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前任遍地走TXT下载 > 前任遍地走 > 偏执(我就说过……我们不会分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偏执(我就说过……我们不会分开...)


    四周神仙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天空中金色凤凰展翅, 耀眼夺目,凤鸣几欲贯穿灵魂,带来的威压令众仙心生惧意。

    凤凰一族不是十几万年前就消亡了吗?如今三界早已没有凤凰了, 所以才轮得到宓芸在鸟族称王, 但凤凰才是真正的神鸟,百鸟之王, 若是有凤凰在世, 哪还有宓芸的事儿?饶是她再厉害, 不也得乖乖在凤凰面前俯首称臣。

    他们再看向宓芸, 不由带着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不过虽然这凤凰确实很厉害,但看起来真正实力离上神还有少许差距, 能这般以绝对性的力量压制宓芸,除了凤凰本身的实力,更多的可能是天性的克制……

    宓芸宫主这回可踢上铁板了。

    平日里再高傲嚣张,在凤凰的面前,不也是个土鸡瓦狗……

    难怪华澜和江惟清都喜欢这少年, 念念不忘, 若是因为对方是凤凰,倒也是很好理解了,少年不但没有半点配不上他们, 相反,和华澜这龙神还甚是般配……

    真凤凰不比假神鸟强多了?

    那些神仙们个个心思变幻, 且不说华澜和江惟清的事儿,就凭少年自身的实力, 成长下去迟早也是一位真正的上神,跻身天界顶尖强者之列, 日后天界必定有他一席之地,倒不如提前先交好一番……

    宓芸的唇都要咬出血了,才没有让自己当众跪下……

    但即便这样,脸面也是荡然无存。

    四周神仙们眼中的目光,仿佛在她的身上鞭挞一般,令她羞愤欲死。

    因为这里的喧闹,引起了他人的注意。

    很快华澜和江惟清都赶了过来。

    华澜是听说宓芸为难乔宣才来的,谁知道竟看到乔宣展露凤凰真身,他看着凤凰露出震惊之色,一时间竟忘了言语。

    江惟清同样神色讶异,但很快敛去,恢复了一贯的平静,只是多看了乔宣几眼,若有所思。

    乔宣一看到事情结束了,倏的又化作了人形,弯下腰将脚边的狗子抱了起来。

    看都不看众人一眼,转身就走。

    这会儿却没有人再敢拦他,只是复杂的看着他的背影。

    华澜嘴唇微动,似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他一步步走到宓芸跟前,冷冷道:“你好自为之。”

    宓芸本就羞愤欲死,此刻看着华澜的冷漠,心中一片冰冷,脸上却烧的滚烫,你倒是护着那个小贱-人,半点朋友情谊都不顾了。

    ………………

    雪暝待在乔宣的怀里,看着别人惊讶震惊敬畏的目光,心中还有点得意,与有荣焉,原来小奴-隶竟然是凤凰转世,难怪这么厉害,能跳进忘川都不死,果然不同凡响!

    只是这样一来,大家都喜欢小奴-隶,自己的敌人会不会越来越多?

    雪暝不由得又有点烦躁起来。

    枢尘得知消息往这边赶,看到乔宣没事松了口气,他怒气冲冲的道:“宓芸竟敢对你无礼?”

    区区一只七彩琉羽鸟,不过是个杂毛鸟罢了,在上古都排不上号,也敢在凤凰面前放肆。

    乔宣又没有吃半点亏,安抚枢尘道:“我没事啦,而且她又不知道我是凤凰,否则也不会想到来惹我,想必她已经长了教训了。”

    枢尘听闻此言,怒气也就渐渐散了,他并非得理不饶人之辈,刚才是见别人刁难乔宣,才会那么生气,既然乔宣没事,他也不会真去找宓芸麻烦,赶尽杀绝。

    倒是太初那边着实嘴巴严的很,无论如何也不肯说出其他几人,枢尘心中疑心重重,如今看谁都像情敌,他瞅了瞅乔宣怀中的狗,该不会这傻狗也是情劫之一吧……

    想把狗扯出来扔了:)

    ………………

    若华一直默默看着这一切,直到乔宣和华澜他们都离开了,才过去将宓芸宫主扶了起来。

    她护送宓芸回到屋内,叹了口气。

    宓芸今日备受羞-辱,接受了那么多讥讽的目光,气的面色发白,自己本想教训那个小仙,却反而成了对方的垫脚石,脸面丢尽,不由怒火攻心,直直吐了一口血出来。

    日后这天界众仙说起鸟族之王,也是那个目无尊卑的小贱-人。

    而自己已然成为笑柄,若不能扳回一局,日后在天界哪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宓芸宫主眼中神色变幻,慢慢化为冰冷阴狠之色,她一把握-住若华的手,一字字道:“我要杀了他。”

    若华一惊,道:“宫主不可冲动。”

    宓芸定定看着若华,道:“难道你就甘心吗?”

