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初恋暗号TXT下载 > 初恋暗号 > 第 53 章(吻戏)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 53 章(吻戏)


    第二天早上, 赶往片场的路上,盛厘靠在座椅上,闭眼想着今天要拍的戏份, 圆圆憋不住问:“厘厘,昨晚你叫我给你发‘泡到厘厘需要明白的二三百事’的文档,是用来干嘛的呀?”

    盛厘睁开眼,随口道:“哦, 我怕你姐夫不会追人, 帮他一下。”

    圆圆:“……”

    “你们真会玩。”圆圆捂着心口,咽下一口糖, 期待地问,“那姐夫什么表示啊?”

    盛厘瞥她一眼,嘴角微翘:“他没回我。”

    圆圆:“……”

    行吧, 她磕的CP果然不走寻常路。

    到达片场, 盛厘化完妆就去听陈渊讲戏,今天主要拍徐媛和周烙的重逢戏,这是一场大戏,剧情激烈, 比较难拍。陈渊说:“徐媛对周烙恨之入骨,周烙对徐媛的爱是畸形的, 等会儿徐媛要打周烙一个耳光, 要那种用尽力气去打的感觉,等会儿先试一下戏。”

    打耳光这种戏不好拍,盛厘跟景颐鸣NG了将近十次, 她放不开, 怕自己力道控制不好,真的一个大耳光打到景影帝的脸上。眼看快到中午了, 景颐鸣说:“这样,厘厘,等会儿你就真打吧。”

    盛厘愣了下,犹豫道:“这样不太好吧?”

    打别的地方还好,打耳光真用力打,那不仅是疼,还挺难堪的。

    景颐鸣笑笑:“大老爷们皮糙肉厚的也不会多疼,余驰腰上都撞得青了一大片,那疼的程度也不见得比挨耳光轻,他都能忍下来,我也当是为艺术献身了。”他说到这里,四处看了下,“今天余驰还没来?”

    陈渊说:“他腰伤还没好,黄总不放心,要求他去拍个片子检查,今天给他放一天假。”

    盛厘皱眉,昨天她还问过余驰腰怎么样了,他说没事。这两天剧组正常拍摄,她看他好像也没什么事的样子,还以为真没事了。

    有了景颐鸣的话,盛厘放开了拍这场戏,终于在中午之前结束了。

******

    当时余驰正在回酒店的路上,黄柏岩又翻了翻拍片结果,皱眉道:“你也是够能忍的,都青成这样了,也不说去检查一下,还好没伤到骨头。不过医生说了,你这肌肉损伤得有点严重,起码得休息个两三天,你前两天都没休息,我跟陈渊说了,你明天下午再去片场,休息个一天半。”

    “不用了,小题大做。”余驰感觉这点疼还能忍受。

    黄柏岩:“都已经说好了,就休息休息吧,你一年也没几天休息。”

    手机震动,余驰点开看了眼。

    盛厘:【检查怎么样?有伤到骨头吗?】

    余驰无声勾勾嘴角,回复:【没有,姐姐放心。】

    盛厘:【你去医院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余驰:【我们什么关系,我需要跟姐姐报备行程?】

    盛厘沉默片刻,敢情她那份文档一点用都没有?都教你怎么泡我了,你还嘴硬!盛厘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不要生气,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回复:【今天不是有我们的戏份吗?你突然不来了,至少要告诉我一声。毕竟,跟前男友拍吻戏这种事,有点尴尬,我得做好心理准备。】

    余驰面无表情地盯着“尴尬”两个字,原来曾经的亲密无间和情难自禁,到了如今,只剩尴尬了吗?余驰冷着脸回复:【那给姐姐提个醒,你跟你前男友还有床戏。】

    盛厘:“……”

    她被噎了一下,好几秒后,才回了句:【谢谢提醒。】

    那边没再回复。

    盛厘凭借一己之力,把天给聊死了,还把两人推进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

    余驰被黄柏岩盯着,强制休息了一天半,下午两点才去片场。

    这部戏他依旧是素颜出镜,所以到片场只要换衣服鞋子就行,一般他到现场之后,服化组的工作人员就会把衣服送过来,今天他都到了十多分钟了,衣服还没送过来。

    他环顾一周,看到平时给他送衣服的姑娘正在跟盛厘说话。

    小陈对那个姑娘印象深刻,他们也呆过好几个剧组了,可以说在剧组里,只要是个女的,就没有不喜欢余驰的,特别是年轻姑娘,几乎都是余驰的颜粉。

    这个姑娘挺特殊的,虽然她表面算客气,但偶尔还是会表露不耐烦,小陈还跟余驰说过,这姑娘要不是黑粉,那就是对家的粉。小陈说:“我去问问吧。”

    “我去。”

    余驰大步朝那边走过去。

    那边,盛厘有点头疼地看着面前的姑娘,她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剧组里能遇上路星宇的脑残粉。

    昨晚凌晨一点,路星宇的几通电话把盛厘从睡梦中吵醒,那家伙显然喝多了,一接通就大着舌头说:“姐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当初何元任给容桦推荐过余驰,本来容桦应该、应该签的是余驰……哈哈哈哈哈我他妈真是个笑话,容姐也挺后悔当初没签余驰,你呢?你是不是也会这么想,要是当初容桦签的是余驰就好了,这样你们就早早的在一起,真正的一起长大,互相扶持,你喜欢他,他喜欢你,皆大欢喜啊……”

    “也不用解绑什么CP了,直接捆绑到老,是不是?”

