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禹道乾坤TXT下载 > 禹道乾坤 > 第490章 解决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90章 解决


    “你们继续聊,我先缓缓。”

    倪婉茹踉跄着回屋,留下彭禹和颛云继续说话。

    委屈,太委屈了。虽然自己的配对天天被人说邪道,但被正主这样拆,还是不爽啊。

    “我师父哪点不如她?为什么当年陛下就没看上师傅呢?明明当年选妃时,师傅也是人选之一。”

    彭禹和倪婉茹的心情截然不同。仿佛三伏天吃了冰棍,浑身舒爽。

    这就是站对配对的妙处。

    “瞧你这样子,很高兴?”

    “身为‘人子’,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不仅是从“昆昊”的角度,从彭禹自己的心态上,他也对这件事感到高兴。

    这些年昆烈对自己如何,彭禹是明白的。

    他无法将对方视作真正的父亲,但也看作可敬的长辈。昆烈能弥补遗憾,这不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

    天下第一的男子配天下第一的女子,总比那个邪道无比的倪神月强吧?

    但彭禹没有细问,继续讨论李璟风这件事。

    眼下不是当年,当年还有直接爆出真相的可能。但现在,难道让倪婉茹的孩子没爹?

    “说来,我一直没想明白。你闲着没事干,对李家村动手干嘛?就因为青莲剑圣的传承?”

    彭禹后来派人去李家村检查过,除了青莲墓之外,李家村也没什么秘密。

    当年好端端的,颛云干嘛非要灭门李家村?

    “殿下应该知道,我不是什么好人。加上当年年轻气盛,想要趁机设局坑那几个人一把,抱得美人归。所以,便牺牲了一些人。”

    颛云装模作样感叹两声,只得到彭禹的一双白眼。

    “想说废话,就闭嘴。帮我参谋,现在要如何解决。”

    杀李璟风,万万不行。彭禹心中那道坎过不去。

    而不杀,他也不能容许李璟风得知真相后找颛阳麻烦。

    直白地说,李璟风跟彭禹的相处,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加在一起有一年时间吗?

    要是李璟风得知真相,去杀颛阳。

    彭禹心里清楚,自己绝对站颛阳。

    他不会容许李璟风对颛阳下手。但在颛阳针对李璟风时,又因为一点点的愧疚,想要护着李璟风。

    正因为这种古怪而微妙的心情,才弄出一个根本不必要的护道人。

    护道?

    是我保护他吧?

    “将记忆抹掉如何?让他忘掉李家村的事,然后送到别的地方修行。别让颛阳看到他,回头我再慢慢劝颛阳。”

    “忘掉?那么大的事,换成你,你能忘掉?”

    “殿下听过‘忘川水’吗?”

    沉默半响,彭禹幽幽问:“看样子,你们在天戈盆地收获不小?”

    “只是拿到残方,还在研究阶段。但可以拿李璟风试试,兴许能成呢。”

    洗去记忆吗……

    “能精确洗掉某一部分记忆吗?”

    “不能。大范围可以控制,但一个不好,就会让他变成白痴。不过我觉得,变成白痴挺好,至少没威胁了。颛阳不会继续计较。”

    “哼——你觉得我能接受?”

    “你最好接受,不然颛阳那边,我可压不住了。”

    看到彭禹不明所以的眼神,颛云微微一笑,总算入节奏了。

    “小弟这一个月生气,埋头做了不少事,但被我拦下了。如果我不拦着,你恐怕颜面无光。”

    “什么事?”

    “他把李璟风杀人的家属请到金吾城了。”

    “……”

    顿时,彭禹脸黑了。

    李璟风血债多,手头不干净,他知道。但如此被人赤裸裸打脸,还是忍不住动怒。

    “听说,颛阳还准备好舞狮队,打算跟着那群家属一起去李璟风坟头庆贺。”

    颛阳态度很明确:

    你不是嫌弃我杀人吗?成啊,那就把事情宣扬出去,看看李璟风死了,天下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他敢!”

    看到彭禹惊怒的神情,颛云幽幽道:“凭什么不敢?小弟也是世家长大的人,设局打脸、勾心斗角什么,他能一点不懂?

    “你觉得他单纯,只是因为他从没对你动过这些心思,玩过这些手段。”

    这次,颛阳是怒极了。

    回去之后动用颛孙氏势力,将当年李璟风当杀手接任务的暗杀组织连根拔起,李璟风当年的档案翻出来一个个找家属。

    颛云知道后赶紧拦住。

    不然,再过两天便是十二组被李璟风杀了亲人的大家族跑去李府哭闹。不仅彭禹丢人,李圣庇护李璟风多年,也要丢尽颜面。

    还有凌阳侯府等人,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李璟风就算死了,颛阳也能通过律法清算,拉出来鞭尸!

