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穿成农门恶婆婆TXT下载 > 穿成农门恶婆婆 > 第1173章 院试放榜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173章 院试放榜


    经过几天几经不合眼的改卷,考官们终于将这批院试的卷子改了出来,大家按照等级评级,很快需要录取的名额给挑选了出来

    。

    前十名的,送到了地方学政李玄英那里,由他过目,定排名。

    地方学政李玄英看了又看,脑海里却忍不住浮现那篇令人印象深刻的“实务文”,总觉得其他人写的,要么花团锦簇,没有实际

    意义;要么老调重弹,没有新意,竟一篇满意的。

    地方学政李玄英叹息,要是那篇“实务文”没有那么天马行空就好了。

    随即,免强定了一个名次。

    一切尘埃落定以后,地方学政李玄英终于撕开了那张心心念念糊名卷的名字,略微有些惊讶:“朱顺友?”

    这不是那个家里发明了“考场特制春卷”的考生吗,这卷子竟然是他答的?

    一想到是他,地方学政李玄英似乎没有那么意外,那家伙为什么会那么天马行空了。

    想想就知道了,别人参加科举,无人发明出“考场特制春卷”,唯有他弄出来了,那不是他特别会爱动脑子是什么?

    就是不知道,朱顺友写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只要朱顺友能过乡试,即使过不了后面的会试、殿试,地方学政

    李玄英也保证,他绝对会往帝前递一封举荐信,让朱顺友做一个地方小官,让他去造福一方百姓。

    地方学政李玄英敢这么保证,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大燕王朝有规定,只要做了举人,便可当官。只不过,这种当法叫“大挑”,

    将众举人聚在一起或站成一排,由吏部大臣上前挑选。

    一般来说,若没有熟人,这种挑选就看眼缘了,你合了那位大人的眼,你就被挑中了,合不了,那就没办法。

    但地方学政李玄英向帝前做了举荐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只要勤帝(即皇帝申屠宇寰)点头,吏部大臣必挑不误,绝不可

    能违背当今的意思。

    “阿秋——”

    朱三打了一个喷嚏。

    “不会着凉了吧?”徐玉瑾赶紧关心询问。

    朱三失笑:“怎么可能?现在什么天气,那么热,我怎么可能着凉?”

    “那可不一定,你才刚从考场出来没多久,身子有些虚,一冷一热的,说不定就病了。”徐玉瑾一脸严肃,十分认真地说道,“我

    们还是小一点,院试结束后就是乡试,万一你要是运气好过了,那8月份你就得又考一场,你说你要是这种时候生病,到时候

    遭罪的还不是你?”

    “是是是,娘子说得都对,我听娘子的。”朱三直接认输。

    徐玉瑾嗔怪地瞪他一眼:“你这是敷衍我。”

    “我都听你的了,怎么还是敷衍?你说吧,是请大夫,还是喝药,我都听你的。”

    “请大夫。是药三分毒,没有大夫把过脉,我可不敢给你乱吃药。”

    说到底,徐玉瑾就是关心朱三,也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什么事情都开不得玩笑。

    若朱三过了院试,却因为这种事情连乡试的门都没进,那就是她这个当娘子的没照顾好自己的夫君,是她为人妻子的失职。

    所以相较而言,徐玉瑾其实比朱三更紧张。

    如此,朱三便不得不被自家娘子折腾地看了一回大夫,确定身体无恙才被放回。

    朱三一脸的宠溺+无奈,说道:“现在放心了吧?你夫君我的身体如何,就算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呢?”

    “我怎么清楚了?我又不是大夫,不看一下大夫,我怎么放心……”

    徐玉瑾一时没反应过来朱三说的是什么,直到朱三暗示道:“你怎么会不清楚呢?昨天晚上,你不是才好好‘检查’过一番吗?”

    这暧昧的话,让徐玉瑾的脸瞬生红霞,又羞又恼地瞪他一眼:“你……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朱三厚着脸皮把脸往前一送,无辜地说道:“夫妻郭伦,天经地义,怎么能是不要脸呢?娘子,你这话好是无理……”

    一边说,还一边伸手探向徐玉瑾,捏住了她的小手,把玩起来。

    这种时候,徐玉瑾哪好意思让他捏手啊,红着脸连忙甩开,一连退了几步,退出好远:“你离我远一点。”

    “那怎么行?你是我娘子,我不离你近一点,近谁近一点?”朱三笑着跟上,说道,“丈夫丈夫,一丈之内才为夫,我要离你太远

    了,那我成什么了?”

    “朱顺友!”

    “哎,我在呢,娘子,你喊我名字做什么?”

    徐玉瑾有些咬牙,总觉得这个逗自己的家伙太可恶了,有些生气,可斗不回去,怎么破?

    啊……

    有一个能说会道,特别会来事的夫君,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这种时候,徐玉瑾恨不得自己嫁的是一个“笨嘴拙腮”的,这样才不会老是被朱三欺负。

    如果朱三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一定会笑出声来,这不是他见娘子太紧张了,所以才故意逗她,让她暂时遗忘一下吗?

    怎么,他帮她转移注意力了,她怎么反而怪上他了?

    徐玉瑾:“……”

    我谢谢你全家啊!

    朱三:“……”

    抱歉啊,娘子,我全家也包括你!

    -

    -

    这次放榜,朱家人没有再自己跑到前面挤了,安排了两个机灵的下人,他们便包了茶楼的一个包厢,一边在里面喝茶,一边等

    着。

    不只朱家人自己在,徐老、宴和安都在,甚至余靖琪、江景同也说了要来,只不过暂时还没过来。

    考虑到了未婚女眷,徐玉瑾特地提前订了一个大一点的,带屏风的包厢,如此男人们坐在外面,她则可以陪着叶瑜然以及两个

    花骨朵般的妹妹坐在里间。

    林三妹、林四妹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宴和安了,宴和安进来给叶瑜然问安的时候,她俩也顺便跟他打了声招呼。

    宴和安婚事已定,年纪又不过大了林三妹、林四妹几岁,实在不方便与她们接触,不过与叶瑜然寒暄几句,就坐到了外面陪朱

    三、朱七以及徐老说话。

    徐老已经知道朱三的时务文做的是什么内容了,当时他一听就皱了眉头,觉得朱三这次极悬。

    他与朱家人打过交道,所以他相信朱三没有在文章上说谎,写的都是真的,但别人呢?那些匪夷所思的内容,考官会信吗?

    要是考官把朱三写的内容当成“胡乱写”的,说不定一个“丁等”就评了上去。

    这年头考官评卷喜欢用“甲乙丙丁”来表示,丁就是最差的。一般只要你语句通顺,没犯什么忌讳,再差也会是丙,说起来脸上

    多少也有些光彩。

    若是被凭成了“丁”,要么是犯了忌讳,要么就是里面的内容实在是差得不行,没法看了。

    现在好了,朱三的文章确实能“看”,但问题是,他写了一些别人根本不知道的内容,那就……有点“荒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