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承唐启明TXT下载 > 承唐启明 > 第八十一章 凝碧池头奏管弦(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十一章 凝碧池头奏管弦(一)


    这一天黄昏,安重诲也在签押房里与顾惜文讨论曾葆华。

    “此子已经成了心腹大患,必须除掉!”安重诲一捶桌子,恨恨地说道。

    “明公,官家为何对这曾十三如此厚待?我们几方下手,终于逮到机会,将李四郎逼上死路。他只是那么一跪,轻轻松松就免了李四郎的死罪。官家的心思,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顾惜文苦着脸说道。

    “官家这是在为千秋之后做打算。曾十三郎,是他为新君预备的,自然要大力提携,施以重恩。”

    安重诲不愧是李嗣源的至交好友。

    顾惜文脸色更苦了,“明公,李三郎与曾十三有救命之恩,官家如此安排,该不是属意他继承大统?”

    “胡说八道!李大郎不在了,不是还有李二郎和李五郎吗?我看,这大统十有八九要由菩萨奴来继承。只是他性子软弱,官家想让阿三和曾十三为左膀右臂,仗为爪牙。”

    “明公,李三郎与曾十三关系密切,官家不怕以后这两人暗中联手,架空新君?”

    “你小看官家了。”安重诲冷冷地说道。

    “官家跟随武皇、先帝征战多年,位高权重,已然到了‘德业振主者身危,功盖天下者不赏’的地步。尤其是先帝继位之后,颇受猜忌,几次流言毁谤,差点就要被先帝下狠手。幸好枢密院使李公(李绍宏)时任宣徽院使,能在先帝面前为其开脱,这才免祸。”

    “你觉得李公无亲无故,会平白为官家开脱吗?同光四年,官家刚从河北成德军入朝,魏博军故卒旧部就在贝州叛乱。整个平叛过程风谲云诡。官家在石驸马劝告下,意欲南下,取汴州自保。齐州防御使王晏球、贝州刺史房知温、北京右厢马军都指挥使安审通、平卢节度使符习当即就响应,率兵前来汇合。何等默契!”

    “官家入洛阳后,传令各地寻访诸王和先帝皇子,好生优待,不可伤及性命。结果呢?李存确、李存纪是我暗地里派人去杀掉的。而申王李存渥、永王李存霸死于乱军之中,薛王李存礼和皇子继嵩、继潼、继蟾、继峣皆不知所踪。真是天意啊!而后不久,魏王继岌就在渭南县自缢而死,征蜀大军则在任圜的率领下归附。”

    “到如今,你知道我为什么敢叫安五子去逼杀任圜了吧。”安重诲阴恻恻地说道。

    “明公,你是说魏王继岌之死,任圜有着天大的干系。他死了,官家也安心了。”

    “兴教门之乱,先帝身故,天下瞩目魏王。他不仅是诸皇子中身份最尊贵者,母又是刘皇后,手里还有征蜀大军,天时地利人和。他不死,官家该如何办?”

    “魏王原本想退守凤翔,传书各地,联络诸镇,聚兵勤王。结果内宦马彦珪、李从袭劝他驰援洛阳,以救内难,而任圜又自告奋勇,领军护住辎重粮草在后缓缓而行。大军行至渭河,西都留守张抃烧断浮桥,数万兵马居然不得渡,只能循河而东。至渭南,谣言从中帐出,不两日遍传全军,左右居然悉数溃散。”

    “当时魏王身边的人,内宦者马彦珪、李从袭,主军者任圜,都得周全回洛。而后马彦珪奉诏去北都,途中居然遭贼人所杀。李从袭畏惧,躲在宫中,后又主动请去北都。最后在皇觉寺也掉了脑袋。所以这任圜,早晚都得死啊。”

    说完这些,安重诲意语索然,摆摆手道,“不说这些烂谷子的陈年旧事了。官家看重了曾十三,所以才留到御前听用,好细细观察。李阿三在新君那里,最多不过一位王爷。是做王爷的亲信有权势,还是做新天子的顾命重臣有权势?曾十三不傻,应该想得清楚。”

    “只是本相万万没有想到,想不到这小子如此争气。奔袭汴州,有风险,但并不大。只是没有想到居然让此子做得如此完美,五分功劳硬是做成了九分。唉,要是我家几个孽子能有他一半本事,我也瞑目了。”

    “可恨可恼!要是早知此子有如此本事,他还是洛阳县尉时,我就多加笼络。再不济也不让李阿三得了这份大恩情。”

    顾惜文心头一转,凑到安重诲耳边低语了一番。

    “什么!”安重诲猛地站起身来,攥着拳头问道,“你说得是真还是假?”

    “属下不敢有半句欺瞒明公!”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这阙《鹧鸪天》居然是曾十三做的,还是为巧儿做的。想不到,他还有这份文采,难怪我说官家怎么这么快就下定决心了。读书好,读了书就没有那么死脑筋了。”

    “明公,属下不大明白。”顾惜文迟疑地问道。

    “从前唐到伪梁,为故主殉节者,不是武将牙兵,就是内宦宫嫔,文官士子倒是少之又少。还不是因为读了书,知道审时度势。”

    顾惜文一脸的尴尬,这话是把天下文人士子都骂尽了。不过武将谋反从逆者多,但也有王彦章、元行钦等战败求死者。文人死节者,数来数去,似乎找不到几个。

    “既然如此,那这事还有几分转机。曾十三要是为我所用,倒是如虎添翼。顾先生,你去把老康头叫来。”

    第二天下午,曾葆华散直出宫,回家的路上,突然有一老汉拦住去路。

    “见过曾军使。”

    “你是何人?”

    “回军使的话,小的叫安孝康,奉主人之命,给曾军使呈送书信。”说罢,老汉递上一封书信。仔细一看,其实他应该只有四十岁出头,只是长得有些老相而已。

    曾葆华打开一看,一行娟秀的字欣然入目。

    “明日申时两刻,城西菩提寺二佛殿。”

    抬起头来,却发现那老汉已经扬长而去。果真是枢相府的家仆,能给我弯腰行礼,已经天大的情分了。

    菩提寺左右,林木茂密,郁郁葱葱,清凉静心,别有洞天。走进寺里,只见丛竹繁衍,小鸟集翔,假山叠嶂,流泉峥琮,使得这座古香古色的寺院充满灵气。大殿前有两颗硕大的银杏树,华如庭盖,又如左右哼哈护法。

    来到这二佛殿,只见里面供着两尊高大镀金铜佛像。曾葆华将杨崇义和吴宝象留在殿门外,自己慢慢踱了进去。

    “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

    曾葆华转了一圈,无心看这两尊慈悲的佛像,却想起一首诗来。他刚念出上句,有人在佛像后面念出下句,“秋槐落叶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
《承唐启明》相关推荐:大梦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千秋不死人我不可能是剑神不败战神杨辰秦惜林阳苏颜_叶辰萧初然永恒之门世子很凶疯狂轮回游戏与反派的吻戏快穿之魅魔的遗愿清单从交换身体开始修仙全球神祗之网游时代锦衣剑江湖洪荒之红云劫主开局扮丑,被女帝打入冷宫从道法古卷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