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贫僧不想当影帝TXT下载 > 贫僧不想当影帝 > 第93章 你过年的时候都看什么?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93章 你过年的时候都看什么?


    一周之后,《楚留香传奇》剧组在尼山的戏份基本拍摄完成,整部剧的前期拍摄工作也已经进入了尾声。

    邓大衍于是便安排工作人员汇总素材,开始对影片进行粗剪,以此来确定有哪些镜头需要补拍。

    免得等到时候演员们都已经杀青离组了,还得把大家再召唤回来。

    陈正豪听说了粗剪的事,很感兴趣,便抽空去了剪片室。

    剪片员看到是男主角来了,哪敢待慢了人家,立马把已经剪好的部分渲染出来,找了个电脑给他放了一遍。

    陈正豪大略一看,感觉非常满意。

    尤其是迎风一刀斩的那段。自己的动作经住了镜头的考验,看上去相当漂亮。

    “这一段为什么只有近景和航拍,没有切一个中景镜头?”

    看片的过程中,陈正豪指着自己下腰的那个画面道:“我记得我在前面看到过中景镜头。”

    “在许真侧后方的位置,这个角度应该是有一个机位的吧?”

    剪片员听到他这个问题,面色有些古怪,道:“哦,您说的那个是4号机位。”

    “4号机位的镜头用不了。”

    陈正豪微微蹙眉,问道:“为什么用不了啊?”

    “呃……”剪片员犹豫了一下,道,“我不太好描述,要么我找出来您看一下吧。”

    说着,剪片员把4号机位的镜头从电脑里调出来,找到迎风一刀斩的那个位置,指着屏幕道:“您看这个地方,许真脚上的动作看上去不太自然,邓导说这一幕就不要了。”

    陈正豪凑到镜头前一看,不由得愣了一下。

    只见,从这个角度能够清晰的看到:

    就在自己下腰的一瞬间,正持刀向下劈砍的许臻忽然向前迈了一步。

    他左脚脚尖灵巧地一勾,将挂在自己腰间的那根钢丝绳勾住,然后猛地将其踩在了脚下。

    “啊……”

    陈正豪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画面,忍不住回放了好几遍。

    所以说……

    我当时感受到的那个力道,其实是许真勾了一下我的钢丝绳?

    就是因为他恰到好处地给了这么一个力,所以我才能把这个动作做出来?

    这样想着,陈正豪刚刚还膨胀的信心瞬间又坍缩了回去。

    哎,果然啊,以我自身的能力其实是做不来这个动作的。

    人家许真不愧是练武之人,在做着这么复杂的武打动作的同时,居然还能有精力顾及到我。

    这个差距,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啊。

    很多事情真的不是你临时咬咬牙、熬几个夜就能弥补得了的……

    想到这里,陈正豪不禁自嘲地一笑。

    算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没必要过分苛责自己。

    最关键不是要跟人家比什么,而是,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能总是这么任性胡来。

    ……

    当天中午的拍摄结束之后,许臻最后一次领到了《楚留香传奇》剧组的盒饭,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无花的戏份基本上已经全部拍摄完成了。

    如果粗剪之后发现没有遗留的镜头,他明天就可以杀青走人,这可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许臻讨厌拍戏吗?

    不,当然不讨厌,不如说是相当地喜欢。

    但是……

    每天早上四点钟起来练功,然后做英语听力、背古诗词,紧接着拍一天的戏,晚上回来再上两个小时的网课、做4套卷子……

    这样的日子真的很讨厌!

    许臻前一阵子刚刚接到《碧血剑》剧组的通知,告诉他开机仪式定在了11月5号。

    也就是说,他能有大概两个礼拜的时间,每天只需要学习就可以了。

    呵呵……

    曾几何时,只需要学习居然也变成了一件开心事。

    “啪嗒。”

    他正百无聊赖地吃着午饭,忽然听到桌子发出了一声轻响。

    抬头一看,却见陈正豪站在对面,将自己的盒饭放在了他正在吃饭的桌子上。

    什么意思?要拼桌?

    许臻十分疑惑。

    说实话,他跟陈正豪实在是没什么交情。

    不如说,在《楚留香》剧组里,除了导演邓大衍,基本上谁都很少跟陈正豪说话。

    今天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因为他知道我要杀青了,所以过来跟我吃一顿“送行饭”?

    “石梁上那场戏我看到了,”他正在困惑时,陈正豪已主动开了口,道,“是你帮我拽了一下安全绳。”

    许臻没料到他竟会说起这事,讪讪一笑,道:“不是‘拽’,我当时手够不到,是用脚踩住的。”

    陈正豪道:“你为什么要踩住?”

    许臻道:“我怕你掉下去啊。”

    陈正豪听到了自己预料之中的答案,微微垂下了眸子。

    半晌,他阴沉着脸,道:“我明明做不来这个动作还偏要做,那是我自不量力。”

    “你不应该帮我踩住安全绳,你就应该让我掉下去!”

