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TXT下载 >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鸣则已,一鸣就死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鸣则已,一鸣就死


    张巨蟒!

    扭曲的喉咙,撕裂的声带,硬生生挤出这个名字。

    声音震响在大厅。

    只刹那的寂静,柳献策目光凌厉,急急看了李千里一眼。

    两人相顾骇然。

    亦带着浓浓的难以置信。

    竟然是他!

    他应该在神都接受审判,怎么可能出现在襄阳。

    此事太诡异了!

    “杀…”

    李千里刚要下令,整个人陡然僵住。

    那个名叫思媚的舞姬宛若脱柙的巨蛇,破笼的鹰隼。

    人若飘风,飞掠而至,几个呼吸间就到李千里身旁。

    五根葱白的玉指仿佛是夺命索,死死钳住刺史大人的脖颈。

    眼前的巨变,所有侍卫都没有反应过来。

    “你……你……你到底是谁?”

    柳献策往后挪几步,艰难的说着。

    思媚一言不发,白皙的玉颊满是冷冽,手上加重力道。

    李千里青筋凸起,一阵窒息之感袭来,他眼神满是哀求之色。

    他恐惧之余只剩懵圈。

    什么情况?

    你是本侯府邸豢养的舞姬啊!

    门口众人也全部呆滞住。

    崔鸠率先回过神,拔起短刀挥向张易之,他知道眼前的变化皆是此人引起的。

    思媚指甲陷进李千里脖颈,纤柔的手力量十足,“再动我杀了他!”

    清丽的声音透着阵阵阴寒。

    张易之瞥了崔鸠一眼,负手踱步进厅,脸上的紧张之感顿消。

    他目视着思媚,淡淡道:“中庭多杂树。”

    “偏为梅咨嗟。”思媚启唇道。

    这句来自魏晋南北朝的一首《梅花落》。

    也是梅花内卫的暗号。

    张易之神色不变,暗忖:“果然,能奋不顾身保护我的也就是一群可爱的女人了。”

    但是。

    被女人保护的感觉真爽。

    “你,就是李世民的孙子?”张易之坐在上首,嘴角噙着冷冷的笑意。

    周围静静的,没有半点动静。

    张易之过了一会,轻轻叹了一口气,神色仿佛有些遗憾。

    “我好心做客,可你却暗藏杀意,为什么?”

    李千里眼睛都直了,苍白的脸上,冷汗都滴了下来,声音颤抖:

    “本侯…本侯没有想杀张司长。”

    “没有么?”张易之不置可否,轻轻摇晃着酒樽,“我暂且相信你一次,记得千万不要招惹我。”

    说完朝思媚使了个眼色,思媚挟持着李千里慢慢靠近厅门。

    柳献策阴沉着脸,却不敢轻举妄动。

    人质被绑架,还是吴王李恪的嫡长子,他不能冒风险。

    张易之一挥袍袖,阔步离开,转头盯着一脸呆滞的杨再思:

    “可怜,可悲。”

    可怜可悲?

    杨再思怒目而视:“不就是丢官么?老夫不在乎!”

    张易之微微一笑。

    等事情败露,前宰相杨再思在造反贼子府邸做客,将会是什么下场?

    “别动,别动。”

    李千里面露恐惧,朝四周侍卫喊道。

    他想凭借力气挣脱,可这双手仿佛是铁钳。

    …

    刺史府外。

    暮色渐沉,夜幕与晚风同步行来,襄阳城中的灯火渐次亮起,街巷在氤氲的灯光中显得有些朦胧。

    无数侍卫围着场中三人,许多路人骇然围观。

    竟有人敢挟持刺史?

    那个俊美像个神仙的是谁?

    “叫襄阳长史过来。”

    张易之目光平静,望着崔鸠。

    “不要!”柳献策骤然开口。

    他始终有个不祥的预感。

    已经是府外,人来人往的长街,张易之完全可以堂而皇之离去。

    众目睽睽之下,侯爷哪敢杀了神皇司司长?传到神都,武妖婆必然震怒。

    那张巨蟒为何还如此谨慎,或者说紧张。

    这丝紧张虽然隐匿得很好,但柳献策隐隐能察觉到。

    不对劲!