    若华脸色微变。

    宓芸说:“江惟清当初为了他,公开拒绝了你,若亡妻真的只是亡妻也就罢了,可这亡妻分明还在,江惟清对他依然情根深种……你又曾公开示好江惟清,难免日后他人不会议论于你,在你背后嚼舌根,说连堂堂天界第一美人,也不如凤凰令剑君倾心,难道你能忍受这般羞-辱吗?”

    宓芸故意这样说,就是想激起若华怒意,让她帮助自己。

    乔宣不但是华澜喜欢的人,也是江惟清深爱的道侣,而且最重要的还是凤凰,如今三界唯一的凤凰,若是真的等他成长起来了……必然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但凤凰天生克制自己,宓芸无把握杀死乔宣,才要拉拢若华帮助她。

    若华闻言果然露出神伤之色,仿佛也心有不甘,她挣扎了许久终于开口,“好,我会助你――”

    宓芸大喜,正在此时,忽的怔怔低头。

    若华手中冰凌直刺她的心脏。

    宓芸不明白若华为何要这样做,她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同为上神,又利益相同,若华就算不肯杀-人,也不必对她出手啊?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咬牙道:“为什么……”

    “你若能就此退去,我也不会出此下策,宫主这是何必呢……”若华绝美面容挂着温柔浅笑,哪还有刚才半分神伤之色,反而有些怜悯的看着她,柔声道:“宫主对兄长是一片真心,以己度人,竟真以为我也喜欢江惟清……”

    宓芸睁大眼睛,神色愤怒、绝望、不解。

    若华掩唇浅笑,“我不过觉得江惟清很有意思而已,天界最年轻的上神,千年难遇的剑道天才,一定有他的不凡之处吧……不过,现在看来还是小凤凰更有意思一些。”

    “多谢宫主替我试探出来,小家伙确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若华神色温柔,抚上宓芸死不瞑目的双眼,幽幽一叹:“所以,我怎么舍得让你伤害他呢……”

    她轻轻一挥手,一缕灰色火焰,瞬间将宓芸烧成了灰烬,什么都没有留下。

    ………………

    华澜独自坐在屋中,陷入沉思,这三界早已没有凤凰了,乔宣又是从何而来?悬河上神到底又是何人?

    乔宣历劫是否和他是凤凰有关?

    华澜心中思绪纷杂,他深吸一口气,想起之前宓芸的行为,不由得心中浮现怒气。

    之前在大庭广众之下,自己虽然怒极,但宓芸已经吃了亏,自己倒不好再出手,否则倒显得他斤斤计较,没有容人之量了,但想起之前的事情,华澜心中还是后怕不已。

    若乔宣不是凤凰,刚才恐怕就要被宓芸给伤了,华澜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去见宓芸一面,彻底把话说清楚。

    如果以后她还敢再对乔宣出手,自己定不会轻饶,他是无法容忍任何人伤害乔宣的。

    华澜刚刚推门而出,就看到若华回来了。

    若华见到他,柔声浅笑:“兄长。”

    之前那事发生之时,若华也在场,却视而不见袖手旁观,华澜心中不快,但若华素来同宓芸交好,自然不会站乔宣那边,自己也不好指责什么,只是淡淡道:“若华。”

    若华见华澜面色不虞,露出歉意,垂眸解释道:“之前宓芸宫主出手,我未能及时阻止她,是我考虑行事不周……只是那时宓芸宫主盛怒之下,我也来不及阻拦,幸好乔宣无事,我也就安心了。”

    华澜见若华这般说,反而不好责备她了,只能宽慰道:“不是你的错。”

    说着便要往外走。

    若华见状,问道:“兄长可是要去找宓芸宫主的?”

    华澜颔首。

    若华摇摇头,温声劝道:“兄长还是不去为好。”

    华澜皱眉道:“为何。”

    若华缓缓道:“我知兄长对宓芸宫主有所不满,但宓芸宫主毕竟乃天界上神,性格那么高傲,又最是好面子,之前吃了那么大的亏,本就心中悲愤羞于见人,已经有了教训了,乔宣又是凤凰,她哪里还会去自找没趣?