    “你不用回答,我知道你就是这么想的,就算容华没有签余驰,你们都能遇上,还他妈谈了恋爱,你还帮他赎身,他踩着我往上爬,你也不在意,你不喜欢我呜呜呜……”

    路星宇又哭又骂,最后还是容桦把电话抢走了,跟她解释了几句,说路星宇偶然得知何元任当年给容桦介绍过余驰的事。

    路星宇问容桦:“你是不是后悔没签余驰了?”

    容桦实话道:“确实有点后悔。”

    这话对路星宇打击很大,当晚把自己关在家里喝酒,喝醉了发了条微博――路星宇V:这个世界太他妈操蛋了,感觉自己这几年活得真他妈没劲儿,我该何去何从?

    半夜三更,这家伙还上了一次热搜。

    粉丝全在底下喊心疼的,让他好好休息,顺便再把余驰骂一轮。星盛CP超话都在喊话让盛厘去安慰路星宇,还有很多CP粉对盛厘跟余驰接同一部戏很不满。

******

    大半夜闹这么一出,盛厘昨晚都没睡好。

    眼前的姑娘是服化组的,年龄看着也就二十五六岁,她提着个大袋子,小心翼翼问盛厘:“厘厘姐,最近小路哥会来探班吗?我不是想打扰他,就是看他最近很不开心,我代替粉丝们给他送点小礼物,还写了一些信,想让他开心一下,振作起来。”

    盛厘有些无奈:“给他的礼物你们直接寄给他就好了,或者给他探班接机的时候给他不就好了?”

    “也不全是给他的,还有给你的。”姑娘有些不好意思,“粉丝寄的礼物那么多,他不一定能看到,姐姐寄过去,或者带去给他,他肯定会看的,也会高兴。”

    不等盛厘拒绝,姑娘就双手合十朝她拜了拜,哀求道:“拜托啦,姐姐,我们就是想让他振作起来。”

    盛厘目光瞥向她身后,余驰手抄在兜里,站在两米之外,漫不经心地看着她们。

    她收回目光,想了想,说:“那你放这里吧,我让圆圆寄给他。”

    姑娘欲言又止,犹豫片刻才把袋子递给圆圆,踌躇道:“小路哥最近很难过,姐姐多多安慰他一下,好不好?”

    盛厘平静道:“有机会我会传达给他,他的粉丝很关心他。”

    “打扰一下。”余驰冷不丁出声。

    那姑娘吓一跳,忙回头,看到余驰才突然想起自己还有工作,她不情不愿道:“余老师抱歉,我不知道你来了,我这就去给你拿衣服。”

    余驰淡声道:“麻烦快一点。”

    等那姑娘跑去拿衣服了,圆圆想起她说里面还有给盛厘的礼物,就把袋子拉开倒出来,想把礼物分出来,免得把给盛厘的寄给路星宇。

    哗啦――

    倒出来一看,竟然有好几个Q版立牌,立牌上的人物姿态亲密,惟妙惟肖,一看就是盛厘跟路星宇,其中一个嘴对嘴接吻的立牌从桌上滚落,在地面上弹了几下,落在余驰脚边。

    盛厘:“……”

    圆圆:“……”

    两人同时呆住,傻眼了。

    余驰低头看了一眼那个立牌,抬头盯着盛厘看了两秒,冷笑一声,转身走了。

    盛厘手肘撑在桌上,捂了捂脸,这姑娘不仅是路星宇脑残粉,还他妈是个狂热CP粉!

    圆圆回过神来,飞快跑去把立牌捡起来,一股脑全塞进袋子里。她一边塞一边哭丧道:“怎么办啊厘厘……都怪我,呜呜呜……”

    盛厘一句话也不想说,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只知道,晚点两人要拍吻戏。

    这下好了,要怎么拍?