    难道他看到了兵器库?

    知道了侯爷想造反?

    “快杀了张巨蟒!”

    念及此处,柳献策轰然大喝。

    “住…住嘴!”原本对这柳献策颇有怨气的李千里尖叫着声音。

    思媚接过张易之递上的剪刀,松开略显僵硬的手,换成刀刃。

    “崔鸠,去……去叫昌长史过来。”李千里说话不利索,腿脚一直在抖动。

    “侯爷不可啊!”

    感觉一切都脱离了掌控,柳献策面容都有几分扭曲。

    李千里双目赤红,瞪着他道:“你要本王死是么?本王怕死啊!”

    “快去叫人!”

    崔鸠犹豫片刻,“是!”

    跃马扬鞭而去。

    场中气氛有些微妙,柳献策脚步向后退了退,他想撤离。

    “站住。”张易之指着他,轻笑道:“侯爷身处险境,你怎能擅自离去?”

    柳献策怔在原地,就迎上了侯爷那怨毒的目光。

    “累了么?”张易之转换目光,语气变得温柔。

    这下属身量偏矮,倒可以用小萝莉来形容她。

    如果穿上水手服,再穿白长袜,肯定别有一番趣味。

    “回司长,不累。”思媚精致的脸颊依旧冷冰冰的。

    张易之见怪不怪了,谁让武则天培养出一群莫得感情的工具人。

    也不能说没有感情,至少很忠诚。

    时间缓缓流逝,天完全黑下来,刺史府灯火通明。

    外面依旧是死寂一片。

    踏踏踏!

    马蹄声传来,崔鸠领着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官员前来,后面跟着几个小吏。

    “拜见张司长。”

    昌长史在路上就向崔鸠打听过,所以一见面就毕恭毕敬的躬腰施礼。

    张易之走到昌延徽面前,俯瞰着他,目光没有半分感**彩:

    “你是一州长史,掌理州政实权,对吧?”

    被气势威压,昌延徽有点喘不过气,讷声道:“是。”

    “是?”

    张易之冷笑一声,突然伸手狠狠一巴掌甩在他脸上。

    “究竟是不是?”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惊愕住了。

    此人实在太蛮横无礼!

    思媚微讶,司长行事的风格真是别具一格。

    平白无故被掌掴,昌延徽怒火中烧,但对方是凶名赫赫的张巨蟒,他憋着怨恨。

    “回司长,下官是襄州长史。”昌延徽拔高声量。

    张易之哦了一声,慢悠悠道:

    “朝廷派你制衡刺史,我怎么感觉你跟他狼狈为奸呢?”

    狼狈为奸!

    骤听这个词。

    一直处于恐惧状态的李千里更加胆寒,而柳献策脑海里只剩一个念头。

    他看到了!

    一定看到兵器库了!

    知道侯爷想造反。

    张易之走向李千里,拂了拂他锦袍上的灰尘,轻声道:“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还请侯爷恕罪。”

    “我理解我理解…”李千里咽了一口唾沫,恳求道:“现在能不能放下剪刀。”

    张易之眯了眯眼:“暂时不能。”

    “给我。”他一手顺势掐住李千里的下颌,另一只手接过剪刀。

    深深抵在他脖颈上,利刃刺破皮肤溢出点点鲜血。

    在场众人皆悚然一惊,头发像炸开一样,后背升起恐怖的寒意。

    锵!

    崔鸠立刻拔刀相向。

    张易之不为所动,继续道:“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原因很简单。”

    说完笑了笑,这个笑容看起来并不和善,因为他的眼神锐利如刀,

    “你想造反。”

    “我不允许谁造陛下的反,李世民的孙子也不行!”