    她之前本就是一时冲动,并非有意,我哄她一哄,待她怒气散了也就好了,兄长和她有多年情谊,若是此刻再为乔宣去指责他,反而是雪上加霜,说不定她气愤之下,反而要对乔宣生出怨恨之心,后患无穷……”

    华澜微微迟疑。

    若华语气诚恳的道:“此刻宓芸宫主最不想见的人就是您了,兄长还是不要去了,我一定会好好看着她,保证她不会再对乔宣出手了。”

    华澜沉思片刻,觉得若华此言有理,于是没有再坚持,颔首道:“让你费心了。”

    若华笑道:“能为兄长分忧,若华高兴还来不及,兄长无需这么客气。”

    ………………

    乔宣这些天有些迷茫,天界神仙就这么多,遇到前任的几率,实在比在人间要高太多了,只是来都来了,半途要走显得自己太任性,而且师父那边也没啥突破……

    师父还是那副清冷淡然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平日里门都不出。

    枢尘反而一副精力过剩的样子,缠着乔宣到处玩,让乔宣想找个和师父独处的机会都找不到……

    这天枢尘又拉着乔宣出去吃喝,乔宣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走神,不由得对眼前一切产生了怀疑,自己到底是和师父出来约会,还是和枢尘出来约会的啊?怎么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呢……

    枢尘今日难得甩掉了狗子,才把乔宣给单独带出来。

    他侧眸望着身边少年,少年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一块莲花糕吃的嘴边都是的,还掉了不少碎屑在身上。

    枢尘眸光微垂,视线落在少年的唇畔,忽的喉咙有些干,别过眼睛低声道:“喂,你和那些前世情劫们……”

    枢尘一想到乔宣历了七世情劫,心里就有着疙瘩,其实他也明白太初不会害乔宣,太初一定有自己的理由,但枢尘还是心里十分不舒服,那七世,一定很不好过吧……而且,你现在又是如何看待他们的呢?真的全然不在意了吗……

    真的完全都放下了吗……

    乔宣现在一听这个就堵心,顿时就给呛着了,不住的咳嗽起来,半天没给缓过劲儿。

    枢尘连忙拍打他的背部,又拿水给乔宣喝。

    乔宣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水,因为喝的太急,不少顺着嘴角脖颈流下来,连衣襟都弄湿了,一边擦一边无奈的道:“你怎么又说起这个了……”

    枢尘衣袖下的手握紧,他都不敢多看乔宣,别过头闷闷的道:“我只是想起我不在的时候,你和别人……”

    乔宣笑道:“你是我的朋友,他们是情劫对象,这根本不一样嘛,你――”

    他说到一半,视线落在枢尘微红的耳根上,忽的心里一个咯噔,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冒了出来。

    枢尘不会是吃醋了吧?!

    不对,其实枢尘之前已经吃醋过好几次了,自己一直认为他是个小学鸡,吃醋吃的莫名其妙懒得理他,自己和他分明只是好兄弟啊……但如果枢尘喜欢自己呢,那他的别扭是不是都可以解释了?!

    不会吧!

    乔宣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跳。

    他一直把枢尘当做臭味相投的玩伴,可以一起吃喝玩乐的好兄弟,完全没有往这方面想过,这会儿这个念头冒了出来,反而一发不可收拾,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啊。

    这可真是要命啊!

    好好的兄弟情义就要变质了!

    这让自己以后还怎么好意思拉枢尘出来玩?

    乔宣只觉得心中苦涩不已。

    他在这里可就枢尘一个朋友了……

    乔宣轻咳一声,道:“我想起还有点事儿,先走一步。”

    说着飞快的就溜了。

    他得冷静冷静,先和枢尘保持距离!

    眼看枢尘没有跟过来,乔宣吁出一口气,不知何时逛到了一个莲池边上,四周安安静静空无一人,乔宣蹲在地上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对于被好兄弟看上这种事,他是真的没有经验。

    想当初在地球狐朋狗友不少,可没有一个喜欢他的,毕竟大家只是一起玩,谁会喜欢自己的同类啊。

    若是其他无关紧要的人,远离也就罢了,但枢尘却是自己难得的好友,乔宣实在不想和他闹的不愉快,要不要干脆装作不知道,继续这样蒙混下去呢……

    只要不揭穿就还是好兄弟?

    “施主在为何事发愁?”

