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我花开后百花杀TXT下载 > 我花开后百花杀 > 第643章 三方齐聚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43章 三方齐聚


    第643章三方齐聚

    “我能有什么功劳?”沈羲和被他说得哭笑不得,她到现在就没有对登州百姓做出什么实质性的贡献,让华富海与齐培囤积的粮食也尚未运来送到百姓手里。

    “我说有,那便是有。”萧华雍将她的双足抬到早已铺了一快干布的双腿上,质地细腻柔软的布两头一合,将她的双足裹上,有力的双手覆上力道不轻不重为她擦拭水渍。

    而后将她打横抱起来,抱上了床榻,按住她的肩膀,阻止她起身:“歇会儿,明日珍珠他们便能与我们汇合。”

    为她掖好被角,萧华雍才转身收拾屋子。

    隔着屏风,偏头就能看到他弯腰端水的身影,沈羲和忍不住发愣。

    这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儿郎,寻常时候矜贵得宛如高坐云端,升斗小民见了只怕都觉着他应该不食五谷,犹如谪仙。

    事实上他身份尊贵到的确可以不染世俗,偏偏他又浑身上下充满了烟火气息,鲜活得让人寻不出丝毫距离感,他和以往她认识的所有儿郎都不同。

    沈羲和用极度挑剔的目光,企图从他身上寻到一丝不足和缺陷,却发现他除了有时候性子会如孩童般执拗以外,竟然寻不到半点至少她难以忍受之处。

    这样堪称完美不真实的一个人,却又活生生让她感觉到他有血有肉,极其矛盾。

    也不知是不是驱寒的药材之故,困意袭来,沈羲和迷迷糊糊竟然睡了过去。

    萧华雍说他要管这事儿,沈羲和没有问他如何干预,但也没有停止自己去收集登州现有的情势消息。

    珍珠他们没有跟在身侧,为了不被人察觉,沈羲和与萧华雍这一路来,都没有带护卫暗中跟随,但沈羲和还是有自己的渠道,只不过消息会缓慢些。

    隔日信王护送的太子夫妇来入了城里,闭门不出的百姓都忍不住脸上多了一丝喜气,他们拿这样不给人活路的天气实在是没有法子,全部希望都寄托在那一方虚无缥缈的奇石上。

    既然天降奇石说太子殿下能够镇住这大雨,那么他们自然是信的,故而太子殿下一入城,他们都恨不能夹道相迎,放鞭炮相庆。

    萧长卿等人被安排在了驿站,与萧华雍他们落脚之处约莫有两刻钟的脚程。

    “我们如何回去?”沈羲和问萧华雍,想来他肯定有安排。

    萧长卿一定知道护送的人是假的,也许也猜到了萧华雍的坏心思,这一路来虽然因为萧长彦的谨慎没有让他吃苦头,可未必没有心里不舒服,严防死守,不让他们再换回去实在是情理之中。

    “等。”萧华雍唇畔含笑吐出一个字。

    午间的时候,沈羲和没有想到这么大的雨,“太子夫妇”竟然能够摆脱萧长卿,来了距离他们落脚处不远的食肆,这间食肆安顿着受灾的百姓。

    而萧华雍带着沈羲和换了行头,从后门入了食肆,在食肆掌柜的掩护下,轻易就与替身调换过来,他们才刚刚调换过来,就听到外面的吵闹喧嚣声。

    “臣听闻太子皇兄与皇嫂至此,特来相迎。”是萧长彦的声音。

    萧华雍与沈羲和对视一眼,萧华雍轻咳了两声,微微抬手,沈羲和默契地靠近,挽住了他的手腕,搀扶着他走了出去。

    其实替身来此,是做了微服打扮,虽然这里面见到他们的百姓心里有猜测,但却不敢妄言,萧长彦这么大张旗鼓来暴露他们夫妻的身份,让安置在这里的百姓十分惶恐。

    沈羲和搀扶着萧华雍往外,百姓们都纷纷伏地不起,以示恭敬。

    萧长彦这样做的目的,沈羲和与萧华雍多少能够猜出一点,无非是让他们夫妻的容颜暴露于人前,也免得他们夫妻私自出去,混入人群中,听说些什么或者背地里做些什么。

    经萧长彦这么一番作态,日后除非他们夫妻易容,否则走到哪儿,都隐瞒不了身份。

    “八弟免礼。”萧华雍声音微弱,“如此大雨,劳你冒雨而来,受累了。”

    “太子皇兄严重,皇兄身负百姓安宁,不惜拖着病体,千里奔波而来,臣心折不已。便是为了登州百姓,亦要以皇兄安危为重。”萧长彦严肃道。

    “八弟此言,倒像是说为兄不作为,护不住太子殿下。”萧华雍没有开口,外面一道声音先一步响起。

    身姿挺拔,身披蓑衣,头戴斗笠,依然掩盖不了松柏之姿的萧长卿站在雨幕里,雨水密集,仿佛蒙了一层轻纱,令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待到他穿过雨幕,面容清晰之后,脸上只有浅淡温雅之笑,仿佛方才那句话不过是戏谑之言。

    “是我失言,五兄勿恼。”萧长彦竟然退让。

    “为兄方才亦是说笑之言,八弟莫要放在心上。”萧长卿也似有心解释。

    兄弟二人看似友好相视一笑。

    “咳咳咳……”萧华雍这时候一串剧烈的咳嗽。

    “门口寒凉,太子殿下不可迎风而立。”天圆站到萧华雍的前方挡住风。

    “臣疏忽,太子皇兄可要请医?”萧长彦忙道。

    “我身侧便有医师。”沈羲和淡声说着就把萧华雍搀扶到一侧背风处,随阿喜与珍珠上前。

    沈羲和退到外围,环视一圈便对萧长彦道:“一路行来,景王治理有方,安顿有法,令人钦佩,今日我与太子看了殿下安置的百姓,吃食药材防潮御寒之物一应俱全,太子殿下也盛赞景王殿下。”

    萧长彦谦逊道:“职责所在,当不得太子皇兄与皇嫂夸赞,若有疏漏,还望皇嫂与皇兄指教。”

    “景王殿下过谦。”沈羲和微微一笑,话锋一转,“方才看了百姓的安置,倒也有些想法。”

    “皇嫂请讲。”

    “阴雨不绝,寒风凝聚,不少百姓感染风寒,殿下送药请医,爱民之心,日月可昭。”沈羲和先夸了一句,而后才道,“只是风寒亦传人,病者与未病者若不隔绝,风寒肆掠,殿下的药便凭白浪费。”

    萧长彦抬眼看了看沈羲和,旋即抱手:“皇嫂所言极是,小王这就去安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