您在这里看到的就是我们两个的尸体了。”

    马库斯指了指面前熊熊燃烧的火堆:“当然,如果您一定需要御林铁卫出面,来承担保护不力的罪责的话……”

    他指了指自己:“我是唯一活着的那个。”

    阿尔萨斯吃惊地望向马库斯,他先前并不知道这件事。

    马库斯对他眨了眨眼,笑道:

    “某个家伙死前把这口黑锅扔给了我,”他掏出那封沾满鲜血的委任令,“或许他早就清楚要发生什么。”

    马库斯轻轻松手,印刷着洛丹伦皇家徽记的信函飞蛾般飞向了燃烧的火堆。

    “如果您非要找一个人来负责这件事的话,”马库斯歪了歪头,“我想我是最好的选择。”

    “是我……”阿尔萨斯开口,却被莫格莱尼打断了:

    “御林铁卫马库斯贪功冒进,导致所部损失惨重,念在战果显著,暂不予严惩,现剥夺马库斯的指挥权,等待指挥官决断。”

    马库斯眯了眯眼睛:“就是这样!”

    他冲着身旁的阿尔萨斯笑了笑,又看向莫格莱尼:“爵士,我应该不需要上镣铐吧?”

    莫格莱尼有些失神地摇了摇头,目光落在阿尔萨斯身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人先去了你们所在的临时营地,发现没人后拐了一圈才赶到这里。”

    阿尔萨斯闻言惊讶地一挑眉:

    “您没有收到我们发去的求援信吗?”

    信函是阿尔萨斯派骑士之一亲手送的,确认有人看到了之后骑士才赶回了王子身边,而从目前来看,莫格莱尼似乎并不知道这封信件的存在。

    “信?”他睁大了眼睛,满脸疑惑:

    “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两个多小时前?”

    三人面面相觑之际,一个传令兵奔跑着来到莫格莱尼身边:

    “长官,东南方向出现大量骑兵。”

    “打的什么旗帜?”莫格莱尼皱眉道。

    “似乎……是敦霍尔德堡。”

    “敦霍尔德……”

    马库斯细细咀嚼着这四个字,望向阿尔萨斯:

    “你先前说,求援的消息发给了距离我们最近的援军没错吧?”

    ………………

    “荒唐!”莫格莱尼冷笑道:

    “骑士中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敦霍尔德堡离这里不过三十里地吧。”

    敦霍尔德来此的“援军”约摸三四百人,领头的是一个灰色头发的年轻军官。

    “十分抱歉……莫格莱尼爵士,”年轻人不卑不亢地回复道:

    “埃德拉斯大人有要事在身,没有及时……”

    “要事?”莫格莱尼讥笑道:“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吧,中尉?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那个老醉鬼有什么要事?喝多了在犯愁爬上哪个表子的床吗?”

    骑士中尉无动于衷,摇了摇头道:“领主大人的事情不是我能置喙的,我只是一个……”

    “你的名字……”

    一个少年的声音打断了他:“我们还不清楚你叫什么名字,中尉先生。”

    骑士中尉看了一眼马库斯,迟疑道:“奥里登,我叫奥里登……”

    “奥里登·匹诺瑞德,我没说错吧。”

    马库斯对奥里登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这个肮脏的叛逆姓氏里少有的有为青年,布莱克摩尔领主的骑兵队长。”

    他的脸上写满了钦佩仰慕,仿佛他就是这么想的。

    莫格莱尼看向奥里登的眼神阴冷了下来,硬硬地说道:

    “回到敦霍尔德去吧,告诉你那位领主,关于这件事,他需要给个交代。”

    在马库斯说出“匹诺瑞德”这个姓氏的那一刻,阿尔萨斯的视线就落在了奥里登脸上,年轻王子微微眯着眼睛,脏污的面庞上没有任何表情。

    ………………

    “交代!”

    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的咆哮回荡在敦霍尔德堡内。

    “我他I妈为什么要给他们交代!”

    浑身酒气的埃德拉斯拔出挂在墙壁上的长剑,狂暴地劈开了身前的矮几。

    “废物,都是废物!辛迪加那群老鼠,还有踏马的狗屎兽人!”

    将矮几劈成一地碎片后,埃德拉斯犹不罢休,气咻咻地破口大骂:

    “那个老瞎子呢?谁告诉我?那个踏马的发誓把洛丹伦王子抓回来的兽人死到哪里去了?!”

    “骗子!去踏马的奥特兰克!去踏马的洛丹伦!去踏马的联盟……”

    奥里登的至交好友斯卡洛克不动声色地拽了拽他的甲带,示意他不要留在领主面前自讨没趣。

    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是个相当复杂的人物,他铁血武勇,从不妥协,在希尔斯布莱德的所有兽人集中营中,唯有敦霍尔德几乎从没出现过暴动,一切乱象都会被这位领主用鲜血扼杀在摇篮里。他的野心在敦霍尔德是公开的秘密,为数不少的兽人战犯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成为了他手下俯首帖耳的战争机器和角斗士。

    但相反地,这位领主常年酗酒,几乎每一个仆人身上都有他醉酒时留下的鞭痕,无论兽人还是人类,死在领主酒后的下人不计其数。斯卡洛克把奥里登拉出了漩涡中央,对自己的挚友笑了笑:

    “我还以为你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

    奥里登闻言摇了摇头:

    “不……我是说,我当然知道不该在领主酒后汇报消息。”

    他叹了口气:“斯卡洛克,你打算一直这样忍耐下去吗?在这个独断的领主手下?”

