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剑修女配一心证道TXT下载 > 剑修女配一心证道 > 龙凤语香兰一(姬清昼,我的名字...)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龙凤语香兰一(姬清昼,我的名字...)


    幽暗的地下, 姬清昼的皮肤被幽光照耀得如同冷雪,他一袭黑衣如流光织成的锦缎,容色比仙, 在这样幽暗的环境下看起来更为神秘冷淡,尤其是底下那条龙尾,更为他增添一抹不真切的梦幻冷感。

    他上半身是人,下半身却是龙, 不见一点诡异感, 反而完美到不大真实。

    姜如遇此时精疲力竭, 见到是姬清昼时反而松了一口气。来人是姬清昼对姜如遇来说不算坏事儿, 因为要么姬清昼因奇怪的原因不会杀她,要么姬清昼要杀她, 她也反抗不了。

    因此,姜如遇没有半丝紧张, 继续躺着等残留的涅业火烧完。

    “姜、如、遇。”姬清昼低眸凝视姜如遇,念出她的名字。或许是因为这个环境实在太清幽,只有姬清昼和姜如遇两个人,他终于没按捺自己,冷声说出心中所想:“你为什么要动我的龙尾?”

    动一动龙尾又怎么了?她只是以为那是其他妖兽, 并不想让其余妖兽被她身上的涅业火所伤, 再惹下麻烦。

    姜如遇现下没力气说话,没法和姬清昼沟通。

    她只从姬清昼的话语中察觉他似乎对他的龙尾忌讳颇多,姜如遇现下好端端的不想触怒这个月魔界之主,便敛下眸,再不敢看他的尾巴。

    姬清昼自然发现她刻意的欲盖弥彰, 之前目光炯炯地看着他的尾巴,现在一被提醒, 就假装正直。当他瞎吗?

    姬清昼眉头微锁,本想再说什么,却又很快收言。他打量一下姜如遇,确定她周身的涅业火不会再伤她性命后,一字不发,龙尾一收,坐下恢复伤势。

    姬清昼受了伤,这伤不来自于任何人,而是因为血契――在姜如遇受最后一波涅业火危及她的性命时,姬清昼体内的血契开始翻涌,以轻度的反噬提醒他血契的存在。

    这血契是一柄双刃剑,如若哪日姬清昼同样身陷真正的生死难关,姜如遇一样会被血契反噬。

    见姜如遇死不了,姬清昼开始给自己恢复伤势。他的原型是一条双眸血红、身披坚硬龙鳞的黑龙,破坏深重,看起来更擅长进攻类的术法手段,但此刻,姬清昼显示出来的治疗类法术也十分精进。

    龙掌天下之水,水属灵气从来都具有两面性,水,可以温和纯洁,抚慰伤者亡魂,同时也能凝水成冰,杀人不见血。

    姜如遇记得上一次她和姬清昼抢大地之力时,姬清昼用的法术更偏向于风属法术,莫测诡谲的风暴眼之中只夹杂了一些细冰,都让人无法忍受上面的冰冷肃杀之气。

    现在,姬清昼身边却聚拢一团如水莲一般的水灵液。至精至纯的灵气被浓缩为液态,滴入姬清昼的尾巴里。

    姜如遇这才发现他的尾巴上也有非常细小的伤口,那些伤口上带着点点血。

    噗通――噗通――

    姜如遇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姬清昼的血泛着纯血的香味,勾动姜如遇对它的回忆。姜如遇只有瞬间失神,马上反应过来,她现在不需要血。

    虽然经脉并未完全恢复,但是大地之力能帮助她缓慢恢复体内灵力血气,她不用再这么依赖血,哪怕那是至宝龙血,她也不需要。

    姜如遇不想再闻那样的血味,她喉咙微动,冷冰冰别开头。

    姬清昼治疗时尚可一心多用,他如何没发现自己自从给尾巴治疗时,姜如遇就有些反常。姬清昼颇受冒犯抬眸朝姜如遇看去,正好看见姜如遇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依依不舍地把眼睛从他尾巴上移开。