    “人死了,他还不肯罢休。”

    但想到李璟风身上可能背负的血债,彭禹又忍不住心虚。

    他是真没仔细查过那些事。仅仅大略上了解一点,觉得李璟风只是误入歧途。

    “人是死了,但不是被你拉出来修鬼道了?你这样偏袒,把颛阳置于何地?他能不动怒吗?”

    颛云尽可能帮弟弟说话。

    “你想想,李璟风在他眼里是什么?一个从底层爬上来的人,而且跑去当杀手刺客,弄了一身脏。还天天在你跟前纠缠。他对李璟风下手,不也是为你好,不希望你玷污昭王的名声。”

    “为我好?别,你们颛孙氏的‘为人好’,我可受不起。”

    话虽如此,但仔细想想。颛阳找李璟风麻烦,似乎的确是太微界,自己和李璟风相认后?

    所以,他反感李璟风也不是没有理由。加上李家村的人,打算帮颛云解决祸害……

    这么一琢磨,他竟然有些理解对方了。

    “不对,不对,你这家伙肯定又在胡言乱语。颛阳哪有那么多心眼?哪能想这么多。他要李璟风死,绝对就是为了你善后。”

    “但不论如何,我帮你压着他行动。如果你不早点解决这件事,回头颛阳捅出去。神朝的律法可不留情面。”

    喝了一杯茶,彭禹起身离去。

    “我考虑考虑,你先把忘川水准备上。”

    颛云送其离开,松了一口气。

    总算忽悠过去了。

    李璟风身上的秘密没有暴露。回头只要把人送走,自己再想办法解决。绝对不能让李璟风威胁到整个颛孙氏。

    ……

    彭禹回宫,昆昱匆匆过来。

    “你回来的正好,小八骑虎时受惊摔倒,眼下昏迷不醒。”

    “昆晨出事了?”

    此刻神皇不在天宫,彭禹代掌一切,赶紧跟着昆昱去皇子宫。

    诸位皇子差不多到齐,在八皇子殿的外室静候。诸位太医在屋内不断施法救治。

    彭禹拉着昆昂,低声问:“具体怎么回事?”

    “小八今天在学习驭虎,突然灵虎暴动,将他摔下来,并用虎爪狠狠将他击伤。”

    “几位骑术师傅呢?还有护卫呢?伴读呢?”

    “三哥已经都看管起来,准备回头慢慢查。不过我觉得,可能只是意外。”

    “但愿如此。”

    因为昆晨一直没醒,诸位皇子看望后各自离开,彭禹也会去昭元殿歇息。

    面具人正盘腿坐在床上敲击编钟玩。

    “你动静小点,别让人看到。不然昭元殿没人操控,钟声自响,容易被人传怪话。”

    “放心,我设置屏障,外人听不到帷帐内的声音。”

    面具人兴致勃勃摆弄编钟,过了一会儿等彭禹洗漱上床,他问道:“你去找人开解,如何了?”

    “不如何。”

    彭禹说了颛云那边的话,面具人听罢,了然:“这不是有办法了?你还纠结什么?”

    “随随便便抹掉一个人的记忆,可不是什么好办法。”

    “那你想如何?说到底,你对李璟风根本没多少感情。严格讲,是一种自我满足。”

    李璟风在泥潭打滚,一路走来杀伐颇多。尤其是探索各地宝藏时,总免不了厮杀。其中不乏无辜之辈。

    但很微妙的,这个杀戮无数的人对彭禹很尊敬,将他视作恩人。这种在外人面前嚣张,却在自己跟前乖巧的做派,很容易满足一个人的虚荣心。

    “阴沉的泥沼突然冒出一朵清香的莲花,会让人一时间忘掉这是一片泥泞的沼泽,沉醉在莲花的清雅。

    “一块无暇美玉出现瑕疵,反而让人心生不愉,打算弃之不理。

    “但冷静下来,沼泽里的莲花能比得上一块美玉吗?”

    面具人一针见血指出彭禹当下的心态矛盾。

    对李璟风的偏向,不过如此罢了。

    事后冷静下来,自然懂得如何取舍。

    更别说,仅仅是抹掉一段记忆。既能让李璟风保命,也能让颛家兄弟退让。

    “毕竟,你不可能一直对李璟风当保姆。适当退一下,没坏处。”

    不错,自己在大昆能待多久?

    总不能自己甩甩手离开,却给亲友们留下一个如此大的隐患吧?

    万一未来李璟风修行有成,而自己回归家乡,他直接杀了颛阳。岂非是自己今日的错?

    “那么在抹掉记忆后,更要给他找一个修行之地。”

    面具人:“天亮了自己折腾去,我没心思听。现在,快去关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