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TXT下载 > 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 > 第111章太君,最大的嫌疑就是鼎香楼后院那头毛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11章太君,最大的嫌疑就是鼎香楼后院那头毛驴


    “驴这个字怎么这么耳熟啊?”贾贵喃喃了一句,眼睛还直勾勾的望着黑腾归三。

    表演的还算不错。

    充分的维护了自己的傻子人设。

    要是有人给评分的话,贾贵这番演技怎么也得满分啊,远比后世那些所谓的小鲜肉强多了。

    “哎呦,我怎么这么糊涂啊,后面肯定还有肉火烧三个字。”贾贵指着黑腾归三手中的情报,“对不对,黑腾太君?”

    黑腾归三都不晓得说什么好了。

    好端端的一个情报。

    愣是让贾贵给弄成了驴肉火烧。

    “混蛋。”黑腾归三提高了嗓音,“那里有肉火烧三个字,我说的是老驴。”

    “不是老马户嘛?怎么成老驴了?”

    “马户两个字合在一起就是驴字,驴字分开就是马户。”

    “黑腾太君,您又在怀疑鼎香楼?”贾贵摊开了双手,用一种很是无奈,又类似嘲讽的口气嚷嚷了一嗓子。

    身为狗汉奸。

    反过头来埋怨自己的鬼子主子。

    也就贾贵敢做这样的事情,换成旁的狗汉奸,如黄金标和夏学礼,在尿了裤子了。

    这方面。

    黄金标和夏学礼还真的应该跟贾贵好好学习学习。

    “您怎么又怀疑鼎香楼啊,之前您怀疑鼎香楼,怀疑那个叫做水根的大伙计,结果怎么样?野尻太君相信水根,因为这事,抽了您好几个大嘴巴子。”

    “驴驹桥那时候,您又怀疑鼎香楼里面的金宝,说金宝通8鹿,被野尻太君抽了好几个大嘴巴子。”

    “我说您怎么记吃不记打,都挨了多少大嘴巴子了,一点教训不吃,在这么下去,我贾贵可救不了您黑腾太君了,您肯定还的被野尻太君抽大嘴巴子。”

    “咱们又不是没有试探过鼎香楼,什么都没有,就有驴肉和这个驴杂汤,黑腾太君,您说说,咱们要怎么怀疑鼎香楼?”

    “你也怀疑鼎香楼?”

    “怀疑啊,为什么不怀疑?”贾贵道:“您说的,马户合在一起就是驴字,那个8鹿的代号不是老马户,是老驴,这不明摆着跟鼎香楼有关系吗?”

    “说说你的理由?”

    “理由啊,太简单了,鼎香楼是什么?安丘赫赫有名的驴肉馆子,卖的就是驴肉,8鹿的代号叫做老驴,一个是卖驴肉的,一个名字里面有驴,这说明他们有联系啊,要不然为什么非要叫老驴,不叫老狗、老猫、老鼠。”

    黑腾归三脸上的表情,由最开始的期待变成了这个嫌弃。

    想想也对。

    贾贵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清一色的臭狗屎。

    这理由。

    还真是狗屁不是。

    “贾队长,本太君突然不怀疑鼎香楼了。”

    黑腾归三的转折令贾贵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他悬在半空中泛着忐忑的心也平静的落在了地上。

    贾贵为什么说了那么多跟鼎香楼有关系的话语?

    其用意就是用他自己糊涂的人设去推翻黑腾归三心中的推测,就算不能将其彻底的打消,最起码也要让黑腾归三在怀疑鼎香楼这件事上面画个大大的问号。

    “啊。”贾贵戏精上身,瞪大了自己郁闷无奈的眼神,还故意啊了一声。

    怎么不怀疑了?

    刚才不是还在怀疑嘛。

    为什么又不怀疑了。

    “黑腾太君,您怎么又不怀疑了啊,怀疑鼎香楼的是您,不怀疑鼎香楼的还是您,您们这些太君,太狡猾了,大大的狡猾。”

    “答案很简单,就是你贾队长也晓得鼎香楼不正常。”

    “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就是在鼎香楼吃饭不给钱,喝酒不给钱嘛。”

    “你贾队长这么蠢的人都能想到鼎香楼不正常,其他人更会看出鼎香楼不正常,依着8鹿的精明,他们怎么会做这种红杏出墙,和尚头上摆虱子的事情。”

    “合着您是拿我贾贵来当标杆啊。”

    “贾队长,算了,我不说了。”黑腾归三看着杵在面前的贾贵,忽的没有了继续说下去的欲望。

    说也是白说。

    与其白说,还不如不说。

    瞎浪费力气。

    “为啥不说了。”贾贵拉长语调,“您不说我怎么知道啊,您得说,还的大说特说,不然我忘记了。”

    “因为就算我不说,你贾队长也会一天五趟的跑鼎香楼。”

    “呵呵呵。”贾贵笑了笑,手中的折扇给黑腾归三狂扇着凉风,“黑腾太君,您真是厉害,都猜到我贾贵天天跑鼎香楼了。”

    “贾队长,我要你密切关注鼎香楼里面的那些人。”

    “我知道,我现在就在关注着他们,我发现齐老太太有嫌疑,很可能通8鹿,孙有福也有这个嫌疑,杨宝禄也逃不了。”贾贵一股脑将鼎香楼里面的那些人全部说了出来,他在混淆黑腾归三的视线。

    贾贵也是糊涂,说了一个令黑腾归三完全意想不到的名字出来。

    依着贾贵的推测,这个名字的嫌疑是最大的。

    “黑腾太君,鼎香楼里面嫌疑最大的,应该是鼎香楼后院栓着的那头毛驴。”

    毛驴。

    还最大嫌疑。

    黑腾归三差点一口气憋死过去。

    怀疑谁都可以,怎么可以怀疑毛驴啊。

    他动了动嘴巴,愣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被贾贵一个毛驴的说词堵得死死的。

    “黑腾太君,明天我去就鼎香楼抓那头毛驴,将它抓到太君的宪兵队,由您黑腾太君亲自审问,说,你是不是8鹿的间谍啊,说,老马户,不不不,老驴是不是就是你这头毛驴,你是毛驴,8鹿的间谍叫做老驴,你们名字里面都有一个驴字,还说不是你。”

    “混蛋。”

    “毛驴可不是混蛋嘛。”

    “本太君说你贾队长是混蛋,本太君看不懂驴语,无法跟一头毛驴交流。”

    除了毛驴,贾贵还有一个超级杀手锏没有往出丢。

    啥杀手锏?

    齐翠芬啊。

    “黑腾太君,这些人加一块也没有齐翠芬嫌疑大。”

    黑腾归三身体微微的抖了抖。

    贾贵看的真真的,黑腾归三在听到贾贵说出齐翠芬三个字的时候,身体明明确确的抖动了几下。

    是那种散发之骨子里面的害怕所致。

    齐翠芬。

    黑腾归三怕的不是齐翠芬这个名字,而是惧齐翠芬另一个名字,即樱木枝子。

    樱木家族远不是黑腾归三这个北海道打鱼渔夫所能相抗衡的。
《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相关推荐:明天下武神主宰小阁老梦回大明春朕又不想当皇帝红楼春绍宋天唐锦绣唐朝贵公子霍格沃茨吃瓜人多伦多的中国妈妈我的房东是龙王妖怪还不速速就寝米豆体验屋历险记忍界决斗场和光记事女神她是二五仔带着神墓镇压斗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