    许臻:“……”

    大哥,这话没法接!

    什么叫“我就应该让你掉下去”?

    他对陈正豪这个人不太了解,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一时半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好在,陈正豪也并没有让他接话的意思。

    他默默在许臻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打开自己的盒饭,沉声道:“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知好歹的人。”

    “你要多为自己考虑,不能总想着别人。”

    陈正豪说这句话时的语气相对于普通人来说依旧是生硬的。

    但是,就许臻跟他相处的这一个月的经验来看,这已经是陈正豪说过的最温柔、最友善的话了。

    许臻略感意外。

    他当时踩了一下绳子,完全是出于本能,并不是为了让谁感激自己。

    而且,由于这个动作比较隐蔽,看到的人不多,别人不提,他当然也不会主动提及。

    然而陈正豪却来对他说了这番话。

    这位大哥……好像也没有外界说的那么讨厌嘛。

    许真咧嘴一笑,道:“嗯,豪哥说的对,我知道了。”

    “我会多为自己考虑的。”

    餐桌对面,陈正豪轻轻点了一下头。

    这时候,剧组里的其他工作人员瞧见了这一幕,纷纷诧异地咬起了耳朵。

    “我的天,我没看错吧,居然是陈正豪主动过去的?”

    “他今天居然主动去找别人一起吃饭了?这又是刮的哪阵风?”

    “没看出来啊,阿真居然跟他关系很好吗?”

    “……”

    ……

    当天晚上,许臻得到剧组的通知:无花的戏份已经全部完成,没有镜头需要补拍。

    于是,他在《楚留香传奇》中的拍摄正式杀青了。

    第二天一早,许臻和周晓曼就收拾好行李,离开云山,打道回府。

    动作指导袁武英刚好也要走,两人于是便蹭了人家的车赶往机场。

    “小许,你哪里人啊?”

    前往机场的途中,袁武英没有忘记自己“春晚密探”的身份,捉到机会便继续跟他搭话。

    许臻答道:“我是甘州人。”

    袁武英道:“甘州啊,那挺远的呀,你过年回家吗?”

    许臻闻言有些奇怪。

    这才10月份,怎么就问起过年的事来了?

    但是人家既然问了,他也只好老实答道:“过年期间我应该会回一趟甘州,但是待不了多长时间,因为我今年要准备艺考,校考刚好就是在过年左右。”

    许臻本以为袁武英接下来会问他艺考的事情。

    但出人意料的是,袁大叔竟然依旧揪着过年的话题不放。

    “过年的时候你看春晚吗?”袁武英问道。

    许臻尴尬地笑了笑,道:“小时候每年都看,但是这两年感觉春晚越来越不好看了。”

    袁武英闻言一呆,问道:“为什么觉得不好看呀?是没有你喜欢的节目吗?你一般都喜欢看什么类型的?”

    许臻道:“跟类型没有关系,主要就是这两年每年都找一堆明星演节目,演小品贼尴尬,唱歌又跑调。”

    “我也不是他们的粉丝。就挺无聊的。”

    袁武英:“……”

    就,怎么也没法把话题往春晚节目上拐,怎么办!

    他想了想,又问道:“那不看春晚你看什么呀?”

    许臻道:“也不是不看,我还是会把电视打开,就这么让它放着,然后我该干嘛干嘛。”

    “春晚节目热热闹闹的,当个背景音乐也算是有点过年的气氛。”

    袁武英:“……”

    得,彻底聊不下去了!

    ……

    不一会儿,几人在机场下了车。

    他们乘坐的不是同一班飞机,许臻和周小曼先走了,袁武英他们则留在了机场候机。

    闲的无聊,袁武英索性掏出手机来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我是老袁。”

    “你上回不是问我许真的事儿吗?我把我了解到的情况跟你念叨念叨吧。”

    “武术方面肯定是没得说。我问过他,人家从四岁开始就练功,从来没断过。拍戏期间我也总能看见他早上出晨功,底子相当扎实,不是那种花拳绣腿的。”

    “孩子人特别好。跟谁都客客气气的,没什么脾气。也没很多演员的那种臭毛病。”

    “……”

    几分钟后,袁武英把许臻从头到脚夸了个通透。

    包括他拍危险的镜头不用替身,以及听别人讲起的踩绳子事件等等。

    至于许臻吐槽春晚的事儿……

    算了,你们不需要知道。
《贫僧不想当影帝》相关推荐: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烂柯棋缘永恒国度剑道第一仙一个顶流的诞生凡人修仙传巨星从兴风作浪开始我是孙悟空的灵魂碎片从杀鸡爆光环开始重生后从网红到娱乐圈神豪娇权从零开始的富豪人生重生之佛系生活影后的传奇人生离婚后的我开始转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