    “噗嗤”一声。

    姬清昼单手瞬间幻化一柄冰刀,冰刀华丽冰冷,在空中划过一道亮光,栽进离姜如遇的脖颈还有半寸远的地方。

    姬清昼冷声:“别看我”

    冰刀差点栽进姜如遇脖子里,她倒也没怕,这么近的距离,姬清昼没插中她的脖子,要么是他仍没打算杀她,要么是他眼神实在差得基本告别近战。

    很显然,姬清昼不可能是后者。

    因此,姜如遇从善如流,把眼睛闭上,真不再看姬清昼。

    姬清昼的视线却一直逡巡在姜如遇脸上。

    他在思考一个问题――他为什么对姜如遇看他一眼,就这么不喜,这种不喜不是立即手痒到想把姜如遇碎尸万段的不喜,而是不想姜如遇看他。姜如遇一看他,他便觉得心里不快。

    姬清昼把目光落在自己的龙尾上。

    他的龙尾呈冰冷的黑色,充满力量感。姬清昼心念一动,这条漆黑威风的黑色龙尾蓦然变成如山林被雨水冲洗后的天青色,比起黑龙尾的冰冷杀气,这条天青色的龙尾更受一般女修喜欢。

    ……难道他之所以不喜姜如遇看他,是因为姜如遇明显在青龙和黑龙之间更喜欢他的化身青龙?这样无聊的事情,姬清昼认为自己不该在意,他将自己这么奇怪的原因都归结在青龙身上。

    青龙是他的化身,回归之后,他也会被青龙的情感影响。

    姬清昼不喜欢被这种微妙的情感影响,哪怕只有一点小影响,他也不乐意。最好的办法是他从现在开始就避见姜如遇,但姬清昼并不喜欢通过改变自己来改变一些事情,他通常更乐意以各种手段改变别人。

    比如,让姜如遇再没法看到他,自然不能影响他。

    思及此,姬清昼起身,悄无声息地把手放在姜如遇眼睛上。

    他顿了顿,居然没立即下手,反而出声询问:“你刚才看我,是想到了和我相似的青龙?”

    血契只能制约姬清昼不杀姜如遇,但不能阻止他对姜如遇做别的什么。

    姜如遇没说话。

    姬清昼别说得到否定的回答,就连一句回话都没得到,他恼怒之下差点动手,却又反应过来,姜如遇现在估计没法说话。

    姬清昼气得脸色变幻,奈何姜如遇确实没办法说话,也不是特意诓骗他,让他有气没地儿使。

    他的龙尾恨恨拍到山壁上。

    姬清昼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龙,龙尾的力气大得惊人,哪怕只是随意一拍,地底的洞穴也更往深处陷落。

