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这不是我要的忠犬TXT下载 > 这不是我要的忠犬 > 失踪之谜(想得不一样...)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失踪之谜(想得不一样...)


    希莉亚很快从那种低落的情绪中抽离出来, 仔细想着斯科特所记载的艾德里安。

    按照斯科特所说,艾德里安一直在解析她所使用的禁咒,然而也正如斯科特所说, 禁咒留存的痕迹很快就会消失,甚至用不了几个小时。

    希莉亚记得自己跟艾德里安说过她来自另一个世界, 创造禁咒是为了回家, 他为什么还要追寻她的踪迹?

    另一个问题是, 他失踪了,去了哪里?难道他已经再发明了“时空的尽头”这个禁咒,同样来到了五百年后吗?

    希莉亚对于自己这个禁咒的期待是带她回去故乡, 但显然她的期待落了空, 那么她就无法再预估禁咒的效果了。

    艾德里安或许也穿到了五百年后的现在,也可能穿越到了另一个时间点,甚至可能施展禁咒失败死在时空缝隙之中……

    斯科特的手稿中确实记载了艾德里安的“去向”, 可是对她来说,他的去向依然成谜,只是这一次, 她再也无法找到办法去寻找。

    就像斯科特和艾德里安当初找她时无从下手一样。

    肯尼在做标记的间歇抬头看了希莉亚一眼,她已经长久停在了某一页面, 此刻那张美丽的面庞上,沉默而蕴含悲伤。

    这个跟晨曦天使同名的大魔导师, 不知为何看着这本该与她无关的手稿陷入了某种似是感同身受的情绪之中。

    肯尼很小的时候就看过斯科特手稿, 那时候他并不能理解手稿中蕴含的感情, 后来他又看了几遍,随着岁数的增长逐渐能感受到那种蕴藏在字里行间的感情。

    克罗地亚家族除了他之外, 很少有人看过这份手稿,他们忙着赚钱, 忙着汲汲营营。他没有魔法天赋,却很想了解自己的祖先和自己家族的历史,这些记录看了很多遍,因此才能烂熟于心。

    在先祖斯科特的描述中,他隐约从侧面看到了一个风华绝代、魅力无穷的大魔导师,他恨自己不能出生在那个年代,亲眼目睹与感受那样一个大魔导师的无限风采。

    希莉亚很快就继续往下看起来。

    如果艾德里安成功利用禁咒穿越到未来,那么她说不定可以从后面的记录中发现什么。除了克罗地亚家族的记录,她之后还可以查看艾伯特提供的瓦尔顿家族的记录,瓦尔顿家族是艾德里安的母族,他要是穿越了应当会去投奔从而留下记录。

    至于说艾德里安穿越回过去这事,她并不考虑。

    关于时空穿越有很多理论,假设穿越会导致出现平行宇宙,那她无论是在过去还是未来都不会找到艾德里安的踪迹;假设是同一世界,穿越回过去会产生悖论:艾德里安如果穿越回了过去,为了寻找她的踪迹而花了十年的他怎么可能不提前阻止她获取魔王战利品?而她要是没有因此发明“时空的禁咒”,艾德里安又靠什么穿越回去阻止她?

    因此,希莉亚并不考虑艾德里安往前穿的可能性,只要将这五百年来的记录都查看过就好。倘若他穿越到比她更后面的时间,那她就无能为力了。

    希莉亚手中的书册大半都是斯科特手稿的内容,后面的一些记录并没有太大价值,她扫过一遍就放下了,拿起肯尼已经做好标记的书册。

    后面的内容完全比不上斯科特这个亲历者的记录,再没有提到过艾德里安,提到晨曦天使的名字也就是一些缅怀旧事的内容,而她根本不记得自己做过。

    希莉亚再翻开一本标记好的书册,看到一个位置差点喷了。

    那里写着,有人发现了晨曦天使留下的宝藏,克罗地亚家族正在追查究竟是谁获得了晨曦天使的宝藏,因为他们认为晨曦天使的“遗产”是属于克罗地亚家族的,任何人得到了都应当归还。

    希莉亚看得很是无语,有没有留下宝藏她自己还不知道吗?这些谣言也不知道是谁传的。

    “希莉亚阁下,您要用些茶点吗?”肯尼见希莉亚暂时停下阅读,连忙问道。

    希莉亚抬头,只见肯尼不知什么时候手边多了一些茶水点心,都是她喜欢吃的,她猜测应该是蔷薇庄园的仆人准备好送来的。

    希莉亚确实有些累了,她放下手中书册,笑了笑:“那就先休息一下吧。”

    因为有肯尼的帮忙,希莉亚这次翻阅的进展很快,还有三四本就能看完了。

    艾伯特还没有从皇宫回来,不知道能不能把瓦尔顿家族的记录都借回来。如果她把这些相对重要的记录都翻阅完成,应当可以不再花费心神在此,而去进行下一步了。

    确定艾德里安的去向只是一种心灵上的慰藉罢了,找不找得到都无法动摇她接下来要做的事。

    “冒昧问一下,您对这段历史感兴趣的原因是什么呢?如果我知道了原因,或许可以更好地帮助您。”肯尼微笑着询问道。

    希莉亚放下香甜的奶茶,笑着说:“满足个人的好奇心。这大概可以算是我的一个研究课题,通过历史记录挖掘出历史上本该大放异彩之人为何最终泯然于众人。艾德里安只是这个课题中的一小部分。”

    她随意胡扯了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理由。

    肯尼恍然,赞叹道:“我十分佩服您对于历史研究的热忱与严谨。”

    其实这样的课题非常偏,没有什么大用。大概也就本身实力强大,财力雄厚的大魔导师才有闲情逸致做这种研究吧。

    希莉亚看了眼肯尼,想了想直接问他:“你没有魔法天赋?”

