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民国安东悬案录TXT下载 > 民国安东悬案录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到底是什么手段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六百二十七章 到底是什么手段


    周全按照赵飞龙所说的试想了下,如果真的如他所说,那么这块尸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谁有那么好的心情,拎着一块尸体,扔到树尖上?

    不说是哪个凶手有这个心情,就说将一块十几二十几斤的人肉扔到十米八米的树尖上,那得多大的力气才行。

    周全淡笑了声问了下赵飞龙:“那你们还在尸体上发现了什么?对这样的事儿你们是如何解释的?”

    “哎,我们也没有发现任何其他特殊的地方,只是在尸体的外侧发现一块被烧焦的麻布,再没有其他的特点了。”

    周全点了点头说:“有时间把法医的尸检报告拿来吧,我好好看看。”

    “没问题。”赵飞龙说着话,总感觉还有别的话要说,还是支支吾吾的。

    周全冷笑一声:“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赵飞龙憨笑了声说:“其实我想让你帮忙把唐法医跟聂探案给请回来,你看?”

    周全道:“她们两个我可请不动,人家在奉天正悠闲呢,不过倒是你这个警署探长,她们都是你的兵,难道你没法子把她们请回来?”

    赵飞龙被周全问的一脸无奈,也只得不做声了,转身离开了周全的图书馆。

    周全对此次回来的目的心知肚明,他更明白这件事儿是绝密中的绝密。

    虽然说大帅府的目的跟警署的目的有所不同,但是周全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两个部门各自都想尽快的将案件侦破。

    但如果细致分析起来,大帅府的目的更有深意,而警署的目的……光从赵飞龙带来的东洋人他就明白一二了。

    收拾了图书馆,周全休息了良久,等到天快黑了之后,这才换了身衣服,从图书馆走出去了。

    安东的郊外一如往常,周全裹了件大衣,头上戴了顶帽子,嘴里抽着骆驼牌香烟,急匆匆的往事发的树林当中走去。

    刚到树林外边,周全发现小路上留下了许多脚印,如果从鞋印的痕迹上看,应该都是警署的警员们踩过的地方。

    再往里走,也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发现。

    等到他走到一棵大树下的时候,这里的草有明显被踩踏过的痕迹。

    他仰头看了眼,发现树干上有不少树枝被折断过,地面上散落着星星点点的松针。

    一棵松树的话,平常人不至于爬上去,再结合地面上的足迹分析,所有的脚印到这里几乎就结束了,那就是说着棵树极有可能就是赵飞龙所说的发现尸体的大树。

    周全并没有做出想要爬树的举动,而是围绕着这棵树的四周转悠了一圈,随后又拿出望远镜,在整棵大树上巡视了一圈。

    他发现这个地方被警署的人清理的非常干净,就连一块碎渣都没有留下。

    如果说是有人用别的办法将尸体肉块扔到树上,那起码在周围应该有什么机械之类的东西出现过,即便是后来被人清理了,那也不至于一点线索都不留。

    按照周全的分析,整个树林除了警署的人,几乎是没有人再出现过,那就说明赵飞龙说的是对的,尸体的肉块是从空中落下,挂在树上的。

    这就奇怪了,那块尸体肉块是如何挂在上边的,而且又没有借助任何机械类的东西?

    目前为止,尸体的肉块不过是发现了两块而已,其他的尸体又在什么地方?

    他不禁的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分析的方向似乎是对的,但还有很多东西并不是非常合理,并无法串联到一起。

    他转身要从树林里走开,不经意间,发现他来时的路上,好像是有两个黑影在动。

    有人?

    周全淡笑了声,转身往树林的深处走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两个黑影到了树下,仰头看了眼大树,又相互对视了一番。

    “不对啊,他没上树?”

    “那他来这里干什么?”

    “看来头儿说得对,他一定能来。”

    “走走,咱们回去汇报去,估计被他发现了。”

    两个黑影迅速离开了,周全跟在他们身后进了城。

    可就在他刚到城门口的时候,有两个身穿和服的东洋人,一人手里拎着个酒瓶子,嘴里叽里咕噜的。

    就当周全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其中一人忽然间拔出腰间的木刀,直接架在了周全的肩头。

    周全十分冷静,慢慢的转过身去,冲着两个人憨憨的一笑道:“二位,有事儿么?”

    两个东洋人认真的打量着周全,突然间其中一人指着周全就说:“他他他。”

    “你是周全吧,当初在青龙观外边,打伤了我们不少的兄弟。”

    周全知道他们说的是哪回事儿,只点了点头说:“你们的汉语说的很好,其实你们应该当个中国人。”

    “混蛋,我们是……”

    “你们是什么?”

    周全一只手将木刀给攥的死死的,两枚钢针已经顶住了两个东洋人的咽喉。

    “你们敢动一下,我保证明天警署会再填两具尸体。”

    两个东洋人大概是借着酒劲儿,根本就不在乎周全手里的东西是什么,他们两个人不要命的扑向周全。

    周全很轻松,一人一脚,两枚钢针直接刺进二人的第三节脊椎,深度并不是特别深,但就这么疼一下,他也足够施展接下来的招数了。

    “两枚钢针上都有毒,你们还想活命的话,老实儿的滚蛋,日后别来找我麻烦,我保证你们死不了,如果你们不听话,就永远没有解药。”

    两个东洋人捂着自己的后脖颈,神色显得十分慌张。

    “轰,轰轰。”

    城外十里的地方,传来一阵阵的炮声。

    东洋人虽然有点得意,但周全还是非常认真的说:“别高兴的太早跟你们说了,你们的命在我的手里。”

    “小子,识相点就给我们解了毒,听见我们东洋的大炮了么,就凭你一个小小的警署顾问,一发炮弹就让你变成灰。”

    周全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你给我回来,解药。”

    “想的美,等死吧。”

    等周全转过头来的时候,发现走在他前边的两个黑影,再次钻进了城门。

    <span style='display:none'>p+PApkVDHvB6yHO91aXfW/WOesOUM6rQlM45sWEpOKRauujxs+Z45cFpQMLgxh4YvXvEviiZuNxz1xfDFkHjzQ==</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