    一道清雅悦耳的声音响起,乔宣蓦地转头,就看到莲夙静悄悄的站在他身侧。

    乔宣吓的差点一头栽进池子里去。

    你,你,你这神不知鬼不觉的,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走路没声音吗!

    等等,莲夙是闭着眼睛的……

    乔宣顿时定下心来,可不能自乱阵脚,他语气平静的否认:“无事。”

    莲夙摇摇头:“自欺欺人,无事无补。”

    乔宣站起来,双手抱胸盯着美人和尚,挑眉道:“你又看不到,你怎么知道我有心事,怎么知道我自欺欺人,你靠猜的吗?而且你很多管闲事,你知道吗?”

    想当初就多管闲事的很,谁要你来渡我了,结果把自己也坑死了吧?

    乔宣可理解不了莲夙这种普度众生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想法,他想把自己过好都不容易的很。

    谁有闲心去做那圣父了。

    乔宣虽然心中吐槽,但也不愿和莲夙多待,怼了几句就开溜,没走几步,听到莲夙的叹息从身后传来:“施主。”

    乔宣下意识的回头一看。

    便看到和尚对他微微一笑。

    那一笑令世间一切都黯然无色,天地间仿佛只有此人,令人一看便移不开视线,神情恍惚。

    莲夙双手合十,微微启唇,声轻如雾:“渡人便是渡己,如何能叫多管闲事?施主何时愿意说,贫僧都愿洗耳恭听。”

    乔宣蓦地咬了一下舌尖,刺痛令自己清醒过来,转头就走。

    差点又被美色迷昏了头了!

    乔宣的狼狈,足以用落荒而逃来形容。

    说起来,莲夙以前是不爱笑的,又或者说,他只是从未对自己笑过,总是一副悲悯苍生,怜悯又无奈的表情,好像自己真的很可怜……

    不过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乔宣摇摇头,叹口气。

    说起来这几日没再遇到宓芸,着实清静了不少,但枢尘的事儿又开始令他忧心,而且出门遇前任的几率实在太高……哎,这几日就老老实实呆着不出来了,不出门总不会遇到前任吧?

    没错,就这样!

    结果这个flag还不到十分钟就倒了。

    因为回去的路上,又遇到了江惟清。

    乔宣眉头皱了皱。

    虽然之前江惟清一副看开的样子,但乔宣总是莫名有些不安,觉得江惟清的的态度转变的有些突兀。

    这里四周人来人往,乔宣略微安心,江惟清应该不敢如何。

    何况自己就算打不过江惟清,难不成还跑不了吗?

    乔宣不耐的道:“什么事。”

    江惟清望着少年,轻轻叹了口气,道:“阿暄,我知你是不会原谅我了。”

    乔宣一挑嘴角,淡淡道:“怎么?你现在才想明白这点吗?”

    说完就懒得和江惟清嗦,直接就要从他身边走过去。

    江惟清一动未动。

    “是啊,我该早点明白这一点的,只是到底抱着无谓念想……”江惟清轻轻道:“但我现在想明白了,我不过是你的情劫之一而已,实不该奢望太多……”

    鼻端一阵异香传来,随着江惟清话音落下。

    乔宣忽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灵魂深处传来的束缚感,令他不由自主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

    然后,他就像个牵线木偶一般,转过身,一步步,向着江惟清走了回去。

    他看到江惟清手中握着本命灵剑,灵剑之上的明珠散发着微弱光芒,似乎有什么控制着自己,乔宣拼了命的想要逃走,但是连声音都不能发出来,看着明珠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这是什么玩意儿?为什么能控制自己?

    到底怎么回事!

    江惟清指尖掠过明珠,深深凝视乔宣:“你死之后,为能日夜相伴,我取下你一枚眼珠、一缕精魂,嵌入我本命灵剑之中,从此你我一体,生死不离……”

    他用心蕴养精魂多年,此刻只需佐以秘术,便能趁其不备控制对方,只是没有想到,当初的一念而行,竟还有今日这番用处……

    “你看,我就说过……”江惟清眸光清澈,声音缱绻而温柔:“我们不会分开。”
《前任遍地走》相关推荐: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全职艺术家狼与兄弟天官赐福透视医圣掌中之物我只会拍烂片啊首辅娇娘逍遥兵王穿成替嫁女配后我成了团宠画船听雨眠替嫁后我和皇叔真香了我不介意你又丑又瞎一篇古早狗血虐文女配她天生好命锦衣卫和死对头穿书养包子重生之毒狐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