    斯卡洛克笑了笑:

    “埃德拉斯大人只是这几年有些不顺,我还是一个列兵时就在他手下了,奥里登,敦霍尔德是我的根。”

    奥里登沉默着点了点头:“是啊,你是不同的,布莱克摩尔之矛。”

    斯卡洛克没有辩解,事实上,在这个城堡内,如果有一个人能拦住酒后暴怒的埃德拉斯,那一定是斯卡洛克。

    “你要走了?”斯卡洛克没有丝毫意外,好友近几年几乎将失意写在了脸上。

    奥里登轻轻颔首:“我和你不一样,斯卡洛克,我不欠布莱克摩尔什么。”

    他的视线望向西北方:“我一直都在逃避自己的姓氏……但事实上,我根本逃避不了。”

    他沉声道:“我是一个匹诺瑞德,斯卡洛克,如果我想为这个姓氏做些什么,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斯卡洛克没有做什么挽留,他了解自己的挚友,就像奥里登了解他那样。

    “那么,”斯卡洛克伸出了一只手。

    “祝你好运!”

    两只宽大的手掌紧紧握在了一起。

    ………

    “废物……”城主的房间里,醉的如同烂泥的埃德拉斯倚靠在墙边,身前是一片狼藉。

    女仆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小心翼翼地打扫着一团混乱,生怕惊动了醉酒的领主。

    “啊……阿嚏!”

    扫把扬起的尘埃还是不可避免地惊醒了埃德拉斯,他醉眼朦胧地看向满脸惊慌的女仆,扬起手来便将酒杯砸向了她。

    “砰!”

    女仆根本不敢躲闪,任由坚硬的酒杯落在她的额头上,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额角鲜血长流。

    “废物……”埃德拉斯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手中犹自握着那把长剑。

    年轻女仆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她不清楚自己将要面对什么。

    冰凉的长剑挑起了她的下巴,领主口中的酒气喷在了她的脸上。

    “你叫什么名字?”

    “塔蕾莎……”女仆颤抖着回答:

    “塔蕾莎·福克斯顿。”

    ………………

    “莫格莱尼爵士!”

    士兵们沉默地搬运着地上的兽人尸体,雷诺·莫格莱尼翻身下马,对自己的父亲行了一礼。

    “我们在那边的空地发现一个可疑的地精,他说……他是马库斯下士的朋友。”

    “哦……别杀我……我只是个可怜的孩子……”

    马库斯耳边传来地精的声音,他对提着布拉斯特维奇的士兵招了招手,从他手里接过了绿色的小个子。

    “看看这是谁啊,我忠心的地精先生。”

    马库斯揶揄道:“能不能告诉你的老板,你刚刚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布拉斯特维奇脸上没有丝毫内疚之色:“哦,先生,我刚刚在看守您的财物,您知道,合格的雇员永远为他的老板着想!”

    马库斯对他的不要脸深感钦佩,转头问向那个士兵:

    “你们在哪找到这家伙的?”

    “那边的一个隧道里,”士兵脸色有些奇异:“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在试着把一匹马从地洞里拉出来。”

    马库斯冲着地精冷哼了一声,这家伙自己跑了还不算,还想拐走老板的坐骑。

    “马?”马库斯一拍脑门:“那匹马呢?”

    那是阿尔萨斯的坐骑,来的时候交给了假扮王子的马库斯。

    神骏的战马一瘸一拐地跑了过来,马库斯亲昵地摸了摸他背上的鬃毛,躲闪着他伸出来的舌头。

    “哦,小伙子,你可真让人羡慕!”

    这匹马前腿折断,即使日后接好,也没办法再驰骋战场了。

    “摔断腿的好运家伙!你一定是我的幸运星。”

    (break a leg )

    如果不是这匹马失足落进地洞,马库斯也不会发现辛迪加藏在地下的炸药,说起来,这匹马的的确确给他带来了好运气。

    “想好退休生活该怎么过了吗?我的意思是,草原,健壮的小妞,哦伙计你没有被骟过吧。”

    马库斯搓了搓战马的脖子,转头看向沉默了许久的阿尔萨斯:

    “这可是我们的大功臣,阿尔萨斯,要没有这个小伙子,我们今天就死定了!”

    年轻王子手里捧着一个巴掌大的罐子——奥特兰克小女孩和他的父亲的骨灰。

    他嘴角扯了扯,伸出手掌,在战马眉心那簇洁白的毛发上揉了揉:

    “他怎么了?”王子的声音有些清冷。

    “摔断了一条腿,”马库斯有些惋惜地道:“这家伙不会被喂成个大胖子吧?”

    战马看到主人,显得相当欢快,他抬起那只折断的蹄子,三条腿蹦蹦跳跳的围着阿尔萨斯走了两圈,伸出脑袋在王子脸颊上蹭来蹭去。

    “好了,好了,男孩。”

    阿尔萨斯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你放心……”

    马库斯的后背突然冒了一股凉气,他偏过头,战马伸着脖子贴在阿尔萨斯肩膀上,脸颊留出两行泪水。

    “……你放心……”伴随着小王子摇篮曲一样的呢喃,战马缓缓跪倒在地。

    “我不会扔下你的……”阿尔萨斯面无表情,一蓬热血染红了他放在脚下的骨灰盒。

    王子从战马胸口拔出那把来自女孩的短刃,轻柔的拍着他轻轻颤动的脖颈。

    “开什么……玩笑……”马库斯的下巴大张着,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睡吧……无敌……”

    阿尔萨斯轻声说道。
《从圣光开始的艾泽拉斯生活》相关推荐:穿书后我成了小拖油瓶巅峰权贵太子六爻先婚后爱网游之光环圣骑艳骨蝙蝠僵尸女友恐怖殡仪馆暗边戏话盗高一尺狄仁杰之风云武周第三重分身诡秘复苏诡星秘录灰色寄语火影之海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