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碧蓝航线之碧海扬帆TXT下载 > 碧蓝航线之碧海扬帆 > 第394章 变局之战(十五)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94章 变局之战(十五)


    佐治亚无法理解列克星敦的想法。在萨拉暴躁的喊声中,她的脑袋出现了暂时的空白。当她清醒过来时,她发现身边只剩下了自己和萨拉两姐妹。

    大部队距离她们已经有了一段不短的距离。

    是因为吕明的话让她潜意识地跟了上来,还是说因为本能而追随最近的目标,她并不清楚其中的原理。她唯一清楚的是,她们手中正捏着一张通往死亡的门票。

    而这张门票有效的可能性接近百分之百。

    “若萨拉死了,我将撤去所有对白鹰的援助。”佐治亚仍然记得当初与吕明相遇时对方的话。

    “我认为伊维斯不会希望看到我们。”佐治亚最后还是开口对列克星敦道。

    她知道萨拉之所以要去,完全是因为姐姐,所以只要说服列克星敦,萨拉便没有理由继续前进。

    “可是我更不希望以后再也看不到指挥官。他满口说着为了我,但他根本没有想过我的感受。若你们害怕,就回去吧。我也不希望你们与我一同赴死。”列克星敦似乎已经看清了佐治亚的目的,扭头对她道。

    “没有我你们恐怕就真的回不去了。”佐治亚见列克星敦如此坚持,知道自己怎么说都不可能让这对姐妹回心转意,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但在说出后,她的心中便充满了愧疚。她知道这并不是出自本心,而完全是为了在最关键的时刻,努力保住萨拉的性命。至于列克星敦的性命,她其实已经默认失去了。

    不过列克星敦明显没有看出佐治亚的这层心思,她望着前方近在咫尺的汹涌波涛,脸上带着一丝甜甜的笑意。

    作为舰娘,她会用自己的一生陪伴在指挥官的身旁。

    ……

    “咕噜咕噜咕噜。”伊维斯的嘴鼻间冒出细碎的气泡,冰冷的海水中一条条游鱼从他的身边游过,其中不乏一些胆大的鱼,用自己吃素的小嘴碰一碰面前这个不明物体。

    伊维斯很幸运没有遇上肉食性动物,但他同样很不幸,因为他正在逐渐沉入海底。她的脸上仍然挂着淡淡的笑意,似乎正置身于一片理想的天堂。

    他下意识地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而就在这时一根钩锁出现在了他的身前。这根钩锁有着锋利的尖端,刺破了他的手掌,将他牢牢地固定在了绳索上。

    剧烈的疼痛让处于弥留状态的伊维斯清醒了过来。他看着牢牢扎着自己手掌的钩锁,眼中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他拼命地挣扎,但由于力量耗损严重,他被钩锁一点点拉出了海面。

    在伊维斯露出水面后,萨拉便将绳索一圈圈的捆在了他的身上,防止他做出太多有碍计划的动作。

    “为什么?你们明明可以逃走!”伊维斯用最后的力气歇斯底里地喊道。他身体微微地颤动,眼泪混合着海水划过面颊。

    此时列克星敦正在佐治亚的配合下对大选帝侯进行干扰。也正是因为这不值一提的干扰,阻挠了大选帝侯的炮击,让伊维斯没有在大选帝侯的炮火中灰飞烟灭,留出了短暂的救援时间。

    “姐姐不是这么想的。”萨拉朝列克星敦挥了挥手,表示人已经被救上来了。

    “可是……”伊维斯想要再说些什么,但因为过度虚弱,他的眼前发黑,直接昏迷了过去。

    抱着指挥官的萨拉,没有直接逃离战场,而是调转方向朝列克星敦和佐治亚驶去。

    在大选帝侯的压迫力下,萨拉的脸色有些苍白。她看到一架架无人机在大选帝侯的压迫力下直接被引爆。

    列克星敦的一切手段在大选帝侯的面前都毫无作用。只有佐治亚的炮火能够阻碍大选帝侯一瞬,给了列克星敦周旋的余地。

    让姐姐带着指挥官离开,自己留下来抵挡大选帝侯。只要有那对翅膀姐姐一定能够逃离。萨拉此时脑海中尽是这样的念头。

    面对姐姐随时都可能被杀害的危机时刻,萨拉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脑海中的想法转变成了行动。

    她释放出了自己的无人机,让它们从大选帝侯的面前飞过。一阵阵爆炸声响起,接连不断的爆炸遮挡住了大选帝侯的视线,而萨拉也终于来到了姐姐的面前。

    “姐姐,带着指挥官离开这里。我负责暂时抵挡住大选帝侯。佩戴上这对翅膀,你们一定能瞒过她的眼睛逃离这里。”萨拉取出了那对吕明交给自己的翅膀,并将伊维斯扔到了列克星敦的怀中。

    “轰”一阵爆鸣声响起。佐治亚的炮弹炸裂,让大选帝侯出现了暂时的停滞。

    “我们快点儿逃离这里吧。一旦她熟悉了我的攻击模式,我很难再阻挡住她了。”佐治亚行驶到了她们二人面前。然而当她走到萨拉身边时,她的左手抬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手刀劈在了萨拉的脖颈处。

    以科研战列舰的实力,哪怕是主力航母的萨拉都感觉眼前发黑。她转过头看向了佐治亚,想要询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就在她转身后,列克星敦将翅膀佩戴在了她的身上,并将伊维斯转交给了佐治亚。

    “带着他们离开。这本来就该我独自面对。”列克星敦对佐治亚说道。

    “姐姐!”萨拉在佐治亚的怀中挣扎着,但佐治亚的力量让她根本挣脱不开。她声嘶力竭地喊着,唯有佐治亚一人能够听到。

    听到萨拉的哭喊,佐治亚同样心痛。她心中不断地回荡着吕明的那句话,不断地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白鹰的未来。但那种心痛,那种自己仿佛做了错事的内疚如同一柄柄利刃切割着自己的内心。

    结果自己什么都做不好。佐治亚自嘲的笑了笑,眼角渗出了泪水。咬着牙带着萨拉和伊维斯向大部队全速驶去。

    看着佐治亚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列克星敦终于瘫软了下来。她抬起了自己的头,眼睛中倒映着一把漆黑的三叉戟。

    她好害怕,但她不会后悔。