    依他的修为,这洞穴无论陷落到哪儿,他都不担心。

    姬清昼如同没事龙一般默默跟着姜如遇一起往下陷,他不惧怕,但姜如遇注定没办法像姬清昼一样淡然。

    姜如遇现在因为涅业火不能寸动,原本身下有的土石也往下飞速陷落,陷落的速度比她整个人陷落的速度还要快,因此,现在姜如遇一个人落在半空之中。

    她不知道自己落下去会有什么东西等着她,更不认为姬清昼会出手相救。

    因此,姜如遇此时的危机感再度攀升到顶峰,这样的事也导致她的潜能发挥到最大,原本就只剩微末火焰的涅业火也变得不能再困扰她。

    她身上被灼烧的痛感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如风般的阴凉。

    纵然这次因为无法抵抗涅业火,没有完成全部涅,但哪怕是一半涅,对姜如遇也有益处。这一次涅,没有让她重塑筋骨,却焕发她整个身体的容光。

    姜如遇原本因为练剑修体而留下的不同程度的伤痕,全部消失不见。她的皮肤变得如同新雪一般,原本就潋滟的眸光更亮,如雪原里冷风中的冰莲般摇曳生姿,令人望之荡魂。

    这是完全完美无瑕的女性躯体,凤凰一族的涅本就能给凤凰带来各个方面的增幅,如同脱胎换骨。

    姜如遇之前也美得冰冷脱俗,现在更多了一种神圣的空灵感。她的眉心更是多了一点如同凤凰翎羽般的形状,却不是呈现赤红色,而是和皮肤相近的银色,泛着冰冷圣洁的流光。

    姜如遇并不在意外在如何,只想试试涅之后体能有没有变化。

    她现在正在下降,便一拳打在山壁之上,想要阻止自己下落的趋势,这一拳下去,姜如遇便察觉自己如今这个半新的躯体比她之前的身体强不少。

    她之前全力挥出一拳后,手都会被震出血,现在,她的手却完好无损。同时,因为涅流失的灵力体力,现在全部从四肢百骸中恢复,一点没少。

    她没有完成全部涅尚且如此,如果全部涅完毕,会否重塑筋骨?姜如遇有些期待,却又苦于凤凰传承的虚无缥缈。

    姜如遇打量自己新躯体的时候,也注意到地底下忽然有一股奇异的脆响,远远的,姜如遇好像在冷冰冰的地底听到了鸟儿鸣叫之声,这种鸣叫声如同优美的乐歌,比黄莺还要动听,声如动九天之月,竟然让姜如遇觉得有些熟悉。

    有些像她听过的凤凰清鸣!

    难道这里有凤凰传承?

    姜如遇辨别声音来的方向,赫然发现,此声来自东边……而这座山峰的东边,则是凤首峰的方位。

    凤首峰……姜如遇细细咀嚼这个名字,玄阳宗的护宗神兽不是凤凰,为什么会取一个凤首峰的名字?她现在迫不及待要朝凤首峰的方向赶,召出兰若剑,一剑刺向西边。

    西边的泥土被剑气碎开,开辟出一条地下通道。

    姜如遇正要过去,却猛然想起姬清昼还在这里。

    如果凤首峰真有凤凰传承,最不想她得到凤凰传承的想必就是姬清昼。所以,姬清昼大概率会阻止她得到凤凰传承。

    姜如遇心中正思量该怎么办,赫然发现原本随着姬清昼出现时就有的微光不知何时湮灭,现在的地底完全变成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世界。

    姜如遇下意识要召唤出一丝极冰之焰用作照明和威慑之用――谁也不知道地底会否有其余妖兽,绝对的黑暗还是太过危险。

    然而,她的手被一只修长劲瘦的手一把抓住,姜如遇条件反射地反手去拧这人手腕,却听得姬清昼低沉……甚至罕见地没有高高在上的傲气的声音,他说:“你确定你想让此地重现光明?”

    姜如遇本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姬清昼这句话的意思,姬清昼没好气地再补充一句:“你好好检查你自己。”

    姜如遇这才发现哪里不对――她这次半涅完成后,身上的衣物就因涅业火之故完全烧没了。她刚才第一时间去检查自己的身体有哪些进步,却忽略衣服这项最平常不过的事情。

    黑暗中,姬清昼并不看姜如遇。

    他现在耳朵甚至泛起薄红,热汗让耳朵微烧,如果姬清昼早知道自己发泄的一尾巴拍去,能把姜如遇拍得提前完成半涅,猝不及防在他面前露出那般模样,他一定不拍。

    ……其实姬清昼并没看到什么,在下落的过程中,姜如遇半涅完成也就是一瞬间,下落时头发飞舞,就拿一瞬间,姬清昼就反应过来,立时掐灭微光,别开眼睛。

    可哪怕只有一瞬,架不住姬清昼也是一条过目不忘的龙,他现在只能在心中想月魔界的一些事,不让自己下意识回想刚才发生的事。

    比起姬清昼的大反应,姜如遇淡定许多。

    姜如遇属于并不在意红颜皮肉的那一类修士,刚才的事事发突然,她怪不得姬清昼,别说怪不得,就说姬清昼是魔,修为比她高,哪怕他蓄意看了,她也不能怎样。

    既然没掉块皮,这件事姜如遇并不在意,她只想看自己的乾坤袋里还有没有能换的衣服。然而,乾坤袋也不过是最普通的储物空间,哪里能抵得过涅业火的灼烧?

