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末世从封王开始TXT下载 > 末世从封王开始 > 第611章 长守斋内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11章 长守斋内


    赵维隆早就猜测,李氏不会安于现状。

    眼下他在朝堂上,斡旋南北之争已经很辛苦,不想后宫在起什么事。

    所以殉葬端妃这件事,赵维隆便想着将其压下,所谓“从长计议”只是个幌子。

    但皇宫大内,夜哭太庙这种事根本压不住。

    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得知消息的朝臣们就陆续赶到。

    正月初一,乃是休沐日,朝臣们本该在家里歇着,会见宾客走亲访友才是。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怎就哭太庙去了?”

    有人随之叹息道:“国家不宁,历代先帝神灵不安呐!”

    这话引来一阵附和声音。

    朝廷面对丧尸侵袭危机力有未逮,如今不过堪堪稳住局面而已,各地战线随时都可能崩掉。

    为了加固防线,朝廷不止要维持大批军队,还得要抽调大批民夫到前线开挖沟渠。

    没错,朝廷方面也发现丧尸怕水,所以开外沟渠来稳固防线。

    而这也极大消耗着国库实力,整个国家处于超负荷运转中,不但朝堂上纷争不断,百姓更是苦不堪言。

    本以为新帝新气象,谁知改元的第一天,就发生了夜哭太庙这种事。

    “好像是先帝托梦给太皇太后,说自己一个人在天上孤单,想要有人陪着说话……”

    “太皇太后说,端太妃最受先帝宠爱,可让其为先帝殉葬……”

    “真有此事?”

    “我也是听监门卫的禁军在议论,具体情况还是等消息吧……”

    众人议论之间,消息传到了陶阳伯曹嘉盛耳中,这让他大惊失色。

    若此事为真,明显是剑指端妃。

    最要命的是,一但端妃被打倒,他这端妃树上的枝干,也得跟着倒霉。

    正当曹嘉盛着急时,却见宫门缓缓打开,大太监陈长河从里面走了出来。

    “皇上口谕……”

    听到这话,在近百名官员纷纷跪下,准备聆听皇帝圣训。

    “皇上说……今日太皇太后身体不适,众爱卿不必惊慌,今日朝仪照旧……”

    听到这话,众人心里都嘀咕起来,而有人却已在心头冷笑,这件事没这么容易罢休。

    当然了,表面上一切都很和谐,朝仪也按既定方案开展。

    时间很快来到中午,当一切仪式结束之后,曹嘉盛迫不及待出了宫去。

    这次既是冲着端妃来的,太皇太后必定是准备充分,狂风骤雨极可能还在后面。

    所以在出了宫门后,曹嘉盛直接往皇陵方向去了,这事儿他要第一时间告诉端妃。

    平日里为免让人以为端妃有弄权之心,曹嘉盛没有不直接与端妃联系,可眼下也顾得不那么多了。

    曹嘉盛是骑马来的,和几名小厮纵马疾驰之下,花费了近一个时辰才赶到了皇陵。

    因为陵建从简,如今陵寝工程已接近尾声,在所三五个月时间,太安帝也就能入陵安寝。

    来到皇陵一侧的长守斋,这里有陵卫守备,大门紧紧关闭着。

    来到长守斋外停下,曹嘉盛直接来到大门处。

    “谁?”陵卫中有人问道。

    曹嘉盛答道:“端太妃胞兄,陶阳伯曹嘉盛,开门……”

    “原来是伯爷,只是太妃娘娘清修,伯爷要进怕是……”

    说话这人还没说完,却比一旁的同伴骂道:“你个死脑筋……伯爷要见太妃,你还要阻拦?”

    “可是……”

    后者大有深意道:“可是个屁,赶紧开门……咱俩别惹事儿!”

    一听这话,刚开始说话那人顿时愣住,然后也就不多言了。

    自己一个小人物,跟这些权贵老爷们较什么真儿呢!

    长守斋的大门被打开,曹嘉盛在路过帮腔那陵卫时,两人目光对视了一眼。

    待曹嘉盛进了大门,便见里面清幽寂静无比,在穿过第二层大门后,才在里面见到了人。

    七八个小尼姑在院里忙碌着,有人洒扫、有人进香……整体看来很和谐。

    但曹嘉盛的到来,却打破了这份和谐。

    一众小尼姑慌乱间,只听曹嘉盛道:“禀告太妃娘娘,就说愚兄曹嘉盛拜见!”

    院内众人都望着,却没有一个人动,让曹嘉盛有些不解,难道这些人都是聋子。

    还是从厢房里跑出两个小尼,径直往里面大殿里去了。

    没一会儿,进去的小尼姑出来了一个,站在台阶上对曹嘉盛喊道:“伯爷……娘娘叫你进去!”

    长守斋里面气氛有些怪,但眼下曹嘉盛没多想,而是迈步往大殿内走了去。

    在小尼姑的引领下,曹嘉盛进了大殿之中,便听里面传来木鱼声。

    来到静休室外,曹嘉盛大礼参拜道:“臣陶阳伯曹嘉盛,拜见太妃娘娘!”

    木鱼声戛然而止,端妃身穿灰色袍子,背对着曹嘉盛,说道:“你怎么来了?”

    “娘娘,大事不好了!”

    “若非有大事,你也不会来,说吧……什么事!”

    曹嘉盛低着头说道:“太皇太后夜哭太庙,说是先帝托梦,先帝一个人在天上太孤单,太皇太后提议说……要让娘娘为先帝殉葬!”

    端妃平静说道:“终于还是来了!”

    端妃反应和曹嘉盛所想不同,等了好几十秒,也没听到端妃多说什么,曹嘉盛才追问道:“娘娘……该如何应对?”

    “如何应对?你说如何应对?左右不过去死罢了!”端妃语气依旧平静。

    这还是自己拿要强的妹子吗?难道说修佛半年,当真让她无欲无求了?

    即便端妃看淡生死,但曹嘉盛却做不到,他还有一大家子人要护着呢!

    只听曹嘉盛沉声道:“娘娘……即便是死,也不能死得无声无息!”

    终于,端妃转过身来,看向曹嘉盛问道:“那你说说……该如何是好?”

    曹嘉盛抬起头道:“臣……就是来请娘娘的示!”

    兄妹二人对视着,从曹嘉盛的表情端妃知道,自己哥哥确实已被逼得没法儿了。

    端妃冷笑道:“请我的示……我让你叫人来见我,一两个月你都没办,我的示你还听吗?”

    端妃几次跟曹嘉盛传话,让他安排刘德过来有事吩咐,可因长守斋被严密监视,所以曹嘉盛一直没有落实。

    此刻被端妃点出,倒叫曹嘉盛不知如何辩白。

    “娘娘,臣……也是有苦衷的!”曹嘉盛再度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