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穿成团宠的我只想当咸鱼TXT下载 > 穿成团宠的我只想当咸鱼 > 正文 第710章 所有耐心已耗空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710章 所有耐心已耗空


    宋北北和赵知月一起,将今天做的所有的饭菜都吃光了。

    赵知月收拾好餐盘,先离开了这里。

    她刚走,伺候宋北北洗漱的宫女便进来了。

    宋北北洗完,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忽然又听见外头开门的声音。

    脚步声渐渐靠近,宋北北听得出是谁。

    她最不想见的人。

    宋北北索性闭上眼,就当不知道他来了。

    伏诚知道她没睡着,略带笑意问:“今日见了你表姐,知道她没事,以后就可以好好吃饭了吧?”

    宋北北本来想装睡的,但听见这句话实在是气得不行,翻身坐起,瞪着他问:“她孩子都没了,你是她的丈夫,你关心都不关心,这就算了,连真相都不为她找,你说她没事?”

    伏诚俯下身,双手支在她两边,以这个方式将她虚拥在自己怀里。

    他淡淡开口:“那又不是我的孩子,我关心什么?”

    宋北北心里咯噔一声,她差点忘了……

    这件事,从头到尾,伏诚都是知道的。

    伏诚靠得与她更近了些:“北北,我的孩子不是谁都能生的,名义上的也不行。”

    他上一世,就好像和宋北北有个孩子,连房间都准备好了,只可惜……

    如今上苍既然给了他第二次机会,他一定要守好她。

    若是该有孩子,那一定要是宋北北为他生的孩子。

    宋北北懒得与他说这些。

    她一把推开他,又躺了回去。

    “皇上,我困了,你自便。”

    伏诚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她的侧脸,温柔道:“你睡吧。”

    不急,他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伏诚转身离开。

    他走到软塌边的时候,忽然有个东西晃了一下他的眼。

    他转脸看去,瞧见软塌地上,有一块玉佩。

    他觉得有些眼熟,拿起来细看一番,想起来了。

    这是沈昭剑穗上挂着的玉佩,还是多年前,殷照林送给他的。

    伏诚不由自主地捏紧了这块玉佩。

    那小子,竟然又偷偷混进来见宋北北了!

    伏诚蓦地回头,看向床上的宋北北。

    难怪她今日心情好!

    伏诚忽然上前,一把抓住宋北北的手,将她强行拉起来:“今日沈昭过来见你了?”

    宋北北愣了愣,慌张地避开眼,扯着自己的手腕道:“你放开我……”

    “北北,我这个人没什么耐心,所有的耐心都给了你!但现在,你已经将所有的耐心都耗空了!”

    他漆黑的眸子里杀意毕露,宋北北一瞬间仿佛看见了上一世杀了自己的他。

    她出于本能地害怕,眼泪瞬间模糊了双眼。

    她强行保持理智,想要与他谈判:“阿诚,你是要与我同归于尽?你知道的,你若是杀了我,你这个位置也坐不稳!”

    一声“阿诚”让伏诚有片刻的失神。

    但仅仅也就片刻而已。

    他将宋北北整个人扣在自己的怀中,与她对视一会儿,忽然笑了:“傻姑娘,我爱你啊,我绝对不会再伤害你第二次。”

    宋北北也稍稍平静下来:“那你……你放开我……”

    “放开?你我本就是最亲密的恋人,我绝不会再放开你。”

    他说完,强制控住宋北北的双手,俯身亲吻她。

    男女力量的差距让宋北北完全无法反抗,她几乎咬碎一口银牙。

    “阿诚……”她不知道她这样叫伏诚,会让他更加失控。

    宋北北闭了闭眼,冷静地问他:“阿诚,无论你我过去如何,如今我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女孩,你真的要伤害我?”

    伏诚瞬间清醒过来。

    他的手从宋北北的手腕上移开,才发现由于自己刚才的粗暴,宋北北手腕上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掐痕。

    他有些自责。

    身为一个现代人,他也知道十五岁的小姑娘压根就没长开,就像含苞待放的花朵。

    现在和她发生些什么,万一有孕,最后伤害的还是她。

    他怎么舍得看她吃这样的苦?

    宋北北收回自己的手,瑟缩到墙角,下意识地看着自己手腕上的红痕。

    伏诚本想道歉的,可一想到她又背着自己偷偷见沈昭,他心底的气愤大过了愧疚。

    伏诚终是没说出道歉的话来,一声不吭地离开。

    寝殿的大门又缓缓合上。

    宋北北整个人颓然下来。

    下次若是再遇见这样的情况,她可以趁着他不备杀了他吗?

    她真的好想这么做啊!

    ……

    沈昭答应宋北北要为她表姐找出真相。

    他从宋北北那儿离开后,便立马去调查了。

    这个案子的手段并不高明,处处都是破绽。

    比如说那封刻意留下来的药皮封,虽然是为了陷害霍太妃,但那药皮封却留下了这店的店名,出宫一打探,便知道买的人究竟是谁了。

    沈昭根本就用不着花多少工夫就查到了,是赵知月的母亲林灿买的。

    他去将这件事告知了赵知月。

    “这种粗劣的手段别说是我,宫里任何一个上了年纪的宫人都看得出来。皇上显然也知道。”

    言外之意,就是皇上不与林灿发难,都算是给她这个皇后脸面了。

    赵知月一听,满脸害怕地哀求:“沈督主,求求你千万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别人。”

    “我自然不会说。而且,你娘总不会真的要害你的孩子,说不定是别人借了这件事给你下的毒手。但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好几日,你当时吃过什么用过什么已经无从查起。”

    赵知月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声……

    她那个时候连活下去的心思都没有了,整天每吃没喝,真的咽到肚子里的东西,就只有皇上命人送过来的安胎药。

    难道这个孩子,是皇上亲手杀死的?

    她越想越觉得可怕,不敢再往下想了。

    她扯了扯嘴角:“沈督主,昨夜我与北北说过话之后,我已经振作起来了,所以这件案子就到此为止吧,不需要再查下去了。”

    “嗯。”沈昭点点头,“只是,你娘如此冲动,迟早要出大事,你还是与她说清楚的好。”

    赵知月笑了笑:“我会好好说她的。”

    沈昭没别的要交代了,离开此处。

    沈昭刚走,林灿就从里间出来,不满地道:“神气什么?!和那个宋北北一样,就知道挑拨我们母女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