    现在,也就只有兰若剑、凝冰笛以及回春花针还是好好的。

    姜如遇没有别的衣服,现在虽是黑暗,她之前没发现还好,现在一发现此事,她仍然幻化出平日所穿的玄阳宗弟子服穿在自己身上。她修为比姬清昼低,这幻化之术肯定逃不过姬清昼的眼睛,但姜如遇除此之外别无她法,她只是为了自己能习惯一些。

    姬清昼在黑暗中感知到幻化之术。

    他光是凭想象,都知道姜如遇在做些什么,反而更觉得这行为让气氛更为尴尬,颇有掩耳盗铃之感――现在地下就他和姜如遇z龙凤,姜如遇的幻化之术对他又不起作用,这……

    姬清昼下意识想拿自己的衣服给姜如遇穿,但他蓦地想起,他体躯自洁,意思也就是除非必要,都不换衣服。月魔界也有专门的魔官负责此事,所以他不会携带多的衣服。

    ……

    尴尬中,姜如遇率先打破尴尬的气氛:“魔龙,你留在这里做什么?”

    姬清昼回过神来,了然:“前面有凤凰声音,你想我离开,不打扰你的好事?”他道:“劝你死心,这一次,我不会放弃。”

    姬清昼还记得姜如遇和他抢过大地之力,现在前面也许有凤凰遗迹,凤凰遗迹里有可能有凤凰的宝物或者传承,姬清昼不需要传承,但,上古龙凤齐名,姬清昼同样好奇凤凰的宝物是什么。

    姜如遇沉默,现在她面临两难境地,如果现在她转身离开,前面有可能存在的凤凰遗迹就会被姬清昼洗劫一空,可如果她留下,就会再度和姬清昼抢东西。

    姜如遇没办法放弃凤凰遗迹,她每到涅,如果有凤凰传承就是机遇,如果没有凤凰的传承就是死劫。

    姜如遇犹豫瞬间:“魔龙……”

    “姬清昼。”姬清昼大概猜出姜如遇想要和他谈判,他非常不喜魔龙这个称号,“我的名字。”姬清昼冷冷道,“我是龙,就叫魔龙,你是凤凰,我就叫你凤凰?”

    对姬清昼来说,龙是他们一族的称呼,不是他一个人的称呼。

    姜如遇现在要和姬清昼谈事,从善如流改口,她倒没想到,这条魔龙的名字倒这么文静:“姬清昼,你想去凤凰遗迹,但凡每一个遗迹,大都只有该族后人才能进去,你怎么进去?”

    姬清昼知道姜如遇在想什么,在黑暗中翘起唇角:“离龙凤接近灭族这么久,遗迹里的力量还能剩多少?只要我想进,就能进。”

    姜如遇并不怀疑这一点,她紧接着道:“可那也会消耗你,姬清昼,你算一算,你一条龙去凤凰遗迹里寻宝,里面有多少你能用的宝物?你反而会为此付出许多灵力,也许更会遭遇生死危机。”

    姬清昼嘲弄道:“你的意思难道是让我放弃?把这个遗迹留给你?”