    这段时间两人培养出的那点默契,都被这两天一系列的事给破坏了,盛厘想起刚才那个不忍直视的立牌,以及余驰那声冷笑,简直尴尬郁闷到了极点。

    就一个立牌,她竟然有种被老公捉奸的错觉……

    该来的躲不过。

    盛厘心情复杂地去补了妆,喝了一杯温水,就被陈渊叫去说戏了。

    余驰垂眸看剧本,专注听着戏,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陈渊看向盛厘:“这场戏很重要,这个吻一开始是徐媛主动,程南一开始有点抵触,他不是不喜欢徐媛,是怕徐媛那种随意的态度,他想让徐媛感受到那种珍重的感觉,想让徐媛知道,他并不是只想跟她上床,他很尊重她。徐媛虽然是主动方,但这一次,她要带着一点献祭的感觉去亲程南,因为程南跟别的男人都不一样,他赤诚干净,她渴望他,却又害怕他真的喜欢她……”

    “哦,好……”盛厘点头,情绪却不太对。

    陈渊让两人先试了一下走位,余驰看着坦然自若,盛厘表面平静,心跳却一直在加快,还有些心虚和尴尬,这不该是徐媛的状态。试走位的时候不用真亲,但两人依旧很亲密,脑袋靠得很近,呼吸都喷在对方的脸上。

    正式开拍前,陈渊又说了句:“要舌-吻,激烈的那种。”

    ……

    徐媛跟周烙见面后,就被他缠上了,哪怕她打了他一耳光,叫他滚。徐媛被缠了几次,直接打电话给程南,说:“程警官,你什么时候回来,有人骚扰我。”

    当时程南正在出任务,没办法马上回来。等待的那几个小时,徐媛想起周烙,突然涌起一股报复心理。

    天色灰暗,程南回到老胡同的楼道里,一抬头就看见二楼有个人影倚在门外,声控灯随着他的脚步亮起。徐媛转头看他,嘴角轻轻翘了起来,“程警官,我等你很久了。”

    程南迅速跑上楼,站在她面前道歉:“对不起,我……”

    “你什么?你怎么这么紧张我啊?一上来就道歉。”徐媛整个人贴上来,勾住他的脖子,仰起脸贴近他的唇,吐气如兰,低声道,“不准躲,别躲……”

    程南僵直着脖子,没再躲开,却皱了皱眉。

    “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

    “喜欢过哪个女孩子吗?”

    “……”

    “你喜欢我吗?”

    程南喉结滚动,低哑道:“喜欢,但是……”

    “我没什么不干净的病,每年都做身体检查,别拒绝我。”徐媛踮起脚尖,缓缓地、缓缓地把唇贴在他嘴唇上,舌尖他的唇缝轻轻一扫,咬住他的唇,语气又变得轻挑起来,“不嫌我脏的话,就亲亲我呗,程警官。”

    程南呼吸变得急促,却一动不动地僵持了好几秒,才突然低头按住她的后脑勺,把人抵在墙上,重重地回吻她。

    ……

    盛厘心跳极快,她在余驰舌头抵进来时身体就有点发软了,唇舌相交的深吻持续了几秒,属于徐媛的情绪已经被破坏了,她不知道余驰有没有被影响,但她知道自己这场戏没演好。

    果然,陈渊喊:“卡!”

    这时,余驰在她唇上咬了一口,绅士地松开了她,除了嘴唇有点红之外,看起来并没什么异样。

    陈渊说:“徐媛,你的主动权都被拿走了,情绪和动作都不对,再来一次。”

    盛厘抬头看了一眼余驰,脸有点发热,她深吸了口气,“好的。”

    以前盛厘拍吻戏,多少有点漱口水或者牙膏的味道,那种味道反而不容易让人出戏。刚才的那个吻戏,全是余驰纯粹干净的男性气息,跟他们以前接吻时的味道和感觉一样。

    昨晚没睡好,之前余驰那个冷笑,以及跟前男友拍吻戏的种种复杂情绪,在心里不断反复,导致盛厘没办法完全代入徐媛的情绪,以至于这场戏不断NG。

    盛厘从来没有哪场吻戏NG超过6次,她现在很崩溃,这已经是第十二次NG了,每一次都是这种激烈刺激的吻法,她感觉自己嘴唇都麻了,越NG越焦虑,感觉状态越来越差。

    好在十二次NG里面有三次是余驰的问题,虽然次数跟她相比很少……

    但,总比没有好。

    陈渊就纳闷了,他皱眉道:“之前我还觉得你们两人默契十足,怎么拍吻戏能NG这么多次,徐媛,你是哪里没理解吗?还是状态不好?”

    盛厘脸红得不行,她尴尬道:“我……昨晚没睡好吧。”

    “对不起导演。”余驰看了眼盛厘,对陈渊道,“可以先休息一下吗?我跟厘厘姐聊一下,下次一定过。”
《初恋暗号》相关推荐: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全职艺术家狼与兄弟天官赐福透视医圣掌中之物我只会拍烂片啊首辅娇娘逍遥兵王窈窕繁华春夜仙侠文女配觉醒后气运之子喜当爹[快穿]二手情书一夜情深:狼性总裁,不请自来旺夫小农妻重生之她是霸总白月光他很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