    闪亮的寒芒一闪即逝。

    细碎的血线从李千里的脖颈前飚飞而出,他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

    对死亡的恐惧。

    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他想要大声的呼喊,除了涌出来的鲜血倒灌呛进喉咙之外,他竟是什么都做不了。

    天上繁星点点,伴随着月光照耀在大地上,折射出一片清冷的光辉。

    在度过最初的恐惧之后,他脸色竟是恢复了淡然。

    他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就这样跌落在地。

    鲜血不断从他嘴里呕出来,他只觉得浑身发寒。

    生机快速的消散。

    眼前出现一幕幕以往的画面闪现。

    野心,隐忍,**,皇位……

    “爷爷。”

    他想着。

    突然想起他爷爷唐太宗。

    如果爷爷在,肯定会赐死张易之,一定会夺回李唐政权吧?

    他下意识抱紧自己,缓缓闭上眼睛。

    片刻后就没了动静。

    每一盏灯都是一个归处,灯有大小之别,归处对每个人而言却是一样的。

    吴王李恪的嫡长子死了。

    被一刀刺死。

    悲惨的死在刺史府。

    而造反两个字,却让所有人陷入惊恐。

    轰!

    轰!

    轰!

    所有侍卫齐齐出动,每个人都双目血红盯着张易之。

    “某要杀了你!”

    崔鸠牙齿紧咬,眼睛发红,侯爷对他算是不错。

    就这样死得凄惨,那个人是凶手,他要报仇!

    思媚微张着小嘴,显得错愕无比。

    陛下自开启血腥的大屠杀以来,对李唐宗室监视得更严密,自己隶属梅花内卫,奉命监视李千里的一言一行。

    但几年来,此人并没有表现出反意啊!

    司长为何说他造反?

    “你们想杀我报仇吗?”张易之扔掉剪刀,擦了擦手上的血迹,轻描淡写道:

    “行,动我一下,李千里满门陪葬,朝廷也要诛你们九族!”

    安静。

    全部陷入沉默。

    侍卫们犹豫了,不敢前进半步。

    崔鸠浑身杀气凛然,但持刀的手却一动不动。

    他也害怕了。

    就算杀光在场所有人,又能怎样?

    他们忠诚的是活着的侯爷,是侯爷许下的荣华富贵,是梦中的锦衣玉食。

    而不是一具尸体。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可他崔鸠没能力做诸葛亮啊!

    柳献策肝胆俱裂,嘶吼道:“快杀了他给侯爷报仇!”

    张易之神情淡然,斜睨了他一眼,“首恶既死,绝不牵连,崔鸠,我准许你进神皇司。”

    神皇司…

    崔鸠犹豫片刻,面上的悲痛之色渐渐消失,他放下了手中的刀。

    “崔鸠做神皇司总督,你们这些人可以继续跟着做力士。”

    张易之说话的声音带着玩味。

    砰!

    无数的刀掉落在地。

    “很好。”张易之满意颔首,指着想要逃窜的柳献策,“抓住他。”

    思媚完全懵住了。

    心头泛起一种异样的情绪。

    这就是名震天下的张司长么,她从未见过像他这般有胆魄的男子。

    真的好…好…好有男人味。

    不止是她,昌延徽也完全处于震撼状态。

    他真就敢杀李唐宗室的人,还是襄州刺史!

    就这样静静的站着那,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难道真就不担心刺史府的侍卫报复?

    冷漠,高高在上,宛若神灵般俯瞰着一切,轻飘飘几句话就把剑拔弩张的气氛化解了。

    以前神都老友传信过来,称张巨蟒有多可怕,他原本不信。

    现在只能说一句——名不虚传!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相关推荐:大梦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千秋不死人我不可能是剑神不败战神杨辰秦惜林阳苏颜_叶辰萧初然永恒之门世子很凶我会敲奇观游戏世界开拓者从诸天签到开始变强诸天从亮剑开始我不是凋零者都市至尊神婿爱与我同来我的前任都是气运之女穿越红楼去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