    “当然不。”姜如遇循循善诱,“我本是凤凰一族,对本族遗迹本该守护,可我实力不够,无法抵抗你的侵犯。”

    姬清昼越听越觉得那个词怪怪的,他提前打断姜如遇的话:“你可以真心求我,我可以不碰这个凤凰遗迹,只要你把青龙的护心龙鳞还我。”

    姬清昼的目的不是青龙的护心龙鳞,而是姜如遇身上的血契。

    只要姜如遇真心让他做一件事他做到,血契就完成了一半。

    姬清昼道:“比起凤凰一族的宝物,我更想要龙族的护心龙鳞。”他随意诌了一个谎,“护心龙鳞一旦到了别人身上,哪怕是龙族也不能不经过别人的同意剥下。姜如遇,用本不属于你的护心龙鳞换取凤凰遗迹,已经是我看在青龙面子上对你网开一面。”

    他说的每句话都没有问题,但姜如遇仍然觉得哪里没有接上。

    “不。”她口吻冷静,断然拒绝。

    姬清昼眸色危险,在黑暗中忍不住靠近姜如遇,又考虑到她的特殊情况,还是离远些,“这样的条件,你为什么拒绝?”

    姜如遇冷静道:“你能杀我却不杀我,我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想要杀我,只是碍于一些原因不能执行。所以,你的每一个要求,也许看似非常微小,但我都不能答应。”

    姬清昼已经很谨慎,青龙送出护心龙鳞在他几次放过姜如遇之后,他本以为姜如遇猜测他不杀她的原因时,会把时间线往前溯些,不会在护心龙鳞上起疑,但明显,他小瞧了姜如遇。

    姜如遇继续道:“姬清昼,我也要去凤凰遗迹。”

    “你要去我就得答应要你去?”姬清昼心情很不好,他很少碰到不能杀的人,心情不佳。

    “……你先听我说完。”姜如遇道,“之前说过,你去凤凰遗迹,也许找不到适合龙族用的宝物,反而会花费力气对抗凤凰遗迹,但如果有了我,我们就能进去凤凰遗迹,降低你付出的风险。”

    “条件。”姬清昼道。

    “条件就是,我进凤凰遗迹,你不能以任意手段阻拦我不能寻宝,同时我也不会帮助你寻找任何一件凤凰遗迹里的宝物。我们谁拿到什么宝物,全看公平竞争。”

    “好一句公平竞争。”姬清昼满脸冷漠,“我实力比你强,但凤凰遗迹里的宝物会天然青睐你,你不让我阻拦你寻宝,是要我空来一场?”

    “你不应该这么想。”姜如遇思索一瞬,“凤凰遗迹里一定不只凤凰一族的宝物,作为曾经的神魔兽霸主,凤凰遗迹里不可能没有别的神魔兽的宝物。”

    姬清昼冷笑一声,“凤凰遗迹里其余神魔兽的宝物能有多少?你在浪费我的时间。”

    “可你还能获得其他东西。”姜如遇忽然道,她在黑暗中勉强看向姬清昼的声音来处,“你一定很想杀我,想要从我身上满足你杀我的条件,人只有在面临天大的利益时才会晕头转向,露出更多破绽,凤凰遗迹里有太多足以晃花我眼的东西,这是你的机会,你仔细想想,你真舍得放弃?”

    没错,姬清昼不会放弃这一点。

    无论他想不想当场诛杀姜如遇,他都不愿意受血契制约。

    他道:“如果你不修剑,我建议你改做说客。”

    姜如遇权当没听出他的讽刺。

    姬清昼朝前而去,姜如遇跟在后面,二人很快到达凤首峰底下,越靠近凤首峰地底,姜如遇越能感受到凤凰的亲近感。

    他们走了一圈,都没找到凤凰遗迹,但凤凰的味道的确在此地打转,这说明此地有一些掩人耳目的空间阵法或者别的东西。
《剑修女配一心证道》相关推荐: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全职艺术家狼与兄弟天官赐福透视医圣掌中之物我只会拍烂片啊首辅娇娘逍遥兵王夫人是京城一霸种太阳反派郡主逆袭记农门药香:山里猎户撩妻忙特工狂妃:狼王殿下别惹火药香小农女,王爷宠不停穿成无辜女配直播之探索全球影帝偏爱养白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