    “是的。”肯尼一愣,随即坦然回道。

    希莉亚心下觉得有些可惜。毕竟是斯科特的后代,而这个后代行事稳重,又帮了她的忙,她挺希望能让他更上一层楼。

    “你有什么想要的吗?你确实帮了我很大的忙,我也该给予回报。”希莉亚依然直接发问。

    她当然看得出来先前肯尼那么殷勤地从凯恩和卡莱尔手里抢事做是有所图。可他事情干得漂亮,她就愿意给他回报,也不在意他的小心机。

    在刚看过斯科特手稿的当下,她对于斯科特的后代,更为包容。

    肯尼眼睛一亮,低着头说:“如果您允许,我希望能继续参与您接下来的研究。”

    希莉亚:“……”

    这可怎么说……她的研究只到艾德里安为止了啊,哪来什么“接下来的研究”?

    见希莉亚表情微妙,肯尼连忙说:“我只是想帮助您,并非想要获得署名!”

    见肯尼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希莉亚揉了揉太阳穴说:“我也不是怕你要署名,我这个研究只是出于个人兴趣,不一定发表。而且我还没确定下一个要研究谁呢。我做研究很随性,你只会空耗时间。”

    希莉亚的话说得委婉,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她并不需要助手。

    肯尼并非死缠烂打的人,他脸上浮现失望之色,却点头道:“是我太过冒昧了。不过,关于艾德里安的研究,我可以跟到底吗?”

    希莉亚看了看肯尼做的标记,爽快地点点头:“当然可以。”

    肯尼登时兴奋地笑道:“非常感谢您的慷慨!”

    希莉亚现在已经差不多习惯了一个个都想跟在她身边,点点头继续她的查阅。

    剩下的书册中关于她自己的部分依然充满了幻想色彩,她当故事看了,不得不感慨时间对真相的扭曲能力。

    当希莉亚放下最后一本书册时,她的房门被敲响了。

    她说了声请进,房门打开后艾伯特进来了。

    “瓦尔顿家族记录拿到了,在书房,你随时可以去看。你这边进展怎样?”艾伯特扫了眼肯尼,视线落在希莉亚身上。

    希莉亚挑眉笑道:“我刚好全都看完,进展不错。”

    她起身,指了指肯尼道:“他叫肯尼,克罗地亚家族族长的孙子,给了我不少帮助,接下来他还会继续帮我。”

    看到希莉亚对肯尼的态度,艾伯特若有所思,随后对肯尼微笑道:“瓦尔顿家族的记录比较多,你可以住下,好好地帮希莉亚的忙。”

    艾伯特本以为希莉亚对克罗地亚家族全不在乎,从前没给什么特殊关照。

    而现在,他似乎找到了留下希莉亚的机会。

    克罗地亚家族是在这个世界跟她有血缘关系的家族,她当初对斯科特还有几分情谊在,现在如果能好好“经营”,让她跟现在的家族产生更深的情谊,她或许就不会那么果断地再次选择离开了吧。

    至于他自己……

    照理说,跟希莉亚青梅竹马相处了二十六年的他或许才是最适合尝试让她留下的那个。可是他暂时还不敢以真正的身份出现在她面前。

    他为了能活到跟她相见的这一天,实在是做了不少事,她一旦知道了,不会原谅他的。

    肯尼当然清楚艾伯特是什么人,当艾伯特进来时他甚至紧张了一下,还担心艾伯特将自己赶走,如今见对方对自己很是温和,不禁松了口气又有些疑惑。

    他曾暗暗猜测这位希莉亚阁下是否是艾伯特阁下的心上人,否则艾伯特阁下不会如此为她奔走,这消息甚至都传到了他的耳中,而看到艾伯特对自己的态度,他又有点不确定了。他几乎是单独跟希莉亚阁下在书房待了小半天,艾伯特阁下竟然完全不在意?甚至态度温和得似乎……似乎在看小辈?传闻中冷漠难以接近的艾伯特阁下呢?

    这时,房间门再一次被敲响,希莉亚回了声请进,就见维特走了进来,在看到房间内的人后,他脚步一顿。

    维特刚冒险结束了一次给魔王城堡的“喂食”,感觉到力量的增强,昨夜的挫败感也消散了不少。

    但在这里看到艾伯特也就算了,另一个离希莉亚那么近的男人又是谁?
《这不是我要的忠犬》相关推荐: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全职艺术家狼与兄弟天官赐福透视医圣掌中之物我只会拍烂片啊首辅娇娘逍遥兵王萧阳龙王殿重生后,主角团跪下叫我霸霸直播我在乡村当奶爸重生甜妻暖又狂鬼医逆天妃:魔帝,放肆宠兽夫宠妻日常桃源小农民我给前夫当嫂嫂穿书后成了五个大佬的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